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虎兔相逢大夢歸》2015/1/16

十六

孟廣才在台灣的晚年,生活的內涵,就是讀書,練書法,與朋友相聚,偶爾也發表些文章。除此之外,孟廣才很重要的一個生活內涵,就是去看佳慧,聽佳慧唱歌,約佳慧吃飯聊天。

孟廣才是一個中國傳統知識份子,自律性很強。孟廣才到歌廳聽歌,約佳慧吃飯,所用的花費,都有固定的預算。孟廣才沒有家眷,每周約佳慧一二次吃飯聊天,不構成任何經濟壓力。

對於孟廣才來說,他的人生第三階段,《舞榭歌台,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其實是充滿了落寞感。孟廣才的父母親,對他都很有期待。孟廣才讀完大學,本來以為多少能做些事,現在,孟廣才回顧自己的一生,不但是一事無成,甚至連最基本的陪伴父母安度晚年,略盡人子之道,都沒有辦法做到。

孟廣才想,不論是親情,家庭,事業,自己都是乏善可陳。每次想到這裡,總是十分鬱悶。

孟廣才每次去看佳慧,似乎都能得到些精神慰藉。隨著二人的相識相知,孟廣才看待佳慧,逐漸有看待紅粉知己的心情。

有一次,孟廣才寫了篇文章,發表在《傳記文學》雜誌上。孟廣才把文章拿給佳慧看,文章寫的是關於青年軍的故事。

“孟叔叔,你常常寫文章?”佳慧說。

“是啊,我偶爾寫寫文章。寫文章是個很好的消遣。”孟廣才笑了笑說。

“上次您給我的文章,寫您在抗戰時期的大學生活,寫得很好。”佳慧說。

“佳慧,孟叔叔說個故事給你聽。”孟廣才看著佳慧,興致很好,笑著說。

“好啊。”佳慧很高興的說。

“以前有位詩人,叫做陶淵明。他寫了一篇很有名的文章,叫做《五柳先生傳》。”

“文章說,這位先生的門口,有五棵柳樹,所以這位先生就自號《五柳先生》。其實,陶淵明寫的《五柳先生》,就是在寫他自己。”孟廣才說。

“哦。”佳慧說。

“《五柳先生傳》裡有一段話,寫得很好,我很喜歡,可以描述我的心情。”孟廣才說。

“孟叔叔說。”

“這段話是這樣的《環堵蕭然,不蔽風日,晏如也。常著文章自娛,頗示己志。忘懷得失,以此自終》”孟廣才說。

“嗯。”佳慧仔細的在聽。

“陶淵明的意思,是說他不是很有錢,房子破爛,但是自己覺得也還好。他經常寫文章自娛,想寫什麼,就寫什麼,不計較得失,就這樣終老。”孟廣才看著佳慧,笑了笑說。

“我了解孟叔叔的意思。”佳慧看著孟廣才,偏著頭,甜甜的笑了笑說。

“《五柳先生傳》裡還有一段話,也寫得很好。”孟廣才說。

“孟叔叔說,我聽。”佳慧說。

“《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孟廣才說。

“既然是好讀書,為什麼又不求甚解呢?”佳慧問。

“因為有的文章,作者自己都不知道在寫什麼,只好不求甚解了。”

“是啊。”佳慧說,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重要的是《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讀書如果能有收穫,就會覺得高興得很,忘了吃飯。”孟廣才說。

“很有道理。”佳慧笑著說。

孟廣才看著佳慧甜美的笑容,不覺心中一動,逗著佳慧說;“佳慧,你很聰明,又很可愛。”

“是嗎?”佳慧說。

“聰明的女人,沒有辦法去喜歡一個不聰明的男人。”孟廣才說。

“可是,這個社會上,真正聰明的男人太少了。”

佳慧沒有說話,專心的聽。

“所以,妳很難遇到妳會真正喜歡的男人。”孟廣才說。

“嗯。”佳慧說,不置可否。

“妳孟叔叔很夠聰明,可惜已經老了。”孟廣才說,很豪爽的笑了笑。

“孟叔叔說的很有意思。”佳慧說,也很開懷的笑了。

佳慧在歌廳唱歌,在八十年代初期,很多的客人,都是從大陸來台的老榮民。歲月如流,一個在1949年到台灣才25歲年輕軍官,到了1984年,就60歲了。

每個人都需要精神慰藉,尤其是年紀大了,無家無眷的,需求格外強烈。有的教育程度高些的榮民,從軍職退了下來,到學校教書,經濟條件很穩定。閒暇時到歌廳聽聽歌,約約年輕的小姐聊聊天,也是尋求精神慰藉,抒發父愛的一種方式。

當然,人與人之間的行事風格,各有不同。分寸的拿捏,各自迥異。如果對象選擇的對,分寸拿捏得好,日子會過的舒服愉快得多;如果對象選的偏差,分寸拿捏得不好,就未必會有好結果。

佳慧不貪,行事的分寸也拿捏的好。太大的紅包,她不敢拿,都會請客人收回去,免的雙方有認知上的差異。歌手與客人之間,分寸拿捏的好,彼此都會相互敬重。

如果歌手的貪念太重,客人有狎玩之心,彼此之間,是金錢與情色的連結,就很難相互敬重了。

因為佳慧不貪,秉性善良,行事有分寸,所以她的一些老榮民客人,都與她維持了長期的友好情誼關係。時間久了,佳慧的這些老榮民客人,也逐漸彼此認識。有些老榮民客人,會相約聚餐,一桌十來個老榮民,南腔北調,邀請佳慧來當貴賓,百綠叢中一點紅,倒也其樂融融。

在佳慧的客人中,佳慧特別喜歡孟廣才。人與人之間,各有緣分。孟廣才溫文儒雅,知書達禮,又喜歡跟佳慧說故事,談吐幽默,是佳慧所喜歡的男人類型。

佳慧溫和善良,長相甜美,聰慧好學,也是孟廣才所喜歡的女孩類型。不過孟廣才知道,二人年齡差距大,維持一個類似親情關係,才是最佳相處之道。

孟廣才與佳慧相處久了,有時候,也會不拘形式的開開玩笑。

這一天,孟廣才過生日,佳慧請孟廣才吃飯。吃完了飯,佳慧唱生日快樂歌給孟廣才聽,孟廣才很高興。

“佳慧,妳請我吃飯,我很高興,我特地買了個禮物送給妳。”

“孟叔叔真客氣,謝謝。”佳慧說。

孟廣才拿出了一個精美包裝的禮品盒,遞給了佳慧。佳慧慢慢的打開了禮品盒,盒內是一個精緻的仿古官窯瓷器,瓷器上寫了一首詩。

佳慧仔細的念著這首詩,詩是這樣寫的: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遲,我恨君生早》

佳慧念完了,不禁會心的看著孟廣才莞爾而笑。

“佳慧,我好喜歡聽妳念這首詩給我聽,呵呵。”孟廣才笑得很開懷的說。

“孟叔叔給我的禮物很特別,生日快樂喔。”佳慧笑著說。

孟廣才看著佳慧甜美的笑容,心中一動,跟佳慧說:

“佳慧,我有個心願想要跟妳說。”

“哦,請說。”

“我跟妳提過的,我看到妳,就想到我家鄉的小妹。”

“我記得。’

“我對不起我的弟弟妹妹,他們因為我的國民黨軍官身分,吃了很多苦。”孟廣才說,神情有些悲傷。

“其實,國民黨對孟叔叔也不好,那個洪同實在很壞。”佳慧說。

“我的父母,也是我的小妹後來一直在照顧的,我真是個不孝的兒子。”孟廣才說,眼眶有些濕潤。

“我想這輩子,也許回不去了,想託妳一件事。”

佳慧看著孟廣才,沒有說話,等著孟廣才往下說。

“這些年來,我存了些錢。因為我是單身,如果我過世了,我名下的錢,政府的輔導會統統會收回去的。”

“哦。”

“我想把錢放在妳的名下,我留份遺囑給妳。將來兩岸通了,如果我不在了,就麻煩妳照我的遺囑,想辦法把錢給我大陸的小妹,請她幫我分送給親人。”

“謝謝孟叔叔對我這麼信任。”佳慧說,眼眶也有些濕潤。

“我認識妳這麼多年,從來沒有看到妳拿過非份之財。我們這麼投緣,我當然相信妳。”孟廣才說。

“就算妳有急用,拿些去用,我就當做是我的小妹拿去用了,也沒有什麼大不了。”孟廣才說。

“孟叔叔,你信任我,你託我的事,我一定努力辦到。”佳慧鄭重的說。

“我先謝謝妳了。”孟廣才說,很慈愛的看著佳慧。

人生沒有不散的筵席。1989年,孟廣才在台灣過世了,享年68歲。雖然蔣經國在1987年底開始開放返鄉探親,孟廣才得了癌症,行動不便,終究還是沒有趕上返鄉探親的列車。在孟廣才纏綿病榻的這段時間,佳慧經常去看望孟廣才。

佳慧參加了孟廣才的喪禮,在孟廣才的祭奠靈堂上,依照孟廣才的遺願,掛了孟廣才親筆書寫的二行正楷書法。孟廣才的書法,寫的是文天祥《正氣歌》裡的最後二句話:

《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風簷展書讀,古道照顏色》

孟廣才的遺願,把留下的書法,都送給了佳慧。佳慧在喪禮上,好好的哭了一陣。之後,佳慧也經常會想到孟廣才。佳慧在歌廳唱歌的時候,偶爾看著孟廣才所習慣坐的位子,彷彿又看到孟廣才在點頭鼓掌。

孟廣才託付給佳慧的五十多萬新臺幣,佳慧也都逐筆分批匯給了孟廣才的小妹,完成了孟廣才所託付的遺願。

佳慧的老榮民客人中,有的是將官,有的是校官,有的是士官。有的像孟廣才,很有書卷氣;有的沒讀什麼書,說不出什麼大道理。但是整體而言,這些老榮民,做人做事都很守分寸,對歌手也懂得尊重。

佳慧也注意到,這些老榮民的愛國心比較濃厚。老榮民大都擁護政府,有比較強的中華民族民族意識。

國民黨兵敗大陸,幾十萬軍士跟著國民黨政府來到台灣。孟廣才是其中渺小的一員。除了佳慧與少數幾個人之外,很快的,沒有人會再記得孟廣才的存在。陸陸續續的,這幾十萬來台軍士,即將逐一凋零至盡。再過不了多少年,這幾十萬來台軍士,終將成為後人閒話二岸歷史的點綴性話題。

這幾十萬軍士,在當年所曾經被賦予過「還我河山」與「光復大陸」的神聖歷史任務的這段故事,在歷史潮流的衝激下,也終將為絕大多數人所忽視與遺忘。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