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金銀島與青山道》2013/8/30



大偉與小紅其實在各方面都有很大的落差。大偉有很好的學經歷,一直在外商公司工作。在經濟生活上,沒有什麼憂慮。小紅的學歷不好,在小公司做個小職員。小紅三年前離了婚,還有二個小孩,一個五歲,一個三歲。

大偉的年齡,比小紅大了二十來歲。一開始,年齡的差異,反而是一種相互吸引的力量。
小紅喜歡大偉的成熟穩重,大偉喜歡小紅的青春光彩。二個人還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話都不多。

小紅不喜歡話多的男人。小紅覺得男人話多,顯得不穩重。大偉也不喜歡話多的女人,大偉覺得話多的女人,令人煩躁。

“ 很多女人話多,其實毫無內容。有位哲學家說,女人的話多,是因為喜歡享受聲帶振動,帶來的快感;就像是一些小店的老闆,喜歡享受敲動收銀機,帶來的快感一樣。”大偉說。

“你就是那位哲學家吧。”小紅說。

“每天工作想事情已經夠累了,回家還要再聽一個女人哇啦哇啦,實在是活得太辛苦了。”大偉說。

“是喔。”小紅說,露出甜甜的笑容。

每次大偉對什麼事發表意見,小紅的回復,大抵都是“是喔”或是“真的假的?”
小紅說話的時候,總會露出甜甜的笑容。

“ 你知道為什麼大家都喜歡去廟裡拜菩薩嗎?”大偉跟小紅說。

小紅沒說話,只是甜甜的看著大偉。

“就是因為菩薩從來不說話,所以大家才會去拜菩薩。”大偉說。

“真的假的?”小紅說,依舊是甜甜的笑容。

“在台灣最受尊崇的菩薩是媽祖。媽祖從小就話少,小名叫做默娘。默娘後來成了媽祖菩薩。我想她的話少,也是成佛的原因之一吧。”大偉繼續說。

“是喔。”小紅說。

“所以聰明的女人應該要知道,上帝創造女人,創造出了賞心悅目的性感紅唇,就是在告訴大家,美麗女人的嘴唇,應該要用來多親吻,少說話。”

小紅也認同大偉的看法,輕輕地握住了大偉的手,二人相視一笑。大偉看著小紅的青春笑靨,美麗而誘人的唇線,心中有些悸動,不禁輕輕的親吻了小紅,心中充滿了疼惜。

大偉之前離過婚,小孩也蠻大了。大偉的前妻若梅,與小紅是二個完全不同的典型。若梅的家庭環境不錯,有很好的學歷。若梅的個性堅強,遇事很有主見。若梅一直在外商公司擔任高階經理的職務。從各方面來看,若梅與小紅,都是走在兩個完全相反的人生軌道上。

若梅很喜歡在各個場合,發表自己的看法。而且,像若梅這樣的公司高階主管,很自然的,對很多事,會很堅持自己的看法。

“如果有二隻倔強的牛,從二個方向走過來,在獨木橋的中間相遇了,會怎麼樣?”大偉在想這樣的一個問題。

“問題的答案很簡單。 就是 <狹路相逢勇者勝>。一隻過了橋,一隻跌下橋去。不然還能怎麼辦呢?”大偉不禁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有一次,大偉與若梅到一個朋友家參加一個聚會。在聚會中,談到了假日出去遊玩的問題。

“假日最好別出去玩了,到處都是人山人海,看了都煩。”大偉隨口說說。

“你這個人,就是沒有愛心。如果你有愛心,就會發現每個人都有可愛的一面。人多有什麼關係?看人可以想成在看花。”若梅說。

“我們的目的是看風景,不是去看人。如果目的是看人,跑到大街去看不就行了。何必跑那麼遠去看人,風景的韻味,也被人聲吵雜破壞了。交通也是很累人的。”大偉說。

“做人要有耐心,有愛心。心靜自然涼。風景還是在的,值得看的。”若梅說。

“我說東,妳就是要說西,妳到底累不累?”大偉有點生氣。

“你這個人就是不隨和。怪不得小趙說你像個坑坑裡的石頭。”若梅說,也動了氣。

大家都知道,所謂 <坑坑裡的石頭> 的真正意思就是 <糞坑裡的石頭>。 隱喻的意思是 <又臭又硬>。

“那妳就自己帶著妳的愛心與耐心去玩好了,我在家休息吧。”大偉當著一群朋友的面,板著臉說,場面搞得有些僵。

若梅寒著臉,沒再搭腔。二個人回到家,有好幾天,彼此沒有再說任何一句話。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是非常奇妙的。一開始的時候,大偉被若梅的果決、幹練、與一向能堅持己見的特點所吸引。可是到了長期相處的時候,這些優點,反而成了大偉與若梅之間的一個難以逾越的障礙。

那天,大偉與老友老裴一起聊天。老裴跟大偉大吐苦水。老裴是台大教授,一向是文質彬彬,為人十分謙和有禮。

“我最不擅長的事情,就是跟人吵架。”老裴說,臉上露出了純潔而敦厚的笑容。

“這個我了解。”大偉說。大偉認識老裴幾十年了,從來沒看過老裴生氣過,也從來沒有聽過老裴說過髒話。

“我剛認識小芬的時候,發現她很能跟人吵架,經常據理力爭。我很佩服她,覺得跟她在一起,是不會吃虧的。”

“我完全不具備這種能力。”老裴說,面露靦腆的笑容。

大偉點了點頭。大偉印象中的小芬,確實是神采奕奕,口舌便給。小芬一向要為自己爭取最大權益。小芬與老裴,確實是有可以互補之處。

“後來呢?”大偉問老裴。

“我真沒有想到,後來小芬每天把她跟別人吵架的功力,都用到了我的身上。”老裴說。

“我發現,我怎麼跟她吵,都永遠吵不過她。”老裴說。

“是喔。” 大偉看著老裴,嘆了口氣。老裴跟小芬吵架,完全不可能是小芬的對手。這一點,所有的老裴的老朋友們,都看得很清楚。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古人有過這樣的一段話。不過,大偉對於這段話,到是有些不同的看法。

大衛喜歡交朋友。大偉認為每一個人,都像是一本書、是一個傳記故事。有的故事波濤起伏,有的故事平淡而認命。無論如何,每個故事,都有可讀之處。

大偉對於分析人的行為很有興趣。大偉認為,任何事情的變化,都有其中的因果脈絡可以探索。大偉的邏輯觀念很強,對於事情的變化,有比較敏銳的的觀察力,與相當深入的分析能力。

大偉想,<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這句話,對於大多數人的經驗來說,是不夠精準的。

大偉想,比較精準的說法應該是:
<人世間,情是變數,難教生死相許。>

人是很麻煩的東西,人會不斷的在變。人的生理狀態在變、心理狀態在變、各種的慾望與需求也都在變。如果人本身不斷的在變,相互之間的感情關係,難免也會跟著發生變化。

所以,在人世間,真能得到不變的愛情的,恐怕是非常的少數吧。

愛情到底是什麼?人到中年了,還能追求愛情嗎?

還是說,愛情根本就是個很虛無的東西。充其量,只能說是一個階段的欲求,接著另一個階段的欲求而已吧。

大偉看著身邊的小紅,小紅喜歡唱歌,唱的都是國語流行歌曲。經常是大偉在開車,小紅就在車上唱歌。唱的歌類似鄧麗君的 <南海姑娘>,或是趙薇的 <小冤家>。通常小紅在享受她的輕聲歌唱,而大偉則是一邊開車,一邊聽著小紅的歌聲,一邊沉浸在他哲學家的思考狀態之中。

偶爾,大偉會轉過頭來,看著身邊的小紅。看著小紅專心唱歌的神情、以及小紅青春的臉龐。小紅的歌聲很不錯,抑揚頓挫;而且發音很清晰。其實小紅沒有什麼嗜好,就是喜歡唱歌。小紅還經常從流行音樂的歌詞中,領略一些人生的道理。

當然,對於大偉來說,流行音樂是比較媚俗輕浮的東西,談不上什麼雋永的智慧。以大偉敏銳的邏輯觀點來看流行音樂的歌詞,絕大多數的歌詞,都是邏輯不通,漏洞百出。

“很多的流行音樂歌詞,都是胡說八道,應該重寫。”大偉跟小紅說。

“讓我來寫,都會比原來的要好得多。”大偉說。

“我覺得有的寫得還很深刻的。”小紅說。

“你說的也對。譬如伍佰的歌詞,<愛情是什麼,誰來告訴我> 這兩句話,就開局開得很有力。後面的部分,我就不好說了。”大偉說。

“如果是你,你要怎麼來寫歌詞呢?”小紅問。

愛情是什麼? 大偉想,這個問題,還真的很難回答。

大偉忽然想到了,他的老同學李國強。

國強一向很能讀書,現在一家國立大學物理系當教授,到現在國強都一直未婚。大偉知道,國強剛考上大學的時候,收了一個家教小女生。國強對那個小女生一直很有好感,非常享受那段一對一的美好家教時光。小女生當時讀國中,正是荳蔻年華、如詩情懷。

“曾經有幾次,上完課了,她送我出門,我們一起走到公車站等車。我們一路閒聊,也不知道在聊些什麼,可是我的心裡好興奮。”國強說。

大偉看著國強,國強已經是資深教授了,頭上的銀髮斑斑可尋。談起了他初進大學時的家教小女生,臉上神情,恍如昨日。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