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虎兔相逢大夢歸》2015/4/10

二十三(完)

圓明園是滿清的皇家園林。在英法聯軍於1860年縱火焚燒之前,圓明園是滿清皇帝休憩與商議軍國大事的地方。滿清發源於白山黑水的東北,對於原始林園,有一份特殊的偏愛。尤其在夏天,滿清皇帝不是很喜歡生活在處處宮牆,不見浩瀚林木的紫禁城。於是,在滿清的康雍乾三代盛世,在北京城的西北,建構了圓明園。圓明園園區,早期也叫做「夏宮」,是皇帝在盛夏避暑的居所。

圓明園歷經康雍乾三代不斷擴充,到了乾隆九年(1744年),已大致告一段落,具備了“圓明園四十景”,是當時全世界最美麗、規模最大的林園勝景,號稱「萬園之園」。在此後的百餘年間,滿清皇帝在圓明園居住議政的時間,多於在北京城內的紫禁城。

圓明園內景點的名稱,十分典雅。從滿清皇帝對於園內景點的命名,可以感受得到滿清皇帝漢化之深。

在圓明園「後湖」北側的景點區,叫做「上下天光」。「上下天光」這個名稱,取自於北宋范仲淹《岳陽樓記》中的佳句,《至若春和景明,波瀾不驚;上下天光,一碧萬頃》。對於中國傳統文人來說,接著很自然就會想到《岳陽樓記》之後的佳句,《登斯樓也,則有心曠神怡,寵辱偕忘,把酒臨風,其喜洋洋者矣》。

「上下天光」的西側景點區,叫做「杏花春館」。「杏花春館」景區的建築構思,是追尋唐朝詩人杜牧的詩句《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所蘊含的詩情意境。

這就是中國的美學。中國傳統的美學,是結合了文學與藝術,再進入一種對於哲學境界的追求。所謂的藝術,包含了繪畫與建築等;所謂哲學境界的追求,指的是一種對於天人合一,也就是人文與天然的相互和諧境界的追求。

圓明園的整體構思,是一個中國美學的代表性典範。

王再興與趙國慶兩人,沿著後湖水岸,信步而行,邊走邊聊。

“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兩岸的統一,符合中國歷史的規律性。”趙國慶笑了笑說。

“以前我就聽一位歷史學教授私下跟我說過,1949年之後的台灣歷史,從中國大歷史來看,只能說是中國歷史的一個偏流支脈。”

“我之前還真沒有想到,2020年之後,兩岸關係竟會有如此急遽的變化。”談到了近幾年來的變化,王再興笑了笑說。

“很多事情,事前是想不到的。但是事後再來解釋,就會覺得十分的理所當然。”趙國慶說。

“理論上來說,很多事情,都有所謂的critical mass,也就是所謂的臨界質量。”王再興說。

“哦。”

“當兩岸勢力對比的差異,超越了一個特定的程度,也就是所謂的超越臨界點,很多事情,就會以加速度的方式發生。兩岸關係,就會起了急劇的變化。”

“就像是一把弓,如果拉到了緊繃的程度,累積了足夠大的能量,只要稍一鬆手,箭就會急射而出。”

“當年的柏林圍牆倒塌,蘇聯的解體,就都是累積的能量,超越了臨界點。一旦如此,事情的變化,就會以加速度進行。”

“2019年底,台灣面臨2020年即將到來的再度大選,已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氛。”

“蔡英文當了三年半的總統,台灣的政治經濟情況,一路走下坡,而且看不到任何的起色。”

“台灣的國際外交處境,愈益難堪。美國公開聲明,要考慮終止對台軍售,並建議兩岸應進行和平談判,解決一個中國與一國兩制的問題。”

“美國五角大廈所蒐集到的情報,讓美國政府認識到,中國已經準備在2022年之前,下手解決台灣問題。美國針對這個問題,做的民調顯示,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美國人民,不認同美國為了台灣問題,而與中國發生戰爭。”趙國慶說。

“美國政府因此聲稱,兩岸進行和平談判,才是避免兩岸之間,乃至於避免中美之間發生戰爭的最佳解決方案。美國表態支持習近平所提出的,對於台灣比照香港「五十年不變」的政治承諾。”趙國慶繼續說。

“這個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時候,很多人開始懷念馬英九擔任總統時,中美台三方相安無事的平順歲月。”王再興說。

“很多人稱呼馬英九執政的八年,是台灣《八年小確幸》的還不錯的一個時代。”

“到2019年下半年,很多台灣知識份子,對於台灣式的民主選舉制度,感到相當的困惑。台灣的社會特質、文化素養與政經運作機制,使得台灣式的民主,成為民主政治的一個負面示範。”

“不論誰當總統,都無法讓台灣振衰起敝,再造輝煌。而且不論是誰當總統,最後都會成為眾人詬罵的對象。顯然,這已經不是一個個人的問題,而是整體結構的問題。”王再興說,不禁搖了搖頭。

“有的歷史學者,把台灣2020年的大選,與1948年的總統大選做類比。1948年大選,蔣介石與桂系的李宗仁鬥得很兇,而國共內戰在前線打得不可開交。到了1949年1月,國民黨敗相畢露,蔣介石宣告下野,李宗仁任代總統。三個月之後,共產黨就攻佔了國民政府的首都南京。”趙國慶說。

“換句話說,國民政府在1948年,還在吵吵鬧鬧的選總統。一年之後,整個大陸這麼大的一片土地,就江山易主了。”

“台灣在2020年,也在吵吵鬧鬧的選總統。其實,台灣已經感受到來自中國與美國的要求和談的壓力。”

“同時,中國在福建沿海進行了軍事演習。台灣開始傳聞,中國將在2021年出兵脅迫台灣和談。這個傳聞引發台灣資金大量外逃,美金大漲,台幣大跌。銀行擠兌倒閉的風聲不斷,房地產暴跌,人心躁動不安。”

“2020年大選之後,新政府迫於各方壓力,選派和談代表到北京談判。和談代表還沒有出發,台灣已經是每天都有街頭運動。”

“主和派與反和派激烈對抗,尤其是反和派,有很明顯的暴力傾向。”王再興說。

“街頭對抗,互不相讓,越演越烈。社會秩序,越來越難以維繫,逐漸有了零星的暴力事件。”

“後來,終於發生了那一次關鍵性的暴力流血事件。台灣政府已經無法處理自己的治安與經濟恐慌問題。”王再興說,嘆了口氣。

“兩岸原來考慮要進行政治和談,現在很快的改變了方向。雙方所關注的,是如何維持台灣社會的安定。”

“台灣很小,經不起折騰。一旦亂到一個自己都無法收拾的情況,中國大陸就得援引《反分裂國家法》第八條條款,以《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

“台灣很多政治人物,見風轉舵,改變立場速度之快,實在是令人印象深刻。”

“政治人物的見風轉舵,對於大局勢的變化,起了很大的推波助瀾的作用。”王再興繼續說。

“兩岸問題的解決,時機成熟了,就好比是瓜熟蒂落,自然的很。”趙國慶說。

“事後來看,是瓜熟蒂落,也是水到渠成。”王再興點了點頭說。

從圓明園「上下天光」景點區,往西漫步而行,是「杏花春館」。由「杏花春館」沿著後湖的西側南行,是仿效杭州西湖「花港觀魚」而構思建造的「坦坦蕩蕩」。「坦坦蕩蕩」往南,是書齋群落的「茹古涵今」。在「茹古涵今」東側,就是當年皇帝的寢宮群落區「九洲清晏」。「九洲清晏」的含意,是天下九洲河清海晏,也就是天下太平的意思。

「九洲清晏」的北側是「後湖」,南面是「前湖」。繞過了前湖往南,就是圓明園的「正大光明殿」,正大光明殿是當年滿清皇帝在圓明園議政的大殿。出了正大光明殿往南,就是圓明園的南正門大宮門,南大宮門外不遠,就是傳統宮室建築的照壁了。

“再興,我想你到北京來,我對你的最好招待,就是與你一起到圓明園漫步。”趙國慶說。

“是啊,我們可以邊漫步,邊談古論今。”

“圓明園的故事,有歷史、有文學、有建築、還可以想到人生哲學。”

“國慶,我們都老了,少年論情,中年論交,老年論道。我們現在看事情,可以看得淡些,也透徹些。”

“圓明園是個耐人尋味的地方。圓明園記載了中國的輝煌,也標誌了中國的恥辱。”

“其實每個人的一生,都難免會有他輝煌與低落的經驗。”

“中國的百年恥辱,包括火燒圓明園,到今天的這個春節時期,才總算是可以畫下句點,大家一起來好好的慶祝了”

“現在台灣的情況已經平穩了。基本上是參照香港模式,實行一國兩制。”

"其他的未盡之處,就留給我們的子孫去處理吧.”

“是啊,每一代有每一代的問題需要處理。也不能讓我們的子孫太過閒散。”

“國慶,你記得嗎?那一年我們在北京相聚,談到了兩岸的前途問題。”王再興說。

“我當然記得,那是2014年的春天。時間過的很快,已經是九年前的事了。”趙國慶說。

“我們談到兩岸的前途,你引用了紅樓夢裡的一首詩。”王再興說。

“那是紅樓夢裡,關於皇妃賈元春的讖語詩。賈元春是賈寶玉的姊姊,出生在大年初一,所以取名叫元春。”

“《二十年來辨是非,榴花開處照宮闈;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兔相逢大夢歸》”趙國慶把這首詩念了一遍。

“紅樓夢的學者,對於《虎兔相逢大夢歸》這句話的解讀,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成為「紅學」裡的一個懸案。”王再興說。

“我認為《虎兔相逢大夢歸》是曹雪芹對於兩岸關係的一個讖語。”趙國慶說。

“是嘛?”王再興說。

“2022年是虎年,今年2023年,是兔年。這兩天春節假日你來北京,剛好就是龍騰虎躍的虎年剛過去,玉兔迎春的兔年初來臨,也就是《虎兔相逢》的時節。”

“嗯。”王再興點了點頭。

“在這個《虎兔相逢》的時節,中國剛好完成了兩岸統一、穩定過渡的歷史大業,為百年國恥成功的畫下了句點。在這個時節,有這番九洲清晏的氣象,豈不正是符合了《虎兔相逢大夢歸》的讖語含意。”

“國慶,你說的很好。”王再興說,再度點了點頭。

“真想不到曹雪芹紅樓夢,寫賈元春讖語詩,暗藏伏筆,預言了兩岸關係今天的發展。”王再興繼續說,很開懷的笑了笑。

“再興,曹雪芹也知道,很少人能夠體會到他寫《虎兔相逢大夢歸》這句讖語的深刻含意,所以曹雪芹在紅樓夢第一回中,題了一首詩,贈送給有緣人。”趙國慶說,也開懷的笑了笑。

“哦,我知道了。”王再興說。

“再興,你說說看吧。”

“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云作者痴,誰解其中味。”王再興說。

“很好,說的好。”趙國慶說。

“再興,今天我可以說了,你的名字取得很好。我們這一代,總算是為了我們民族的再興,做出了努力,也算有了成效。”趙國慶停了一下,繼續說。

“我的名字,代表我父親那一代,對我們這一代的期許。”王再興說。

“國慶,你的名字,今天看來,也取得很好。”

“是嘛。”

王再興與趙國慶兩人相視一笑,似乎同時都感覺到時光倒流,回到了四十年前兩人在美國初相見,“御駕親征”與“藍田種玉”初度交鋒時的情景。

“國慶,我把曹雪芹的那首「元春讖語詩」,改動幾個字,為我們四十年的交往,以及初春的今天暢遊圓明園的心情,留做紀念吧。”

“請說。”

《四十年來辨是非,園林深處共徘徊;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兔相逢大夢歸。》

“很好。”趙國慶說。

兩人再度相視一笑,慢慢的走出了圓明園南正門的大宮門,抬頭一望,正是初春燦爛的彩雲滿天。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