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吳元的紅包場女友》2012/1/13

十九

臺北的冬天,陰雨綿綿,很少會看到陽光普照的日子。

這天早上,出現了難得一見的溫煦冬陽。天氣這麼好,不出去走走,似乎是對不起這漫天漫野的燦爛陽光。

吳元打了個電話給湘君,約湘君到臺北的郊外走走,享受一下暖暖的冬陽的照拂,湘君很爽快的答應了。

吳元開著車,想想往哪兒走呢?往陽明山國家公園走吧。

冬天的陽明山,又是一番景色。遊客很少,感覺很蕭瑟。陽明山著名的花鐘,雖然少了遊人的依偎,依舊在勤奮的運轉。花鐘上方的公園裏,有王陽明的塑像。沿著王陽明塑像附近,是幾許曲折彎彎的水道。也許是因為冬天雨水充沛,水道中流水盈盈。

有幾個水道的落水石階之間的間距比較高,水流聲居然也是嘩啦嘩啦,清勁有力。春天杜鵑花漫山開放的繁華景象,現在是完全不見蹤跡。偶爾會看到幾朵零星開放的杜鵑花,在冬陽中掙扎搖曳,努力的想要抓住生命的契機。

不過,大自然是很神奇的,春天有春天綻開的花朵,冬天也有冬天綻開的花朵。

「你看,這就是梅花!」湘君指著一棵樹上,稀稀落落的小白花跟吳元說。

「是嗎?我還真不知道,在陽明山公園可以欣賞到梅花。」吳元說。

「我很喜歡鄧麗君唱的《梅花》,鄧麗君唱得真好聽。」湘君說。接著,湘君輕聲的唱著《梅花》。

《梅花梅花滿天下,愈冷它愈開花。梅花堅忍象徵我們,巍巍的大中華。看啊遍地開了梅花,有土地就有她。冰雪風雨她都不怕,她是我的國花。》


說來也很諷刺,《梅花》的歌詞說《遍地開了梅花,有土地就有她》。可是,吳元在臺灣長大,從來沒有在臺灣看到過梅花。

在吳元的想像中,梅花與冬天的雪,是永遠聯結在一起的。

讀小學的時候,學校裏的同學們,經常會唱《踏雪尋梅》這首歌。吳元後來讀唐宋詩選,也讀到過《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的詩句。這首詩句是在形容梅花與雪相互媲美,雪花比梅花白些,梅花又比雪花香些,其實是各擅勝場。

因此,吳元一直認為,下雪的地方才會有梅花。臺灣不下雪,自然也就沒有梅花了。

那一年,吳元在北京,剛巧北京飄了幾天的雪。吳元看著雪花飄飄,想到了從小就唱慣的歌《踏雪尋梅》。吳元動了雅興,想在北京探訪臺灣看不到的梅花。幾經打聽,吳元終於在鄰近天安門的中山公園裏,看到了聞名久矣的、真正的梅花。

「要想看到這個『遍地開的臺灣國花』,恐怕還是要離開臺灣才行。」吳元在北京中山公園,不禁有些感慨。

「我們家鄉那兒的梅花很多,在早春時節,梅花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綻開。」湘君說。

「我知道你的名字是若梅。」吳元說。

「我是因為跟若梅在一起,才在臺北看到了梅花。」吳元逗著湘君說。

其實梅花比一般的花要小,梅花的大小像是白襯衫上的一粒紐扣。梅花的花朵分為五瓣,是單瓣的花種。公園裏梅花的附近,也有白色的李花,李花的花瓣也是五瓣,但是李花是複瓣的花種。

一朵李花會有好幾層的花瓣;一朵梅花只有一層的花瓣。

其實,梅花樹很有特色。梅花樹的樹幹十分的蒼勁斑駁,有歷經風霜的美。也許是臺灣的風霜不夠凜冽,陽明山的梅花,比較單薄。沒有形成一團團一簇簇的國畫梅花景象。

「有人說,一個人的名字,反映出了這個人的宿運。」吳元說。

「哦,跟我有關嗎?」湘君說。

「若梅的名字,也許反映出妳某種程度的宿運吧。」吳元說。

「越冷越開花?」湘君笑笑的說。

「有的人一路順遂,有的人一路曲折。好像是長途賽跑,最後誰贏誰輸,很難說的。」吳元說。

「還有呢?」湘君說。

「有的花跟著大夥一起開花。有的花是別的花開的時候,我不開;別的花開不了的時候,我開花。酷酷的,梅花就是。」吳元笑笑的說。

「妳是若梅,妳就像梅花一樣,呵呵。」吳元繼續說。

「你很會說話,我都沒有想那麼多。」湘君看著吳元說。

「其實我知道,我有很多的問題。我想得很多。」湘君輕輕的說。

「哦,你想什麼?」吳元說。

「我們的經歷不同,我所想的,你大概很難想的到。」湘君說。

「我大概也可以想的到吧。」吳元說。

「我的自尊心很強,也很敏感。所以,很容易受到傷害。為了怕自己受到傷害,我會刻意避開一些事情。」湘君說。

「嗯,譬如感情問題?」吳元點了點頭,大概知道湘君的意思。

「我會避免讓自己投入感情,免得受到傷害。」湘君說。

「妳好像有些悲觀。」吳元說。

「你不了解我,我對自己不是很有信心。」湘君說。

吳元看著湘君美麗的臉龐,一陣心動,牽起了湘君的手,湘君也沒有拒絕。

「我覺得妳很可愛,很討人喜歡,怎麼會沒有信心呢?」吳元說。

「我剛說過的,我們的經歷不同,想法是不一樣的。」湘君說。

一個人的童年經歷影響了一個人的心理;一個人的心理影響了一個人的性格;一個人的性格,又往往決定了他的命運。

湘君小的時候,家裏比較寵愛弟弟,弟弟經常得到家裏的誇讚。相對來說,湘君得到誇讚的機會比較少。湘君得到的誇讚比弟弟少得很多,總讓湘君覺得自己就算是再努力,也是成效罔然。

湘君從小認識到,如果自己有什麼問題,需要家裏幫忙,通常家裏都幫不上什麼忙。但是弟弟需要家裏幫忙,家裏通常都會給予更多的正面回應。

因此,每次湘君提出要求,最後的結果,都是覺得自己又受到一次心理的挫敗。湘君很快的學會了,不要對任何人有任何要求,包含跟自己很親的人,是保護自己不受傷害的最佳對策。

對愛情也是一樣。如果自己付出了感情,就會期望有回報。不幸期望落空了,就會受到傷害。保護自己不會受傷害的最佳辦法,就是不要付出。不要付出,就不會有期望;不會有期望,自然就不會受到傷害了。

湘君與衛清華的交往,對於湘君來說,也是一個印象深刻的經驗。湘君想,她的錯誤,就是在於對衛清華提出了要求,對衛清華有所期望。

對一個人有所期望,就等於是把一把利劍交到了別人的手上,就等於是給了別人一個傷害自己的機會。

可是,如果把自己封閉起來,不期望任何人給自己任何的幫助,日子也是過得很辛苦的。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