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吳元的紅包場女友》2011/11/11

十二

嘉陵的老家重慶,是中國的一個直轄市。中國目前有四個直轄市,分別是北京、天津、上海與重慶。在這四個直轄市中,重慶市的人口最多、面積最大。

現在重慶市的人口有三千二百萬,約為臺灣總人口的一倍半,臺北市的十二倍;重慶市的面積有八萬二千四百平方公里,有臺灣的二點三倍大。

所以,重慶市的規模,與臺北市的規模是兩回事。簡單來說,我們可以把重慶市想像成二個臺灣。

放眼世界,重慶市真是一個超大型的都市。重慶市的面積,等於荷蘭加瑞士兩個國家的總和;重慶市的人口,比荷蘭加瑞士,還多了三十三%;如果與全世界的二百多個國家相比,重慶市的人口,可以排到第三十六名。

重慶市多山、多霧。因此重慶有山城、霧都的稱號。重慶的夏天十分的炎熱,是中國的「四大火爐城市」之一。

我們可以想像,這麼一個多山、多霧、夏天又熱得要死的地方,一定是很貧瘠的。在這麼一個貧瘠的地方,有這麼多的人口要生活,必然有很多人,是生活在貧困中。

在貧困中過日子的老百姓,總是會希望能有機會擺脫貧窮,過過好日子。

要怎麼樣做,才能脫貧致富呢?有些頗具姿色的女孩,自然就會告別了窮鄉僻壤的老家,到外面的浮華世界闖蕩天下。

其實,就算是不具姿色的女孩,也會告別了窮鄉僻壤的老家,到外面的浮華世界去賭一下機運。總之,年輕就是美,就有闖蕩的條件。人生嘛,總是要賭上幾回。

那一天,吳元沒事,忽然想到了嘉陵。大家都說嘉陵現實,有空去找找現實的嘉陵混混,也挺有趣吧,吳元想。

就好像看電影一樣,除了看劇情片、動作片、愛情片之外,偶爾也要看看懸疑片、鬼怪片,吳元想。

於是,吳元坐捷運,到了西門町紅包場,包了個二百元的小紅包給嘉陵,嘉陵坐了過來,吳元就跟嘉陵瞎聊天。

「嘉陵啊,我有次去重慶,覺得重慶的騙子可真多。」吳元說。

「吳大哥,什麼地方都有好人,也都有壞人的。」嘉陵說。

「我的經驗是,在重慶市中心熱鬧的街頭,只要是有人跑來跟你搭訕,就一定是想要騙你的錢。」吳元看著嘉陵,笑笑的說。

「那你會怎麼辦呢?」嘉陵問。

「我早就準備了一疊假鈔票。他賣給我假貨,我就交給他假鈔。假鈔換假貨,雙方都不吃虧的。」

吳元略微喝了口茶,繼續逗著嘉陵說話:「有一次,我買了個騙子的假貨,付給他假鈔。他看了半天我的假鈔,我看了半天他的假貨;然後,我看著他,他看著我,我倆都很有默契的笑了,哈哈。」

「那你到紅包場,是不是也給了我們假鈔?」嘉陵問吳元,擔心她拿到的是吳元給的假鈔。

「那要看對象囉。如果小姐對我很誠懇,我當然是不會給她假鈔。」吳元說,覺得跟嘉陵瞎扯,也挺好玩的。

「是嗎?」嘉陵拂了拂如雲秀髮,不經意的露出了她飽滿而略往前凸的額頭。

其實,吳元也不盡然是在亂說。吳元在大陸工作過蠻長的一段時間,吳元對於大陸騙子之多,有深刻的親身體會。

吳元現在還正在進行一場官司。吳元打官司的對象,是北京知名的上市公司,「華誼兄弟公司」。這場官司的申訴狀,已經送進了北京最高法院。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吳元之前在北京經營公司,註冊登記了一個商標,銷售公司商品。在吳元所雇用的員工中,有幾個不肖員工,就串聯在一起,私下盜賣公司的商品,吃裏扒外,黑了不少錢。

吳元發現了弊端,就要懲處這幾個員工,這幾個員工集體叛逃,投靠「華誼兄弟公司」,華誼兄弟也收用了這幾個員工。

問題是這幾個王八蛋,到了華誼兄弟公司,居然在華誼公司名義下,繼續使用吳元在國家商標局登記有案的商標,販賣商品。

這個情況,就等於是叛軍叛逃了,還依舊打著官軍的旗號,四處張揚,目無法紀。

於是,吳元對華誼兄弟在北京提出了法律訴訟,要求華誼兄弟賠款道歉。北京的二中院一審判決華誼兄弟侵權,必須賠款道歉;華誼兄弟上訴到了北京高等法院,高等法院再判華誼兄弟侵權,必須賠款道歉;華誼兄弟竟然毫無羞怍之心,硬是把這個證據明確、是非分明的侵權案,送進了北京最高法院,申請再做審理。

華誼兄弟所持的理由是什麼呢?說來可笑,華誼兄弟的理由是,這幾個員工曾經在原公司以這個商標的名義販賣過商品,所以這個商標權,應該屬於這幾個不肖員工。

北京的法院法官們可真辛苦,每天要為華誼兄弟這類亂七八糟的訴訟案寫判決書,寫的手都酸了,吳元想,不禁搖了搖頭。

嘉陵說的也沒錯,什麼地方都有好人,也都有壞人。不過,臺灣的騙子畢竟還有羞恥之心的。臺灣的騙子,一般來說,幹起壞事,總是鬼頭鬼腦、偷偷摸摸,一旦被抓到了,還會道歉認錯。

大陸的騙子,一般來說,都是理不直而氣壯,一付革命帶種、造反有理的德行。就算幹盡了壞事被揭穿了,也不會主動說一句賠禮道歉的話。

「唉,大陸的騙子,不管是老老小小,是公司還是個人,真是俯拾皆是,防不勝防。」吳元不禁深深的嘆了口氣。

大陸的騙子為什麼會這麼多、這麼的肆無忌憚呢?吳元在北京受了不少教訓,虧了不少錢,所以會常常思考這個問題。

「我已經分析出了理由,說明大陸的騙子為什麼特別多。」吳元跟嘉陵說。

「吳大哥很喜歡分析事情?」嘉陵說。

「是啊,我喜歡分析事情。事情經過分析,就明白了。」

吳元繼續說:「現在大陸的社會主義靠不住了,每個人都想賺錢發財。有關係的靠關係賺錢發財,有能力的靠能力賺錢發財;沒有關係又沒有能力的,看著別人賺錢發財,自己也想賺錢發財,你說能怎麼辦呢?」

「所以這些人只好靠當騙子賺錢發財。在大陸,當騙子的風險不大,頂多是騙不到錢而已,是不會受到什麼嚴重懲處的。何況大家都在騙,為什麼就我不騙呢?」

「嗯。」嘉陵似乎聽得很專心。

「大陸有十三億人口,沒有關係又沒能力又想發財的人,總有個十億吧。妳想想,有這十億群眾基礎,大陸的騙子還能不多嗎?」

吳元說,覺得自己的分析真是頭頭是道。

「吳大哥,你好會分析喔!」嘉陵說。

「問題還不僅於此,有很多已經賺了錢發了財的人,還是充滿貪鄙之心。這些人沒有宗教信仰、沒有道德規範、沒有法理觀念制約,選擇了充當一輩子的騙子!」

吳元說,不禁想到了他與「華誼兄弟公司」的這場官司。這場沒完沒了的官司,吳元已經決定,不惜任何代價,就算是一人單鬥一家上市公司,也非要打到底不可。

吳元相信,中國的國家司法系統,最終還是會讓這些人知道,這個社會,畢竟還是有一定程度的公義存在的。

當事人如果自己不堅持,國家的司法系統,又如何有機會來伸張正義呢?

「哦,大陸的騙子確實多些,我也討厭騙子,所以才到臺灣來賺錢。」嘉陵說。

「我在紅包場陪客人唱歌吃飯,就是為了賺錢。我計劃賺錢賺得差不多了,就離開紅包場,回重慶買二個房,一個給父母,一個給自己。手上要有點錢,生活才能過得安穩。」嘉陵說。

「就像你剛分析的,我沒有什麼關係,也沒有什麼能力。我在紅包場,就是要賺錢。別人怎麼說,怎麼想,我也沒法管。」

「可是我不是騙子。重慶的樓房,現在很貴。所以,我要趁現在能賺錢,趕快多賺些錢,不要浪費時間。我就是這樣想的。」嘉陵說。

「嗯,嘉陵,妳說的很有道理。」吳元表示同意。

吳元低頭喝了口茶,抬頭看了看嘉陵,想到有句話還是要說清楚:「嘉陵,妳放心吧,我給你的都是真鈔,不是假鈔。我剛剛都是說笑話逗你玩的,不要當真,呵呵。」

「我就知道吳大哥,喜歡逗我說笑話。」嘉陵很高興的笑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