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春天悅灣的原生公園》2014/3/21



大明厚厚的一疊資料寄給了台北市政府法制局《消費者保護官室》。消費者保護官室的一位廖小姐,很客氣的回了電話給了大明。廖小姐跟大明說,這個申訴案,不歸屬於台北市政府法制局《消費者保護官室》的受理範圍。

“我申訴的對象,是興鴻暘建設公司。這個公司,登記在台北市大安區。為什麼不歸屬於你們的受理範圍呢?”大明問。

“這個案件不歸屬於台北市府,歸屬於新北市府受理。”廖小姐很客氣的說。

“我以為這個建設公司是歸台北市政府管轄,所以對於這個公司的投訴,就應該由台北市政府受理。”

“管轄權決定於發生爭議的地點。春天悅灣在新北市,所以有關於春天悅灣的爭議問題,由新北市政府負責管轄受理。”廖小姐說。

“那就麻煩廖小姐把我那疊文件退給我吧,我再寄給新北市政府,謝謝。”大明很無奈的說。

“這樣吧,我們台北市政府與新北市政府經常有文件寄送往來,彼此互轉文件,還算方便。請你發個傳真給我,授權我把文件轉發給新北市政府的《消費者保護官室》,我幫你轉送過去好了。”

“謝謝廖小姐。是不是可以麻煩廖小姐告訴我妳的全名,我馬上發傳真給妳。”大明說。

“我叫廖宣懿。宣統皇帝的宣,司馬懿的懿。”

“我叫季大明。大清帝國的大,孔明的明。真是謝謝妳了。”大明說,笑了笑。

大明真的很高興廖小姐幫忙把厚厚的一疊文件,從台北市政府轉給新北市政府。大明常常覺得生活在台北,有時候活得十分卑微。卑微的生活,就得要依靠一些卑微的樂趣,來支撐生命力的有意義的延續。

什麼是卑微的樂趣呢?譬如說,在台北街頭開車,心中正在盤算著在哪裡才能停車辦事,忽然就在馬路邊看到了一個罕見的停車空格。路邊出現了停車空格,滿足了自己卑微的停車需求,就足以讓卑微的一天生活,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再譬如說,自己跟老張打網球,老張一向自以為是。今天自己居然打出了二個漂亮的高殺球,打得老張咕咕噥噥,大呼意外。這類卑微的樂趣,對於大明的生命力的有意義的延續,做出了巨大的、不可忽視的貢獻。

現在,廖宣懿小姐主動幫大明把厚厚的一疊資料,從台北市府轉給新北市府。廖小姐所展示的善意,讓大明卑微的一天生活,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大明彷彿記得有個成語,叫做“勤宣懿德”。古時候,皇太后或是皇后下的詔令,叫做“懿旨”。“勤宣懿德”的意思,是“勤奮的宣揚女性的美德”。廖小姐的名字叫宣懿,真是人如其名了,大明這樣的想。

卑微的生活,就要努力追尋一些卑微的樂趣,得到卑微的滿足。不但如此,還要努力經常回味
卑微的樂趣,來強化自己卑微的滿足。只要能夠努力做到這一點,也許就可以不再在意自己在台北生活的本質,原來竟是如此的卑微。

於是,大明厚厚的一疊資料,再度蓋上郝龍斌的大印,從台北市府的《消費者保護官室》,轉送到了新北市府的《消費者保護官室》。新北市政府的《消費者保護官室》,發了公函給大明與興鴻暘建設公司,並要求興鴻暘委派代表,與大明在市府的法制局會議室,召開“協商會”。協商如何解決大明所申訴的“建商不實宣傳糾紛”案。

公函的最後一條,還特意強調“為響應環保低碳生活,會場不提供紙筆與杯水。”

那一天,大明先到了新北市府法制局消保官室。消保官還在處理前一個協商會。過了一會,興鴻暘公司的代表汪協理也到了,汪協理過來跟大明握手。

“不管公事怎麼樣,我們私下一直都是好朋友。”汪協理說。

“我們私下一直都是好朋友?,這是什麼意思?”大明根本就不認識汪協理,不明白他在說些什麼。

“我們個人之間相處沒有問題,私下可以成為好朋友。”汪協理說。

“如果能誠懇解決問題,自然有機會成為朋友。”大明說。

“成為好朋友,問題就好談。”汪協理說。

“問題就是問題,我建議就事論事,比較簡單些吧。”大明說。

這個社會上,什麼樣的人都有。有的人很聰明,喜歡故意裝傻;有的人其實很傻,卻喜歡賣弄自以為是的聰明。有的人邏輯不清,喜歡反覆說些再說也說不清楚的道理;也有的人明明就清楚其中的道理,卻故意要把道理說的就像是永遠都無法說明清楚一樣的稀里糊塗。

大明的習慣,是喜歡把事情盡量說得簡單、說得清楚、而且儘量就事論事。不過在社會上混久了,大明慢慢認識到,像他這樣喜歡“把事情盡量說得簡單、說得清楚、而且儘量就事論事”的人,其實是少數。很多人不會把事情說得簡單;很多人不會把事情說得清楚;還有更多的人,不會就事論事。有的是沒有能力、沒有辦法,只好如此;有的是別有居心,故意如此。總之,這個社會上,什麼樣的人都有,所以這個社會很複雜。也許是因為這個社會很複雜,單純而直接的大明,只好過著卑微的生活,努力追尋一些卑微的生活樂趣,譬如說從偶遇馬路邊的停車空格,就可以得到極大的滿足。

有些話說出來,好像很多人認為不是很得體。可是事實上,確實就是如此。既然事實上確實就是如此,又何必在乎把它說出來,是得體還是不得體呢?

坦白說,大明對這個汪協理,是一看就討厭。汪協理跑來跟大明握手,還說二人“私下一直都是好朋友”。大明對於這種毫無意義的屁話,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大明是個讀書人,汪協理應該如何歸屬呢?客觀而論,把他歸屬於奸商一族,應該不為過吧。不然,又要如何才能定義奸商呢?大明與汪協理,是「兄之所愛,非弟之所好也」。二人的價值觀、愛好、社會交往、知識興趣,各方面都毫無交集。一見面就說,“我們私下一直都是好朋友”,這句話不叫屁話,什麼話才叫屁話?

這個世界有七十億人口,可以交朋友的人實在很多。交朋友總可以有點選擇性吧。古人說,“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大明是很認同“話不投機半句多”這句話的。

過了一陣子,消保官結束了前一場的協商會,把大明與汪協理引進了消保官會議室。協商會開始,消保官先請大明把春天悅灣原生公園的問題,做個完整而扼要的陳述。

“請問興鴻暘對於這個問題,有什麼意見?”消保官周繼雄問汪協理。

“這個土地所有權不歸屬於興鴻暘公司,我們沒有辦法做任何的處理。”汪協理說。

“可是你們的宣傳,說鄰近春天悅灣是3000坪的櫻花樹海原生公園。這個訴求,促動了消費者的購屋動機。興鴻暘很明顯是以不實的宣傳做為售屋的誘導訴求。”大明說。

“這是個人認知問題,我們無法接受這是我們的問題。”汪協理說。

“你們宣傳說,在我們所購買的單元,與觀音山淡水河的山水景觀之間,是不會有新的建築物出現的。可是目前的那塊狹長空地,正在平土整地,據說要蓋高層公寓。高層公寓一旦建成,必然會影響到我們的景觀。你們是不是應該為你們的宣傳負責?”大明提了另一個問題。

“那是別人的土地,別人申請到了建築執照要蓋高層公寓,我們有什麼辦法?”汪協理說。

“你們可以去市政府申請,請求不要發建築執照給他們。”汪協理繼續說。

“談到建築執照,你們所謂的鄉村俱樂部,健身房,KTV包廂,其實都是違法二次施工。”大明說。

“你們所宣傳的休閒娛樂設施,其實都是違法建築。你們賣了房子,拿到錢,人跑了,把問題通通丟給住戶。你們這樣做,是非常不負責任的行為。”大明說,覺得十分的氣憤。

“那是你個人的認知,你們管委會並沒有跟我們做出任何反應。你可以去找管委會來談。”汪協理說。

“如果你有意見,你也可以經由管委會來對我們進行法律訴訟。”汪協理繼續說,一副有恃無恐的神情。神情之間,明顯顯示,管委會在他的掌控之中。

“季先生,請問你有什麼解決紛爭的建議方案?”周繼雄問,同時在電腦上,很迅速的做資料輸入。

“如果我最後買的房子,跟我當時所想要的、所看到的資料,有根本的出入,我可以考慮以市價把房子賣回給建商。”大明說。

“請問興鴻暘有什麼意見?”周繼雄問汪協理,繼續做資料輸入。

“如果客戶買了一個冰箱,用了二年,再想以市價把冰箱賣回給製造商,製造商會接受嗎?”汪協理說。

“所以你們興鴻暘陳建宏賣房子,就像是在賣冰箱一樣,過了幾年,就可以折舊報廢,當垃圾回收了?”大明說,對於建商的惡劣程度,有了更多的認知。

這個春天悅灣的原生公園故事,不但是一個好的教學個案,還應該寫成一個小說故事,大明當時就有了這樣的念頭。
“好,都說完了?”周繼雄看看錶,時間到了,協商會可以結束了。

於是,周繼雄很熟練的寫了個簡要的「申訴案件處理紀錄」。在處理記錄中,說明了雙方觀點。大明的觀點是興鴻暘做了不實之宣傳,興鴻暘的觀點是完全沒有這回事。然後,周繼雄把「申訴案件處理紀錄」打印,並請雙方過目簽名。完成了「申訴案件處理紀錄」的簽名程序之後,這個“申訴案件”就宣告結案了。

在「申訴案件處理紀錄」的最後結尾,還有這樣的一句話:
“如果申訴人認為本案未獲對造人妥適處理,得向法院提起訴訟。”

汪協理站了起來,跟大明說:
“走吧,我們一起出去。”

周繼雄已經把文件整理好,準備離開會議室。大明看看錶,接近五點了,周繼雄該要準備回家吃飯了吧。

不過,大明還是有些疑惑,就過去跟周繼雄說:
“請問消保官,我可以向您請教個問題嗎?”

汪協理知道大明不想跟他一起坐電梯離開市府法制室,也就施施然先行離去了。

“請說。”周繼雄看著大明說。

“請問消保官室的職能定位是什麼?我的申訴案,就是這樣的各說各話,說完了,就結案了嗎?”大明問周繼雄。

“我們只負責協調,我們沒有執行的公權力。”周繼雄說。

“那些單位才有執行的公權力呢?”大明問。

“你可以去找公平交易委員會,或是進行司法訴訟。。”周繼雄說。

“那你們這樣的協調,又有什麼作用呢?”大明問。

“也不是完全沒有作用,有的廠商會在意客戶的申訴,會努力設法解決問題。”周繼雄說。

“那你看這個興鴻暘呢?”

“我看是沒有辦法了。”周消保官說。

“你如果有需要,我們一樓有一個「市民法律諮詢服務中心」,你可以去問他們法律訴訟的有關問題。”周繼雄繼續說。

然後,周繼雄到服務台前,拿了幾份「市民法律諮詢服務中心」的簡介給大明。

“謝謝你的幫助。”大明說,有些難以掩飾的失望。原來所謂的「消費者保護官室」的職能,只是把雙方找來各說各話而已。

看來消保官的這個工作,十分簡單,誰都能幹。

過了幾天,大明想了想,決定還是把自己厚厚的那疊資料要回來吧。於是,大明寫了封信給周繼雄,請周繼雄把所有的資料,退回給大明。過了幾天,已經旅遊過好多個機構的厚厚一疊資料,終於又回到了大明的手中。這一次,厚厚的一疊資料上,蓋上了新北市長朱立倫的大印。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