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變天》2016/1/29

三.暗流

楊先炬在臺灣南部的軍眷眷村出生長大,父親是國軍的中級軍官。在他成長的眷村裏的眷村子弟,有很多不愛讀書的,都進了軍校,子承父業。楊先矩在學校讀書成績不錯,少年時期,看著同眷村的友伴都去考了軍校,也曾經動了進軍校的念頭。不過,他的父親看著這個還算有些天分的兒子,很明確的反對他去讀軍校。

「先炬,你讀了軍校,就是把你一輩子的自由,賣給了國家。我反對你去讀軍校。」父親說。

「我的幾個好朋友,都決定讀軍校了。大家一起讀軍校,也很好啊。爸爸你好多朋友,也都是軍中的長官啊。」楊先炬說。

「現在的時代,跟我們那個時候不同了。現在的選擇多些,你就不要選擇讀軍校了。我們那個時候,國家亂,別無選擇。」父親很堅決。

其實父親心裏想的,沒有說出口的,是父親認為反攻大陸已經沒有希望了。反攻大陸沒有希望了,從軍還有什麼前途?兒子能讀書,就應該好好的讀書,能有一技在身,將來幹什麼都好。何必跑去當兵,吃大鍋飯?

於是,楊先矩在父親的勸說下,放棄了進軍校的念頭。父親認為當工程師最好,至少可以確保生活無慮。

「要先求生活無慮,然後,想再幹什麼,就去幹什麼。這樣才符合『進可攻,退可守』的道理。」父親常常跟楊先炬這樣說。

父親的想法,對於楊先炬有很大的影響。楊先炬一路順遂的進了大學,讀的是交通大學的電子工程系。楊先炬的少年玩伴,很多進了軍校,成了臺灣的職業軍官。

自1970年代以來,臺灣的電子與資訊產業,在過去的四十年間,發展的非常好。楊先炬也確實如父親所期望的,「先求生活無慮,然後,想再幹什麼,就去幹什麼。」

臺灣一般的眷村子弟,由於父執輩都是來自於大陸中原,對於大陸中原的認同感會比較強。在家庭教育的耳濡目染之下,對於中國的歷史文化,也都會有比較高的興趣。

一個人的性格與小時候的教育影響,往往在這個人的中年,發揮了關鍵性的作用力。楊先炬小時候,就很喜歡與眷村裏的友伴打球出遊,聚眾為樂。後來長大了,在企業界,也一直喜歡交朋友,與朋友們談天說地,常常一談通宵,樂而不疲。

不過,楊先炬的行事風格一向很低調。他喜歡觀察事情,做出分析。楊先炬很在意於分析事情因果關係之間的邏輯性。楊先炬大學畢業之後,到美國紐澤西州留學。楊先炬在留學期間,認識了趙大林。

楊先炬與趙大林兩人都是理工科的背景,都喜歡以理性的態度與開放的心胸來分析問題。兩人對於中國歷史,當然也包含了國共鬥爭史,都具有濃厚的興趣。兩人一見如故,經常相約一起吃飯出遊。後來,楊先炬讀完碩士回了臺灣,在企業界發展,趙大林繼續留在美國。不過,多年來兩人一直保持聯絡。

到了1990年代,楊先炬的公司到中國大陸蘇州開設工廠。楊先炬搭了公司股票上市的便車,一下子賺進了很多的財富。那一年,趙大林到上海出差,在上海與楊先炬好好的相聚三天。

「老楊,看來你現在混的不錯啊。」趙大林跟楊先炬說。

「以賺錢來說,我很滿意,就是覺得太累了。」楊先炬說。

「我記得你跟我說過,你令尊大人曾跟你說,『要先求生活無慮,然後,想再幹什麼,就去幹什麼』。」趙大林說。

「嗯,我現在也在想,要幹些什麼新鮮事。」楊先炬說。

「你很適合做個創業家。」趙大林說。

「你分析分析看,創業家需要具備什麼樣的人格特質。」楊先炬問。

「三國劉備是個創業家吧,你記得史書是怎麼記載劉備的?」趙大林說。

「你說說吧,我的印象模糊了。」楊先炬說。

「《三國志》裏寫劉備是『先主不甚樂讀書,喜犬馬音樂美衣服,少言語,善下人,喜怒不形於色,好交結豪傑,少年爭附之。』」

「劉備的創業人格特質,你差不多都具備了。」趙大林看著楊先炬,笑了笑說。

「哈,謝謝你的評價。」楊先炬說。

「你比劉備還強些,劉備不喜歡讀書,你喜歡讀書。這個時代的創業家,還是需要讀點書才好。」趙大林繼續說。

「也要看是在那個行業幹吧。在臺灣,混政治的、選立委的,書讀多了,少了草根性與暴力性,沒有辦法在街頭橫行鬧事,或是在立法院打架扯麥克風頭,反而混不出個名氣來。」楊先炬說。

「沒有名氣,就沒有選票,管你的名氣從何而來,因何而起。」楊先炬又說。

「所以劉備如果在今天,不喜歡讀書,很可以混個立法院長。」趙大林笑了笑說。

「你我都不具備『不喜歡讀書』的條件,都不夠格在臺灣混政治。」楊先炬也笑了笑說。

「你說你想做點新鮮事,有什麼想法?」趙大林問。

「我對人的行為很有興趣,我也喜歡觀察社會的變遷。資訊業對我來說,每天跟電腦打交道,有些沉悶。」

「我很想搞搞與人的接觸比較多行業,也就是所謂的people’s business。這好像比較符合我的興趣。」楊先炬說。

「我跟『中青旅』的關係不錯,我想進入旅遊業。『中青旅』的全名是『中國青年旅行社』。中青旅的後臺很硬,隸屬於共青團中央,1997年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

「胡錦濤就是從共青團中央第一書記起家。估計胡錦濤在2002年將成為中共中央總書記,成為中國的最高領導。共青團是胡錦濤的班底,與胡錦濤的淵源很深的。」

「我跟中青旅的一位高階幹部認識,我們很合得來,他提出建議,要與我合作。」楊先炬繼續說。

「聽起來很好。」趙大林說,點了點頭。

「不過,從資訊業到旅遊業,會是個挑戰吧。」趙大林又說。

「還好,我不擔心,我說個案例給你聽。」楊先炬說。

「美國IBM公司在80年代至90年代初,經營面臨困境。在1993年,IBM的董事會,決定聘請RJR Nabisco公司的總經理Louis Gerstner 到IBM來做CEO。Nabisco是個賣香煙與餅乾的公司。」

「所以,IBM是請了個賣香煙與餅乾公司的總經理,來經營IBM這個電腦公司。」

「Gerstner做得很好,讓IBM煥然一新。有記者訪問他,從經營賣香煙與餅乾的公司,成功的轉換跑道,到經營電腦的公司,究竟他成功的訣竅何在?」

「Gerstner 回答說,不管是在Nabisco 還是在IBM,他的主要工作,都是在理順組織與人的問題。組織與人的問題理順了,公司的運作,就有效率了。」楊先炬繼續說。

「這就是他成功的訣竅。」

「嗯,有道理。」趙大林說。

「所以我不擔心,我從資訊業轉到旅遊業,會是個問題。」楊先炬說,笑了笑。

楊先炬是個做事實在的人,很快的,楊先炬與中青旅開展了合資與合作的關係。近二十年來,伴隨著中國的經濟快速成長,中青旅也快速發展,成了跨足多方領域的集團事業。2002年至2012年,原共青團的第一書記胡錦濤,擔任中國的國家最高領導。胡錦濤也拔擢了後來的共青團第一書記李克強。2013年3月,李克強接任溫家寶的職務,成為中國的國務院總理。

簡單來說,胡錦濤與李克強都出身於共青團中央第一書記。李克強現在是中國排名第二的國家領導人,僅次於黨中央總書記習近平。而中青旅是出身於共青團的事業體。

楊先炬的旅遊事業,在中青旅的暗中加持之下,做的很順利。楊先炬在臺灣,已經管控了多家的民宿與酒店,接了很多大陸觀光客的生意。不過,在楊先炬旅遊事業擴張的同時,楊先炬也越來越刻意的維持低調。沒有人知道,楊先炬在臺灣旅遊事業的真正版圖,到底有多大。

慢慢的,在公共論壇或是一般的社交場合,再也看不到楊先炬的身影。楊先炬也逐漸淡出了資訊業與電腦業。有人問楊先炬現在都在忙些什麼,楊先炬會說,他在做「修行」。他還偶爾會到康巴藏區,尼泊爾、或是不丹等地去靈修,一去就是好幾個星期,而且都是一個人去。

總之,現在的楊先炬,似乎有些神秘。不過,楊先炬與趙大林仍然一直保持著聯繫。

趙大林跟余孜建多次提到楊先炬這個人。趙大林常跟余孜建說,他認為楊先炬這個人,是個人才。

趙大林這次回臺灣,為臺灣的大選投了票。投完了票,趙大林與余孜建相約到西門町的「一條龍」北方餐廳吃飯聊天。

「老余,我認為楊先炬的修行,恐怕是個幌子。」趙大林跟余孜建說。

「哦,你分析分析。」余孜建無可無不可的說。

「你想,他如果潛心靈修,為什麼還要幫『獵豹』出點子助選?」趙大林說。

「我認為楊先炬可能有些名堂,我要密切注意。」趙大林繼續說。

「我跟他不熟,難給意見。」余孜建說。

「我懷疑他另有圖謀。」趙大林說,眼珠子轉來轉去。

「老趙,我倒是很好奇,你為什麼要投『獵豹』一票?」余孜建轉移了話題。

「我認為如果民進黨大勝,進了總統府,又控制了立法院,就需要有一個制衡的力量。誰能制衡?國民黨全是窩囊廢。」趙大林說。

「你想想看,在太陽花運動的時候,綠營主導的學生群,霸占了立法院,衝進了行政院,對於這種大規模的違法亂紀的文革行為,有誰有制衡的力量?國民黨身為合法執政黨以及立法院多數黨,個個噤若寒蟬。將來綠色政黨全面執政,怎麼辦?不同意見的人,還能有任何的發言權嗎?」

「太陽花運動時期,也只有獵豹敢於挺身而出,喝斥這種違法亂紀的文革行為。也只有獵豹,還能發揮點威懾的力量。其他的藍營黨團,完全沒有任何的制衡力量。」

「我認為,『千夫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送一個獵豹入立法院,勝過送整個國民黨團入立法院。所以我投獵豹一票。」趙大林說,表情似乎很認真。

「可惜獵豹沒有選上。」余孜建說。

「將來的立法院,是不存在任何對綠營的制衡力量了。臺灣很有可能陷入綠色恐怖的一言堂。」趙大林說。

「我倒是有個略微不同的預測。」余孜建說。

「哦,請說。」趙大林說。

「我預測在大選結束之後,國民黨會進行國民黨內的內鬥;民進黨會進行民進黨內的內鬥。敗的政黨,會相互諉過,而奪權內鬥;勝的政黨,更會相互爭功,而奪權內鬥。」余孜建說。

「而且我認為,勝的政黨,會比敗的政黨,鬥得更凶。因為勝的一方,所爭鬥的財富與權力的果實,會比敗的一方,更為豐碩甜美與具有引誘力。」

「我們要知道,臺灣的政黨政治,偏向民粹政治。臺灣政黨的紀律性不強,缺乏約束力。所以黨內肆無忌憚的內鬥不休,是臺灣政黨政治的常態。」余孜建繼續說。

「嗯,你說的有些道理。」趙大林想了想,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