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變天》2016/3/4

七.民宿

在優美的花蓮海岸邊,有一家李文宏經營的民宿。這家民宿外觀看起來很優雅,佔地寬闊,美麗的庭院,在一年之中的大多數時間,都有鮮花開放。

李文宏是海青投資公司業務部經理吳海平介紹給楊先炬的。李文宏小時候在花蓮長大,後來到廣東的合資酒店工作多年。在那段時間,經常有兩岸商業合作會議,在李文宏所工作的酒店召開,都是由李文宏負責籌備舉辦。

海青投資公司也在李文宏工作的酒店,舉辦過多次的招商會議。吳海平與李文宏因為業務上的長期合作關係,逐漸成了熟朋友。一開始的時候,臺商方面比較占優勢,大陸方面努力邀請臺商到大陸投資,李文宏幫了吳海平不少的忙。慢慢的,十年風水輪流轉,大陸方面逐漸占了優勢,吳海平也回頭幫了李文宏不少的忙。

李文宏在大陸工作了十多年,有一次在酒店裏搬東西,莫名其妙的閃了腰,似乎是傷了脊椎,被送到醫院的加護病房住了三天。在住院的三天裏,臺灣的妹妹打了幾通電話來慰問李文宏。兩人也聊到了小時候對花蓮的記憶。

妹妹最近回了趟花蓮,在電話中,妹妹跟李文宏提到,她最近到花蓮太魯閣附近的砂卡礑步道的漫步經驗。

「砂卡礑步道很優美,溪水清澈,都是天然景觀。等你身體好了,下次回來,我們一起去走走吧。」妹妹說。

「我聽說過砂卡礑,可是沒去過。」

「我都有十多年,沒有回過花蓮了。」李文宏說,有些感嘆。

「有個有趣的現象,我發現在砂卡礑步道遊覽的人,很多是從大陸來臺灣自由行的。大陸遊客在砂卡礑,比臺灣本地遊客還多。」妹妹說。

「現在陸客來臺灣遊玩,有的已經玩的很深入了,會去我們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妹妹繼續說。

「哦,是嗎?」李文宏說。

「哥,也許你可以回臺灣經營旅遊業,做陸客的生意。」妹妹說。

「嗯。」李文宏想了想,不置可否的說。

在醫院躺了三天,跟妹妹通了幾通電話,回臺灣經營旅遊業的想法,就真的在李文宏的心中萌芽了。隨著年齡的增長,李文宏似乎覺得,自己對於生命存在的持續性,越來越沒有安全感。這次突然住進了加護病房,雖然最後沒什麼大礙,卻促使李文宏思考一些問題。

「真的發生了什麼事的話,我還是住進臺灣的醫院比較好吧。」李文宏想。

「住進臺灣的醫院,至少會有親戚與老朋友來探視我。在大陸住院,倍感凄清。」李文宏繼續想。

「如果有天真的要走了,還是在臺灣的醫院走了比較好。」李文宏想到這裏,不禁自我揶揄的笑了笑。

這天,李文宏跟吳海平吃飯,就聊到了他最近的一些感想。

「海平,在我的印象中,花蓮最早不叫花蓮。」李文宏說。

「花蓮這個名字,不錯啊,很美。」吳海平說。

「相傳閩南人到花蓮來開墾,是在滿清咸豐年間。閩南人來到這裏,見到溪水奔流入海,與海水相互迴旋,掀起了陣陣波瀾,就把這塊臨海的土地,叫做『迴瀾』。」

「『迴瀾』就是波瀾迴旋的意思。後來,『迴瀾』的名稱,就變成了閩南語發音相似的『花蓮』。」李文宏說,眼光遙望窗外,似乎看到了那個河海相會的地方,激起了浪花片片,一波接著一波,綿綿不絕。

「我覺得叫做『迴瀾』,更有味道,畢竟是個靠海的地方嘛。」吳海平說。

「海平,有句話我想跟你說。」李文宏說。

「請說。」

「我仿佛覺得,我進醫院住了三天的加護病房,是上天的意思。」

「怎麼說?」吳海平問。

「我覺得上天在給我訊息,要叫我回臺灣,我在大陸已經待得太久了。」李文宏說。

「你信教嗎?」吳海平說。

「我不信基督教,我比較信自然神。我說的自然神,就是中國傳統的『老天爺』的概念吧。」李文宏說。

「基督教有很強的排他性與侵略性,與西方的帝國主義、殖民主義與資本主義幾千年來,一直並肩而行。我是民族主義者,我不喜歡基督教。」李文宏繼續說。

「我也是民族主義者,這點我倆相同。」吳海平說。

「我正在思考,我如果回臺灣,還能有什麼樣的機會。」李文宏說。

「哦,你有什麼決定或安排,隨時跟我說。」吳海平說。

「我很高興我們這麼多年來,一直配合得很愉快。」李文宏說。

「我很有同感。而且我相信,我們將來還會有合作的機會。」吳海平很誠懇的笑了笑說。

「路是人走出來的,我們可以創造機會。」李文宏說,也笑了笑。

吳海平看著李文宏,沉默了片刻,想到了一件事,就說:

「文宏,我想起一個人,他是我們海青投資公司在臺灣的一個合作夥伴,叫做楊先炬。楊先炬經營旅遊業的項目投資,在臺灣做得很好,我想安排你跟他認識。」

「我聽說過這個人,他的口碑不錯,人很低調,不太social。」李文宏很高興的點了點頭。

「這樣吧,我找機會安排你跟楊先炬認識。同時我請王鐵軍董事長,跟楊先炬好好推薦你,這樣處理,才更有分量。」吳海平說。

「真是謝謝你了。」李文宏說。

「不客氣。」

吳海平做事很有效率。過了幾天,王鐵軍在電話中,就跟楊先炬提到了李文宏,幫李文宏說了些好話。再過二個星期,楊先炬有事到上海,吳海平與李文宏也去了上海。吳海平做東,請楊先炬、李文宏在上海衡山路的富豪環球東亞大酒店,一起吃了晚餐。

三個人邊聊邊吃,談的很投機。楊先炬很明確的感受到,王鐵軍與吳海平所傳送過來的訊息,希望楊先炬能在臺灣安排一個適當的機會給李文宏,把李文宏當成一個事業夥伴。

對於楊先炬來說,要想把事業做好、做大,就需要人才。楊先炬觀察李文宏,談論事情,條理分明;李文宏過去的工作表現,得到了王鐵軍與吳海平的高度認可;而且,李文宏多年的專業,都是在酒店的經營管理。從各方面來看,李文宏對於楊先炬來說,都是一個很好用的人才。

李文宏與海青投資公司的關係很好,這點對於楊先炬來說,也有很大的加分效果。畢竟海青投資公司,是楊先炬最主要的合作夥伴。所以,楊先炬在與吳海平、李文宏聊天吃飯的時候,就同時在琢磨,應該如何與李文宏發展出一個良好,而又長久的合作關係。

李文宏感受到楊先炬的幹練敏銳,以及楊先炬在臺灣事業發展上的成就。李文宏在言語中,多次表示對吳海平的感謝之意。當然,李文宏也在思考,他與楊先炬之間的工作關係,要如何定位,才最為理想。

李文宏想,理想的狀況,是他能借用到楊先炬的平臺,借力使力,使得他可以有一個比較高的事業立足點。同時,最好他能有一個可以充分發展的空間,不至於與楊先炬的事業,形成矛盾或是對抗的關係。

吳海平的心情也很好。吳海平感受到楊先炬與李文宏很合得來,這對於吳海平來說,是個好現象。吳海平的任務,就是要快速發展海青投資公司在臺灣的影響力。楊先炬與李文宏能合得來,對於將來吳海平的工作績效,必然會有加分效果。

吳海平的企圖心,其實不單是在撮合楊先炬與李文宏認識,讓大家多賺點錢而已。吳海平更大的企圖心,是要努力完成,黨所托付給他的額外任務。

海青投資公司、楊先炬與李文宏,經過好幾次的折衝商議,終於達成了三方協議。李文宏在臺灣的事業,是三方合資,也就是海青投資公司、楊先炬、以及李文宏個人,三方面的投資。李文宏資金不足,是小股東。在資金的籌措方面,海青投資公司還幫李文宏墊了不少錢。李文宏對於吳海平,十分的感激。

在三方協議中,李文宏在臺灣的事業定位,是經營「特色海邊民宿」。也就是說,李文宏在臺灣經營民宿。李文宏所經營的民宿,都必須在離海岸二十公里的範圍之內;而且李文宏的海邊民宿,必須要有一定的特色。

李文宏很喜歡這個「特色海邊民宿」的概念。李文宏的民宿,都是外觀看起來優雅,佔地寬闊;而且都有美麗的庭院,在一年之中的大多數時間,都會有鮮花開放。除此之外,都還會保留部分的庭院土地,作為菜園,種上應時的蔬菜,既供觀賞,也可食用。

李文宏的第一家民宿,就在花蓮海岸邊。李文宏經常倘徉在海邊,觀賞著一朵接著一朵的浪花捲起落下,浪花上的水珠紛紛跌入水中,周而復始,不捨晝夜。

在海青投資公司與楊先炬的加持之下,許多對於看海有興趣的陸客,會被安排到李文宏的民宿住宿。雖然李文宏的民宿生意不是那麼的熱火朝天,不過因為在海邊的民宿經營成本相對低些,總體來說,李文宏的特色民宿還是有利可圖。

花蓮的海邊,風景優美。但是從臺灣國防的角度來說,卻另有一番意義。花蓮的海邊,有個「佳山空軍基地」。「佳山空軍基地」是將臺灣中央山脈的東部部分掏空,將臺灣絕大部分的先進作戰飛機,藏於山洞庫中,山洞庫鋪設了飛機跑道,可供各型飛機起飛降落。

佳山基地的戰略構想,是兩岸一旦發生戰爭,可以中央山脈為天然屏障,阻擋住來自於海峽西岸中國大陸的武力攻擊。臺灣的空軍,可以免於在第一波的攻擊中,就遭受到毀滅性的打擊,因而得以保有一定程度的反擊與防衛力量。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