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吳元的紅包場女友》2011/12/23

十七

俄國的大文豪托爾斯泰,在他的名著《安娜.卡列琳娜》中,有一句膾炙人口的名言:「Happy familiesare all alike; every unhappyfamily is unhappy in its ownway.」

中文的意思是:「幸福美滿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福美滿的家庭,是各有各的成因。」

湘君小的時候,父母親就常常跟她說,家庭是最重要的、孝順是最重要的。全世界與她最親的人,就是她的父母與弟弟。在她的生命中,一定要對她的父母最好、對她的弟弟最好。別人都是次要的。

湘君中學畢了業,就到城裏打工,日子過得很節省,努力存錢。他的父親,僅有的收入,就是微薄的國家津貼。湘君的母親從來沒有在外工作過,她的性格也很內向,排斥在外打工幹活。

「家裏的經濟狀況不好,你要不要考慮去城裏找個工作掙點錢呢?」之前,也有家裏的親戚,跟湘君的母親說。

「我這個年紀了,還到外面去打工,別人會怎麼看我啊?」湘君的母親這樣回答。

湘君的父母親沒有什麼辦法創造收入,只好盡力節縮開銷。所以,湘君的父母都很節省。當然,也不會有花錢讓湘君去讀大學的想法。

湘君看著父母過著拮据的生活,也很心疼。所以,只要是手頭有了些積蓄,就會想要寄錢回去給父母親,讓他們的日子過得舒服些。

湘君看起來可愛、善良,做事很認真,她所工作過的主管都很喜歡她。主管知道她家裏經濟情況不好,會設法多幫她一些。有的是多給她些年終獎金,有的是多給她回鄉的旅費、有的是給她些機會,可以多賺些業務獎金。

曾經有一個好心的美國客戶,派駐中國,很喜歡湘君。他跟湘君說,看到了湘君,就像是看到了他在美國的女兒一樣。這個客戶偶爾跟湘君聊天,會建議湘君,好好再去讀個大學;或是投資點錢,先好好練練英文。

這個客戶,後來回美國了。客戶在臨走前,匯了十萬元的人民幣,到湘君的銀行賬戶。

「這些錢對我來說,意義不大。我把錢給妳,是希望你有機會,可以去讀個大學。讀了大學,將來的發展,才比較寬廣。」這個客戶,發了個電子郵件給湘君說他的想法。

湘君的英文不是很好,跟這個美國客戶往來了三四次電子郵件之後,也就慢慢的失去聯絡了。

這個美國客戶,沒有要求什麼回報。湘君對於他的善心,倒是一直銘刻在心。

「有幾次,我也會遇到一些壞人。遇到壞人的時候,我就會想到那位美國客戶,我就會安慰自己,告訴自己說,在這個社會上,還是有很多好人的。」湘君跟吳元這樣說。

這麼多年下來,在經濟上,湘君幫了家裏很多的忙。湘君的父親住的公家宿舍,當時有一個機會,可以用很優惠的、低於市場的價格來認購。湘君就把美國客戶要幫她讀大學的十萬元,給父親去認購房子了。

「大學可以以後再讀,可是房子這次不買,以後就沒有機會了。」湘君想。

大概是湘君經常寄錢回家,湘君的父母親,都認為湘君很有能力賺錢。至於湘君到底是如何辛苦的賺錢、如何省吃儉用的存錢呢?父母親也不清楚細節。

也許,在湘君父母的心理上,也不想知道太多細節。知道了只會增加心理負擔,所以是不問也罷。何況就算問了,湘君也不見得想說。

湘君很小就知道,一些不如意的事,跟父母親去說,父母親是根本就幫不上忙的。既然幫不上忙,就不用說了吧。何必替彼此徒增困擾呢?

所以,湘君的父母親都不知道,他們認購房子所花掉的錢,是一個美國客戶好心要資助湘君讀大學的錢。

中國大陸很多鄉鎮的父母,都有很矛盾的心理。很多鄉鎮父母的女兒到外地打工,非常辛苦。很多的女孩,淪落在色情業工作。這些女孩,會常年寄錢回家給父母花用。父母在家鄉,一有機會就會誇耀女兒孝順、誇耀女兒會賺錢。但是女兒到底是靠什麼來賺錢呢?做父母的,就不想知道細節了。

「城市裏機會多,只要肯努力幹活,就一定能夠賺到錢的。」很多鄉下父母,談到自己女兒是如何賺錢的,都是輕輕一筆帶過。

總之,湘君的父母覺得湘君很能賺錢;湘君的弟弟的英紅軍,自然也覺得姐姐很能賺錢。既然姐姐很能賺錢,有需要的時候,就跟姐姐拿錢,也是天經地義的事了。

偶爾英紅軍賺了點小錢,也會意思意思的給母親點零花錢,或是請母親吃個飯。每次花到了英紅軍的錢,母親總是會眉飛色舞、人前人後、誇個半天。湘君為家裏所做的常年性付出,好像是她份內的事了。

似乎每一個人都有他的宿命。有的人天生下來,就是要盡義務的;有的人天生下來,就是要享權利的。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就好像是一個巨大的銀河系天體。在這個天體中,有無數個小星球在運轉,每一個小星球,都有他運轉的軌道。

有的人的運轉軌道是犧牲奉獻,有的人的運轉軌道是予取予求;有的人的運轉軌道是欺矇拐騙;有的人的運轉軌道是普度眾生。簡單來說,這個花花世界是什麼樣的人都有、什麼樣的想法都有。

早些年的時候,湘君也交過一個男朋友,叫做衛清華。衛清華的學歷與經歷都不錯,自己經營一個高科技的小公司。衛清華的思維很理性,說話也比較直。

衛清華看湘君日子過的很勤儉,而英紅軍三不五時的跟湘君拿錢,很不以為然,就跟湘君說:

「你辛辛苦苦賺的錢,都給弟弟拿去東搞西搞給搞掉了。妳這樣不是在幫他,是在耽誤他。妳真要幫他,就要想辦法讓他獨立,不再是靠著跟妳拿錢過日子。」

衛清華也會跟湘君談到她父母的教育觀點。衛清華的個性比較直,會跟湘君說:「妳弟弟要跟妳借錢,妳媽媽還幫他跟妳開口。妳又不是開銀行,哪有那麼多錢給他們投資?你爸爸媽媽到底知不知道,妳賺錢是很辛苦的。」

「你認為我媽媽應該怎麼做呢?」湘君問衛清華。

「妳媽媽就應該跟妳弟弟說,妳賺錢很辛苦的,將來自己也要成家。所以不要再跟你借錢。妳媽媽應該要你弟弟好好獨立,自己努力找工作賺錢。」衛清華說。

衛清華話說多了,湘君聽了嫌煩。而且,這種話說多了,總讓湘君覺得衛清華好像看不起自己家裏的人。兩個人在一起,經常會為了湘君家裏的問題而發生爭執。

「如果你老是要批評我家的人,我們就分手吧。」湘君跟衛清華說。

「你如果只能扛起五十公斤的擔子,為什麼要勉強扛起一百公斤的擔子呢?你這樣做,自己會受內傷的。」衛清華很心疼的說。

「我這樣說,都是為妳好。」衛清華繼續說。

「這些事,你就不用管了吧。我不可能不照顧我的父母、也不可能不照顧我的弟弟。他們畢竟都是我最親的親人。」湘君很不高興的說。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