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金銀島與青山道》2013/9/6



最美好的愛情,似乎都是把人物美化之後,所形成的一種夢幻般的追憶。國強的父親,是個職業牧師,大概對於小女生的父親所屬的宗教宗派不以為然,所以反對國強與小女生有任何家教關係之外的交往。當然,國強的父親還有一個重要考慮,就是希望自己的兒子 <好好讀書,不要分心>,一切要以課業為重。

國強從小就是一個 <不讓父母操心> 的好兒子。父親既然反對他與他的家教小女生交往,他就努力壓制住心理的興奮,沒有再與小女生聯絡了。

回顧國強的人生旅途,就在父母要國強好好讀書,不要分心;以及國強不要讓父母操心的前提之下,一路走下去。國強的人生旅途,順遂而沉悶。旅途上,從沒有經歷過鮮花綻開、雀鳥歡唱的美景;似乎也沒有經歷過什麼荊棘與波折。

大偉跟國強很熟,知道國強的這段往事,偶爾會逗著國強來回憶往事。

“國強,事隔這麼多年了,你現在回想你的小女生,有什麼感想?”

“我有些後悔,當時不應該聽我爸爸的話,至少應該跟她通通信才對。”國強說,笑了笑。

“後來呢,有沒有再去找她?”大偉問。

“我從美國回來,到這家大學教書,試著去找她,沒有找到。”國強說。

“你爸爸後來不反對了?”大偉問,很好奇。

“我爸爸後來看我老不結婚,也就誰都不反對了。”

“我爸爸只有我一個兒子。”國強繼續說。

“我爸爸之前還嫌她功課不夠好,讀的不是好學校。”

國強平常很內向,不善交際。今天跟大偉在一起,談到了這些往事,話變得多了些。

“我找不到她,也不知道她結婚了沒有。”國強說。

“她的功課好不好,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國強繼續說。

國強回國之後,有段時間,擔任學校的物理系主任。那時候,國強四十歲出頭,是所謂的黃金單身漢。很多親友,都忙著幫她介紹女朋友。

“很多人喜歡幫我介紹在學校裡教書的女老師,教小學的、教中學的都有。我相親幾十次了,後來我都疲乏了。有的女生好嚴肅。”國強說。

“我姊姊幫我介紹一個中學的訓導主任,約好了,叫我晚上八點鐘打電話給她,雙方自我介紹一下。”

“我心裡有些猶豫,到了八點十五分才打電話給她,她就訓了我十五分鐘,說做人要守時,要有信用。尤其是在學校當老師,一定要給學生們做個好榜樣。”國強說,笑了笑。

“後來呢?”大偉聽得津津有味。

“後來,我跟我姊姊說,不用再麻煩她幫我介紹女朋友了。我沒有女朋友沒有關係,不需要她來操心。”

“總比家裡放個訓導主任要好。”大偉說。

“每天上床之前,還要先唱國歌,就不如不要上床了。”大偉意猶未盡,又補充了一句。

“我喜歡漂亮、俏皮、不拘小節、又有叛逆性格的女生。”國強說。

“不過,這跟你物理系教授的形象,有些不合。”大偉說。

“沒辦法,我也不是很喜歡我自己的形象。”

“別人介紹的女生,我不喜歡。我喜歡的,又看不上我。”國強說,苦笑了一下。

大偉看著國強,不禁想到了一個故事。

據說,曾經有一個人的個子十分高大,大家都覺得他應該去打籃球。其實,這個大個對籃球沒什麼興趣。他不喜歡每天老是站在籃下,跟別個大個子,推來擠去的搶球過日子。他很想在中學當音樂老師,每天教學生唱歌。不過,因為他的個子太高大了,從進中學的第一天開始,體育老師就每天等在教室門口抓他,叫他去跟學校籃球校隊練球。最後,他實在是無法抗拒大家對他的期望,只好不太情願的成了個職業籃球球員,努力發揮他的天賦長才,從事一個他也許有條件,但是未必有興趣的工作,就是打籃球。

似乎是同樣的道理,國強從小數學就很好,所以在人生的道路上,他就自然而然的走上了讀數學、讀物理的這條路。國強一路走得很平順。不過,換個角度來看,他的這一生,也可以說是 <隨波逐流>,被時代的潮流推著走。國強從來沒有為自己的人生,做過什麼重大的抉擇。

打籃球的大個,選擇了打籃球這條路,每天都在發揮自己的長才,在籃下跟別的大個推來擠去的過日子。他選擇這條路,比選擇當音樂老師,走起來要輕鬆的多。至於這是不是他自己真正想要的人生,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大偉看著國強,國強看著大偉,二人似乎很有默契的相對一笑。

“我喜歡的那種女生,在我的學校裡,是接觸不到的。”

“訓導主任不是你喜歡的那一型?”大偉逗著國強說。

“訓導主任讓我想到我的爸爸。以前,我爸爸每天都對我訓話。”國強說。

“你的學生呢?這麼多年,有沒有適合的?”大偉問。

“我的學生都是讀科學的。若不是讀物理的,就是讀數學的。”國強說。

國強的話沒有說得很透。不過,大偉知道國強的意思。

國強的表面形象很嚴肅,生活顯得規律而刻板。但是,他的內心,可能更渴望一種來自於泥土的、沒有人為因素介入的原始的衝擊力量。這種衝擊力量,也許是一種屬於野性的、放浪的美;也許是一種來自於離經叛道的快感。總之,隱隱約約之間,國強似乎渴望有一種讓他脫離固定人生軌道上的東西,來激發出、撞擊出、他另一個層面的生命力,那是一種來自於野性的呼喚的力量。

“如果有一天你退休了,你會離開國立大學,到私立大學去教書嗎?”大偉問。

“不會。國立大學學生程度越來越差,教得已經沒有意思了。私立大學不用了吧。”

“那你會有什麼想法?”大偉問。

“我想去畫畫。”國強說。

“最好去畫年輕的裸體女人。”大偉笑著說。

“我也想過。我還從來沒有好好欣賞過,真正令人心動的、美麗的裸體女人。”國強說。

大偉看著國強,國強笑的時候,露出了潔白的牙齒,臉頰上還有兩個淺淺的酒窩。這個熟悉的笑容,讓大偉飄飄渺渺的回到了四十多年前的小學時代。國強與大偉,曾經是小學六年級時的同班同學。

大偉記得國強小學時候很內向。白皙的皮膚,體型瘦小,每次數學都考一百分。國強很少說話,經常露出羞怯靦腆的笑容。國強笑起來的時候,牙齒潔白整齊,臉頰出現兩個淺淺的酒窩。

已經四十多年了,國強基本上沒有什麼變化,依舊是性格內向,熱愛數學。國強的笑容,依舊羞怯靦腆。不過,畢竟是隔了四十多年了,現在的國強,銀髮斑斑;與小學時期相比,歲月留下的痕跡,清晰而深刻。

大偉忽然有種很奇怪的觸動,也說不清楚到底是種什麼樣的觸動。也許是有些哀愁、也許是有些酸楚、也許還有些人生如夢的一些複雜聯想。總之,一方面大偉看著已經在考慮退休的國強;一方面大偉又在回溯小學時代的國強;大偉的眼前,彷彿是正在來回的飄幌著一個活生生的人生縮影。

大偉不禁陷入了沉思。

人生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國強的一生,難道就是為了研究物理與數學?也許有很多人認為國強的一生順遂,會很羨慕國強。不過,大偉似乎覺得國強的人生,雖然順遂,卻很蒼白貧乏,好像是一個白色的玻璃球,一眼就能看透。

白色玻璃球般的人生,沒有山巒起伏,沒有浪濤拍岸、沒有暖玉溫香、沒有牽腸掛肚。國強的愛情,似乎是停留在國強剛進大學的那一年,他的家教小女生,帶著純真可愛的笑容,送他到公車站的那段路上,還有一起等公車的站牌下吧。

公車開走了,小女生回家了,故事就結束了。之後,就是在虛幻中,編織彩繪出一份美麗的追憶。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執迷?> 大偉輕輕的念著,不自覺的搖了搖頭。

隨著人生閱歷的增長,大偉逐漸認識到,每個人所想要追求的東西,其實都差不多。每個人所想要的,大抵就是生活的溫飽、安全感、良好的親情與友情、與持久而得以沉醉的想像中的愛情。可是,對於這幾個簡單的欲望,能得到滿足的人,卻真是少之又少。

俄國著名作家托爾斯泰有一句名言:
“Happy families are all alike; every unhappy family is unhappy in its own way.”

中文的意思是 <所有快樂的家庭都很相似,每一個不快樂的家庭,都有他個別的原因。>

一個美好的人生,就是一些基本的願望,都得到了滿足;而不夠美好的人生,就是某些基本的願望,沒有得到滿足吧。

為什麼這麼基本而又簡單的願望,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都不能得到適當的滿足呢?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大偉在沉思。

譬如說國強吧,國強是個好學生、美國讀了博士學位、國立大學的教授、系主任、穩定的收入、可以預期的優渥退休福利。很多人羨慕國強,可是從愛情與親情的角度來看,國強的一生,也不是很美好。

大偉也認識一些所謂的優秀女性。可是,似乎很多優秀女性的感情生活,並不美好。人生不是在追求美好的感情生活嗎?如果所謂優秀女性的感情生活,很多不美好,那麼所謂的優秀,又有什麼意義?所謂的優秀的價值,又在哪裡?

大偉忽然覺得十分的困惑。

<古今如夢,何曾夢覺,但有舊歡新怨。> 大偉想到了一句詩句,輕輕的念了念。

大偉與國強似乎都陷在沉思之中。最後,還是國強打破了沉默,換了個話題。

“你現在怎麼樣了,女朋友如何了?” 國強問大偉。

“我交了個小女朋友,我很愛她。不過,我們之間,存在著很多矛盾。” 大偉說。

“是喔。” 國強說,神情很專注。

“我就跟你說說吧。” 大偉說,笑了笑。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