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吳元的紅包場女友》2011/12/16

十六

「妳知道嗎,我相信男女之間的緣分。」吳元看著湘君,覺得很有些話想說。

「哦,我們有緣分嗎?」湘君看著吳元說,隱隱約約之間,吳元似乎覺得,湘君的問話中,似若有所期待。

「是啊,我第一次見到妳,聽你在唱《我想有個家》,還有《嘆十聲》的時候,我就有個感覺,好像妳那天,是特別唱這二首歌給我聽的。」吳元說,不禁又想到了那天,湘君唱歌時的專注神情,還有那一抹揮之不去的藍色憂鬱。

「我也記得那一天。」湘君說。湘君說話的時候,眼波流轉,嫵媚中似乎還有些不好意思。

「妳記得什麼?」吳元問。

「我記得你在紅包上寫的字,《倩女飄零,一曲清歌知音少》。那個紅包,我現在都還留著呢。」湘君說。

「是啊,妳從湖南湘江畔飄零到了臺灣,在紅包場唱歌,能有多少知音呢?」吳元說。

「從我來看,你在紅包封套上寫的字,比紅包裏的那二百塊錢要值錢多了。」

湘君笑著說。

「是啊,紅包上的文字,是帶有感情的;鈔票本身,是沒有感情的。所以,妳看重的是感情,而不是鈔票。」吳元說。

「也許因為那只是二百元吧。如果是二千萬,就又不一樣了,呵呵。」湘君笑著說。

「還有,那句話《書生落寞,十年歲月感慨多》,說的是你自己嗎?」湘君繼續問。

「是啊,我看到了妳,感慨就多了。」吳元逗著湘君說。

「是喔,真的假的?」湘君說。

「當然是真的呀。」吳元笑笑的說。吳元看著湘君,兩人眼光相會,彼此都會心一笑。

「你知道嗎?湘君是一個很美麗的名字。」吳元說。

「是喔,吳教授又要說故事了。」湘君說。

「中國秦漢之前的文學作品中,最主要的就是《詩經》與《楚辭》。在《楚辭》中,有一篇詩篇的名字,就是《湘君》。」吳元說。

「所以,妳的名字《湘君》,是伴隨著一些很浪漫的故事的。」吳元笑著說。

「我喜歡聽你說故事。你說故事,都很好聽。」湘君說。

「中國民間傳說,《楚辭》裏的《湘君》故事,說的是堯的女兒,居住在瀟湘之畔,後來嫁給了舜。她的故事,就變成了先秦文學中的詩篇。」吳元說。

「我好像沒有這麼老吧。」湘君笑著說。

「紅樓夢裏林黛玉的雅號叫瀟湘妃子,也是起源於這個故事。」吳元說。

「我好像不至於那麼悲情吧。」湘君笑著說。

「嗯,妳看起來確實是很明朗,不悲情。」吳元說。

「我的祖先最早姓什麼,我們都不知道了。」湘君開始說她的故事。

「然後有一個祖先,跟著一個大將軍南征,我這個祖先作戰很英勇,立了很多戰功。大將軍很欣賞他,就乾脆給他改了名字,叫做『英勇』。從此之後,我們家就姓英了。」湘君說。

「很有意思。你們家族,大概出了不少的英雄、英武、英豪、英烈。」吳元聽得興致很高。

「在我們家附近,有座小山,小山上有片梅林。冬天的時候梅花開放,很漂亮的。我在冬天出生,所以名字叫『若梅』。」湘君說。

「哦,英若梅?聽妳的名字就可以想像,妳的性格是外柔內剛。」吳元附和的說。

「我們家那一塊地區,湘鄉、湘潭、湘陰,一般人叫做三湘,我就用了湘君這樣的名字。」湘君說。

「中國近代史最出名的幾個人物,曾國藩是湘鄉,左宗棠是湘陰,毛澤東是湘潭。三湘地區的讀書人,很能打仗,很厲害的。」吳元說。

「我沒讀什麼書,可是我懂事懂得早。」湘君說。

「我讀小學的時候,成績很好的。父親經常不在家,在外做工程。後來,不知道怎麼搞的,父親身體受了傷,回家養傷,就不再出去做工程了。後來,父親就常在家喝酒罵人。我就忽然長大了。」

「我忽然知道,我已經不能依靠父親,我要想辦法早點出去賺錢。」

「我覺得讀書,不再是件重要的事。出去打工賺錢,才是重要的事。所以,我的成績退步了,老師找我談,要我專心讀書,也不能改變我的想法。」湘君說。

「哦。」吳元很注意的聽。

「我很早就不花家裏的錢了,還寄錢給家裏用。」湘君說。

「爸爸媽媽怎麼說妳呢?」吳元問。

「他們都說我很孝順。好多年了,他們都已經很習慣,我寄錢給他們用。」

「你自己不想為自己存些錢嗎?」吳元說。

「存了錢才能累積資本。有了資本累積,才能靠投資來賺錢;如果不能靠資本賺錢,就只能靠勞力來賺錢。靠勞力賺錢,是很辛苦的。」吳元繼續說。

「我想就算我自己存錢,也不是什麼大數目。反正也買不起房子,還是寄回去給爸爸媽媽用。她們不會亂花錢,會幫我存下來的吧。」湘君說。

不過,很多事情都難說。湘君有一個弟弟,叫做英紅軍。英紅軍是家裏的獨子,特別受到父母親的偏愛。這是中國人的傳統,獨子要承擔家庭『傳宗接代』的重大任務,所以當然可以優先享用家裏的各項資源。

在大陸一片向錢看的浪潮中,媒體報導、街談巷議中,充滿了各種各樣投資經商,一夕致富的傳聞故事。這些故事,雖然是人云亦云、假大空的成分多,但是卻有著難以抗拒的誘惑力。很多人都會幻想,幾個哥們一起找個投資機會,再買通些社會與官方關係,一二年之後,就會創業有成,名利雙收。父母引以為傲,四方親友稱羡。

英紅軍在父母親的寵愛下,從小就是出手大方。因為出手大方,整天混著玩的朋友也多些。這些小時候混著玩的朋友,長大了也多會有投資經商、東混西混,就可以混出一片天的想法。

英紅軍就會常常與朋友們商量,如何一起合作投資、開創事業。一開始,英紅軍想要在城裏的餐飲街開個酒吧,就要湘君參股投資。湘君因為是自己的弟弟想做事業,沒怎麼問,就把手上的一點錢,都投了英紅軍的酒吧。結果不到一年,幾個哥們把錢虧光了,酒吧事業也就在哥們叮叮咚咚、吵吵鬧鬧聲中結束了。

過了二年,英紅軍又來找湘君,這次英紅軍是說,想要跟幾個朋友一起開個音響樂器店。有了上次的教訓,湘君拒絕了英紅軍的要求。

湘君知道,經營企業,哪裏有那麼簡單?自己不內行的事業,投了錢交給別人去經營,就想等著發財,天下哪裏有這麼好的事?

第一,自己不內行的事業,怎麼可能競爭得過內行的競爭對手?第二,投了錢讓別人去經營,錢經過別人的手,怎麼可能還會流回自己的口袋?

如果真有這麼好的運氣,走在路上,大概都會一不小心,就踢到金子了。

問題是,這些道理,有的人會去想;有的人就是不會去想。這是個說不清楚、沒有辦法的事。

還是共產黨的革命領袖周恩來說得有道理,「革命的成功路線,總是曲折的」。英紅軍跟姐姐借不到錢,也沒有關係。英紅軍可以找媽媽投資。媽媽一聽是自己的愛子想要投資,就把銀行裏的錢,都拿出來幫兒子創業了。

英紅軍跟媽媽說,跟媽媽借的周轉金,一年之後一定可以加倍奉還。英紅軍說得很有信心;媽媽對於兒子的信心也很有信心。

問題是,這些拿出去給英紅軍周轉的錢,都是湘君每個月辛苦工作寄回家的錢。

而且重要的是,事業經營的成敗,所依據的是經濟規律,不是依據個人的心願。

英紅軍的音響樂器店,畢竟還是難逃自由經濟的競爭法則。搞不了二年,又是不堪虧損,結束營業。

湘君的母親,回過頭來,跟湘君說:

「你的弟弟很努力的,就是運氣不好,沒有貴人相助。妳在經濟上,要再多幫幫他哦!」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