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虎兔相逢大夢歸》2015/1/2

十四

之後,孟廣才閒來無事,常會去歌廳,特意去聽佳慧唱歌。孟廣才一向都簽佳慧的單,基本上,也不怎麼跟其他的歌手交際應酬。孟廣才生活很自律,單身一個人在台灣,無家無小,平常以看書練字做為消遣。佳慧的秉性善良體貼,非常孝順。佳慧常跟孟廣才說,在她生活中,最高興的事,就是賺錢拿回家交給媽媽,讓媽媽不再為家裡的經濟問題操心,弟弟妹妹可以讀大學,彌補自己不能讀大學的遺憾。

孟廣才與佳慧,雖然年齡差距蠻大,可是二個人很談得來。孟廣才是個讀書人,有博愛心,不功利,也很有些浪漫情懷。佳慧一直遺憾沒讀大學,總覺得自己知識不足,喜歡聽孟廣才說些中國文學歷史相關故事、以及孟廣才在大江南北闖盪,所經歷過的見聞與心得。

偶爾,孟廣才會點歌請佳慧唱給他聽。孟廣才不是很喜歡濫情媚俗一類的流行音樂,會比較喜歡含意隱約,而又雋永的歌曲,譬如舒伯特的《野玫瑰》。

“佳慧,太直白的東西,就少了些想像空間;少了些想像空間的東西,藝術層次,就顯得低了些。”孟廣才這樣跟佳慧說。

孟廣才點的《野玫瑰》,不是一般歌廳小姐常唱的歌。佳慧原來也不會唱,在家練了二天,孟廣才再來的時候,佳慧就唱給孟廣才聽。

《野玫瑰》的歌詞,說的是生長在荒郊的紅玫瑰,十分嬌豔。紅玫瑰的嬌豔,是天生麗質,並不是刻意要開花給什麼人看的。可是,在無意之間,到荒郊來玩耍的頑童,卻看到了嬌豔的紅玫瑰,因而注定了紅玫瑰與頑童之間的緣份。

歌詞是這樣的:

“荒郊野生紅玫瑰,和露開得花滿枝,
 艷麗原非為人賞,驕態卻被頑童窺,
 自古美物為人愛,遭多橫奪苦推折,
 玫瑰其奈頑童何。”


佳慧在台上唱著《野玫瑰》,孟廣才在台下聽著,心情很好,似乎也有點身為頑童的浪漫感覺。

佳慧也會特地挑一首,30年代上海灘著名女歌星周璇的歌《交換》,來唱給孟廣才聽。

《交換》的歌詞,似乎很能描述佳慧的心情,歌詞是這樣寫的:

“月兒照在花上,人兒坐在花樹旁,
 你教我書你教我畫,我報答你的是歌唱,
 作書作畫是你強,唱起歌來我嘹亮,
 你的書畫我的歌唱,這樣的交換可相當,
 這樣的交換大家不冤枉。”


佳慧在台上唱,孟廣才在台下聽,聽到了《作書作畫是你強,唱起歌來我嘹亮》的時候,孟廣才不禁莞爾一笑。佳慧唱完了,孟廣才用力鼓掌。佳慧下了台,到了孟廣才的身邊坐下,孟廣才笑笑的說:

“佳慧,妳唱的真好。”

“謝謝孟叔叔喜歡我唱的歌。“佳慧說。

“我知道我欠你一幅書法,我已經寫好了。”孟廣才說。

“您的書法,一定是有故事的。”佳慧說。

“我的書法,寫的是辛棄疾的一首詞。這首詞,我很喜歡,因為這首詞,說的是我的人生三個階段的故事。”孟廣才看著佳慧,笑了笑說。

“古人的詞,說的是孟叔叔人生三個階段的故事?”佳慧說,在昏暗的燈光下,大眼睛依舊顯得熠熠有神。

“我的專長,就是神交古人。”孟廣才說。

“我喜歡聽孟叔叔說故事。”佳慧說。

“難得你喜歡聽我說故事。說故事的人,要有人愛聽,才說的來勁。”

“我們唱歌也是一樣的。有人愛聽,我們才唱的高興。”佳慧笑笑的說。

“後天中午有空的話,我請妳吃飯,把我寫的那幅書法給妳,跟妳說說故事。”孟廣才說。

“好。”

佳慧的祖父在台北近郊南港地區務農,後來把田地分給了幾個兒子。佳慧的爸爸,年輕時候,被日本人抓去做了台灣兵,送到菲律賓去打仗,結果搞壞了身體。戰爭結束,佳慧的爸爸回到台灣,因為身體受了傷,務農幹活很吃力,日子過得捉襟見肘。在那個日據年代,佳慧的爸爸媽媽,都沒有機會受到什麼教育。因此,在佳慧成長的過程中,沒有父母親教導她讀書學習的經驗。

孟廣才與佳慧的交往,似乎相互彌補了彼此的人生缺憾。孟廣才在佳慧身上,找到了可以發揮父愛的機緣;佳慧在孟廣才身上,得到了類似父親所樂於給予的,在知識上的諄諄教誨。

“我的書法這首詞,是辛棄疾在距今整整780年之前寫的。”

孟廣才約了佳慧午餐,要把他寫的一幅書法送給佳慧。孟廣才興致勃勃的解說關於這幅書法的故事。

“辛棄疾是著名的愛國詩人。他出生在北宋滅亡之後的金國,也就是我們今天所謂的淪陷區。他年輕的時候,在山東濟南,也就是孟叔叔老家附近的山區,組織了抗金起義部隊,與金兵作戰。”

“哦,辛棄疾原來是孟叔叔的老鄉。”佳慧說。

“孟叔叔年輕的時候,參加了青年軍,跟辛棄疾是很像的。”佳慧想了想,又接著說。

“我哪裡比得上辛棄疾?辛棄疾是英雄人物,他在二十三歲的時候,就曾經親自率領五十鐵騎,進入五萬敵人的營寨中,擒獲了敵方的首領。”孟廣才看著佳慧,笑了笑,很慈祥的說。

“辛棄疾擒獲敵方首領,押解到南宋建康城,並且引領北方的山東起義軍,投效南宋的皇帝宋高宗,希望能夠協同朝廷正規軍,一起北伐。”

“宋高宗不是殺了岳飛嗎?我看辛棄疾恐怕是要失望的吧。”佳慧說。

“佳慧,妳很聰明,說的很對。後來,辛棄疾果然無法如願。皇帝不想幹事,個別人物縱使很有才幹,也難以發揮。”孟廣才搖了搖頭說。

“當年我們青年軍,到了台灣,就像是辛棄疾的山東起義軍,到了江南的建康城。”孟廣才喃喃的說,聲音很小,好像是自己在說給自己聽。

佳慧看著孟廣才,有些不太明白孟廣才的意思。

孟廣才再次搖了搖頭,然後移轉了話題,繼續說:

“國家不幸詩家幸,辛棄疾沒有機會再上戰場,卻寫下了很多感人的愛國詩篇,成了南宋最著名的愛國豪放派詩人。”孟廣才說。

“辛棄疾寫孟叔叔書法這首詞的時候,已經六十五歲了。基本上,他的人生已經結束了,就像妳孟叔叔一樣。”

“哦。”佳慧看著孟廣才,不知道該如何說才好。

“自古美人如名將,不許人間見白頭。人老了,只有認命了。”孟廣才說,輕輕的嘆了口氣。

“能夠寫下流傳千古的詩篇,這種成就,應該是大於上戰場吧。”想了想,佳慧說。

“佳慧,佳人聰慧,妳說的很有道理。”孟廣才說,點了點頭,表示讚許。

“辛棄疾是在京口,登上城北的北固山,眺望長江,有感而發,寫的這首詞。”孟廣才繼續說。

“京口就是今天的鎮江,也就是京劇《龍鳳呈祥》,甘露寺招親的所在地。當時的京口,是孫權統治東吳的首府。”

“哦,我看過京劇《龍鳳呈祥》,說的是劉備與孫尚香成親的故事。”佳慧說。

“這首詞包含了很多歷史故事,妳如果有興趣,我可以好好的說給妳聽。”孟廣才看著佳慧,眼光中充滿慈愛。

“孟叔叔,您說辛棄疾的這首詞,反映出您人生的三個階段?”佳慧問。

“是的。”孟廣才說。

“那三個階段?”佳慧很好奇。

“妳來看看我寫的這幅書法吧。”孟廣才一邊說,一邊慢慢的把他寫的那幅書法,在桌上平攤了開來。

佳慧看著孟廣才的書法,寫的是辛棄疾的《永遇樂》,詞的內容如下:


《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
舞榭歌台,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
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鴉社鼓。
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佳慧仔細的看著這首詞,然後,搖了搖頭說:

“這首詞有些艱深,我不太看的懂。”

“這首詞的典故比較多,確實不好懂。”孟廣才說,笑了笑。

“我還是沒有看出來,這首詞中,含有孟叔叔人生三個階段。”佳慧說。

“好,我說。”

“《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描述了我人生第一階段。那是我大學畢業,一心一意想要從軍報國的階段。”孟廣才說。

“嗯,《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佳慧慢慢的跟著唸了一遍,點了點頭,表示理解孟廣才的意思。

“第二個階段呢?”佳慧問。

“《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描述了我人生第二階段。”孟廣才說。

“怎麼說?”佳慧問。

“廉頗是趙國的名將,也是戰國時期四大名將之一。廉頗早年在趙國,立下赫赫戰功。後來因為政治鬥爭,流走國外。再之後,趙王面臨秦國的巨大戰爭壓力,考慮是否再度重用老將廉頗,就派了使者去看訪廉頗。廉頗的對頭奸臣郭開,不想廉頗得到重用,就花了重金買通使者,要使者在趙王面前說廉頗的壞話。”

“使者看訪廉頗,廉頗披甲上馬,身手矯健。但是使者回去報告趙王,捏造說,廉頗吃一頓飯,上了三次廁所。”

“趙王聽使者這樣說,認為廉頗老了,不行了,就不再考慮重用廉頗了。”孟廣才繼續說。

“嗯,《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佳慧跟著慢慢的唸了一遍,很有領悟。

“二十多年之後,秦國滅了趙國。不管是趙王,郭開,還是使者,通通都終結了。廉頗則是在趙國滅亡之前,就已經過世了。”孟廣才說。

“這段話描述了孟叔叔的人生第二階段?“佳慧很關切的問。

“我參加青年軍,跟著部隊到了台灣。我在台灣,被一個在成都華西壩讀書時期的一個國民黨職業特務學生,叫做洪同的,向警備總部打了小報告,說我在讀書時期,與共產黨同學有來往,我的思想有嚴重問題。”

“警備總部把我在看守所關了半年,雖然後來被放了出來,但是有了「思想有問題」的不良紀錄,我在國民黨統治系統中,已經沒有前途可言了。”

“怎麼會這樣?這個洪同真是個大壞蛋。”佳慧很不高興的說。

“孟叔叔,不管別人怎麼說,我相信您是個品格高尚的人。”停了一會兒,佳慧看著孟廣才,很認真的說。

“我其實早已不在意別人怎麼看我了。不過,我還是很謝謝妳這樣說。”孟廣才很慈愛的看著佳慧說。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