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虎兔相逢大夢歸》2014/10/17



中國著名小說《三國演義》開場第一句話,是句在中國家喻戶曉,傳誦千年的名言「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為什麼天下大勢會「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呢?基本的道理,就是人世間的事情,都有他的生命週期。

每一個人,都有他的生命週期,生老病死,來自於自然,回歸於自然。歷史上的每一個朝代,也都有他的生命週期,成住壞空,起自於草莽,回歸於草莽。世界的版圖,也迭經變遷。固有的老大強權,會不斷的面臨崛起的新強權的挑戰。國際強權勢力版圖的變更,也是一波接一波,長江後浪推前浪。

歷史經驗顯示,固有強權面臨崛起強權的挑戰,最後都是經歷戰爭的洗鍊,來塑建新的勢力版圖。

二隻大黑熊,爭奪同一塊地盤,就會站起來,拚死相撲相搏。打贏的擁有了地盤,打輸的落荒而逃。人類動物,拜科學進步之賜,使用的軍事武器日益精進。但是基本的行為模式,與大黑熊為了爭地盤而拚搏,沒有甚麼不同。二隻大黑熊相撲相搏,黑熊毛與黑熊屎遺留滿地,與人類歷史上的戰爭,遍野屍體盔甲,在本質上,是同一回事。

十六世紀前期的世界海洋霸權,是屬於西班牙。到了十六世紀末期,英國的海洋力量崛起。為了決定海洋霸權誰屬,二國終須一戰。最後,在1588年,英國與西班牙在英吉利海峽格瑞福蘭海戰,英國拜颶風之賜,殲滅西班牙無敵艦隊,大獲全勝。從此世界海洋霸權洗牌,英國執掌霸權牛耳。

上一個世紀,發生了二次世界大戰。每一次的大戰,都造成了國際勢力版圖的重新塑建。

劇烈的戰爭,以最劇烈的方式,快速而有效的改變了原有世界的均勢。戰爭之後,世界的均勢與秩序,很快呈現出新的面貌。

第一次世界大戰,造成了龐大的奧斯曼土耳其帝國,與奧匈帝國的解體。歐洲大陸,滿目瘡痍。傳統的西方列強,英法義德,都受到了相當程度的內傷。美國與日本,沒有經歷大戰的蹂躪,成為一戰的最大受益者。在戰後的國際新秩序中,美國與日本,成為新的霸主。

一戰的另一個巨大影響,就是俄羅斯的羅曼諾夫王朝被推翻。帝俄時代宣告結束。俄羅斯成為社會主義國家。1922年,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成立,也就是一般所謂的蘇聯。

一戰的三十年之後,發生第二次世界大戰。二戰之後,世界秩序再度重新洗牌。日本軍閥的驕狂勢力,完全退出世界舞台。英國獲得慘勝,國家財政瀕臨破產,必須低頭向美國借錢,才能維持生計。之後,英國海外最大殖民地印度宣告獨立,原來傲視天下的大英國帝國,逐漸解體。英國只有拱手讓出世界霸主的地位,

二戰使的歐洲大陸,哀鴻遍野。美國提出馬歇爾計畫,拯救歐洲經濟。國際秩序,重新洗牌。美國成了二戰的最大贏家。

二戰的戰火,僅只洗劫了蘇聯西線,蘇聯的廣袤領土,大致上沒有受到戰火的直接破壞。二戰之後,蘇聯也躍升為新的霸主。

其實,在二戰末期的歐洲戰場,已經很明顯的看得出來,戰後的國際強權新秩序。美國的軍隊,在諾曼第登陸之後,席捲西歐;蘇聯的紅軍,從蘇聯東線一路挺進,席捲東歐。朱可夫元帥圍住了德國首都柏林。1945年4月30日,希特勒自殺。二天之後,德軍的柏林守將魏德林上將,向朱可夫無條件投降,紅軍進入了柏林。

新的國際均勢秩序,經過二戰的洗鍊,以極快的速度重新塑建。美國軍隊所盤據過的西歐,進入美國勢力範圍。蘇聯軍隊所盤據過的東歐,進入蘇聯勢力範圍。二戰的結果,形成美蘇二大集團的對峙。這個對峙,不單是軍事力量的對峙,也是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意識形態的對峙。

二戰在亞洲地區,也塑建出新的秩序。原來被日本佔領的韓國,被美蘇二大勢力切分,成為南韓與北韓。美國在日本投下了原子彈,快速佔領了日本。如果美國沒有投下原子彈,蘇聯紅軍南下,美軍北上,日本恐怕也難逃被美蘇切分,成為北日本與南日本的命運。

很多歷史學家分析,美國決定投擲原子彈,就是要獨占日本,避免蘇聯勢力與美國勢力在戰後日本,形成對峙。紅軍一旦進入日本,是絕對不可能輕易退出的。再加上地緣因素,蘇聯如果與美國在日本形成對峙,對美國是很不利的。

所以今天的日本,應該要感謝美國的二顆原子彈。如果沒有這二顆原子彈,日本必將步上德國與韓國的後塵,長期分裂。日本的天皇政體,也不可能持續存在了。

二戰之後的1940年代,全世界所最為矚目的一件大事,就是中國的國共內戰。

二戰在1945年八月剛結束的時候,國民黨的軍隊超過五百萬。尤其國民黨的五大王牌軍,第五軍,第十八軍,新一軍,新六軍,整編第74師,都是全套美式裝備,戰力銳不可當,都在抗日戰爭中,立過赫赫戰功。中共的軍隊大約只有一百萬,小米加步槍,缺乏大規模陣地戰與攻堅戰的經驗。二者相較,國民黨居於絕對的優勢。

1946年5月,時任參謀總長的陳誠,還信心滿滿,在《中央日報》上宣稱,可以在三個月內,全面剿滅中國共產黨。

結果,整編第74師張靈甫部隊,在山東孟良崮被全殲;新一軍,新六軍部隊,在東北戰場全軍覆沒;第五軍,第十八軍,在淮海戰役中,做了終結。國民黨兵敗如山倒,逃到了台灣。全靠美國出動武力協防台海,才挽救了奄奄一息的命運。

從1946年5月,陳誠宣稱三個月內剿滅共匪,到1949年一月底,遼瀋、淮海、平津三大戰役結束,雙方勝負分明,大局已定,不過只有二年八個月。共軍在1949年4月底攻入首都南京。距離陳誠宣稱三個月內肅清共匪,不到三年,民國政府基本上已經被推翻了。

中國內戰的急遽變化,出乎全世界的意料之外,包含了毛澤東與史達林,都沒有預料到在短短三年多時間,共產黨可以奪得政權。美國對此感到非常沮喪。對於美國來說,國民黨輸給了共產黨,代表在美蘇博奕賽局中,美國賭輸了一大筆籌碼。

大陸主權易手之後,美國政府與美國國會為了“Who lost China?”這個問題,爭論不休。美國大談“Who lost China?”這個問題,似乎有點不倫不類。中國內戰勝負的關鍵因素,是民心的向背。“Who lost China?”這個問題的答案,其實非常的簡單。

在紐約四月初,春寒料峭,鳥飛草長,雜花生樹,生命的氣息,伴隨著寒冬風雪的消退中,慢慢的探出了頭來。這是一個美好的季節,生命力在復甦之中,空氣中瀰漫了欣欣向榮的情意。

可倫比亞大學鄰近百老匯大街,街邊有很多露天咖啡座。趙國慶與王再興也經常坐在街邊的露天咖啡座聊天。

趙國慶與王再興很談得來,因為二個人都是知識份子,也都有民族主義的思想,對於中國的未來,以及二岸關係如何發展,都有濃厚的興趣。

二人家庭背景不同,所受教育不同,成長的環境不同,看事情的立場不同,基本的意識形態也有所不同,所以觀察問題的角度,自然有所不同;分析問題的觀點,也多有歧異。

相對來說,王再興看事情會比較偏王道,儒家思想成分多些;趙國慶看事情會比較偏霸道,唯物史觀與法家思想的成分多些。

對於國民黨與共產黨同源分流,最後兵戎相見,共產黨大敗國民黨的這段歷史,雙方的認知,頗有分歧。一些對國民黨有利,對共產黨不利的歷史觀點與史實,王再興知道的多些;對於共產黨有利,對國民黨不利的歷史觀點與史實,趙國慶知道的多些。

趙國慶因為父親是開國大將趙競凱,所以談到了國共內戰中各項戰役,總是眉飛色舞,意興勃發。王再興在台灣受教育,對於國民黨在各項戰役中的失敗故事,所知就比較有限。

不過,王再興是理論科學家,邏輯清晰,尊重客觀事實,實事求是。所以,他也很喜歡聽趙國慶表述一些史實與歷史觀點。有些觀點,聽起來很新鮮,再想想,還真有些道理。

王再興記得父親王鐸常教導他說:

“要了解自己,也要了解自己的對手。這樣才能降低失敗的機率,以及減少因為誤判情勢所帶來的痛苦。這就是「知彼知己,百戰不殆」的意思。”

趙國慶在美國,也努力吸收西方知識。也很有興趣,經由與王再興的對談,了解台灣的各方面情況,以及一般台灣人對事情的看法。

那一天,是個周末,王再興與趙國慶坐在百老匯街邊的露天咖啡座聊天。談到了香港回歸問題。

“1982年,英國首相柴契爾與鄧小平在北京會談香港問題,鄧小平有二個基本重點。”趙國慶說。

“柴契爾最初希望香港維持原狀,主權歸中國,治權歸英國。或是香港人民投票表決,是否成為另一個新加坡。”王再興說。

“鄧小平的立場很清楚,就是堅持《主權問題是沒有的談的》。鄧小平說,他不能當李鴻章。”趙國慶說。

“英國曾建議由中英港三方會談。鄧小平拒絕了。鄧小平認為香港問題,是主權國家與主權國家的談判,是中國與英國的談判。香港不可以參與談判,因為香港不是主權國家。”趙國慶繼續說。

“鄧小平採取了《一國兩制》,算是尊重香港的現狀,也是要做給台灣看的。”王再興說。

“要注意是《一國兩制》,不是《兩制一國》。要在一個國家的基礎上實行兩制。一國管兩制,不是《兩制一國》,兩制不可以壓迫一國,不可以要求一國去配合兩制。這個順位關係是很明確的。”趙國慶說。

“如果當時談不下去,會怎麼辦?”王再興問。

“如果在1984年底之前談不出結果,中國將自行發布解決方案,並且在1997年強行接管香港。”趙國慶說。

“最後,在1984年12月19日,由中國國務院總理趙紫陽與英國首相柴契爾,在北京簽署了《中英聯合聲明》,中國與英國對於香港回歸問題,達成協議。”趙國慶說。

“哦,這些細節,你知道的比我清楚。”王再興說。

“我剛說鄧小平有二個基本重點,一個是《主權問題是沒有的談的》;還有一個,就是鄧小平《堅持中國在香港駐軍》。”趙國慶說。

“駐軍問題,以我來看,頗具爭議性。原來的外交部長黃華,是同意解放軍不進駐香港的。”王再興說。

“自己國家的領土,怎麼不能派駐自己的軍隊?主權與軍隊是一體,不能駐軍,怎麼算是收回主權?”趙國慶的語氣很堅定。

“將來台灣問題,會如何解決?”王再興說。

“鄧小平是個偉大的政治家,在香港問題上,他已經樹立了典範。台灣問題,必然是比照鄧小平的典範辦理。”趙國慶說。

“可是,一定要經過談判的過程。如果經過談判,各有立場,結果會很難說。”王再興說。

趙國慶意味深長的看了王再興一眼,然後慢慢的,很清晰的說;

“再興兄啊,我跟你說,《談判的力量》是虛的;《力量的談判》才是實的。”

“談判本身不具備任何力量,力量才是談判的決定性要素。“

王再興愣了一下,細細咀嚼趙國慶話中的含意。

“我認為鄧小平做的很對。”

“人民是不會同意,讓一個無法堅持國家主權立場的政府,擁有治理國家的權力的。” 趙國慶繼續鏗鏘有力的說。

“嗯,也有道理。”王再興想了想,點頭表示同意。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