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春天悅灣的原生公園》2014/2/28



一般大台北地區的住宅社區,都有社區《管理委員會》。《管理委員會》代表社區的全體住戶,處理社區有關問題。對於建商來說,尤其是銷售預售屋的建商,都會想辦法來控制社區的《管理委員會》。因為建商控制了社區的《管理委員會》,就可以在《管理委員會》中,很技巧的把很多建商的問題,輕輕鬆鬆《處理》掉。

譬如說,建商對於“原生公園”的不負責任的宣傳,可以在《管理委員會》中,經過主委的極力護航,把它處理掉。在管委會中,對某些議題,也可以採取拖延不議,或是議而不決的方式,把議題處理掉。建商還可以運作委員,對建商歌功頌德,趁機把建商的問題輕輕帶過。總之,建商的很多問題,經過《管理委員會》的技巧運作,都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因此,台灣建商的致勝之道,十分的清楚。建商先是推出鋪天蓋地的宣傳,勾畫出無限美好的住宅與生活空間。消費者相信了建商的宣傳,訂了預售屋,建商就套取了主要營運資金,立於不敗之地。建商在交屋之後,就必需想辦法控制住《管理委員會》。大多問題,建商都經由所能操控的管理委員會來化解。再經過一段法定權利移轉期之後,建商就會註銷公司登記。一旦註銷公司登記,就代表建商的公司,已經從世界上消失了。建商已不可能成為任何法律訴訟的對象,也代表著建商《空手套白狼》的大業,至此畫上了圓滿的句點。

懂得戰略運用的建商,在銷售預售屋的時候,都會做好安排。部分的預售屋,會以優惠的價格,賣給“自己人”;還有部分預售屋,會保留在建商名下,不做銷售。建商做這樣的安排,是要確保有足夠的單元住戶的選票,控制在自己手中。建商會設法運作,在選舉《管理委員會》的過程中,要掌握住主委,以及足夠的委員席次。

春天悅灣管理委員會,一共有十三位委員。大明注意到,委員分為四大類。一類是建商的“自己人”,他們會盡力捍衛建商的權益。這一類大約有五六位之多,是“歌德派”,樂於為建商歌功頌德。歌德派買房子,大都拿到優惠價,有的買了二三棟。

第二類是為了整體社區的權益而據理力爭的理想份子,人數很少,大約有二三位。

第三類是來當委員交朋友看熱鬧的,大約有四五位。

毛將軍就是來交朋友看熱鬧的代表性人物。毛將軍跟大家說,他是情報局退休的將軍,各方面的人面都很熟。毛將軍最喜歡講的話,就是「大家不要再爭論了,這個問題,還是回去再好好研究一下吧。」

從毛將軍身上,大明也看到了些東西。台灣有六十多年,沒有經歷過戰爭的考驗。在這樣的和平年代,什麼樣的人,才能升為將軍呢?大明在毛將軍身上看出了答案,顯然是處事圓融,不得罪人,沒有立場,到處在努力做關係的人,才能升將軍吧。至於這樣的將軍,在戰場上能有什麼作用呢?大明就不知道了。最好還是不要發生戰爭吧。很多事,能不去考驗它,最好就不要去考驗它,大明是這樣的想。

像毛將軍這樣來交朋友看熱鬧的委員,都有中國人傳統的二個美德。一個美德是“以和為貴”,什麼事最好都算了算了;還有一個美德就是“不擋人財路”。

有一次,毛將軍跟大明這樣說:“我這個人的好處就是不擋人財路,所以朋友多些。你還是要跟我學學才好。”

“怪不得您官運亨通,當上了將軍。”大明說,笑了笑。

“我現在忙得很,參加好幾個社團。後面幾個月的管委會,我大概都要叫我的女婿,代表我參加了。”毛將軍說。

“您是情報專家,總要多參加些社團,蒐集情報吧。”大明說,也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總覺得,對於毛將軍,還是敬而遠之比較安全些。

至於第四類的委員,還真的很難形容得透徹。他們有時候一句話不說,有時候忽然長篇大論,卻往往是語無倫次,不知所云。這一類的人數不是很多,頂多只有一二位。不過,就算只有一二位,感覺也真是夠多了。

大明一直沒搞明白,這一二位委員,到底為什麼要跑來當委員。

那一次,大明特地把建商關於“3000坪原生公園”的所有宣傳資料,做了完整的整理,在管委會上對全體委員,做了專題報告。大明建議管委會,應該代表全體住戶,對建商提出要求,要求建商履行宣傳承諾。

肥肥胖胖的何委員,是明顯的歌德派。一聽完大明的專題報告,立刻強力為建商護航:“我在買房子的時候,售屋小姐可沒跟我說原生公園這回事。請你不要亂講。”

主委凌永富,立刻呼應何委員的辯詞,捍衛建商的利益:“你在買房子的時候,購屋合約上,有沒有清楚的註明,房子的旁邊有一個原生公園?如果合約沒有註明,就是不成立。”

“這麼多的宣傳資料,每一個人都看到,都拿到,也都確實影響到我們的購屋意願,建商不實的宣傳,這麼多的鐵證如山,你們怎麼還會說沒有這回事?”大明說,不禁有點動氣。

“大家不要再爭論了,這個問題,還是回去再好好研究一下吧。”情報局的毛將軍,以和為貴,建議大家回去再好好的研究一下。

“這麼簡單明顯的問題,我真不知道有什麼必要,需要回去再好好研究一下。”大明說。

“因為有爭議嘛,研究一下是有必要的。研究清楚了再說好不好。”毛將軍說。

“既然毛將軍都這樣說,那我們就接著討論下一個議案吧。”主委凌永富很快的跳過原生公園的議案,要求進行討論下一個議案。

下一個議案,是胡委員發言。胡委員是屬於第四類的委員,一開口就是長篇大論,絮絮叨叨。

胡委員說:“我為了考察我們的物業管理公司,水蓮物業公司,是不是盡忠職守,我上星期,喔不對,上上星期,好像是星期一,還是星期二,我特地在我的家門口丟了一張小紙屑,要檢查看看,水蓮物業到底需要花幾天的時間,才會把我家門口的小紙屑撿起來。我這樣做,是為了考察我們物業公司的服務水準,也是為了整個社區的福利著想的。”

“物業公司的服務水準,很重要。如果沒有經過仔細考察,我們怎麼知道他們的服務到底好不好。考察就要通過實驗,所以我才做了這個實驗,在我家門口故意丟了一張小紙屑。”胡委員繼續說。

“胡委員做的很好。”凌永富說,露出了潔白整齊的牙齒。很明顯,凌永富對於這個“門口小紙屑”議案的熱誠與興趣,遠遠大於“3000坪原生公園”議案的興趣。

“我們在軍中,也是很注重考核的。胡委員很用心,很值得肯定。”毛將軍接嘴說。

“結果過了半天了,門口的小紙屑還是沒有被檢起來。我又等了一天,每一小時就開門看一看,都沒有被撿起來。我覺得我們物業公司的服務水準,實在是太差了。”胡委員繼續說。

“賴經理,你聽到了沒有?”肥肥胖胖的何委員,對著列席會議的水蓮物業公司的賴經理說。

“是,聽到了。對不起,胡委員,我們會改善的。”賴經理馬上跟胡委員道歉。

“沒關係,能夠改善,加強對整體社區的服務水準就好。”胡委員說。

大明正想說話,胡委員又接著發言了。

“我等了二天,你們物業中心還是沒有人來把我門口的小紙屑撿起來,我實在忍不住了,就打了一個電話給物業中心,說為什麼都過了二天了,物業竟然都還沒有把我胡委員家門口的小紙屑撿起來?這一次,我算了時間,九分鐘之後,就有人到我家門口,把我家門口的小紙屑撿起來了。”

“這樣的服務,雖然不是最好,也還可以。”毛將軍說。

“九分鐘還是長了點。賴經理,下次胡委員再打電話來,希望在五分鐘之內,就有人能把胡委員家門口的小紙屑撿起來。”凌永富主委說。

“是,我們會努力的。”賴經理說,跟凌主委,毛將軍輕輕的、很恭敬的鞠了個躬。

結果,大明花了很多時間準備的“3000坪原生公園”的議案,討論時間不足五分鐘。胡委員的“門口小紙屑”議案,討論了半個多小時,眾委員依舊是意猶未盡。

《管理委員會》的例會,每月召開一次。這一次,大明有關於原生公園的議題,就這麼希里糊塗的被《處理》掉了。再過一個月的例會,大明再做提案,凌永富說,他會跟建商去反應。再過一個月的例會,凌永富說他的事情多,學校忙,忘記跟建商談這件事了。再過一個月,他說,原生公園的事,與新北市政府的市政規劃有關,需要去拜訪新北市政府的建設科。再過一個月,凌永富又說需要擬一個公文給市政府,正式請求回覆才行。

大明事後回想,那天凌永富自我介紹時,說他自己是“企管行銷策略專家”,凌永富可真不是吹牛的。至少凌永富不是個簡單人物,怪不得建商看中了他,要推他出來做管委會的主委。

一年很快就過去了。大明要求建商履行“3000坪原生公園”的承諾,結果是一點進展都沒有。

現在,大明對春天悅灣的管理委員會,已經感到十分的失望。大明開始考慮,是不是還有其他更好的辦法,來處理這個“原生公園”的問題。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