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吳元的紅包場女友》2011/12/9

十五

吳元的想法,也確實如此。吳元認為自己的能力有限,所謂的慈善事業,對於吳元來說,只能是選定身邊幾個值得幫助的人,好好幫幫而已。

吳元在學校做教授,也有這樣的體會。一個班上通常有四十多個學生,吳元做為老師,又能真正幫到幾個學生呢?臺灣的大學密度,居世界第一。在臺灣不管是誰,只要是帶著身份證、願意交學費的,都可以去讀大學。其實,很多學生家裏窮,沒錢供學費。不過這不是問題,只要學校出個證明,學生就可以申請到臺灣銀行的助學貸款。問題是如此一來,大學一畢業,就積欠了四十萬元助學貸款的債務。

總之,現在臺灣只有招不足學生的大學;沒有進不了大學的學生。

吳元目前所任教的大學,是一所普通的科技大學。早些年前,這些科技大學都是所謂的私立工專。後來,臺灣進行了大幅度的「教育改革」。「教育改革」的結果,是這些工專慢慢的都變成了技術學院;再慢慢的,這些技術學院又都變成了科技大學。

在私立工專變成科技大學的過程中,因為大學不斷擴編,生源越來越少,學生的程度,是越來越差了。

這個變化,吳元覺得,就好像是一個組織團體的制服,是越穿越光鮮;所戴的帽子,是越戴越亮麗;可是組織團體成員的內涵,卻是越來越敗落了。

尤其是這幾年,學生素質低落的速度,明顯的加快。吳元常常感到困惑。

有好幾次,吳元實在忍不住了,就問學生:

「你為什麼要來讀大學呢?你有沒有考慮過,你的時間與金錢都是成本。四年下來,其實你付出的成本是很高的。」

學生的回答很坦白,答案也都差不多:「我也知道我們的文憑沒什麼用。可是大家都有文憑,我沒有文憑也不行啊。」

「連桃園機場招聘推行李車的,都需要有大學學位。」有位同學接嘴說,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臺灣的社會結構,似乎在「迫使」每一個人都要有大學文憑。至於大學文憑代表什麼意義呢?似乎不用太去管他。

有一天,吳元教的大四畢業班學生要考期末考了,這門課是商務英語。吳元問班上的同學們:

「各位同學,你們對於期末考的題目,有什麼建議?」

有一位性格比較活潑的同學舉手說:「老師,可不可以只考我們英文單字,英文單字從一寫到十就好了?再難的,我們也不會。」

有幾位同學,點頭表示認同這個建議。

「是嗎?」吳元輕輕的皺了眉頭,轉過了頭,看了看上課用的白板,白板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吳元寫的商務英語造句。

「能幫到幾個就算幾個吧,別的也管不了。不然怎麼辦呢?總不要辭職跟新臺幣過不去吧。」那天,吳元根徐大凱談到學校的事,徐大凱很有同感的說。

那一天,二○一一年十月五日,蘋果電腦的創辦人史蒂夫.賈伯斯過世了。臺灣的所有媒體,都是以頭條新聞報導這個消息。

吳元注意到,近五十年來,美國電腦業最重要的三個創業人物,蘋果公司的史蒂夫.賈伯斯、微軟公司的比爾.蓋玆、還有戴爾公司的邁克.戴爾,都是大學讀了一半就輟學了。他們在輟學之後,才得以全心全力開創自己的事業版圖。

這三位拒絕讀完大學的小子,後來都是資訊電腦業開天闢地的人物,影響極為深遠。

賈伯斯在二○○五年,接受史丹佛大學的邀請,在畢業典禮上給學生們致辭。這個拒絕讀完大學,而後成就非凡的小子,跟這些一流名校的畢業生說:

”You've got to find whatyou love. And that is as truefor your work as it is for yourlovers……The only way to dogreat work is to love what youdo. If you haven't found it yet,keep looking. Don't settle.”

中文是:「你必需找到你的所愛,對工作、對愛情都一樣。……要做偉大的事,就必需是做你愛做的事。如果你還沒找到,就繼續尋找,找到為止。」

吳元仔細閱讀了這篇演講的全文,吳元想,這篇文章寫得很有意思。以中國人的詞彙來說,這篇文章是「明心見性,文如其人」。吳元把這篇文章的中譯版,發給了他班上的學生們,請他們好好讀讀。

同學們讀了文章,會不會有所啟發呢?吳元不知道。

吳元想,班上有四十多位同學,能有六、七位同學能有些感悟,吳元就很滿意了。

其實,更重要的是,吳元自己倒是有些感慨。吳元想,賈伯斯說得很有道理,怪不得賈伯斯成了個叱吒風雲的人物。吳元也在問自己這樣的問題:

「對工作,對愛情,我找到了我的所愛嗎?」

「如果沒有找到,真的還要繼續找嗎?」

吳元忽然有些困惑。吳元發現,賈伯斯所說的道理,聽起來好簡單,仔細再想想,其實很不簡單。

也許就是因為這些道理的實現,對於賈伯斯來說,很簡單,所以他是賈伯斯。對於普通人來說,這些道理的實現,不是那麼簡單,所以普通人只能當普通人了。

「第一流的人才是不需要讀完大學的,因為他們很早就知道自己要什麼,也知道如何可以得到他們所要的。學校給他們的幫助很有限。」吳元的好朋友,很聰明的李博士這樣的跟吳元說。

「愛因斯坦是個例子,學校能教他什麼呢?」李博士舉了案例說明。

「大學幫助的是中等人才。他們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大學教育提供了一個聚會場所,讓大家隨波逐流,然後在社會機制的運作下,大學畢業了,可以成為普通的受薪階級。」李博士繼續說。

「大學也傷害到了一些弱勢族群。他們讀的是末段大學,沒有學到什麼實用的東西。大學一畢業,就背上了四十萬元的負債。他們耗費了四年的青春,拉高了就業身段,得到的文憑,又派不上什麼用場,實在是蠻慘的。」吳元順著李博士的理論做了延伸。

工作與愛情,似乎是人生最重要的二件事。工作會佔據你一大塊的清醒人生,工作結束回到了家,家會佔據你另一大塊的清醒人生。賈伯斯說「找到你所愛的工作與情人」,如果真能做到這一步,你的清醒人生,都是在幸福美好中度過了。

簡單來說,很多人的人生願景,就是要找個好工作、找個好愛人。

當然,所謂的找得到找不到,也不是那麼的絕對。還要看你如何經營自己的工作、如何經營自己的感情生活了。

愛一個人的基礎是什麼呢?吳元想,感情的基礎,在於一些很根本的品質吧。吳元這些年來,交往了一些女性,對自己的情感偏好,也有了清晰的看法。

「我喜歡的是善良、可愛、性感、有趣、脾氣好的女人。」有一次,吳元約了湘君出來吃飯,跟湘君說他的看法。

「哦,有什麼是你不喜歡的嗎?」湘君說。「所謂的氣質好、學歷好、家世好、職業好、這些對我來說,好像都不太重要。」吳元說。

「你不覺得學歷好的女生,跟你比較談得來?」湘君問。

「不會噢。自以為有學問的,有可能反而比較偏執、爭強好勝。而且自以為有學問的,也不見得有智慧。」吳元說。

「學問不是智慧?」湘君問。

「學問是你懂了些什麼,智慧是如何去用你的學問。或者說,懂得如何退讓捨棄,就是一種智慧。」吳元說。

「吳大哥,有件事,你知道嗎。」湘君說,似乎猶豫了一下。

「平常客人約我們出來吃飯聊天,客人都是要付錢的。因為我們花了時間陪客人,客人要付我們時間成本,這是我們的工作。」湘君繼續說。

「你可能覺得這樣很奇怪,不過我們行業就是這樣的。這是我們的行規。」

「可是我認為我們是朋友,所以,我就不跟你收錢了。」湘君笑笑的說。

「是啊,如果我跟我的朋友聊天,還要付錢的話,為什麼是我付他錢,而不是他付我錢呢?這好像有點奇怪喔。」吳元也笑笑的說。

「我沒有什麼學問。可是我跟你聊天,不收費用,我算不算是有點智慧呢?」湘君說。

「因為我如果跟你收費用,你就不跟我聊天了。我失去了聽吳老師上課的機會,也許我的損失更大了,呵呵。」湘君笑著說。

吳元看著湘君美麗的笑容,湘君薄薄的上唇與略微飽滿的下唇,綻開出了一個向上牽引的優美弧線。這個優美的弧線,似乎在吳元的心中不停的蕩漾。

「妳不但有智慧,而且很性感、有魅力,真是秀外慧中。」吳元笑著說,說的是心底的話。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