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金銀島與青山道》2014/8/1

後記

那天,我與一位曾經擔任電視主播的朋友,在咖啡店聊天。她問我,在中國歷史人物中,我最景仰的是那一位。

中國歷史源遠流長,是所謂的「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絕大部分曾經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人,在歷史的洪流中,都是無聲無息的來,無聲無息的走。能在歷史留名的,大概是萬中不到其一吧。能夠歷史留名,很不容易。這些能在歷史留名的人物,令我拜服的,實在很多。但是,當我的朋友問我這個問題的時候,我不暇思索,直接給的人物名字,是司馬遷。

在我的心目中,司馬遷,是一個偉大的人物。他的偉大,是在於他承受了巨大羞辱之下,完成了眾所公認的中國最重要的一部史書,「史記」。

“當時的皇帝,給了他人生的最大羞辱。司馬遷說《死有輕於鴻毛,有重於泰山》。死,對於他來說,也許是一個比較容易的選擇;可是,他選擇了屈辱而難堪的活著。活著為了要完成他的著作。”我跟我的朋友說。

“他的著作「史記」,描寫歷史人物,充滿了鮮活的人物個性。司馬遷的筆觸,浪漫多情。幾千年來的中國知識分子,對於司馬遷,都有非常崇高的敬意,尊稱他為「太史公」。”

“司馬遷的文章,對我有很大的影響。”我繼續說。

在「史記」中,對於很多人物故事的描述,是藉由精彩而精簡的對話。譬如說,司馬遷寫商鞅故事,是藉由商鞅與他的師父公叔痤的對話,來說明為什麼商鞅要離開魏國;藉由商鞅與秦孝公的對話,來說明他對變法強國的看法;藉由商鞅與當朝大臣甘龍與杜摯的對話,來說明二派政治人物,對於治國理念的基本分歧。

從對話中,可以看出不同人物的思維觀點,以及人物的個性。我認為,司馬遷故事的精華,就在於故事中的對話。

在現實生活中,人與人之間的對話,在相當大的程度上,也掌握了彼此之間的相處關係,與關係的變化。

“司馬遷比商鞅晚了約二百五十年。時間的跨越,相當於我們現在對比於滿清乾隆中期。我們很難想像,乾隆皇帝會具體說些什麼,司馬遷怎麼會知道,商鞅與秦孝公是如何對話的呢?”我說。

“要能夠掌握當時的情境,事情變化的因果脈絡,再加上豐富的想像力。”我的朋友說。

“司馬遷是個偉大的文學家,他寫的對話,總令人感覺是如此的真實,與實際情境是如此貼切。司馬遷寫項羽被困在垓下,已經四面楚歌了,他還會寫詩給他心愛的美人虞姬「力拔山兮氣蓋世」,寫得真是浪漫極了。”

“司馬遷藉由這首詩寫項羽的感情豐富,不但寫他對虞姬的感情,也寫下了項羽對他坐下駿馬的感情,駿馬名「騅」。項羽的詩,「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一個對自己的馬都有這麼重的感情的人,怎麼會是一個壞人呢?”

“最後,司馬遷刻意藉由三段對話,來描寫項羽的英雄氣概。一是他與屬下二十八騎,二是他與烏江亭長,三是他與漢騎司馬呂馬童。”

“在司馬遷筆下,實在看不出來項羽是一個窮途末路、智計短缺的敗軍之將。司馬遷完全不以成敗論英雄。司馬遷筆下所描述項羽的失敗,似乎只是上天一個存心的戲弄。”

“當然,司馬遷這樣寫項羽,是有他的心理因素。司馬遷是悲劇英雄,項羽也是悲劇英雄。司馬遷寫項羽,是《悲劇英雄寫悲劇英雄》,下起筆來,自然是格外的奮力揮灑;心路歷程,也是能夠感同身受。而且,漢家皇帝對司馬遷太過狠毒,司馬遷筆下對項羽有偏愛,很可以理解。”

“我非常景仰司馬遷。”我說。

“看你的文章,與聽你說話,感覺有些不同。聽你說話,眉飛色舞.”我的朋友說。

“我寫故事,也企圖經由對話,來描述故事中的人物個性,以及不同的人物,對於事情的不同看法。”

所以,在我的本篇小說《金銀島與青山道》中,有很多的對話。我企圖藉由大偉與小紅的對話,來描述他們為什麼會在一起,以及他們為什麼會分手。

我藉由國強與大偉的對話,來描述國強的個性,與生活的宿命;藉由小莉與大偉的對話,來總結小莉的愛情觀,以及小莉愛情故事發生變化的基本成因。我認為,好的對話,反映出了人生的智慧精粹。

司馬遷的「史記」,不單是中國最偉大的史書,也是中國文學的一個典範。

有非常多的文學作品,都是在玩弄辭藻,扭捏作態,其實是不知所云;有的是拉拉雜雜,贅言贅語,廢話連篇;還有的是邏輯不清,牛頭馬尾,言不成理。司馬遷的文學風格,一方面是浪漫多情,一方面又是渾雄平實,言之有物。中國的文學,在唐宋時期,有所謂的唐宋八大家的古文運動。古文運動,就是要擺脫魏晉以來文學作品形式上的堆砌浮誇,與內容的虛無呢喃。古文運動,是要以二漢文學為典範,要回歸到文學作品應以內容為主,要文以載道,要言之有物。

司馬遷的文學風格,也是唐宋古文運動的一個重要典範。

司馬遷以「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來自我期許。這幾句話,擲地有聲,說的真好。

我認為言之有物十分重要。如果沒有什麼觀點需要表述,就不需要只是為了寫文章而寫文章。換句話說,如果無話可說,就不必說。

我寫本篇小說《金銀島與青山道》,表面上看起來是風花雪月,實際上是在探討當前社會,很多人所正在面對的、並且為之困擾不已的生活、金錢、與感情等各方面的問題,並且嘗試著給出理性、真實而又豁達的答案。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