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吳元的紅包場女友》2012/1/6

十八

其實,湘君有時候自己想想,也有些氣惱。湘君小的時候,與弟弟同樣在讀小學,弟弟每個月的零用錢,就是湘君的二倍。記得有一次,湘君還問媽媽:

「為什麼弟弟的零用錢要比我多很多呢?」

「男孩子將來要在社會上闖蕩的,從小手頭寬些,將來看事情的格局大些。」媽媽說。

「那女該呢?」湘君問。

「女孩將來要管家,所以要學會量入為出。若梅,你聽得懂嗎?」媽媽說。

「哦,我懂了。」乖巧的小若梅笑笑的說。

湘君的本名是若梅,後來在紅包場唱歌,才用了湘君這個藝名。湘君不想讓別人知道她的本名,所以紅包場的客人,很少有人知道湘君的本名是英若梅。

「我在紅包場唱歌,英若梅就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存在於世界上的是湘君。到了有一天,我不在紅包場唱歌了,湘君就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存在於世界上的又是英若梅。」有一次,湘君這樣的跟吳元說。

「是嗎?我倒是覺得名字只是一個稱呼的符號而已,沒有那麼重要。」吳元說。

「可是對我來說,湘君與若梅,代表了兩個不同的概念。你怎麼看呢?」湘君說。

「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有一個詩人叫做但丁。但丁有句詩話,很有意思。」吳元說,停了一下。

湘君看著吳元,期待吳元繼續說這句詩話的內容。

「這句詩是:《玫瑰啊玫瑰,不管你叫她什麼名字,她依舊芬芳》。」吳元笑著說。

「是喔,但丁真是個可愛的詩人,我喜歡他。」湘君也很高興的笑了。

其實,湘君母親的教育觀念,對於湘君與弟弟英紅軍,都有很深遠的影響。湘君是個乖女兒,媽媽說的話,她都很放在心上的。

受了媽媽的教育觀念影響,湘君從小花錢就很節制;弟弟英紅軍花錢,一向都很大方。雖然媽媽每個月給弟弟的零用錢,比給姐姐的多一倍;弟弟的零用錢,卻總是不夠用。最後,湘君會把自己的零用錢,拿給弟弟做補貼。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很微妙的。二個人之間的互動方式,在有意無意之間,往往會形成一個模式。一旦這個模式成了慣例,好像就是理所當然的關係定位,很難去改變了。

湘君與弟弟之間的互動,在母親的教育觀念影響之下,逐漸所形成的模式,就是湘君花錢很節制,對於金錢的觀念十分的謹慎保守;英紅軍花錢很隨性,不多做考慮。英紅軍沒錢花了,就會跟姐姐借錢。當然,這裡所謂的借錢,是不需要打借條、沒有任何紀錄、也沒有設定還款的期限。

湘君跟衛清華交往的時候,對衛清華的印象還不錯。湘君覺得衛清華思維清晰、做事沉穩可靠,不過,湘君也總覺得衛清華有些書呆子氣,經常不夠體貼。

後來,湘君跟衛清華分手,說來跟英紅軍很有關係。

那一次,英紅軍看到朋友有車,得意洋洋,也想買輛車。英紅軍就找湘君借錢。湘君手上的錢不夠,就跟英紅軍說,她可以跟衛清華說說看,請衛清華想辦法幫忙。

「我弟弟想買車,你可不可以幫忙,借個五六萬人民幣?」湘君跟衛清華說。

衛清華這幾天,剛好與一個客戶的標案出了問題,搞得心煩氣躁。聽了湘君的話,實在是有些不高興,就很直接的跟湘君說了看法:

「你這個寶貝弟弟,既然沒有能力賺錢,就不要買車。他現在借錢買車,將來怎麼還錢?妳虧錢虧得還不夠,還要我跟著虧錢?」

「他如果還不了,我會還的,你不用那麼小氣嘛。」湘君說。

「他要買車享福,就跟你借錢?妳自己沒錢,還要幫他借錢?將來他不還錢,妳再幫他還錢?真是一點道理都沒有。妳有這種弟弟,我早就看不下去了。」衛清華說。

「妳應該為妳自己著想,早點跟他切斷金錢上的往來關係。」衛清華繼續說。

「我媽媽一直跟我說,我當姐姐的,就要多幫幫弟弟。」湘君說。

「妳媽媽是鄉下人,有些看法很糊塗的。妳自己要判斷,那些話可以聽,那些話就免了吧。」衛清華說。

「不要讓妳媽媽一些沒有道理的看法,成了妳一輩子的負擔。」衛清華又加了一句理性有餘、感性不足的評語。

「你不願意幫忙就算了,不用批評我的家人。」湘君很不高興的說。

「良藥苦口利於病,忠言逆耳利於行。」衛清華說得理直氣壯,沒有特別注意到,他的話是不是說得太重、會不會傷到湘君。

「我就知道你看不起我的弟弟、看不起我的媽媽。」湘君很生氣的說。

「你看不起他們,就是看不起我。我覺得你一直就看不起我!」湘君對於別人批評她的家人,十分敏感。從湘君來看,批評她的家人,與批評她是一樣的意思。

「我從來沒有看不起妳。妳很善良,也很努力。妳是妳,妳弟弟是妳弟弟。我分得很清楚的。」衛清華說。

「我跟我弟弟,就是不能分清楚。」湘君是越來越來氣。

「我是為妳著想,為妳感到不平。妳自己都沒有買車,還要幫弟弟借錢買車?」衛清華繼續跟湘君講道理。

問題是,一個女人在生氣的時候,一個男人要跟她講道理,是沒有意義的。衛清華雖然思維清晰,可是他不懂跟女人打交道的一個重點。這個重點,就是在關鍵時候,千萬不要思維清晰、千萬不要喋喋不休的跟女人講道理。

女人在關鍵時候,在意的是感覺,不是道理。

「你總是批評我的家人,你根本就是看不起我!!」湘君以女人的直覺,把她與衛清華的關係,做了一個總結。

之後,湘君就決定與衛清華分手了。

英紅軍不知道,他的一個很隨性的、想買車的念頭,終結了湘君與衛清華的一段感情故事。

湘君母親的觀念影響了湘君的觀念,湘君弟弟的生活態度影響了湘君的生活。所謂的窮人所代表的含義,往往是後面有一串子的窮親戚。如果是你,你又能怎麼辦呢?也許這就是所謂的每一個人的宿命吧。

湘君跟衛清華交往的時候,還很年輕。湘君與衛清華分手了,偶爾也會想到衛清華對她母親與弟弟的一些評語。隨著歲月的增長,湘君也能慢慢體會到,衛清華跟她說的話,不是沒有道理的。

對於湘君來說,心情實在很矛盾。湘君深深的認為,自己的家人,是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最親的親人。自己在任何情況之下,都應該竭盡所能的照顧自己的家人。可是從另一方面來看,自己的家人在經濟上,又都無法獨立。家裏的老老小小,都依靠她提供經濟支援。

要命的是,好像自己的家人,又都認為自己很能賺錢。其實湘君自己知道,她的賺錢能力很有限,不像她的父母、還有她的弟弟想的那麼輕鬆。湘君在金錢上,有著濃濃的不安全感,經常會憂慮她的經濟問題的前景。

相反的,英紅軍反而不會有經濟上的不安全感。因為,英紅軍知道,他如果沒有錢用,可以向家裏開口,家裏總會想辦法幫他張羅的。

同一個家庭裏,努力賺錢來給大家花費的,有著濃濃的不安全感;隨性花錢又不怎麼賺錢的,反而很有金錢上的安全感。

每一個家庭也像是一個行星運轉系統,每個家庭成員就像一個行星,有他的自行運轉軌道。有的人的運轉軌道是犧牲奉獻,有的人的運轉軌道是備受呵護。似乎是家庭的教育觀念,與各自的性格,決定了各自的運轉軌道。

時間久了,這個家庭,也就形成了一個系統性的運轉軌道。家庭成員之間,有了固定的互動模式。母親會幫弟弟說話,父親不聞不問,姐姐任勞任怨,定期匯款到母親的銀行賬戶。

中國的名著《三國演義》裏,記載諸葛亮寫過一首歌,讓隆中附近的農民,在田間荷鋤耕作農忙之餘,可以唱歌解悶。這首歌的歌詞很有意思:

《蒼天如圓蓋,陸地似棋局。世人黑白分,往來爭榮辱。榮者自安安,辱者定碌碌。南陽有隱居,高眠臥不足》

隆中高臥的諸葛亮,也看出了每一個人都有他的運轉軌道。有的人的運轉軌道是忙忙碌碌,有的人的運轉軌道是安安逸逸。這就是歌中所謂的《榮者自安安,辱者定碌碌》。

那怎麼辦呢?諸葛亮說,別管他,還是先睡一場飽覺再說吧。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