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吳元的紅包場女友》2012/2/10

二十

吳元看著湘君姣好的面容,湘君停了片刻,笑了笑,微微的側過了臉,輕聲的跟吳元說:

「你可能不知道,我有時候是很自卑的。」

「哦,怎麼會這樣呢?」吳元有些訝異。

平心而論,在吳元的審美標準中,湘君算是個美女。湘君不是很嬌艷,但是很耐看,湘君的五官端正,笑起來的時候,顯得格外的嫵媚。這麼多年了,吳元也接觸過很多女性。有的女性,看起來不錯,可是在一起相處,總是不會讓人覺得很放鬆、很舒服。

湘君具備了很多的優點。湘君美麗、平和、很容易在日常生活的小事中,找到幽默點;吳元尤其覺得,湘君笑起來的時候,微微上牽的嘴角弧線,十分的性感,很能撩撥起男人內心深處,那幾許隱秘的心弦。

湘君這麼好,這麼有女性魅力,還會有自卑感嗎?吳元有些疑惑。

「我總覺得自己沒有什麼專業、學歷不好、也沒有什麼長處。除了喜歡唱唱歌,別的什麼也不會。」湘君很感慨的說。

「我的家裏窮,誰跟我在一起,我就可能成為他的包袱。」湘君繼續說。

「你很會替別人想。」吳元說。

「我很敏感的。如果別人讓我覺得,我是他的包袱,我就會選擇離開他。」湘君說。

「當我決定要離開一個人的時候,我會做得很徹底,他就再也不會找到我了。」湘君繼續說。

「我曾經交往過一些女人,他們的想法與妳完全相反。」吳元說。

湘君看了看吳元,靜靜的聽吳元說他的看法。

「有的女人跟一個男人在一起,就會認為她一家老小的所有問題,理所當然的,都是這個男人的問題。」吳元說,笑了笑,想起了一個女生。

那個女生,就跟吳元談過她的理論。她認為,一個女人在她的一生中,最主要的一場戰役,就是「爭取老公」之戰。這場戰役,一定要卯足精神,全力以赴。一旦戰爭勝利,虜獲了好老公,就要好好清理戰場、固守戰果。至於其他所有老老小小的生活問題,就都是她老公應盡的職責了。

「如何經營好老公,是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業。」這個女生說。

「男人經營事業,就是經營公司;女人經營事業,就是經營老公。」吳元說,很理解這個女生的論點。

「女人要經營好老公,老公要經營好企業;企業賺了錢,再回饋給女人,這是人生的正道,很合理的。」女生說。

不同的人,想法上的差異實在很大。有的人,不會站在別人的立場思考事情;有的人,又總是在為別人的想法而操煩。

「我對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沒有信心。」湘君說。

「我如果發現兩個人的想法,有基本上的差異,我會選擇在兩個人的關係惡化之前,先行離開。」

「我覺得這樣做,兩個人彼此之間的傷害,會比較小。」湘君繼續說。

「是這樣的嗎?」吳元看著湘君,不知道為什麼,吳元對於湘君,忽然有些心疼的感覺。

「我就是這樣想的。我不想傷害別人,也不想讓別人傷害到我。所以,遇到了問題,我寧願選擇孤獨。」湘君說。

「可是,這也代表著當妳遇到了問題,妳不是在積極設法解決問題,而是選擇了逃離問題。」吳元說。

「也許妳會因此而失去了一些美好的機會。」吳元繼續說。

每一個人都有他的自己的生活經驗與對事情的看法。兩個人相處,必然會有意見不合的時候。所以,兩個人相處會有爭執、有衝突,是非常正常的。差別在於,有的人懂得如何去解決雙方相處的問題,有的人無法解決問題。

所以,有人說,愛是一種可以去學習,而且應該好好去學習的藝術。愛,不單是一個感覺與感情的問題,也是一個雙方如何相處的能力與技巧問題。

「你說得很好。可是,我不喜歡別人來約束我,我也不會想要去改變別人。」湘君笑了笑說。

「你會覺得我很自我嗎?」湘君停頓了片刻,抬起了頭,問吳元。

「自我?什麼叫做自我?」吳元想起了一些事,不禁輕輕的搖了搖頭。

那一年,吳元經由老朋友劉立選的介紹,認識了葛建鈞。葛建鈞當時在台中一家私立管理學院國際企業系當系主任,並且在學校的MBA碩士班,教授相關課程。葛建鈞的性格很豪爽,與碩士班的學生們經常在下課之後,約在學校附近的小海產店喝酒聊天。學生們與葛建鈞相處融洽,都叫葛建鈞主任「葛大俠」。

葛大俠的系上剛好有個教授的缺,需要聘請一位有實務經驗的教授。葛大俠與吳元一拍即合,沒有兩天的時間,葛大俠就督促吳元趕快簽下學校的聘書,準備開學上課。

「葛大俠,我對你的辦事效率,深感欽佩。」吳元約了葛大俠出來吃炒海產喝酒,並跟葛大俠表示謝意。

「現在臺灣的教育,跟我們以前不同了,也真是一言難盡啊。來,喝酒!」葛大俠酒量很好,興致也很高,三杯下肚,談興甚濃。

「是嗎?臺灣經過這麼多年的和平歲月,教育界的可用資源,總該比我們以前要豐富的多吧。」吳元說。

吳元多年來一直在企業界,對臺灣教育界的情況不是很熟,印象中,臺灣的國家預算,花在教育界的,超過了其他的任何領域,甚至高於國防預算。

「來,喝酒。吳元啊,你在學校教書,我要給你一個勸告。」葛大俠說,喝了一大口酒。

「來,喝酒,我敬你一杯。葛大俠,請說!」吳元對葛大俠敬酒,把啤酒杯高高的端起,一飲而盡。

「我告訴你,在教育界混的一個重點,就是不要太與眾不同!」葛大俠說。

「最好就是沒有自我,哈哈。」葛大俠笑著說,也把啤酒杯高高端起,一飲而盡。

「我還以為你要跟我強調『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教育宗旨呢。」吳元說。

「講究那一套,可就不好混了。」葛大俠說,又喝了一口酒。

「你說,最好就是沒有自我,是嗎?」吳元又問了一遍,要確定他沒有聽錯葛大俠說的話。

「是啊!」葛大俠回答得乾淨利落,果然有大俠之風。

不過,很多事情都是說起來簡單,要做得好可真是不容易。學校的校長,是學校創辦人的弟弟。創辦人因為一個貪污案,吃了官司,校務就由弟弟來接手。學校的財務與人事,都是由創辦人蔡氏家族的人來控管。

學校有一筆預算,原來依據學校的發展計劃,是要用來擴建教室,與添置教學設備的。後來在創辦人的授意之下,決定用這筆預算來買土地,號稱將來要用來興建學生宿舍。

創辦人為什麼改變學校的發展計劃呢?因為以蓋宿舍的名義買土地,很有機會在操作轉手之間得到暴利;而且就算是蓋了宿舍,也可以立即跟學生收宿舍費。從經濟效益來看,比擴建教室要划算得多。

那教室不足的問題怎麼辦呢?也許可以多排排一大早的課,或是晚上的課,或是併班上課,就請系上自行設法解決吧。

在校務會議上,葛大俠表示了不同的看法,認為學校的長期發展計劃,不應該輕易變更。過了不久,校長就通知葛大俠,說他已經為國際企業系,新聘了系主任。新的系主任,下個學期就會來接任。

葛大俠很爽快的告知學校,下學期他不再接受學校的續聘,雙方的工作關係,就到這個學期結束為止。


吳元知道這件事,晚上約了葛大俠在小海產店裏喝酒聊天。三杯啤酒下肚,吳元忍不住問葛大俠一個問題。

「葛大俠,你跟我說過,叫我不要太與眾不同,你自己怎麼明知故犯呢?」吳元問。

「我做不到,可是我希望你能做到啊!」葛大俠說。

「既然你做不到,怎麼能希望我做得到呢?來,喝酒!」吳元說。

「不管他了。來,乾杯!呵呵。」葛大俠笑著端起了啤酒杯,一飲而盡。

「葛大俠,你走了,我也不想在這裡混了。來,乾杯!」吳元也端起了啤酒杯,很痛快的一飲而盡。

就這樣,葛大俠與吳元,在幾個月之後,同時告別了那家黑影憧憧的管理學院,還有晚上常常去喝酒聊天的小海產店。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