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不要讓悲劇重演》2012/10/19



我們今天的生活狀態,都是我們過去的生活歷史軌跡的延長。我們如果對今天的狀態不滿意,往往就會苛責我們過去的歷史軌跡。問題是,無論我們如何苛責我們的歷史軌跡,我們都已無法做出任何的改變。

「我父親罵我,如果我聽他的話考了醫科,就絕對不會淪落到,今天這個要死不活的狀態!」

「他又罵我,就算是考甲組,為什麼不聽他的話,先填台大電機系呢?幹什麼要去讀什麼清華物理系?」

「他罵我,根本就是一個沒有出息的笨仔。」老葛說話的語氣,努力在壓抑他的激動。我明顯的感覺到,老葛對於他父親罵他的話,縱使事隔多年,仍然十分在意。

「我父親又說,既然選了清華物理,為什麼讀了半天,也拿不到個像樣子的美國大學的獎學金?」

「既然出不了國了,為什麼還不出去找工作?」

「我父親說,都快二十五歲的人了,還躺在床上裝什麼死人?他對我失望透了!」

老葛停了一下,伸手遞給我一支煙。我拿起了煙,老葛拿起打火機,輕輕的撥了兩下手指,點燃了火。我把煙含在嘴裏,老葛把打火機遞了過來,我深深的吸了口氣,讓香煙點著了火。然後,我再緩緩的吸了兩口煙,又輕輕的把煙吐了出來。

「我父親說得都對,我沒有辦法反駁他。」

老葛看著我,再微微的側過了頭,朝著欄杆外的走道方向,悠悠然的吐了口煙圈,又繼續的說:

「你知道嗎,我父親這次罵我,對我的影響很大。」

「我下定決心,感冒一好,就坐火車,到臺北找工作。」

「賓州大學給不給我獎學金,已經不重要了。」

「你就決定離家出走。」我說。

「後來,我到一家傳產的皮革工廠做外銷業務員。」老葛說。

「我出去應酬,從來不說我是清華大學物理系畢業的。我只說我是專科畢業生,免得別人問我,為什麼不出國去研究物理。」

「我非常不想去面對與回答,別人問我的這一類的問題。」

老葛慢慢的又吐出了兩口煙圈。第一個煙圈,慢慢的從小變大,從濃變淡;第二個煙圈,徐徐的取代了第一個煙圈的位置;也徐徐的步上第一個煙圈的後塵,慢慢的從小變大,從濃變淡。

「工廠裏沒有什麼人才。老闆對我還不錯,很器重我,我也就一路在這個產業裏幹下去了。」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我很少回家。我與我父親的關係,很冷淡。」老葛說。

「我記得建中的時候,你對物理很熱情的。」我說。

當年上物理課,有些同學還會抱怨,老葛在下課鈴響了,還要問問題,實在很煩。耽誤了大家吃便當的寶貴時間,也不知道自覺。

「我對物理還是很有興趣。我幫我的兒子,讀完一套《觀念物理》的書。我兒子的物理觀念,非常清楚。他考聯考的物理成績,都是全部考生的前幾名。」老葛說。

「我兒子現在新竹科學園區的聯發科工作,年薪已經有二百多萬了。」老葛談到兒子,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你沒有繼續念物理,實在有些可惜。」我說。

「那一年,我兒子被台大退學了,他什麼都沒有跟我們說。」老葛繼續興味盎然的談他兒子,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後來,我跟我太太,都注意到我兒子每天把自己關在房間裏,精神不太好,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跟我太太商量之後,就叫我們的大女兒,跟她弟弟好好談談。我兒子才告訴我女兒,他已經被台大退學了,正在等候通知,要去當大頭兵。」

「我非常的氣憤與震驚,就到他的房間去找他。」

「我看到他在房間裏,一幅要死不活的樣子,我氣得要命!」

「我正要破口大罵,我太太用力拉住了我,叫我出來。」老葛停了一下,看著我,似乎是沉思了片刻。

「然後我太太跟我說,要我想想,我父親當年罵我的後果!」

「我努力忍住了憤怒與失望,沒有去罵我的兒子;我努力的假裝,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哦。」我說,輕輕的搖了搖頭。

「你知道嗎,我一直在想。」老葛說,又停頓了一下。

「如果我父親,當時給我點時間好好療傷,我相信我可以重新整理好自己,出國念書,研究物理的。」

「就像是受傷的野獸,只要有時間休養療傷,就會再站起來,重振雄風的!」

「受傷的,是老虎。」我笑了笑說。

「還算好的是,我搭了臺灣經濟成長的順風車,賺了點錢,也算是對我父親,有了交代。」

「人各有命。」老葛笑了笑繼續說:

「我命中注定要成為一個god damn外銷廠商,不是物理學家、不是留美博士,不是高科技產業。」

我聽得出來,老葛的語氣中,頗有些遺憾。

「你兒子當兵後來呢?」我問。

「他當了二年大頭兵,重新考大學。我陪他讀了一段時間的書,他又考回了台大電機系。神奇吧?」

「這一次,他有了教訓。電機系順利畢了業,還到美國密西根大學留學,讀了雙碩士,再回臺灣,做IC設計的工作。」

「我也跟著到密西根大學,讀了三國月的MBA財務管理。」老葛說。

「我很小心,不要讓我與我父親之間的問題,重復在我與我兒子的身上。」

「說得真好。」我說。

我舉起了酒杯,與老葛的酒杯相碰,杯子發出清脆的聲響,我倆再度把酒杯裏,黃澄橙的啤酒,一飲而盡。

後記


也許有讀者會好奇,這個故事,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我可以告訴讀者,故事中的老葛不姓葛,老葛的老家也不在苗栗。天母的夜店,是真的,叫做The GreenBar.

其他部分,是真是假,就由讀者自己去想像了。也許合乎邏輯的部分,就是真的;不合乎邏輯的部分,就是假的。

故事的真真假假,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們都希望,我們的下一代,要比我們這一代過得更好。那麼,我們的下一代,如何才能比我們這一代過得更好呢?

我想,至少我們要注意,「不要讓悲劇重演」。不論是國家的政治,學校的教育,家庭的關係,還是個人的生活,我們都不要再重演,過去的錯誤。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