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虎兔相逢大夢歸》2014/10/24



趙國慶的看法,“《談判的力量》是虛的,《力量的談判》是實的。”是受到他父親趙競凱,來自於戰爭年代,所淬煉出來的經驗與觀點的影響。

父親趙競凱,經常與趙國慶談及有關於戰爭年代的故事。這些故事,趙國慶很樂於與王再興分享。

在百老匯街邊的露天咖啡座,趙國慶繼續與王再興分享,他對於《談判》與《力量》二者之間的關連性的看法。

趙國慶說了個故事。

1945年的2月,美國羅斯福,英國邱吉爾,蘇聯史達林,在風景宜人的克里米亞雅爾達開會,討論二戰相關問題。這次會議,沒有邀請他們的二戰盟友蔣介石參加。美國,英國,蘇聯三國,在雅爾達會議中簽下了「雅爾達密約」。

「雅爾達密約」等於是這三個國家,在密室會議,分配二戰之後的世界新秩序。很多國家的權益,在沒有被知會的情況下,在「雅爾達密約」中,受到了傷害。

「雅爾達密約」對於中國,造成了很大的傷害。「雅爾達密約」導致外蒙古一百五十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脫離中國。

中國在二戰中,是戰爭時間最長,犧牲人口數最多,最耗盡國家資源的盟友,為什麼在會議中,中國的權益,會被盟邦國家,拿來作為交換利益的籌碼?

為什麼?答案很簡單。

因為,在二戰歐洲的東線戰場,蘇聯大敗德國,已經軍次東歐,即將進攻柏林。在西線的戰場,英美聯軍在諾曼第登陸,軍次西歐,朝向德國進逼。東線的蘇聯紅軍,與西線的英美聯軍,在德國會師,已經是指日可待。

在亞洲太平洋戰場上,美軍節節勝利,日本左支右絀,已經很清楚的呈現出敗象。

可是,在中國大陸的戰場,日本發動“一號作戰”,也就是“豫湘桂會戰”,要打通由東北貫通華中,華南,直抵中南半島泰緬出海口的交通動脈。日軍在河南、湖南、廣西沿線,與國民黨軍隊作戰,除了方先覺的衡陽保衛戰是十分的壯烈之外,其他的國軍部隊,都是一觸即潰。蔣介石的國民黨軍隊,看在美英蘇的盟軍眼中,實在是沒有什麼戰鬥力。

盟軍在歐洲的勝利,在太平洋戰爭的勝利,都是非常的鼓舞人心士氣。日本已是強弩之末,可是,這些正面的、鼓舞士氣的消息,都沒有辦法幫助中國的國民黨軍隊,提高戰鬥力,打出幾個漂亮的勝仗。

當然,中國遠征軍在緬甸、雲南戰場的表現,十分耀眼。遠征軍在騰沖,松山、畹町、腊戌地區,與日軍進行直接的攻堅戰,多次全殲日本守軍,戰果輝煌。可是,羅斯福,邱吉爾,似乎把中國遠征軍的耀眼功勞,記在了西點軍校畢業的史迪威,以及維吉尼亞軍校畢業的孫立人將軍的帳上。遠征軍的耀眼戰績,並沒有為蔣介石的黃埔軍系,贏得美英蘇的由衷敬意。

「楚人無罪,懷璧其罪」。孫立人將軍後來的下場悲慘,被蔣介石軟禁了34年,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美國對於孫立人將軍的評價,高過了所有的黃埔將領,甚至有些人對他的評價,高過了蔣介石,要讓孫立人在台灣能有機會,取代蔣介石。

總之,羅斯福,邱吉爾,對中國國軍的評價不高,期望於蘇聯對日宣戰,壓迫日本及早無條件投降。

美國英國既然有求於蘇聯,對於蘇聯的要求,自然會儘量配合。蘇聯要求讓外蒙古獨立,做為中蘇邊界的緩衝。美英也就在「雅爾達密約」中表示同意了。

美國,英國,蘇聯,一致認定中國的力量不足,雅爾達會議,就不必邀請蔣介石參加了。

“如果你無法展現力量,就算是你坐在談判桌上,別人看你,也是個傻子。”趙競凱這樣的跟趙國慶說。

“還有一個很有效的做法,就是一邊談,還要一邊打。打得越好,越容易談。打得不好,沒的好談。”

“談判靠的是槍桿子,不是嘴皮子。”趙競凱說。

“是嘛?“王再興饒富興味的說。

“還有什麼其他的案例?”王再興想了想,喝了口咖啡,問趙國慶。

王再興與趙國慶,有一個共同的愛好,就是對於中國的文學與歷史,都有濃厚的興趣。所以,在他們的談話過程中,偶爾也會穿插些文學與歷史的風味調料。

“再興兄,我們是「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啊。”趙國慶興致很好的說。

“國慶兄,我想兩岸關係,也無須搞到「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地步吧。”王再興說。

“呵呵,說的好。但是台灣不能成為美國與日本的棋子,用來牽制華夏民族的復興。我們看待事情,還是要以民族大義為重。”趙國慶說。

“來,你還是繼續說談判故事吧。我們是「一壺咖啡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王再興岔開了話題,不想與趙國慶談的不愉快。

趙國慶看了眼王再興,慢慢的喝了口咖啡,雙手抱在胸前,想了想說:

“1945年,二戰結束,蔣介石的聲望如日中天。他邀請毛澤東到重慶,和談國共兩黨應該如何面對戰後局勢。毛澤東在離開延安之前,就交代解放軍,他在重慶和談的時候,不要手軟,要好好打幾個勝仗,對他在重慶的談判,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1945年的九月,我父親就在山西長治,上黨地區打了二個突擊戰,殲滅了國民黨軍隊六千多人。毛澤東在重慶談判,知道了這個消息,十分高興。我父親得到了黨中央的高度褒揚。”

“原來談判陷入僵局,在我父親打了二個勝仗之後,談判進行的順暢有效多了。”趙國慶說,拿起咖啡杯,喝了口咖啡,似乎很高興談到了他的父親的戰功。

“前面在談判,後面開起火來,是不是有點不夠光明磊落?“王再興問。

“雙方談判的時候,並沒有禁止雙方開火。”趙國慶說。

“《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談判與開火交叉運用,就是孫子兵法《以正合,以奇勝》的理論實踐。”趙國慶繼續說。

“嗯。”王再興吭了一聲,輕輕的搖了搖頭。

“還有一個故事,發生在中國與美國的談判。你還有興趣聽聽嗎?“趙國慶說。

“請說,我有興趣。”王再興說。

“那是在韓國的韓戰戰場。1953年的初夏,北朝鮮,中國,還有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代表,在韓國板門店進行談判,屢次討價還價,陷入僵局。”

“後來,中國為了爭取談判籌碼,中國人民志願軍發動三次夏季進攻戰役,一次比一次猛烈。”

“尤其是第三次的「金城戰役」,中國打的極為兇悍。中國志願軍金城戰役中,全殲南朝鮮首都師,痛創聯合國部隊。美國一看,知道再打下去也是沒完沒了,剛好也是新總統艾森豪上任,想要改弦易轍,金城戰役剛一結束,美國就立刻簽署停戰協定。”

“韓戰就這樣結束了。”趙國慶說。

“所以你的意思是?”

“《談判的力量》是虛無的,《力量的談判》是真實的。”趙國慶看著王再興,笑了笑。

“談判”在有的時候,更像是場走台唱戲,是為了滿足觀眾的要求,敲鑼打鼓喧嘩一場。
就怕有人看不明白,還真的以為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1949年初,蔣介石下野,李宗仁出任代總統,委派了一個代表團赴北京進行和平談判,希望能夠國共劃江而治,形成一個新的南北朝。

當時的局勢是三大戰役已經結束。國民黨兵敗如山倒。手上籌碼盡失。共產黨一邊與代表團和談,一邊積極部署過江戰役。1949年四月初,代表團到達北京和平談判,四月中旬,談判破裂。四月底,「鍾山風雨起蒼黃,百萬雄師過大江」,共產黨的軍隊就進入了南京。

這場和平談判,就是一場戲,是唱給所有對於成立「聯合政府」,或是「劃江而治」抱有期望的人看的。

“談判,就需要手上有籌碼。沒有籌碼,只能投降,不能談判。”趙國慶說。

“嗯。”王再興想了想,點了點頭。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之間,二十多年過去了。現在,是2014年。紐約哥倫比亞大學附近的百老匯大街,乍看之下,變化也不大。當然,難免總是多了幾家星巴克。

趙國慶在哥倫比亞讀完學位之後,回到大陸。有一陣子在西安交大任教授,也在陝西省台辦任主任。後來,一直都在黨政機關任職。在90年代中期,王再興回了一趟陜西老家,與趙國慶在西安見了一面,相談甚歡,也跑去西安回民街吃了家鄉味十足的羊肉泡饃。王再興可以感覺到,趙國慶很忙。隨著時間的逝去,趙國慶的影響力,似乎是越來越大了。不過,王再興與趙國慶彼此還維持著不錯的關係,斷斷續續的有著聯繫。

王再興知道,現在,趙國慶是中國最高領導周邊的人。山不轉,人轉。幾十年過去了,有的人竟然爬上了山的高峰,有的人,還在山腳下茫茫然的兜圈子。

王再興常常會想到,他與趙國慶在哥倫比亞大學附近的百老匯大街的露天咖啡店聊天的情景。趙國慶的一些論點,王再興也記的很清楚。王再興不禁在想,習近平對於一些事情的看法,應該是與趙國慶的看法,有相當高的一致性吧。

王再興想到了自己,自己除了多寫了幾篇論文,在履歷表上多添了幾行論文的名稱與期刊的發表日期之外,其他的都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寫論文的目的,只是讓自己的履歷表上,看起來多了幾行字而已。其他的意義,實在不大。”王再興有時候想想,覺得有些無奈。

王再興已經到了要考慮退休的年齡了。回顧自己的這一生,王再興似乎有些說不清楚的感覺。隱隱約約之間,王再興似乎覺得自己辜負了自己的名字「王再興」這三個字,所賦予他的歷史意義。

2014年的秋天,王再興到台北中央研究院開一個統計學的年會,順便在台灣會多待段日子。台灣是王再興成長的地方,王再興對台灣,充滿了濃厚的原鄉感情。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