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金銀島與青山道》2014/7/25



人到中年,脫離了青少年時期的天真懵懂,更能理解與面對真實人生。在真實人生的舞台上,人到中年,似乎已經是勝負分明了。在一般社會認知的標準下,有的人是贏家,有的人是輸家。人與人相比,判定輸贏的標準,會是什麼呢?

大偉記憶深刻的,那位老先生遺書中的留言《老而無錢,在世何用?》也許就清楚說明了,什麼樣的人,是人生舞台上的輸家。

對於有些人來說,名利是身外之物,不需要太在意,“自許山翁懶是真,紛紛外物豈關身?花如解語還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很不幸的是,在現實生活中,人類動物是群聚性動物。生活在社會上,人與人之間,必然需要有互動。他人對你的看法,也必然會影響到,他人與你之間的互動關係。

在自然界,有些鳥類的求愛動作,是雄鳥會很努力的抓幾隻小蟲,恭敬的獻給雌鳥。雌鳥如果吃了雄鳥所獻上的小蟲,就代表她接受了雄鳥的求愛。雄鳥如果沒有辦法抓幾隻小蟲,恭敬的獻給雌鳥,雌鳥是不會理睬他的。

沒有抓到小蟲可以向雌鳥交心的雄鳥,也都會很識相,不會僅憑著一張空嘴,就天真的跑去找雌鳥示好。

上帝在冥冥之中,早已精心設計了,生物界愛情追逐遊戲的規律。世間的各類生物,也都很有默契的,遵照上帝所制定的規律,在一定的分際範圍內,很努力的,各玩各的愛情遊戲。

大偉記得,當年北京有首著名的搖滾樂,歌詞就寫的很好:
《我要給妳我的追求,還有我的自由;可妳卻總是笑我,一無所有。》

男方很浪漫的想要獻上自己的“追求”與“自由”。不過,女方對於這些抽象的東西,沒有什麼興趣。女方更在意的,是生活上的“安全感”。所謂的安全感,換個直接易懂的說法,就是“金錢”。

有好幾次,小紅跟大偉這樣的說:
“好比是吃魚吧,我要吃魚肚子,你給我的是魚頭。你給的,不是我最想要的。”

講了二次,大偉就明白了。小紅所謂的“魚肚子”是“金錢”;大偉給的“魚頭”是“關愛”。
小紅認為,她不是那麼的需要關愛,她需要的是金錢。“關愛”對於解決日常生活的需求問題,幫助不大,但是金錢是可以的。

很多女人評判一個男人愛不愛她,是依據這個男人在她身上花了多少的錢。而且,很重要的,也很有趣的是,女人評判這個男人在她身上花了多少錢的準則,是依據這個男人總財產的百分比來計算,而不是依據一個簡單的金額數字。

換句話說,如果一個女人知道,這個男人有一億的財產,女人的期望,就是這個男人至少要給她五千萬,代表總值的百分之五十。如果男人只給她五六百萬,她還是會覺得這個男人對她的愛,有很多的保留。因為五六百萬這個數字,僅僅只是這個男人財產的百分之五六而已。

“如果你真的愛我,為什麼不能把你財產的一半給我? 你還打算要保留給誰呢?”女人的邏輯,就是這麼的簡潔。

“你還年輕。如果我都給了妳,妳跑了,我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報紙上這種新聞,多的很。這樣的後果,我無法承受。”大偉說。

“你如果對我真的很好,我為什麼要跑?”

“這個世界上的變數太多,未來的事,沒有人能夠保證。”

“我們可以找律師做個公證,只要妳跟我在一起,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妳的。”大偉又說。

“這麼計較,就不是愛情了。”小紅說。

大偉看著小紅,有些困惑。大偉想,他與小紅在一起,快二年了。現在二人的相處關係,好像是感情的因素,越來越淡;金錢的因素,越來越重。二人的相處關係,到底是以感情為主,金錢為輔;還是以金錢為主,感情為輔呢?

大偉再想想,很快的,自己就為自己的問題,找到了答案。男女的相處關係,應該是分階段性吧。一開始的階段,雙方激情亢奮,動物性荷爾蒙分泌量大增,雙方是以感情為主,金錢為輔。慢慢的,激情消退了,動物性荷爾蒙分泌量回復正常,現實的理性需求抬頭,雙方的相處關係,自然就變成了以金錢為主,感情為輔了。

整個的過程,其實雙方都很真誠。一開始的階段,是真誠的真心相愛;後來的階段,也是真誠的理性抬頭。人心並沒有變壞,真正的變數,只是在不同的階段,動物性荷爾蒙的分泌量有了變化。

人類行為被很多生物性因素所遙控,實在是件沒有辦法的事。

這一天,小紅又跟大偉說:
“我已經過三十歲了,我想要有自己的房子。”

“哦。”大偉說,明白了小紅的意思。

“現在是台北房價的最高點,房價與所得水準不成比例,台灣的經濟前景也不看好,現在不是買房的好時機。我看,不急吧。”大偉說。

“台北土地有限,大家都要買房,房價是不會跌的。現在不買,將來還是會漲。”小紅說。

“二年前我如果買了房,價錢就比現在要好多了。越晚買,就越買不起。”小紅繼續說。

“房價漲跌的因素很多,我實在看不出來,台北的房價,還有什麼理由會再往上漲。”

“如果再漲,台灣就要鬧革命了。”大偉繼續說。

“你不幫我,我就自己去想辦法。”小紅說,看得出來,小紅有些生氣。

大偉看了看小紅,心中有些感傷。其實,關於小紅想要有房子的事,他們二人之前也談過。大偉也考慮,把自己台北房子的產權,改為二人所共有。不過,大偉一直有些猶豫,將來會不會落了個人財兩失的悲慘下場。

關於這個問題,小紅也不曾給大偉一個令大偉覺得可以接受的方案。

上一次,談到房子過戶的事,雙方的意見不完全一致,小紅很不高興,就離家出走了三天,大偉也不知道,那三天,小紅到底去了哪裡。大偉問小紅,小紅也懶得說清楚。

總之,大偉在想,小紅如此不在意於呵護二人之間的關係,大偉對於未來的雙方關係,又如何能有堅定的信心? 沒有堅定的信心,又如何能有積極的意願,來辦理產權過戶的問題?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大偉想到這句話,不禁搖了搖頭。

於是,大偉提起筆來,把這句話,改寫了一個字:
《問世間,錢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大偉看了看他改寫後的句子,點了點頭,頗為滿意。然後,大偉放下了筆,嘆了口氣。

也不知道為什麼,大偉忽然想到了他的老同學小莉。小莉很聰明、有才華、也很有個性。早年小莉有個男朋友,是當時學校裡,成績最為拔尖的資優學生。很多教授,都期望這位男同學,將來可以得到諾貝爾獎。很多女生,當時都很羨慕,長的不是很漂亮的小莉,能夠有一個這麼優秀的男朋友。

後來,小莉的男朋友,到美國哈佛大學讀博士,小莉也去了美國。很快的,小莉的男朋友在哈佛讀完博士,在美國的一家大學裡當了教授。就在這個時候,在大家的一片驚訝聲中,小莉選擇離開了這個男朋友,跟一位家世不錯的老美在一起了。

再過了幾年,一個難得的機會,大偉跟小莉在一家西餐廳見面。大偉忍不住說:
“小莉,我很想問妳一個問題,過去一直都沒有機會問。”

“如果妳覺得不方便回答,妳可以不回答。這是個私人的問題,我純粹好奇而已。”大偉繼續說。

“沒關係,你問吧。”小莉說。

“以前大家都很羨慕妳,覺得他是那麼的優秀,又是哈佛博士,為什麼妳會離開他?”大偉問。

小莉沒有馬上回答,沉默了片刻。大偉知道,小莉正在思考,如何給大偉一個真實又恰當的答覆。沉默了片刻之後,小莉微微的笑了笑,跟大偉說:

“當感覺沒有了的時候,愛情也就結束了。”

“是嘛。”大偉說,不由得暗自複誦了一遍,小莉所給的答案。

那幾天,小紅離家出走,大偉晚上輾轉反側,睡不著覺。恍惚之間,大偉想到了那天小莉跟大偉說話時的情景。

大偉在床上睜著眼睛,把最近自己與小紅之間的一些情況,好好的想了一遍,心中清澈而澄淨的多了。大偉知道,不管自己喜歡不喜歡,都必須接受一個事實,就是小紅對自己的“感覺”已經沒有了。感覺沒有了,愛情也就結束了。

大偉知道,小紅對待大偉,就像是小莉對待那位哈佛博士一樣,深情已經不再。當然,這二者之間,還是有些差別。大偉沒有那位哈佛博士那麼的優秀會讀書,小紅也不像小莉那麼的能幹與多才多藝。

不過這些差別,對於大偉來說,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大偉知道,他與小紅的愛情,在他認清事實真相的很久之前,就已經結束了。大偉忽然感到十分的哀傷。

“我已經不能再愛妳了,因為我知道,妳早就已經不愛我了。”大偉記得在張愛玲的小說中,有這樣的一段話。

大偉想來想去,輾轉反側,睡不好覺。在不知不覺之間,窗外的晨曦,透過窗簾的縫隙,一點點的滲入了大偉的臥房,天快亮了。

之後的一天晚上,大偉獨自一個人,又到了 Oldie Goodie Pub 去聽歌。這一次,大偉又點了這首老歌 "The Last Waltz"。

之前大偉聽這首歌,都專注在這首歌的前半段。這個晚上,歌手唱著這首歌,大偉特別注意聽這首歌的後半段。大偉聽到歌手悠悠然的唱著:

But the love we had was going strong
Through the good and bad we'd get along
And then the flame of love died in your eyes
My heart was broken in two when you said goodbye

我倆的愛如此強烈
歷經順遂與艱辛
之後,愛情的火焰從妳眼中消失
妳離開我的時候,我心已碎

It's all over now
Nothing left to say
Just my tears and the orchestra playing

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我沒有什麼好說
只有在音樂演湊聲中,流下淚水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歌手唱完了,大偉很用力的鼓掌。中場休息的時候,歌手朝著大偉走了過來,很客氣的端起了酒杯,跟大偉敬酒。

“大哥,怎麼好久沒來了?” 歌手說。

“你剛唱得很好,就好像在說一個故事一樣。”大偉說。

“來,乾杯!”兩人同時舉起了酒杯說。

大偉與歌手輕輕的碰了碰啤酒杯,然後,大偉仰起頭來,把杯中的啤酒,一飲而盡。

“今天怎麼只有一個人來?”歌手很關心的問大偉。

“待會再請你唱一首《Mona Lisa》如何?”大偉移轉了話題。

“好啊。”歌手很痛快的說。

“我很喜歡《Mona Lisa》裡的這一段話,

Do you smile to tempt a lover, Mona Lisa?
Or is this your way to hide a broken heart?“

大偉說,不禁輕輕的哼了哼這一小段歌曲,記憶中,彷彿又回到了那個聖誕節前的一個晚上,在Shirley 與Jerry的天母家中,聖誕樹上閃爍著聖誕燈,一夥人很快樂的聊天唱歌的那場聚會。

歌手順著大偉的曲調,接著哼著這首歌的下一個小段落:

“Many dreams have been brought to your doorstep. They just lie there and they die there.”

“一些夢想被帶到了門階前,留駐了一會,又消失了。”大偉說,不禁會心的笑了笑。

“嗯,好歌。”歌手說。

“來,再乾一杯。”大偉與歌手兩人,都不約而同的說。

大偉拿起了酒瓶,為自己斟了滿滿的一杯啤酒。然後,大偉與歌手輕輕的相碰了啤酒杯的杯沿。 二個玻璃杯相碰,發出了清越的聲響。二人相視一笑,大偉再一仰頭,把滿滿的一杯啤酒,很俐落的一飲而盡。

這個晚上,大偉回到了家,一夜好睡。第二天,天氣很好,雲淡風輕。窗外的淡水河,波濤不驚,潮平水闊,一望如鏡。大偉打開了電腦,心情平和而舒坦。大偉定下神來,寫了個電子郵件給小紅。

“小紅,如果我們的關係已經變成了金錢為主,感情為輔,我知道,妳對我已經沒有感覺了。感覺沒有了的時候,愛情也就結束了。”

“愛情結束了,就不必陷於無休止的金錢糾纏。 我想,一個比較好的解決之道,就是妳上妳的金銀島,我走我的青山道。我誠心祝福妳,一路順遂,心想事成。”

“以前我愛過你,也給了妳不少錢,這些都是我心甘情願的,以後,妳要幹什麼,都隨妳吧。我想,恐怕都與我無關了。”

“我心中有我的上帝。有一天,我會面對我的上帝。我相信,上帝不會問我,我這一生,賺了多少錢,買過幾棟房子,換過幾輛車。但是,上帝也許會問我,我是不是曾經真心的,努力的去愛過什麼人,我是不是愛的無怨無悔。我會跟上帝說,是的,我曾經真心愛過妳,我對此無怨無悔。我想到這裡,彷彿看見上帝在對我微笑。我相信,上帝對我的答案,是會很滿意的。”

“最後,我還是想跟妳說,我很感謝妳唱過那麼多次的《親密愛人》給我聽。我會永遠珍惜這個美好的感覺。”

大偉寫完了電子郵件,按下了傳送鍵。一個故事結束了,大偉若有所失,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大偉關上了電腦,輕輕的閉上了眼睛,彷彿又看到了小紅青春的面龐,眼波流轉,柔情萬種的唱著《親密愛人》這一首他們的“愛情主題曲”給大偉聽。大偉彷彿看見了,也聽見了,小紅很用心的,用她最美好的聲音,唱出了世界上最動聽的歌,大偉不禁忘情的陷於沉醉之中:

親愛的人 親密的愛人 謝謝你這麼長的時間陪著我
親愛的人 親密的愛人 這是我一生中最興奮的時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