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變天》2016/1/15

二.獵豹

在非洲撒哈拉大沙漠以南的莽莽草原中,有一種花豹,叫做獵豹。獵豹的長相很容易辨識,在獵豹的鼻子兩側,從眼窩到下顎,各有一條清晰的黑色弧線。兩條相互對稱的黑色弧線,使得獵豹看起來格外的惡煞。

在京劇「連環套」這齣戲中,綠林好漢竇爾敦兇巴巴的一張怪臉,就很有獵豹的兇煞神韻。

獅子獵食,通常是出動獅群圍獵。金錢豹的獵食,經常是埋伏在樹上,看到了下面的獵物,再在從樹上躍下偷襲撲殺。但是,獵豹在草原上,是直接在拼搏速度。獵豹由尾追、超越、再騰躍撲殺,是硬碰硬的單打較量。獵豹的英文名字是Cheetah,是世界上跑得最快的動物。

獵豹在草原上奔跑的畫面,充滿了力道與速度的美感。

獵豹原來遍佈亞洲、中亞與中東。在奧斯曼土耳其帝國的年代,國君蘇丹哈里發會豢養獵豹,作為威權的象徵。近百年來,生態環境惡化,獵豹在廣袤無際的歐亞大陸,已經逐漸絕跡。只有在非洲大陸,還可以見到野生獵豹的奔逐畫面。

張安國出生於1948年,父母親都是知識份子。1949年,張安國的父母跟隨國民黨政府來到臺灣。張安國是臺灣的外省第二代。

張安國的祖籍是山西大同,張安國有明顯的晉北老鄉剽悍勇猛、敢做敢當的性格。

山西大同,是古代中國北方的軍事重鎮。漢朝初期,大同地區稱為「代郡」,屬於偏遠地區。漢高祖劉邦的第四個兒子劉恒,在八歲時,被封到「代郡」為「代王」。劉恒因為母子都不得寵,所以為人寬厚孝順,謙沖有禮。呂后之亂之後,中樞無主,大臣決議擁立品德良好、作風低調的劉恒入主長安,即皇帝位,是為漢文帝。

漢文帝與他的兒子漢景帝,替繼任的漢武帝的大漢盛世,奠定了厚實的基礎,史稱「文景之治」。

到了唐玄宗時期,山西大同地區改名為「雲中郡」。到了五代十國,後晉的石敬瑭把「燕雲十六州」,割讓給契丹。「燕雲十六州」中的「雲州」,就是今天的山西大同。

「燕雲十六州」割讓給契丹,導致這個地區,後來成為遼國與金國的領地。遼國與金國都設置了「西京大同府」,做為國家的陪都。「西京大同府」是遼金鐵騎南下牧馬的前進基地。遼金鐵騎,多次由此南下,直取中原,大敗宋朝的軍隊。

中國民間著名的楊家將故事,就是遼國與北宋,在這個地區所發生的征戰故事。

中國著名的「雲岡石窟」,就在山西大同。

宋朝的蘇東坡,在他著名的詞《江城子.密州出獵》中,有「鬢微霜,又何妨,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的詩句。這個詩句的含義,是說他年紀雖長,仍有請纓奔赴北疆「雲中郡」,山西大同,的心願。

張安國的祖籍「雲中郡」,在漢唐遼金元時期,仍多有獵豹奔馳遊獵於原野。

張安國在臺灣比較鄉下的地方讀小學。鄉下的小學,本省子弟比較多。在1950年代,本省與外省子弟之間,經常有摩擦,也會形成對立的群體「幹架」。鄉下學校的本省子弟多些,一旦形成群體「幹架」,外省子弟總是居於下風。

張安國很聰明,在「幹架」的過程中,領悟出一個道理。這個道理,對於張安國的一生,都有很大的影響。張安國領悟到,硬碰硬的「幹架」,人數少的一定打不過人數多的。「以少勝多」這句話,是句屁話。

但是,如果把人數少的群體組織起來,有紀律、有謀略、有工具;這個群體的力量,就會大大的增強。

「一個人跟三個人幹架,這個人穩輸。」

「如果把十個人組織起來,就有機會扳倒三十個沒有組織的傢伙。」張安國說。

張安國的反應敏銳,行動果決。朋友們給了他一個綽號,就叫他「獵豹」。

「獵豹」張安國從少年時期,組織「幹架」開始,一路走來,成了著名的幫派大哥。「獵豹」張安國的大名,在臺灣無人不知。

張安國熟讀中國歷史,具有濃厚的歷史感與民族意識,張安國希望中華民族能在世界上揚眉吐氣,不再受到盎格魯-撒克遜民族,或是大和民族的鳥氣與藐視。

張安國在中國大陸居住了十多年,在中國大陸的人脈很寬廣,跨越了黨政軍商各個層面。

張安國的政治立場,是認為兩岸應該結束內鬥。兩岸若能結束內鬥,對雙方都有利,對中華民族的發展也最為有利。

在東海釣魚臺問題上,在南海九段線問題上,在一帶一路的經濟發展路途上,張安國認為,兩岸若能合作,才是上策。否則,美國日本,甚至越南菲律賓,都會利用兩岸的矛盾,從中攪和,打擊與傷害整個中華民族的發展。

張安國認為兩岸關係的發展,最實際、也是最必然的結局,就是中共中央所倡議的「一國兩制」。

張安國認為,既然「一國兩制」是兩岸最實際、也是最必然的結局,就應該儘早促其實現。雙方也可以在此前提下,早些開始「攜手共商大計,並肩邁向繁榮」。

張安國相信,「一國兩制」對於臺灣大多數人民的長遠利益來說,是好處多於壞處。大家從此可以安心賺錢、好好過生活。「一國兩制」只會對於少數的臺獨基本教義派人物,譬如李登輝,有所不利。

張安國為了實現他的構想,於2005年,在臺灣成立《中華統一黨》。俗話說,「一個人從小看到大」,這句話實在很有道理。張安國成立政黨,就是他從小「以組織來幹架」的概念的延伸與擴大。

張安國1996至2013年在中國大陸居住。2013年,他決定返回臺灣。張安國聲稱,他要在臺灣培養基層紅色選民,帶動臺灣人民自稱「中國人」的風氣。

臺灣的政治版圖一向有藍綠之分。藍色的選民,對於中華民族的認同性比較強,對於中國大陸,少有敵意。綠色選民,對於中華民族的認同性比較弱,對於中國大陸,深具敵意。

近十多年來,臺灣的綠色政治版圖不斷的在擴充。藍色的國民黨,在內鬥中走向衰落。而從國民黨中分裂出來的親民黨,立場搖擺;新黨則是在一次嚴重的內訌之後,欲振乏力。

更重要的是,國民黨近幾年來國族立場,越來越朝向獨臺方向移動。「中國國民黨」逐漸蛻變為「臺灣國民黨」。換句話說,國民黨的藍旗,在逐漸綠化中。

國民黨的藍旗綠化,對於選票的影響,也很直接。簡單來說,傾綠的選民,自然還是把票投給民進黨;傾藍的選民,越來越不甘心把票投褪色的國民黨。

西瓜偎大邊,民進黨越被看好,從國民黨跑出來投靠民進黨的政客,就會越來越多。國民黨的影響力,將會以加速度式微。

2016年的大選,蔡英文當選總統幾成定局,立法院有可能民進黨過半。很多人對此憂心忡忡。民進黨的創黨元老,也是前黨主席施明德,就說「這真令我毛骨悚然」。

張安國的《中華統一黨》,在這次大選,推出了14位區域立法委員,以及10位不分區立法委員候選人,共有24位候選人,名列第三,僅次於國民黨與民進黨。張安國這次大張旗鼓,企圖吸納立場親中的正藍旗選民。

張安國在大選活動中,所提出的口號是《豹進立法院,制衡民進黨》。

民進黨很有可能全面執政,立法院必須要有獵豹這樣的,具有戰鬥力的勇士,才能有制衡的力量。否則,臺獨的聲浪將會衝破立法院的天花板,臺灣會出現綠色恐怖。想到這裏,很多人確實是會「毛骨悚然」。

這個《豹進立法院,制衡民進黨》的口號,是張安國的朋友楊先炬建議給張安國的。

楊先炬是臺商,在大陸與張安國認識,兩人很合得來。楊先炬的長處是善於觀察問題,快速作出分析,掌握重點,即時總結出對策。

楊先炬跟張安國說:「臺灣的陸配家庭,已有三十五萬。這是移民署與戶政司的統計,實際上來自於大陸的新住民,還不止此數。」

「陸配在臺灣的法律地位,相較於來自其他國家的新住民,還低了一些。這個現象,很不合理。我們應該設法,爭取陸配家庭的認同與選票。」

「臺灣大選的實際總投票數,約有一千三百萬票。陸配家庭的票數,已有七十多萬票,佔實際投票數的百分之五點四,相當可觀。實際上,來自大陸新住民的相關總票數,可能更高。」楊先炬說。

「國民黨不分區立委,提名一位新住民,來自於柬埔寨。」

「來自柬埔寨的新移民,只有四千人,不到新住民比例的百分之一。哪裏比得上陸配的三十五萬?國民黨捨大取小,豈不可笑?」楊先炬繼續說。

「很好。如果陸配沒有組織,我們就利用我們的組織,來幫助他們建立組織。」張安國說。

「我們的組織,還可以與國民黨的黃復興黨部,多多來往。要不露痕跡的建立起戰略聯盟的關係。不到必要的時候,不要翻牌。」

「水滸傳裏的梁山泊,就是與清風山、桃花山、二龍山等山頭先有結盟關係,最後再匯流合併,成為可以與朝廷抗爭的大山頭。」張安國想到了梁山泊的發展故事。

「有了組織,才有骨架子,才能有效運作。」楊先炬說。

「嗯。」張安國點了點頭。

「安國,你記得曹操與劉備《煮酒論英雄》的那段故事嗎?」楊先炬轉移了話題。

「我記得啊。那個時候,曹操是丞相,劉備沒有地盤,寄居在曹操門下。劉備開墾了塊園地種菜,裝著胸無大志的樣子。」

「有一天,曹操見枝頭梅子青青,特地把劉備請來,盤置青梅,一起喝酒,同時品論天下人物。」

「劉備吧當時的臺面人物,袁術、袁紹、劉表、孫策、劉璋等,一一數過,曹操不斷搖頭,紛紛給予負面評價。」

張安國的興致很高,繼續說:「曹操說,他心目中的英雄,是『胸懷大志,腹有良謀;有包藏宇宙之機,吞吐天地之志者也』的人物。」

「然後,劉備問曹操,天下英雄,誰能當之?」楊先炬說。

「曹操先用手指指著劉備,再指著自己說,『今天下英雄,惟使君與操耳』。」張安國用手指指著楊先炬,很高興的笑著說。

「劉備大吃一驚,真想不到曹操把自己看成英雄對手,一時失手,筷子跌落在地。」

「剛巧天雨將至,雷聲大作。劉備一邊慢慢的彎下腰,拾起筷子,一邊說雷聲好大,一不小心,筷子掉了。掩飾了自己對曹操說法的情緒震撼。」

這就是曹操與劉備《煮酒論英雄》的故事。

「曹操能看出潦倒種菜的劉備是個英雄,可見曹操真是個厲害人物!」楊先炬看著張安國,也很高興的笑著說。

「這個故事,寫得真是精彩。」張安國說。

「嗯,真是過癮!」楊先炬說,不禁輕輕的拍了下桌子,表示同意。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