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吳元的紅包場女友》2011/7/8



雅芳說的一點都不錯,紅包場就是一個社會的縮影。紅包場本身的盛衰,反映出社會環境的變遷。在紅包場裏唱歌的小姐,也是各有各的故事。

每一個故事,似乎都是社會萬花筒中的一片小小花絮。

「其實紅包場,就是一個自由競爭的市場。有的小姐靠歌藝,有的靠容貌,有的靠手腕。小姐們各憑各的條件與本事競爭,優勝劣敗,這個競爭是非常現實的。」趙立中說。

「嗯,就好像考聯考一樣,考的是歌藝、容貌、手腕、三科。三科成績加起來,總分最高的,就是紅包場的狀元。」吳元說。

「紅包場的狀元,就是一般所謂的當家花旦。這家紅包場的當家花旦,一個月總可以賺進個三四十萬吧?」徐大凱說。

「那要看是做零售,還是做批發了,呵呵。」趙立中笑著說,笑得有些奧秘。

「我們的西門町趙公子是歡場老手,講話都是很有深度的。來來,趙公子,請解釋一下,什麼是零售,什麼是批發。」徐大凱說。

「零售是一次一次的拿小紅包,很普遍的做法。批發是不拿小紅包;一次拿,就要拿個大的。譬如說,有的小姐平常很客氣,不計較紅包。等到挑到了有錢的客人,讓客人真的喜歡上她了,一次要,就要個價值幾千萬的房子。」

「這就是做批發生意的,呵呵。」趙立中說,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條線。

「是啊,中國有個成語說,《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不飛則已,一飛衝天》。真正有才華的人,平常是深藏不露的,都在暗中觀察機會;一旦施展才華,就能做出令人豔羨的業績。趙公子的零售與批發理論,很有道理。」徐大凱說。

「厲害,名家一出口,就知有沒有。趙公子真不愧是西門町走路拉風的人物。」吳元也隨聲附和。

「據說,以前北美印第安蘇克族人,會養一種獵犬。這種獵犬,是專門用來獵熊的。蘇克族人訓練這種獵犬,從來不會叫他們去抓兔子。抓兔子的獵犬,只配去抓兔子,是不配去跟黑熊格鬥的。」吳元想到了以前看過的一個故事。

「與黑熊格鬥所需要具備的心態與招數,跟跑去抓兔子所需要的心態與招數,根本就是兩碼子事。」吳元繼續說。

「趙公子啊,我奉勸你要小心點,不要那天成了《星光百分百》紅包場裏小姐玉腕櫻唇下的獵物,虧光了你的老本。呵呵。」徐大凱神情凝重的說。

「見你的鬼了。美國的經濟衰退,美金又不停的貶值,我在美國的房子,現在已經不值多少錢了。我是兔子,不是黑熊,厲害的小姐已經看不上我了。你還是要小心點你在上海的房子吧。」趙立中跟徐大凱說。

「吳元在北京有兩套房子,吳元長得又帥,要小心啊。小姐得到了吳元,才真是人財兩得,哈哈。」徐大凱把目標轉向了吳元。

「錢嘛,用得掉的是財產,用不掉的是遺產。真的遇到讓你心動的小姐,你還是可以考慮考慮。不然將來錢都變成遺產了,也沒啥意義,哈哈。」趙立中也跟吳元打哈哈。

「我有個朋友,六十多歲了。一直沒有結婚,也沒有孩子,原來在臺北就有幾棟房子,財產上億。最近他的父親過世,他又分到了他老爸給他的幾億遺產。」

「他平常省得要死,連計程車都捨不得坐。我們都不知道,他留那麼多的遺產幹嘛,連捐給誰都不知道。將來,他的錢大概都會給銀行的高級私人理專,自個兒留著用了。」吳元說。

「下次有機會,我介紹甜甜給他認識。看能不能幫這個社會,平均一下財富。錢捐給認識的人用,總比不認識的要好吧。」趙立中說。

「哦,甜甜,就是那個喜歡唱英文歌的大陸妹?甜甜長得還可以,氣質還不錯。我們這幾次來,怎麼都沒有看到她?」徐大凱說。

「甜甜最近在鬧情緒,不想再來《星光百分百》唱歌了。她現在正努力的找對象吧。」趙立中說。

「哦,發生什麼事了?」徐大凱很好奇,有關於紅包場八卦的事,徐大凱都當作自己家裏的事一樣關心。

「甜甜跟我說,歌廳的經理,把她的唱歌時段做了調整,調到了七點半,她覺得很鬱悶。」趙立中說,一付很權威的口吻。

紅包場的夜場,是在晚上七點開始。小姐們一個一個上臺唱歌,一直唱到晚上九點半左右結束。一開始七點的時段,客人稀稀落落,是冷門時段。到了快要結束的時段,客人陸陸續續離場了,也是冷門時段。比較熱門的時段,是在晚上八點到九點之間。

歌廳經理因為業績的考量,就會把比較當紅小姐,安排在熱門的時段出場;票房比較差的小姐,就會排在冷門時段出場。

小姐出場唱歌的時間,經常會變的。如果小姐的業績表現不好,小姐的出場時間,就可能從熱門時段,更改到冷門時段。歌廳的經理,也許沒有什麼MBA學位;但是,他們必須是企業管理理論的真實執行者。

市場的競爭,很現實。歌廳老闆如果沒有一個良好的獎懲制度,最後終將被迫讓出手上的經營權,甚至是歌廳的所有權。

對於小姐來說,出場的時間從熱門時段,改到了冷門時段,也是一個打擊。如何面對這個打擊呢?通常有三個可能。

一個先找老闆哭訴,哭訴無效,只好委屈接受;一個是帶著自己的客人,換家紅包場,另謀發展;還有一個就是說身體不舒服,請個病假,先休息一陣,期望是事緩則圓吧,也許老闆會改變心意,又請她回來唱熱門時段也不一定。

甜甜不能坦然接受被放到冷門時段的打擊,又找不到別的出路,只好請了病假在家休息。

甜甜來自於中國大陸的貴州省。貴州是個窮省,甜甜的父親,在家鄉做些小工,家境清寒。甜甜從小還能讀書,在學校裏的功課很好。因為家裏窮,甜甜在貴陽讀了個國際商貿的大專學位,就沒有再進修了。專校畢業之後,甜甜離開了貴州,到深圳去找機會。

在深圳,甜甜認識了臺灣來的王俊雄。王俊雄是水電師傅,長得還算挺拔,有著臺灣人不拘小節的阿莎力,也喜歡說些略帶黃色的笑話。甜甜大概小時候,多看了些瓊瑤的電視劇,不知不覺之間,就把俊雄與電視劇裏男主角的浪漫多金做了聯結。兩人認識沒有多久,甜甜就決定嫁給俊雄。

甜甜滿懷著瓊瑤式的綺夢幻想,跟俊雄到了臺灣。

甜甜到了臺灣,才知道現實生活與瓊瑤式的電視劇,差異實在很大。過了兩年,甜甜跟俊雄生了個女兒。再過幾年,甜甜就跟俊雄離婚了。

那一天,趙立中約了甜甜到紅包場附近的金彩卡拉OK店唱歌,甜甜興致很好,在卡拉OK店,唱了好幾首英文歌。

「甜甜,你的英文歌唱得還不錯嘛。」趙立中有點驚訝,跟甜甜說。

「我以前在學校讀書的時候,外語很好的。我的外語老師,都很喜歡我。」甜甜說。

「哇,原來妳是才女哦!」趙立中說。

「唉,才女談不上啦。都怪自己年輕的時候不懂事,被瓊瑤給害了。」甜甜嘆了口氣說。

「我可不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如果妳不想回答,妳不回答也沒有關係。」

「沒關係,你問吧。」甜甜說。

「妳是個大陸小姐,在臺灣無親無靠的,日子也不太好過,為什麼非要離婚不可?」

趙立中問。

「我跟我的前夫,基本上合不來。一開始,我覺得他長得帥,有幽默感,所以跟他在一起。」甜甜說。

「慢慢的,我發現他的文化水平不高。我們之間的溝通層次很有限。我的很多想法,他完全不能理解,也沒有興趣理解。」甜甜繼續說。

「哦,簡單來說,你是有class的,應該要找一個有class的老公才對。」趙立中說。

「我也是這樣想的。」甜甜說。

「前幾個月,我還找了個算命的幫我看相。算命的說,我到了三十三歲的春天,就會開始轉運,之後,會有十年的好運。」甜甜繼續說。

「我也注意到,你的命相是富貴命。我看你的手相,就知道你的手,就應該是數鈔票的手,而不是做粗活的手。」趙立中隨聲附和。

「Yeah, I do hope so.」甜甜笑了笑,說了句英文。

從此以後,趙立中就給甜甜取了個外號,叫做“有卡小姐”,MissClass。有卡的意思,就是有class的意思;換句話說,就是文化水準很高。

「嗨,有卡也不能當飯吃。有卡小姐甜甜最近的情況不太好。一般也不太接電話,我的電話,她還會接就是了。」趙立中跟吳元、徐大凱說。

「她在紅包場,唱了好幾次英文歌,客人的反應不太好,說是聽不懂她在唱些什麼。」趙立中繼續說。

「她唱些什麼英文歌呢?」吳元問。

「譬如什麼“Yesterday OnceMore”之類的歌吧。」

「哦,那是木匠兄妹的《往日重現》。」吳元說。

「The good times that I hadmakes today seem rather sad. 回想往日的美好時光,讓我覺得今天有些憂傷。」吳元在努力回想著歌中的句子。

「可惜來幫甜甜捧場的客人不多,所以歌廳經理,就把我們有卡小姐的出場時段,改到了冷門的時段。」趙立中說。

「唉,可憐的有卡小姐,唱什麼英文歌?就應該多唱唱些瓊瑤的電視劇歌曲,譬如什麼《月滿西樓》、《在水一方》之類的才對。」徐大凱說。

「我們的有卡小姐,氣瓊瑤當年騙了她,就是不願意唱瓊瑤電視劇的歌,呵呵。甜甜是很有個性的。」

「嗨,想法決定做法,性格決定命運。人生就是這麼一回事。」吳元也不禁嘆了口氣。


「那甜甜現在有什麼打算呢?一個大陸小姐,離了婚,又帶個女兒,也真是不容易啊。」徐大凱很同情的說。

「我勸她早點找個可靠的、有點經濟基礎的嫁了算了。吳元,就看你有沒有興趣了,哈哈。」趙立中笑著跟吳元說。

「謝謝了。坦白說,我喜歡的是有趣的小姐,未必是有卡的小姐,呵呵。」吳元說。

「其實甜甜是很有趣的。你不覺得她在紅包場努力唱“YesterdayOnce More”很有趣嗎?」徐大凱說。

「用很認真的態度,去做一些與外在環靜很不搭調的事,的確是很有趣的,哈哈。」吳元笑著說。

也許,那天可以約甜甜出來聊聊天,唱唱歌。每個人都像一本書,用點心來讀,總可以有些收穫的。吳元想。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