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吳元的紅包場女友》2011/9/30



紅包場的客人,也分好幾種。有的客人,對於聽歌有興趣,到紅包場聽小姐唱歌,會比較在意小姐的歌藝;有的客人,主要就是去找小姐聊聊天,排遣寂寞;有的客人,喜歡一夥人跑去開幾瓶洋酒,呼呼哈哈的熱鬧一番。

在西門町的成都路與漢口街一帶,有些卡拉OK店。很多紅包場的客人,喜歡約了紅包場的小姐,到附近的卡拉OK店唱歌。

當然,客人約了小姐出來唱歌或是吃飯,唱完了歌,或是吃完了飯,依照行業的慣例,都會包個紅包給小姐作為酬勞。

「有個老伯伯,年紀很大了,牙都壞了,也不去補牙。他每次跟我說話,臉朝著我,總會往我身上靠,就怕我聽不清楚他說些什麼。他臉一靠過來、一說話,口水都會噴到我的臉上。」湘君說。

「老伯伯說,他年紀大了,也不知什麼時候就會走了,牙補不補,也沒有差別了。唉,我跟他們應酬,心裏很矛盾的。有時候覺得不是很舒服;有時候,又會很同情他們。」湘君很感嘆。

「是嗎?我倒沒有應酬過這種客人的經驗。」吳元說。

「有的小姐很現實,根本不理這些客人。可是,我總覺得做人,不要太現實。」湘君說。

「什麼事,都很難說。有些小姐現實,也確實是賺錢賺得多些。公司的經理就跟我說,趁著年輕,行情好,就要趕快多賺些錢。公司有些小姐,年紀大了,就算想要現實些,再多賺些錢,也沒有條件了。」湘君繼續說。

「是嗎?」吳元看著湘君,忽然心中一動,注意到湘君的上嘴唇比較薄,下嘴唇比較飽滿。所以湘君笑起來的時候,薄薄的上唇與略微飽滿的下唇,會呈現一個往上牽引的優美弧線。這個優美的弧線,讓吳元覺得十分的賞心悅目。

「我也跟你說說故事吧。」吳元看著湘君說。

「那一年我在美國讀書。暑假的時候,就到downtown的一家中國餐廳打工。在中國餐廳打工,基本上是沒什麼薪水的。我們的收入,就是靠客人給的小費。」

「我打了幾個星期的工,我就感覺到,我這個人慢慢的變了。」吳元說。

「哦,你這個人怎麼變了?」湘君看著吳元;湘君的嘴角微微的往上勾,展現了淺淺的優美弧線。

「我每看到一個客人坐下來,就會估量他會留給我多少小費。我發現我這個人,在不知不覺之間,變得比較現實了。」吳元說。

「客人是主子,我是奴才。雙方的關係很簡單,奴才要對主子效忠,主子要給奴才打賞。如果主子不給奴才打賞,奴才就會在背後罵主子,哈哈。」吳元笑著說。

「是喔,後來呢?」湘君也笑著說。

「後來,暑假快結束了,我就提前跟中國餐廳辭職了。我決定回學校,要好好讀書申請獎學金。」吳元說。

「哦,你很有錢嘛,還『提錢』,提著錢跟餐廳辭職喔。」湘君很有趣,逗著吳元說笑話。

「是啊,那天晚上,我在餐廳打工到半夜十二點半,在回家的路上,數數口袋裏的鈔票,心情有些矛盾。我算了算這幾個星期存的錢,最後決定提錢不幹了,呵呵。」

「我覺得靠客人打賞給小費過日子,不是我喜歡的生活;人變得太現實了,我也不是很喜歡。」吳元繼續說。

「是嗎?你跟我說這些,是不是還有點其他的的含意?」湘君笑笑的說。

「其實,我自己知道,我在紅包場只是過渡的性質。只是我不知道,我還能做些什麼。」

「我們老中有一句話,是很有智慧的,叫做“走著瞧”。英文叫做『Let it be』吧。披頭四The Beatles有一首很有名的歌,就叫做『Let itbe』。很多事情,我們真不知道我們還能幹嘛。簡單來說,就『走著瞧』吧。」吳元說。

「是喔,走著瞧,要好好的走;也要好好的瞧。」湘君說。

「湘君,你很可愛,我很喜歡你。我們的關係如何發展,也是走著瞧吧。」吳元看著湘君甜甜的笑容,忍不住說話挑逗她。

「是喔。」湘君笑著說,嘴角露出了優美誘人的弧線,似乎心情十分的歡愉。

「有什麼地方能夠幫到妳,我都樂意幫妳。」吳元說。

「是喔,真的假的?」湘君笑笑的說。

吳元注意到,湘君心情好的時候,喜歡用「是喔」這兩個字。湘君說「是喔」這兩個字的時候,語調會微微的拉高,聽起來,似乎是半是肯定句,半是疑問句;話語的意思,有些認同與誇讚,但是也有些疑惑與不確定。

有人說,上帝創造了人,每一個人都好似一個破碎的半片玻璃。每個人的一生,都是在努力尋覓另外那面破碎的半片玻璃。如果你找到的那半片玻璃,不是你真正的另一半,因為斷裂點無法完全接合,彼此相處,必然會時起抗拮、相互刮傷。

如果真正的找到了你的另一半,兩面半片玻璃 ,雙方各自的斷裂點,遇到了對方,都得以凸凹互補,形成完美的彌合。在這完美彌合的時分,你也就完成了你的人生使命,到達了你的人生最高境界。

「湘君會是我真正的另一半嗎?」吳元想,看著身邊的湘君。

「走著瞧吧。」吳元輕聲的說,自己給了自己問題的答案。

「吳大哥,你又在想什麼有趣的故事?」湘君看吳元在發怔,就問吳元。

「哦。」吳元回過神來,有點不好意思。

吳元看著湘君,恍惚之間,仿佛是樂聲響起,一首熟悉的老歌的旋律與歌詞,進入了吳元的心靈空間。上一次,吳元與劉立選去卡拉OK唱歌,吳元還點唱了這首英文歌。

「有一首老歌,是我們讀大學的時候唱的,歌名是『最後的華爾茲』,英文是The Last Waltz,你知道這首歌嗎?」吳元跟湘君說。

「哦,還是請吳教授說說吧。」湘君說。

「好,我哼哼看吧。但是我只記得前面的歌詞,後面的就記不清了。」吳元一邊哼著這首歌,一邊解說歌詞的意思給湘君聽。

《The Last Waltz》
- 最後的華爾茲

I wondered should I go orshould I stay.
我不知道我該離開,還是該再逗留一陣子
The band had only one moresong to play.
現場的樂隊,正要演奏最後的一首樂曲
And then I saw you out thecorner of my eye,
然後,我的眼光餘波,不經意的看到了妳
a little girl, alone and so shy.
一個孤單、又略帶羞澀的小女孩


吳元稍微停頓了一下,看著湘君,想到了那一天,在紅包場聽湘君唱歌《我想有個家》的情景,想到了那一天湘君的寶藍色大褶裙,頭上的藍花底蝴蝶結,那一抹難以言喻的藍藍憂鬱。
湘君也回眸看著吳元,似乎也想到了兩人初相遇的投緣。吳元與湘君的目光相遇,兩人不禁相對莞爾一笑。

吳元很有感慨的搖了搖頭,繼續為湘君哼唱這首『最後的華爾茲』。

I had the last waltz with you,
噢,最後的這首華爾茲,我邀妳共舞
two lonely people together.
兩個孤寂的人相遇
I fell in love with you,
我終將愛上了妳
the last waltz should last forever.
最後的華爾茲,成我永遠的懷念。


「湘君,我記得的就是這些了。」吳元說。

「吳大哥,你好有學問,也好浪漫啊。」湘君很有感慨的說。

「還好吧,隨性而已。」吳元笑了笑說。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