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春天悅灣的原生公園》2014/3/7



社區《管理委員會》通常都是建商利益的捍衛者,與社區權益的爭取者,兩者之間的角力場。建商交屋之後的所有問題,不論是誇大不實的宣傳,工程的疏失,違法的二次施工等等;住戶如有申訴,在理論上,都要透過《管理委員會》,來與建商“協調”解決。

建商為了賺取超額利潤,讓所有的問題“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一定會設法掌控住《管理委員會》。建商掌控《管理委員會》的辦法,也不難想像。一是盡量讓“自己人”成為管理委員會的委員;一是儘量讓原來不是“自己人”的委員,更傾向於捍衛建商的利益。

建商如何才能做到這一步呢?

中國幾千年前的智者孔子,就說過這樣的名言“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大明也記得,美國有位著名記者,說過這樣的名言,“很多看起來複雜的問題,只要從金錢與利益的流向中,去思索與追蹤,就可以得到正確的答案。”

在《管理委員會》這個角力場中,建商利益捍衛者群體,通常會佔上風。因為這個群體,有組織、有計畫、有經驗;更重要的是,還有強大的經濟力量為後盾。社區權益的爭取者,沒有組織、沒有經驗、沒有經濟力量、通常也沒有辦法投入足夠的時間與精力,來與建商權益的捍衛者,進行長期角力。

不管是一口白牙的主委凌永富,肥肥胖胖的護航急先鋒何委員,以和為貴的退休情報局毛將軍, 還是弄了個了芝麻小事來喋喋不休的胡委員,大明知道,這些絕對都不是單一個案。這套戲碼,會在好多個建商的預售屋個案中,以不同的面貌上演。而不論上演的面貌如何,在本質上都是一致的。

最後的勝利者,都是類似推出“春天悅灣”原生公園案的興鴻暘建設公司,這一類的奸巧建商。

做為一個從美國回台定居的知識份子,大明有著更深層次的悲哀與感慨。大明從“春天悅灣”的原生公園案例,看到了台灣“民主政治”的本相。財團與民意代表掛勾,就像是建商與管理委員會的委員掛勾一樣。表面上的民主,掩蓋住了私下的權錢交易,與公眾權益的受到傷害。

民主民主, 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

也難怪台灣這二十年來,政治越民主,經濟就越沉淪,貧富就越懸殊。大明彷彿看清楚了台灣式民主的黯淡宿命。

那天,大明到新北市三峽,約了朋友劉先生談“春天悅灣”原生公園的問題。劉先生是法律專業,在政府單位任職很多年。劉先生退休之後,在三峽新市鎮買了棟房子安居,熱心於社區服務工作。劉先生經常主動到各小學,說法律故事給小學生們聽,讓小學生有基本的法律常識。劉先生學養俱佳,大明對劉先生一向很尊敬。

“社區的經營管理,要怎麼樣才會做的好?”大明問劉先生。

“社區要經營管理的好,一定要管理委員會的主委大公無私,又有辦事能力。社區的住戶,也一定要參與支持管理委員會,不能讓建商在幕後操控。”劉先生說。

“如果建商欺騙了消費者,又控制了管理委員會,我們還能怎麼辦?”大明問。

“如果你孤軍奮戰,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的。”劉先生說。

“如果我進行法律訴訟呢?”大明問。

“那就更應該是由管委會出面進行才行。法律訴訟一旦進行,最少就要二三年,你那有那麼多時間花在訴訟上? 而且一送案件,就要先繳訴訟費,請律師也要花律師費。訴訟的成本是很高的。”

“你們這個社區一共有多少戶?”劉先生問。

“三百多戶。”

“三百多戶的問題,由你個人出面打官司,也不合理。你個人負擔成本,三百多戶享受成果? 這個說不通。還是要由管理委員會出面才對。”劉先生說。

“我總覺得我們管理委員會的後台老闆,就是建商。聽我們主委說話的口氣,很明顯就是在幫建商說話。”想到社區的管理委員會,大明不禁搖了搖頭,。

“在市政府法制局下有一個《消費者保護中心》,你可以跟他們聯絡,看看他們怎麼說。”劉先生說。

“我如果寫文章請媒體批露呢?”大明問。

“媒體不會登的。”

“為什麼?”

“建商是媒體的大廣告客戶,媒體不會為了你們小住戶,去得罪他們的大廣告客戶的。”
劉先生笑了笑說。

“您說得很有道理。”大明很同意劉先生的分析。

其實建商的問題,不單在於原生公園,還有違法二次施工的問題。建商在向政府申請建築執照的時候,都會提供一個施工圖。政府依據這個施工圖,核發執照。但是,當建商真正在施工蓋房子的時候,往往又不依據核准的施工圖,而是依據另一個未經核准的施工圖。換句話說,建商的施工,會表裡不一,暗做手腳。這個做法,就是所謂的違法“二次”施工。

“春天悅灣”的建商在賣房子的時候,大力宣傳這個社區有“紅壁爐鄉村俱樂部”,“樂活健身俱樂部”,“KTV派對豪華包廂”等等。事實上,在興鴻暘建設公司的建築執照中,這個區域應該只是機車的停車場。

換句話說,建商蓄意做出違法的“二次施工”,把機車停車場建成了社區活動中心,做出鋪天蓋地的宣傳。在完成交屋之後,所有的違法問題、不實宣傳的問題、工程弊端問題,就統統丟給住戶與管理委員會了。

消費者最可憐了。相信了建商的宣傳,以為買到了“3000坪原生公園,驚人的櫻花樹海”。結果得到的是荒煙蔓草,廢棄的工寮,流浪狗的聚集所。

同樣的,消費者以為買到了“紅壁爐鄉村俱樂部”,“樂活健身俱樂部”,“KTV派對豪華包廂”等活動中心,其實買到的是違法的二次施工,隨時可能會受到政府的嚴重處罰。甚至有可能被要求把活動中心改回為機車停車場。

當然,建商是最大的贏家,興鴻暘建設與老闆陳建宏,贏得了超額利潤。建商贏得超額利潤的原因,在於建商靈活運用了二手策略。所謂的二手策略,一是“不實的宣傳”,一是“違法的操作”。

建商這麼黑心,消費者難道就要完全接受建商的任意而為,不去爭取自己應有的的權益嗎?如果管理委員會無法盡職責,是否還有其他的可以努力的管道?大明總覺得自己身為一個知識份子,應該為社會公義做點努力。

能做些什麼呢?大明想。很直覺的,大明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經常在報紙上出現的“消基會”。於是大明打了個電話給消基會,請教消基會,如何解決建商原生公園不實宣傳的問題。

“我們消基會不處理有關於房屋買賣糾紛問題,我們主要是處理日常生活消費品的問題。”

“而且我們是非營利事業的民間組織,不具備任何的公權執行力。”小姐很客氣的跟大明說。

“我了解了,謝謝。”大明說,掛上了電話。

大明想了想,想到了劉先生的建議。台北市有個“消費者服務中心”,也許可以試試看。於是,大明打了電話給台北市政府“消費者服務中心”。

“如果你要提請消費爭議,請你上市政府的網站,下載填寫《消費爭議申請書》,我們會依法受理的。”服務中心的小姐很客氣的說。

“我了解了,謝謝。”大明很客氣的說,掛上了電話。

大明上了市政府的網站,看了《消費爭議申請書》。申請書需要填上拉拉雜雜的一堆資料。大明有些疑惑,這個申請書,看了還真的有點煩。那麼,自己要不要填寫這個申請書呢? 如果填了申請書,接著是不是還有更多繁複的行政作業呢?這個“消費者服務中心”真能幫自己解決什麼問題嗎?

大明想,恐怕搞了半天,只是在白忙一場吧。如果只是白忙一場,又何必去浪費時間呢?

大明考慮了一陣,忽然有了個想法。大明想,自己在大學教書,不喜歡照著課本上課,總喜歡講些實務個案。那麼,自己何不把“春天悅灣”的原生公園,當作一個實務個案來探討呢。如果要好好探討這個個案,就應該親身經歷整個過程。

自己親身經歷了整個過程,在上課的時候,就可以跟學生說明白,台灣建商賺錢的竅門在哪裡,管理委員會運作的潛在規則是什麼,政府的申訴管道有哪些,政府人員又是如何處理申訴案件,他們都是在解決問題呢,還是在虛應故事。

於是,大明做了決定,要好好填寫市政府的《消費爭議申請書》,看看會有什麼樣的後續發展。

大明花了不少時間,很仔細的填寫完了從網上下載的《消費爭議申請書》。大明對於建商興鴻暘的不實宣傳,做出了具體的陳述,並且附上了完整的圖片資料。然後,大明再次審視一遍填好的申請書,確認一切正確無誤,就微微用力的按下了《送出》鍵。

大明送出了申請書,覺得一陣輕鬆。就等著看市政府的“消費者服務中心”,是如何回應大明的申訴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