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虎兔相逢大夢歸》2015/1/9

十五

孟廣才有著山東人的耿直個性,也有著中國傳統琴棋詩書書文化,所薰陶出來的浪漫情懷。此外,孟廣才受到中國儒家思想的影響,很在意人與人之間相處分寸的拿捏。

“孔子說《時然後言,人不厭其言;樂然後笑,人不厭其笑》,這句話說的很有意思。”孟廣才在與吳魯青約會的時候,就曾經與魯青談過,研讀《論語》的心得。

“說話的時機對了,內容恰當,大家都會喜歡聽你說話;笑的時機對了,大家都會覺得你笑的很真誠。”孟廣才繼續說。

“你說的很有道哩,怪不得你的人緣不錯。”吳魯青點了點頭說。

“言行舉止的恰如其分,要自然才好。”孟廣才說。

“處理人與人的關係,還要有幽默感,不能太嚴肅。”吳魯青笑了笑說。

事隔多年了,孟廣才清楚的記得他與魯青的這段對話。孟廣才記得魯青誇讚他的人緣不錯;還有,與人相處,最好要有幽默感。

每次孟廣才約佳慧出來吃飯聊天,如果佳慧吃的胃口很好,孟廣才總覺得有說不出來的高興。佳慧神采奕奕的大眼睛,臉頰上二個淺淺的酒窩,總會讓孟廣才想到家鄉的小妹;佳慧純真可愛的笑容,機靈的應對,總會讓孟廣才想到大學時期的魯青。

當然,小妹與魯青,都是孟廣才年輕的時候所牽掛的人。現在,事隔多年了,孟廣才早已不再年輕。孟廣才眼前的佳慧,就年齡而論,其實已經是小妹與魯青的晚輩了。

時間是一個很奇怪的東西。孟廣才隨著軍隊離開大陸,來到台灣,已經有三十年了。停留在孟廣才記憶中的魯青,仍然是三十年前的魯青。現在在孟廣才眼前的佳慧,三十年前,還沒有出生呢。可是,孟廣才印象中的魯青,與眼前的佳慧相比,似乎魯青還比佳慧年輕二、三歲。

歲月似乎很難為孟廣才記憶中的魯青,畫下時間消逝的烙印。眼前的佳慧,與記憶中的魯青相比,似乎竟是同一個年齡段的人。如果魯青與佳慧是同一個年齡段的人,那麼,我孟廣才到底又是那一個世代的人呢?

孟廣才想到這裡,似乎有些困惑,不禁輕輕的搖了搖頭。

其實,孟廣才自己也很清楚,自己已經老了,早已不是佳慧同一輩的人了。孟廣才記得,自己曾經念過一首詩句「去國十年,老盡少年心」。離開故國十年,足以老盡了少年心,自己都已經離開故國三十多年了,又怎麼可能心情不老?

算算年齡,如果自己當年剛到台灣的時候,就結了婚,有了女兒,自己的女兒,不就差不多是佳慧這個年齡層嗎?

歲月不饒人,在不知不覺之間,孟廣才發現,自己已經成了新一代年輕人的長輩了。

孟廣才這一陣子與佳慧的交往比較頻繁。佳慧聰明可愛,心地善良,長相甜美,身材標緻,煥發著青春嬌媚的女性魅力。孟廣才每隔幾天,就有想去看看佳慧,與佳慧聊天的衝動。

孟廣才分析他與佳慧之間的感情關係,應該是三種情愫的組合。一個是在年齡關係上的父女情愫,孟廣才對佳慧有種父親對女兒般的父愛;一個是他對於小妹思念般的兄妹情愫;還有一個,孟廣才隱隱約約所感受到的,類似他與魯青之間的情人情愫。

每次孟廣才看著佳慧,與佳慧聊天,這三種情愫就會相互糾結,綜合呈現。有的時候,孟廣才看著佳慧青春的面龐,誘人的紅唇,標緻的身材,笑靨如花,孟廣才的情人情愫,就會情不自禁的躍動上揚。

在這個時候,孟廣才就要做些收心的努力。孟廣才就要以他的教養,來提升他的父女情愫與兄妹情愫。孟廣才知道,他與佳慧的關係,如果想要走得安穩,走的長遠,就要適時提升他與佳慧之間的父女情愫與兄妹情愫,並且適當的壓抑情人情愫。

孟廣才想到這些,不覺神思縹緲。

“孟叔叔。”佳慧輕聲的說。

“哦,佳慧。”孟廣才回過神來,看著佳慧,知道自己剛剛走了神,不禁歉然的笑了笑。

“孟叔叔,這首詞中的那段話,描述了您人生的第三階段?“佳慧說,神情依舊十分關切。

“我現在不是常常來妳這聽歌嗎?”孟廣才笑著說。

“所以呢?”佳慧說。

“妳看這一段《舞榭歌台,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這就是我的人生第三階段,也就是我現在的階段。”孟廣才說。

“孟叔叔的人生第三階段,就是專門來為我捧場了。”佳慧笑著說。

“是啊,我人生第三階段,就是專門來為佳慧捧場的。”孟廣才笑著說。

“我再來重複一遍。”佳慧說。

“好。”

“《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是第一階段。”佳慧說。

“《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是第二階段。”佳慧看著這幅書法說。

“《舞榭歌台,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是第三階段。”佳慧繼續的說。

“是啊,這三句話,就把妳孟叔叔的一生說完了。”孟廣才把雙手輕輕抱在胸前,怡然的說。

“辛棄疾在780年前所寫的詞,怎麼就能夠清楚準確的描述出孟叔叔人生三個階段?”佳慧說,大眼睛流露出慧黠的光芒。

“能夠流傳千古的文學作品,都是能讓人有所聯想,覺得能感同身受的。”孟廣才說。

“嗯。”

“我的人生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豪情壯志;第二階段是面對現實;第三階段是撫今追昔,寄情自娛。”孟廣才說。

“我很感謝能有機緣認識妳,使我的第三階段過的很豐富。”孟廣才繼續說,臉上充滿了慈愛。

“我也很高興能認識孟叔叔。”佳慧笑了笑說。

想了想,佳慧又接著說:“我們家孩子多些,爸爸身體不好。我小時候,爸爸很少有機會,前後左右拉拔著我玩。爸爸前幾年過世了,我很悲傷。”

“哦。”孟廣才看著佳慧,十分疼惜。

孟廣才知道,佳慧的話,說的有些保留。像佳慧這樣聰慧善感的女孩,對於從小爸爸很少帶著一起“前後左右拉拔著玩”,其實在心中,有著些欠缺父愛的遺憾。從小欠缺父愛的女孩,長大了,往往會有戀父情結,喜歡跟年紀大些,成熟慈愛的男士交往。

“謝謝孟叔叔給我的這幅書法。”佳慧說。

“有空再跟妳說說故事吧。”孟廣才說。

“孟叔叔,這麼多年了,您還一直在想家嗎?”佳慧問。

“佳慧,只要我還清醒,我就一定會想家的。”

“就好像是做父母的,不管小孩多大了,都一定會為他們的小孩擔心是一樣的。”孟廣才繼續說。

“了解。”佳慧點了點頭說。

“我想家,也有文化與歷史的因素。”

“我是中國人。在我家鄉的那片土地上,埋葬了我幾千年來的祖先。在那片土地上,孕育了幾千年的歷史文化。我從這幾千年的歷史文化中,吸取生活與處事的智慧,以及讓我的生活內涵變的更豐富厚實的精神養分。”

“這些元素,都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是割捨不掉的。”孟廣才說。

“我從孟叔叔的個人愛好與談話中,可以感受的到。”佳慧說。

“我糊裡糊塗的跟著部隊到了台灣,當時以為很快就會回去了,想不到一晃就是三十年多了。”

“我的朋友沈明鑑告訴我說,我在大陸的父母都已經過世了。我也老了。”

“我想也許在我有生之年,都沒有機會再回去了。”孟廣才苦笑著說。

“孟叔叔會怎麼看二岸的關係?”佳慧說。

“畫國畫山水畫,要從比較遠的距離來畫,才畫得完整。評論歷史的變化,恐怕要從比較長時間的角度觀察思考,分析評論,才評論得清楚透徹吧。”孟廣才說。

“不過,從歷史的規律性來看,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從長遠的時間角度來看,二岸局勢的發展,恐怕還是難逃歷史的規律性吧。”孟廣才說。

“我想我是看不到了。”孟廣才說,無奈的笑了笑。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