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春天悅灣的原生公園》2014/3/14



對於“春天悅灣”原生公園這樣的實務個案,大明覺得很適合拿來做教學個案。台灣的大學畢業生,一般的評價是很嬌嫩,不切實際。大明認為,台灣的大學生有這樣的問題,與大學裡的教學方式有關。如果教授能把社會上真正發生的事情,不論是動機還是運作模式,以及事情演變的前因後果,都能說得清清楚楚,學生對於事情的看法,就不會不切實際了。

教授要能把事情搞清楚、說明白,也不是那麼的簡單。教授一定要有完整的實務體驗,才能把事情搞清楚、說明白。很多事情的表象與實際,差別很大。沒有足夠的實務經驗,就搞不清楚甚麼是表象,甚麼是實際。

譬如說,民主政治的表象是理性的《選賢與能,講信修睦》。在實際上,主導民主政治運作,恐怕更多的是權錢交易與意識形態。

“春天悅灣”原生公園的實務個案,大明從建商的廣告宣傳,藝人的無知形象代言,業務員的大力促銷,管理委員會的選舉成形,委員的捍衛建商利益,媒體的投訴無門,政府機關的虛應故事,訴訟的重重困難,最後的結局,大概是消費者必敗,以自認倒楣收場。大明覺得,這個完整的歷程,形成一個很好的教學個案。學生可以從這個案,了解事情的“表象”與“實際”二者之間的巨大差異。

大明一直認為,一個良好的教學個案,必需具備三個條件。第一,要真實完整;第二,要與自己的生活息息相關;第三,要能啟發更深層次的思考。

如果大學裡的教學個案,討論的都是麥當勞、星巴克之類的國外企業;對於學生想要了解台灣社會,又能有多大幫助呢?

如果大學裡的台灣本土教學個案,其資訊都是來自於公司的新聞公告,以及媒體報導,對於學生想要了解問題的全面“本相”,又能有多大幫助呢?

大明認為,“春天悅灣”原生公園的完整教學個案,可以幫助學生了解台灣社會的真實商業運作機制。不僅如此,這個案,還可以引發學生去思考《民主政治的陷阱》問題。

如果建商可以控制宣傳、控制媒體、控制管委會;而消費者的權益無法得到保障;是不是更廣義的含意,就是在國家的層次,財團可以掌握整個媒體產業、掌握各式各樣的民意代表;而一般民眾的權益,都是處於被剝削的狀態?

大明忽然想到了美國一位企業名人,Lee Iacocca 說過的一句話:
“If you can’t beat them,join them。”

中文的意思是,“如果你無法擊敗他,就跟他合作。”

當大家發現無法與財團抗衡的時候,就會有越來越多的人,為財團效力。就像是管委會委員,會為建商效力一樣。最後的結果,就是加快了“民主政治社會”的往下沉淪。

總之,為了讓這個個教學個案完整而充實,大明決定向政府有關單位進行申訴,而且決定要申訴到底。

大明向市府“消費者服務中心”提出申訴的一個星期之後,大明收到了市政府的回函。回函上蓋了郝龍斌市長的大印。回函說「企業虛偽不實或引人錯誤之表示或表徵的廣告」的權管機關為「行政院公平交易委員會」。

市府的回函,還要求大明「以書面載明具體內容,並書明真實姓名與地址」呈請「行政院公平交易委員會」受理。如果資料不完整,公平會得不予受理。

於是,大明好好把資料再次做了整理。大明依照公平會的規範,寫了封信給公平會。在信上,大明懇請公平會依據“公平交易法第21條、第26條”,來處理建商興鴻暘公司不實宣傳的問題。


相片一:宣傳的 “夢幻景象”

大明提供給公平會所有建商的相關廣告宣傳資料。不久,大明收到了公平會回函。公平會的回函很簡單。公平會說,大明對於本案件的投訴日期,距離廣告的刊登日期,已經超過了受理期限。因此,公平會決定不予受理本申訴案。公平會建議大明進行司法訴訟,並且把台灣各地方法院的名稱與電話,做為附件給了大明。


相片二:實際現狀

“這個事情實在是太令人失望了。”大明又去找法律專業的劉先生談這件事。

“公平交易委員會,懶得理你這個案子。”劉先生說。

“公平會說,自廣告刊登日期起,至我投訴公平會的日期止,如果超過三年,公平會就不予受理。”
大明說。

“你超過了?”

“我的預售屋從簽約到交屋,就二年三個月了。我在社區管委會做報告,提議案,被管委會消磨了近一年,三年就過去了。”大明說。

“也是。”劉先生說。

“而且,我之前根本就不知道有公平會這個管轄單位。我也不可能更早就去找公平會做申訴。我之前花在管委會的時間,公平會完全不列入考慮。這個三年期限的裁定,很不合理。”大明說。

“你說的有道理。”劉先生說。

“我回想整個過程,所有機構,全是《推事》。我先找消基會,消基會推給市政府消費者服務中心;我找消費者服務中心,服務中心推給公平會;我找公平會,公平會推給了法院。”大明說。

“如果訴訟,法院會怎麼判,很難說。你未必能勝訴。”劉先生說。

“劉先生,您知道嗎?我忽然想通了一件事。”大明說。

“什麼事?”劉先生說。

“我們管委會主委凌永富,應該早就知道公平會這個三年期限的規定。凌永富不斷拖延議題,其實就是在保護建商,不受公平會的制裁。”大明說。

“你說的應該沒錯。”劉先生說。

“我們雙方的資訊不對稱。建商與這些委員,掌握所有資訊。我的資訊不足。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是沒有辦法的。”大明很有感慨。

“我建議你去選你們社區管理委員會的主委,比較實際些。”劉先生說。

“也許我更應該去選台灣的立法院長。”大明笑笑的說。

“如果你出來選,我跟我太太一定會把票投給你。”劉先生笑著說。

“謝謝你的認可,我再想想吧。”大明說。

過了二天,大明打了電話給公平會,請公平會退回大明之前所寄送的資料。公平會很快的退回了大明厚厚的一疊資料。大明看著資料,心中略有不快。大明想,公平會如果收到了十件申訴案,恐怕至少是退回了九件半吧。

又過了三五天,大明聽說在市政府法制局下,有一個“消費者保護官室”。“消費者保護官室”的官員,叫做“消保官”。“消保官”的工作,就是保護消費者的權益。

於是,大明打了電話給法制局“消費者保護官室”。一位消保官接了電話,建議大明以書面形式,向“消保官室”提出申訴。

大明很努力的再度做了書面申訴。申訴書的結語,大明是這樣的寫:
“懇請貴市府法制局《消費者保護官室》,能受理本申訴案。以端正社會風氣,並樹立商業規範。”

大明對於市府的消保官,其實是不抱任何期望。不過,大明認定了要完成這個“春天悅灣”原生公園的個案研究,所以還是把申訴書,與厚厚的一疊資料,寄給了市政府“消費者保護官室”。

大明把厚厚一疊的資料,交給郵局服務人員的時候,忽然想到了中國大陸“改革開放總工程師”鄧小平。鄧小平曾經三起三落;大明厚厚一疊的申訴資料,也已經是三退三送了。

鄧小平的三起三落,啟動了中國大陸改革開放的務實路線。大明申訴資料的三退三送,也許可以做為台灣的大學教授,努力準備教學個案的一個典範吧。大明是這樣的在給自己打氣的。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