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春天悅灣的原生公園》2014/2/21



台灣建商的運作,都是採取所謂的《行銷導向》。用大陸的一個俗語來說,就是《空手套白狼》。在中國的古代,白狼是祥瑞的動物,《空手套白狼》的比喻,就是說兩手空空,最終也把祥瑞的大白狼圈套回家。所以,如果商人投入很少的本錢,使用了欺矇拐騙的各種技倆,最後套取了超額的暴利,就叫做《空手套白狼》。

很多的建商,都是在玩《空手套白狼》的把戲。建商先是製作了華麗浮誇的宣傳資料,包含了電視、報紙、網路、路邊看板、自製影片、樣品屋、建案的沙盤模型、大量印刷精美的大本圖文宣傳介紹書等等。然後,建商請了專業的房屋銷售公司,加以反覆操演,訓練業務員應如何有力回答消費者的各項問題。等到一切就緒,就可以找個樂隊,演奏起輕騎兵進行曲;然後密集發動廣告與宣傳攻勢;接著就是準備迎接訪客,並且務必要將這些來訪的善男信女,一舉成擒。

為什麼說很多建商是在玩《空手套白狼》的把戲呢?因為建商的自有資金,相對於整個建案的營運資金來說,所佔的比例其實很低。建商營運資金的來源,一是來自於建商與銀行的貸款。如果消費者簽約訂購了“預售屋”,銀行就會替消費者承做房屋貸款。房屋貸款的錢,就撥給了建商做蓋房子使用。而且,消費者訂購了“預售屋”,就需要按月繳付施工款。消費者每月繳付的施工款,也是建商蓋房子的重要資金來源。

所以,建商一開始,賣的不是房子,賣的是他們的“行銷企劃案”。所謂的“行銷企劃案”,賣的是一片美景幻覺,是海市蜃樓。消費者如果對建商的“行銷企劃案”動了心,付了頭期款、簽了約、完成了銀行貸款,就等於是消費者把一大筆錢,請銀行先行交給了建商,建商就拿了這一大筆錢,作為營運資金,去蓋房子。

所以,建商就是憑藉著天花亂墜的“行銷企劃案”,加上業務員的三寸不爛之舌,來兜售一個“遠景”。“遠景”勾畫的越如詩如夢;建案的銷售成功率,就會越高。以兜售虛幻的“遠景”來套取大量的現金,在本質上,就是《空手套白狼》的概念。

這樣的一個買賣過程中,存在著一個“資訊不對稱”的問題。也就是說,拿了消費者大量現金的建商,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幹些甚麼;知道自己所說的,那些是真話,那些是矇話;建商也有辦法決定,自己到底要幹什麼;那些地方是幹真的,那些地方是幹假的。

但是,付出了大量血汗錢的消費者,卻未必能知道,建商真正在幹些什麼;也不知道,建商說的那些是真話,那些是矇話;消費者也完全沒有辦法,決定建商去幹些什麼。

換句話說,在這個買賣過程中,建商擁有所有的資訊,與行動的主動權;而消費者,只能擁有片面的資訊,在行動上,毫無主動權。所謂的“資訊不對稱”,就是說建商與消費者在“資訊”掌握的對價關係上,是不對稱的。建商是在強勢有利的一方;消費者是在弱勢不利的一方。

總之,消費者一旦簽了購屋合約,繳了預付金,完成了銀行貸款作業;一切的主控權,就拱手交給了建商,再難有置喙的餘地了。

對於大明來說,當時讓他無比心動的廣告詞,不管是什麼-

“興鴻暘移植3000坪RESORT –緊鄰春天悅灣的3000坪原生公園。”“關渡台北藝術大學旁驚人2萬坪校園、公園森林、驚人的200米櫻花樹海。”

還是什麼-“春天悅灣盛大開工樹海豪景「公園特區」壓軸公開。”

事後證明,全是建商《空手套白狼》的噱頭。大明在“春天悅灣”已經住了好幾年了。當時建商傾全力宣傳的《春天悅灣盛大開工樹海豪景「公園特區」壓軸公開。驚人的200米櫻花樹海。》的所在地點,現在是一片荒煙蔓草。在緩緩的斜坡下,還有一個堆放雜物的破爛工寮。工寮一帶,早已成為幾隻流浪狗懶散遊蕩、與隨意交配都不會受到任何人干擾的理想所在。

那天,大明遇到了社區管理委員會的李委員,大明跟李委員提到了這個3000坪原生公園的問題。

“建商對於原生公園的宣傳,應該要負起責任才對啊。”

“建商就是奸商,不都是一樣嘛。我們也不能跟他們翻臉,有些東西還是需要建商來做維修的。”李委員說。

多數的消費者,似乎都有類似的看法。他們會說,建商騙人,做了不實的宣傳。我們都很氣憤,可是又有什麼辦法呢?而且,我們很忙的,不好意思。這樣吧,你去想想辦法解決問題,我們會支持你的。不過,話說回來了,天下的烏鴉一般黑,很多建商都是這樣的,我們又能怎麼辦呢?

“謝謝,謝謝;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大明注意到,現代的台北人,不管在說什麼,都很喜歡用“不好意思”四個字做為連接詞,或是說話收尾時的語助詞了。

也許是大明在美國住久了,總覺得建商的做法,實在不可思議。售屋當時的宣傳,是鋪天蓋地;售屋完成之後,卻是完全沒這回事。這個社會,總該有點公理正義吧。於是,這幾年來,大明做了很多努力,希望能要建商負起責任,給個交代。

大明在“春天悅灣”的管委會做了申訴,找過公平交易委員會、找過消基會、找過市政府的消保官等。折騰了好一陣子,大明雖然沒有真正解決什麼問題,倒是因而明白了很多事情。

大明一個比較深刻的體會,就是覺得像他這樣,想要追求社會正義的人,就好像是大熊貓一樣,是非常稀有的。大部份的人,對於所謂的社會公理正義,都不會有意願想要去做長期的據理力爭。

大明覺得,人類行為是很有意思的。大明有了這樣的認識:

「有的人明明是在努力做正確的事,卻無法被人理解,大家也就不認為他在做正確的事。有的人明明是在幹壞事,大家都習以為常,也就沒人認為他是在幹壞事了。」

其實,與社區住戶關係最緊密的組織,應該是社區的“管理委員會”。“管理委員會”是一個很值得玩味的組織。

那一天,社區的聚會所,顯得十分的熱鬧。聚會所很熱鬧的原因,是因為在開社區住戶大會,開大會是要選出社區的管理委員。大明參加了這個大會,坐在大明的附近,有一位先生,在這位先生的胸前,還很特別的掛了個名牌。明牌上寫了他的名字,凌永富。

凌永富看起來年齡蠻大了,頭頂幾乎全禿,帶個眼鏡,中等身材。凌永富在人群中,不怎麼起眼,就是個一般的退休老阿公。

凌永富很積極的給大家發名片。名片上印的是大學教授,反面還有英文的名字。英文名字寫的是“Dr.Always-Rich Lin”,凌永富的e-mail 也印在名片上,是DrRichLin@hotmail.com”.

大明的同學朋友中,有博士學位的很多。倒還沒有任何的同學朋友,會把博士頭銜,放在e-mail 上。沒有人認為有這個必要。凌永富的做法,有些特別。

“你在哪裡當教授?”大明因為自己是教授,就隨口問問凌永富,Dr.Always-Rich Lin。

凌永富遲疑了一下說:“真理大學。”

“什麼系呢?”大明問。

凌永富又很明顯的遲疑了一下才說:“企業管理。我是企管行銷策略專家。”

大明笑了笑,一般人都會用比較謙虛的說法,凌永富自稱是“企管行銷策略專家”,倒也十分有趣。大明不禁又多打量了凌永富二眼。

凌永富的牙齒十分潔白整齊,陽光偶爾照在凌永富潔白的牙齒上,似乎還有反光。也不知道為什麼,大明總覺得凌永富潔白整齊的牙齒,與他的總體形象有些不協調。大明還真有點想跟凌永富稱讚他的牙齒長的真好,想了想,算了,萬一都是植牙的效果,這個稱讚,恐怕不好。大明很快的就把想要稱讚的話,嚥了回去。

住戶大會中,會把所有的住戶,分成幾個棟區。各別棟區選出各別的管委會委員。大多數的住戶都會相互推讓,陳先生勸進張小姐,張小姐勸進趙先生。在一片勸進與推讓聲中,凌永富站了起來,懇請大家投他一票。

“我是凌永富,Dr.Always-Rich Lin。”凌永富說。大明注意到,凌永富把英文的“Rich”,說成了“Rick”。

“我現在任大學教授,請大家投我一票,我一定會全心全力為大家服務。”凌永富說,彎腰作揖跟大家鞠躬致意,潔白的牙齒,隱隱生光。

因為大部份的人都在推讓,既然凌永富主動要為大家服務,一些人就把票投給了凌永富,他也就順利當選為管委會的委員了。

回家之後,大明想到了凌永富回答問題時的遲疑,上Google 查了下“真理大學企管系”的師資陣容。大明找了半天,沒有找到凌永富這個名字,當然更別說Dr.Always-Rich Lin 了。

後來,在凌永富自告奮勇,積極爭取之下,凌永富當選了管理委員會的主任委員。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