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虎兔相逢大夢歸》2015/2/6

十七

中國共產黨在1921年建黨,28年之後,中國共產黨在1949年取得了政權。到了現在的2015年,中國共產黨已建黨94年。六年之後的2021年,就是中國共產黨建黨一百周年慶。

中國共產黨將以什麼樣的祭禮,來慶祝他的建黨一百周年?

中國共產黨是一個剛性政黨,組織十分嚴明,命令可以貫徹。如果把共產黨與國民黨的黨文化拿來做對比,以「貫徹黨的意志」這一點而論,共產黨比國民黨要強的太多。

共產黨的高幹薄熙來,身為直轄市重慶市委書記,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2012年9月,被中共黨中央政治局宣布開除黨籍。

薄熙來是中共太子黨的標竿性人物。他的父親薄一波是中共的開國元老。在1980年代所謂的「八老治國」時期,薄一波是共襄國是的「八老」之一。

徐才厚身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2014年6月,被中共黨中央政治局宣佈開除黨籍。徐才厚同時也被開除了軍籍、剝奪了上將軍銜,移送審查起訴。

周永康身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以及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是中共的黨與國家九人領導核心中的一員。2014年12月,被中共黨中央政治局宣佈開除黨籍,同日即被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逮捕偵辦。

薄熙來,徐才厚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周永康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這三位的權力位階,都是所謂的「黨和國家領導人」。不過,這三位領導人說垮就垮。中共中央在這三位領導人垮台之後,似乎變得更加團結,領導核心變得更加鞏固。

在台灣的國民黨是另一番景象。2013年9月,國民黨主席,也是中華民國總統的馬英九,企圖開除立法院長王金平的國民黨籍。結果王金平完全不為所動,甚至權力基礎顯得更加穩固。

兩相對比,國民黨的黨主席,根本就像是個沒有牙齒的紙老虎。

王再興對歷史有興趣,也讀了些有關於企業管理方面的理論。王再興認為,國家的治理,歷史朝代的盛衰,與現代資本主義社會的企業管理理論,有很緊密的關聯。

“在企業管理理論中,有所謂的「組織管理」,英文叫做Organizational Management.”最近這一次,王再興與趙國慶聊天的時候,這樣的說。

“「組織管理」的概念是很清楚的,組織在上,管理在下;組織在前,管理在後。組織是工具,管理是目的。企業管理,必須經由一個強而有力的組織體系來運作。”

“一個組織瘓散的企業,不可能有良好的經營績效。同樣的道理,一個組織瘓散的政黨,不可能治理好一個國家。”王再興繼續說。

“嗯。”趙國慶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我近年來對於國共內戰,共產黨能夠擊敗國民黨的最主要原因,有了新的領悟。”王再興說。

“請說。”趙國慶很有興趣。

“我認為,就共產黨與國民黨的「企業文化」而論,共產黨的「組織管理」比國民黨要強的太多。”

“共產黨的「組織管理」是君權制度;國民黨的「組織管理」是共主制度。”

趙國慶笑了笑,不置可否。

“1928年,中國國民黨的國民革命軍北伐,就是一個共主式的軍事行動。蔣介石是共主,是第一集團軍總司令;有三個諸侯,一是統帥西北軍的馮玉祥,是第二集團軍總司令;二是統帥山西晉軍的閻錫山,是第三集團軍總司令;三是廣西桂系軍的李宗仁,是第四集團軍總司令。”王再興說。

“四路兵馬完成北伐之後,共主蔣介石計畫削藩,要削減馮玉祥、閻錫山、與李宗仁的兵源與財源。於是馮閻李這三位諸侯聯合反蔣,釀成了1930年災難深重的《中原大戰》。”

“國民黨的「企業文化」,就是共主與諸侯,既合作又鬥爭的文化。共主與諸侯的關係,分分合合,從來就是同床異夢。”

“《中原大戰》是北伐統一中國之後的國民黨內最大規模內戰,各方所投入兵力總數超過一百三十萬,雙方傷亡人數達三十餘萬。有趣的是,中原大戰的幾位軍事領袖,蔣馮閻李,都自稱是忠貞國民黨員。”趙國慶說。

“國民黨內共主與諸侯內鬥的兇狠,可見一斑。”王再興說。

“1937年,盧溝橋事件爆發,日本意欲入主中國,步步進逼,欺人太甚。中國人民一致要求抗日,諸侯們基於民族大義,都公開擁護共主蔣介石,團結對外,抵禦日寇。”

“不但馮玉祥,閻錫山,李宗仁公開擁護共主蔣介石抗日,連遠在大後方所謂的四川軍閥劉湘,都主動出川,徒步千里,奔赴上海南京前線,與日寇進行浴血之戰。”

“劉湘一向反蔣,在國難當頭的時候,捐棄成見,擁護共主,為國家民族的存亡而戰,是所謂的「兄弟鬩于牆,外禦其侮」。”

“川軍出川的這一段抗戰史實,確實是十分悲壯,川軍的傷亡人數達六十餘萬。”趙國慶說。

“1938年的三四月間,著名的台兒莊大捷,就是由桂系李宗仁與白崇禧負責指揮作戰的結果。”王再興說。

“所謂的國民黨領導的抗戰,是共主與諸侯,以民族大義,抵禦外侮為基礎,所形成的一次大團結與大合作。”

“自國民黨北伐至國共內戰期間,國民黨的共主蔣介石,與諸侯們的關係是很微妙的。共主師出有名,就會得到諸侯的擁護;共主師出無名,諸侯就不聽調度了。”

“國共內戰時期,國民黨貪汙腐敗,蔣宋孔陳四大家族,臭名昭彰。各路諸侯,不再服膺共主的領導。”趙國慶說。

“國民黨兵敗如山倒,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國民黨內諸侯的眾叛親離。譬如四川的鄧錫侯、劉文輝、潘文華;雲南的龍雲,盧漢;新疆的陶峙岳、包爾漢等等,一個個都投向了共產黨。”趙國慶繼續說。

王再興看著趙國慶,輕輕的搖了搖頭說;
“我研讀中國近代國共內戰的這一段滄桑史,有一個很深刻的體會。”

“怎麼說?”趙國慶看著王再興說。

“簡單來說,共產黨的組織管理的黨文化,比較像是秦始皇與漢武帝的中央集團號令天下;國民黨的組織管理黨文化,比較像是東周春秋戰國時期的周天子與諸侯的權力架構。”王再興說。

“共產黨的黨文化與國民黨的黨文化,有很根本的不同。”王再興繼續說。

“共產黨是一個拳頭伸出來打架,國民黨是五根手指頭伸出來打架。”趙國慶笑了笑說。

“國民黨的黨文化,一直無法改變。所以,國民黨在台灣的命運,終將難逃宿命。”
王再興再度輕輕的搖了搖頭說。

“你說的很有道理。國民黨在台灣,看來確實是在走下坡路。”趙國慶說。

“台灣的面積,只有全中國的千分之三。國民黨連小小的台灣都治理不好,如果整個中國大陸交給國民黨來治理,中國大陸,早就像蘇聯一樣的解體了。”

“中國有沉重的歷史包袱,人口的負擔如此巨大,人均天然資源十分貧乏,人民的素質不高,混子騙子滿街走;國家的發展基點又這麼的低,要想治理這樣的國家,實在是非常的艱難。”王再興搖了搖頭說。

“嗯。”趙國慶沒有說話。

“我的一個好朋友,是台灣人。在70年代初,熱血澎湃的在美國參加了保釣運動,被國民黨列入黑名單,護照不給加簽,無法回台灣。他後來回歸大陸定居,在北京結婚生子,在清華大學物理系任教授。”王再興說。

“兒子大了,到美國留學,受到西方輿論的影響,對中國政府頗有些負面看法。”

“我的朋友告訴我,他寫信給他的兒子說,《你可以不喜歡共產黨,但是你不能忽略與否認中國人民,為了追求國家的獨立自強,而付出的巨大代價,與做出的巨大努力。》”王再興說。

“我覺得我的朋友說的很好。”王再興繼續說。

“我的父親跟我說,有一次他訪問蘇聯,蘇聯紅軍的一位高階將軍跟我父親
說,蘇聯的斯大林曾經跟他們說過一句話。”趙國慶說。

王再興看著趙國慶,沒有說話。

“斯大林說,要治理蘇聯這樣一個龐大複雜,民族性又很粗魯嗜酒的國家,就一定要採取強硬有力,甚至有點粗暴的手段才行。”趙國慶說。

“我記得列寧曾經評價斯大林是「粗暴,不能容忍」。”

二人彼此沉默了片刻。過了一會兒,趙國慶若有所思的問王再興:

“你認為,國民黨的黨文化是共主與諸侯的鬆散權力結合架構?”

“是的,而且大致上是靠著利益的交換,來維持權力架構的結合。”王再興說。

“我們都認為,歷史會以不同的形式重演?”趙國慶說。

“是的,我認為有些東西是永遠不會變的,有些東西會依據某些定律不斷的重演。”王再興說。

“國共內戰的歷史經驗,是不是會以不同的形式重演?”趙國慶說。

‘嗯。”王再興看著趙國慶,發現在趙國慶的眼神中,有一抹略帶詭異的表情,頗值得玩味。

王再興愣了一下,很快的,王再興明白了趙國慶那一抹詭異表情的含意。

“嗯,我想,你想的是對的。”王再興說。

“你說說看。”趙國慶笑了笑,似乎與王再興很有默契的說。

“有朝一日,中國大陸看時機成熟了,決定採取行動,在台灣國民黨內的某些諸侯,必然會積極投靠共產黨。”

“就像是在1949年,中國大陸解放前夕一樣。”

“不管我們喜歡不喜歡,該發生的事情,還是會發生的。”王再興說,略帶苦澀的笑了笑。

“綠營民進黨的政治人物會投靠嗎?”趙國慶問。

“只要美國表態放棄台灣,或是不協防台灣,就一定會有的。綠營人物這樣的政治演出,甚至更有賣點。”

“為什麼?”

“就像當年正式打開中美外交大門的,是一向以反共而著名的美國共和黨總統尼克森一樣。”

“尼克森為甚麼要這樣做?”

“一是尼克森競選承諾要結束越戰,需要中國幫忙;一是蘇聯當時十分強大,美國要聯合中國來壓制蘇聯。”

“嗯。”

“太多的政治人物沒有永遠的朋友,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王再興說。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