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吳元的紅包場女友》2011/11/4

十一

嘉陵的皮膚白皙,身材高挑,眼睛大大的,是個頗具姿色的四川妹子。嘉陵的額頭飽滿,略微往前突出,很有南極仙翁壽星頭的風味。所以嘉陵通常都是秀髮如雲,覆蓋著半個額頭,秀髮是一路飄垂到了嘉陵的肩頭。

女人的自我打扮,都是很用心的。男人要懂得欣賞這個世界的美,就要先懂得欣賞女人是如何在自我打扮;要懂得欣賞女人如何發揚光大自己的優點,如何刻意隱藏自己的弱點。

這個世界是這麼的美好,就是因為有很多女人,都在努力的讓這個世界變得很美好。

好多年以前,吳元在美國德州留學,有一次,跟老楊一起去看德州的州展。在德州的州展中,有很多關於德州牛仔的活動。有一個活動,是德州農莊的女牛仔們,騎著馬驅趕著牛兒一陣亂跑;然後一大夥女牛仔,騎馬列隊大跳方塊舞。看起來十分的勇悍。

老楊看得很有感嘆:「美國的美女多,怪不得國家強大!」

吳元也隨聲附和;「人家美國的美女多,怪不得叫美國。」

美女多,跟國家強大有什麼關係呢?吳元想,美女代表的形象是健康、自信、青春、亮麗。如果一個國家處處都有健康、自信、青春、亮麗的人民形象,這個國家顯然是比較強大的。

一個國家的美女,都想外移到別的國家去,這個國家顯然是有些問題的。

所以,以美女的比例,作為一個國家強大的觀測指標,是很有道理的。

不過,有的美女是很現實的。

那一天,嘉陵打了個電話給徐大凱。

「徐大哥,下個星期五公司要幫我做『今日之星』,希望你能來捧場。」嘉陵跟徐大凱說。

徐大凱知道,所謂的『今日之星』來捧場的意思,就是當天去紅包場簽嘉陵的單、一方面是充人場、一方面是送紅包。

簡單來說,『今日之星』的活動,是紅包場衝業績的一個行銷手段。紅包場的小姐,以『今日之星』作為一個說辭,邀請客人來送紅包。『今日之星』的紅包通常要給的比較大些,總要包個一千元的紅包才好交代。

臺北的社會,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紅包場的客人,雖然說是老兵日益凋謝,但是也有了穩定的新客源。現在穩定的新客源,有的是坐領十八趴的軍公教、有的是每月收房租的包租公,有的是中小企業主。有蠻多的客人,每個星期都會送上七八千元的紅包給小姐們。

孫中山說,他的民生主義的真諦就是「人盡其才、地盡其利、物盡其用、貨暢其流」。西門町紅包場,在一定的範圍內,忠實的實踐了孫中山先生民生主義的真諦。

不過,徐大凱的情況有些尷尬。徐大凱不算是專職的軍公教,沒有優渥的十八趴;徐大凱不是包租公,沒有固定的房租可收;徐大凱雖然曾經是個中小企業主,可惜是個虧了老本的中小企業主。

臺灣政府的福利政策,是特別用來照顧那些一輩子在劃定的圈圈裏混日子的人;不是用來照顧冒險犯難,勇於創新的人。所以,當年冒險犯難,勇於承擔風險的徐大凱,現在並沒有穩定的津貼與收入。

其實,社會的經濟成長,就業機會的創造,主要是要依靠冒險犯難,求新求變的創業精神。當一個政府過度褊護軍公教的利益,而社會上越來越多的人,想去當軍公教的時候;這個社會,就逐漸失去了冒險犯難的精神,這個社會的經濟,恐怕是很難再持續成長了。

總之,徐大凱對於嘉陵的熱情邀約,興趣不大。徐大凱想,小姐一打電話來,我就要跑去送錢?我已經沒有那麼多的閑錢了。

「嘉陵,你的客人很多啊,不在乎我一個吧。謝謝你,我想算了。」徐大凱說。

「徐大哥,你不要這樣說嘛。你再這樣講,我就要掛電話了。下星期五能來吧?」嘉陵說。

「我是說真的,我想算了。」徐大凱說。

那一頭,嘉陵喀擦一聲挂了電話,沒有再說一句客套話。

徐大凱搖了搖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機,覺得有些無趣。想到了以前看武俠小說,經常冒出的一句話:

「得志貓兒賽猛虎,敗翎鸚鵡不如雞。」

趙立中知道這件事,也跑來安慰徐大凱。

「嘉陵現在正當紅,沒時間跟你瞎折騰,你別責怪她。」趙立中說。

「當然、當然。我也忙得很,沒時間跟她瞎折騰。」徐大凱說。

臺灣社會上,對於大陸小姐有一個稱呼,叫做「大陸妹」。菜市場有一種青菜,不知道為什麼,也叫做「大陸妹」。很多餐廳,有「炒大陸妹」這道菜。「大陸妹」這個稱呼,有負面的貶低性的含意。

那一天,吳元到陸客如潮的臺北故宮餐廳吃飯,就很好奇的問餐廳的服務小姐一個問題:

「請問你們有『炒大陸妹』這道菜嗎?」

「沒有,我們叫它做『炒西生菜』。」小姐說。

「哦,為什麼用這個名字?」吳元故意問小姐,看她怎麼回答。

「我們很多客人是大陸小姐,我們做生意的,對客人要有禮貌。」小姐笑笑的說。

「是啊,人只要有錢了,地位就提高了。」吳元也笑笑的說。

紅包場的大陸小姐們,對於「大陸妹」這個稱呼,都很反感。

「你是教授,不可以在我面前使用『大陸妹』這樣不文明的稱呼。」有一次,甜甜就對吳元提出了抗議。

「那麼『大陸小妹』這個稱呼如何?」吳元問。

「嗯,這個還可以。」甜甜想了一下,確定『大陸小妹』這個詞,沒有貶低的含意,才表示認可。

其實這些大陸小姐,包含了驕傲的甜甜、可愛的湘君、現實的嘉陵,在性格上的個別差異性是很大的。臺灣人看大陸小姐,不應該一概而論。

不過,這些大陸小姐有一點倒是相同的,她們都是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更豐富的文化體驗,而背井離鄉、漂洋渡海來到了臺灣。

吳元不禁想到了很多年以前,他在美國德州的洛克威爾公司上班。當時公司有一位同事,叫做John Simon。洛克威爾公司的業績那幾年不太好,老John的年齡比較大,所以公司在跟老John談判,要請老John提前退休。

老John跟吳元分享同一間辦公室。老John的太太剛過世,又要面臨被迫提前退休的打擊,心情有些鬱悶,所以老John會經常在辦公室裏,找吳元閒聊天。

「我很欽佩你們的勇氣。」有一天,老John忽然跟吳元這樣說。

「哦,您是什麼意思?」吳元問老John。

「你們從遙遠的臺灣到美國來,語言不通,親人也都不在身邊。而且,你們似乎也不相信耶穌基督。那麼,到底是什麼力量把你們帶到這裡的?」

老John繼續說:「我是基督徒。我相信一定有一種力量在支持你們,帶引你們。不管怎麼說,我很欽佩你們的勇氣。」

吳元愣了一下,老John言之有理。可是,為什麼這個問題,對於吳元來說,從來就不曾是一個問題?

「坦白說,我們在臺灣,好像是能來美國,就趕快來美國吧。我們都沒有想到過,做這件事是需要勇氣的。」吳元跟老John說。

「是嗎?你知道,我們很多德州人,連紐約都沒有去過。我因為在二戰的時候服役當空軍,開了戰鬥機,所以去的地方還多些。」

「戰爭結束了,我回到了德州家鄉,就不想再出國了。我認為全世界最好的地方,就是我的家鄉,美國德州的理查森市。」老John說。

「哦,我們的情況與您的情況,好像有些不同。」吳元說。

「我父親的家鄉在中國的西北地區,我好像不覺得那是我的家鄉。我在臺灣長大,小的時候住的都是租來的房子,而且經常搬家。後來,我長大了,大家好像都想要往美國跑。」

吳元繼續說,對於自己家鄉的概念,吳元總覺得,無法像老John說得那麼的乾淨利落。

「嗯,我想起來了,你們的Generalissimo Chiang Kai-shek在我們美國有一個外號,叫做Cash-my-check。他浪費了我們美國納稅人民很多很多的錢。」老John說。

「哦。」吳元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好漫應一聲。

「我還是相信,上帝安排你到美國來,是有祂的意旨的。」老John說,眼光看著放在桌上左前側的聖經。

老John總是把聖經放在觸手可及的地方,一有空的時候,老John就會隨手翻閱聖經。

「我們知道美國是一個很進步的國家,所以我們才會到美國來。我們相信在美國,只要努力,就可以得到合理的回報。」吳元想了想,跟老John這樣的說。

事隔好多年了,當年興致勃勃,漂洋渡海到美國去闖蕩的吳元,畢竟還是回到了臺灣。吳元闔上了雙眼,有些神思飄緲。

人生有時候,就像是在一個運動場上跑步。跑了半天,滿頭大汗,最終很高興自己又跑回了原點。

這些大陸小姐,為什麼會漂洋渡海來到臺灣呢?

吳元在闔上的雙眼中,仿佛又看到了老John在跟吳元說話的時候,看著桌上左前側的聖經的嚴肅表情。

嗯,老John說的是對的,這些大陸小姐來到臺灣,應該都是上帝的意旨。

不然,吳元怎麼會有可能認識驕傲的甜甜,可愛的湘君,還有現實的嘉陵呢?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