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吳元的紅包場女友》2011/10/21



隨著兩岸政治與經濟關係的改善,兩岸人民之間的往來也日益頻繁。有一些大陸女孩,就像是來自於貴州的甜甜,因為種種的因緣際會,來到了臺灣。

每個年輕人,都有他的夢想。其實這些夢想,基本上也都差不多。有的想擺脫貧困,過著更好的生活;有的嚮往自由,不喜歡受到家庭的整天叮囑,或是政治上意識形態的束縛;有的期望體驗不同的文化氛圍,或是不同的生活內涵。

當然,還有的是為了追求愛情。

「愛情,就是你到那裏,我就跟著你到那裏。」在吳元遙遠的記憶中,很久很久以前,似乎還有一個小女生,跟他講過這樣的話。

「I will follow you to the
end of the world.」小女生又說了句英文。小女生似乎覺得,說說英文,更能清楚表達她的決心。

「可是,我自己將來能幹什麼,我自己都搞不清楚。」吳元的回答,不太果決,有些瞻前顧後。

「我搞不清楚我能幹什麼,你又跟著我,事情不是更複雜了?」吳元繼續說。

「你只要決定要不要跟我在一起,其他的,我們一起來想辦法。」小女生說。

「這樣想事情,對我來說,是不負責任的。」吳元說。

「你根本就不愛我!」小女生很傷心,替兩個人的關係,做了個片面性的總結。

想到這裡,吳元不禁輕輕的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人生的事,很難說。就是到了今天,回想那麼多年前的事,到底是誰說得對,吳元還是無法說得清楚。

很多事情,不是單純的一個決定,就決定了一切的問題。而是做了決定之後,各種各樣的事情,會如何的演變問題吧。

各種各樣的事情會如何演變呢?其中的變數就太多太多了。

湘君是什麼樣的因緣際會到臺灣來的呢?吳元不禁有些好奇。

自從上次在『Bigtom美國冰淇淋文化館』跟湘君約了見面之後,吳元已經有好幾天沒有見到湘君了。也不知道為什麼,吳元常常會想到湘君。

吳元想到了什麼呢?吳元還想到了以前看過的一個電影。吳元非常喜歡這個電影,這個電影的英文名字是『Meet Joe Black』,臺灣的中文翻譯是「第六感生死緣」。吳元很喜歡這個電影裏的對白,吳元欣賞對白,不單是看中文的翻譯;吳元還真得很仔細的,欣賞了電影裏的英語原文對白。

一個好的電影,一定要有好的對白。吳元是這樣認為的。

吳元記得電影裏的父親,跟他最鍾愛的小女兒,用這樣的話,來表達他對於愛情的看法:

『Stay open. Who knows?
Lightening could strike.』

中文是:「保持開放的態度。誰知道呢?也許閃電會擊中你的。」

電影裏的父親,還跟他的女兒,做了這樣的說明:

『Well, you forget your head,and you listen to your heart.』

中文是:「嘿,不要用你的頭腦去思考,要聽你心中的呼喚。」

這一天,吳元下午有空,似乎聽到了心中的呼喚,要他再去看看湘君。於是,吳元搭乘了捷運,到西門町去看湘君。吳元到的比較早,湘君還沒有來。

倒是美姍看到了吳元,很殷勤的過來跟吳元聊天。兩個人聊著聊著,大概美姍覺得吳元人還不錯,又是徐大凱的好朋友,就跟吳元敞開來聊,談到了自己的過往。

「我十九歲認識了阿郎,二十歲就跟阿郎結婚了。」美姍說。

「哦,妳很小就結婚了。」吳元說。

「有時候我會想,跟阿郎結婚,是我在二十歲時候,做的一件糊塗決定。難道我真要為我二十歲的一個糊塗決定,而付出我的一生,做為代價?」美姍說。

「所以我決定離婚了。我二十歲時候的想法,不能代表我三十歲的想法,更不能代表現在我四十歲的想法。我早就不是二十歲的我了。」美姍繼續說。

「嗯,你說的很有道理。二十歲的妳,怎麼能代表四十歲的妳發言呢?」吳元聽得很專心,覺得美姍說的話,確實很有道理。

紅包場的小姐,也許沒有讀過什麼書,也許沒有什麼學位。不過,倒是各有各的生活歷練。對於紅包場的小姐來說,生活的歷練,才是最真實的。小姐們都習慣從自己的生活歷練中,拮取智慧,指引方向。

美姍從她的生活歷練中,洗煉出了幾個總結。美姍帶著女兒,南部的窮困老家,也是她經濟上的包袱,有誰願意迎娶一個拖家帶小、負擔沉重的中年歌女?所以,美姍已經不再企望有純情而幸福的婚姻了。

經過了好多次的嘗試,美姍也不再企望,可以在所謂的正規公司,做正規的工作。美姍的生活歷練,讓她認定,她的生活重心與職場歸宿,就是臺北市西門町的紅包場。

美姍知道自己的歌藝不是特別的傑出,只憑著唱歌,她無法吸引足夠多的好客人。美姍也很清楚,青春縱使美好,卻不可靠。因為人只會越來越老,不會越來越小。所謂的女人四十一支花,也是顧影自憐的成分多,嬌艷欲滴的成分少。

所以,美姍在紅包場的努力方向,就是盡心盡力經營她與客戶的關係。對每一個客人,美姍都會回家做記錄。如果知道了客人的生日,美姍也不會忘記,在客人生日的那一天,第一個送上祝你生日快樂的簡訊。

美姍的工作目標,就是趁著還能在紅包場賺錢的時候,盡量的賺錢。

「我賺了錢,就要想辦法,去投資買房子。我將來老了,誰都靠不上了,還可以靠著收房租過日子。」美姍跟吳元說。

「這樣想很好。可是有兩個千萬,一定要注意。」吳元說

「什麼兩個千萬?我一個千萬都沒有。」美姍說,很認真的樣子。

「千萬不要隨便借錢給別人;千萬不要讓別人來理你的錢財。這就是我的兩個千萬,哈哈。」吳元笑著說。

「吳大哥真幽默。」美姍也笑了。

美姍沉默了片刻,忍不住想要跟吳元訴苦。

「唉,現在的生意,真是越來越難做了。」美姍說,嘆了一口氣。

「哦,現在經濟情況,不是比之前金融海嘯的時候好些嗎?」吳元說,有些好奇。

「吳大哥,你都不知道,現在公司裏的大陸小姐越來越多,一個比一個年輕,一個比一個厲害。」美姍說。

吳元想到了湘君,湘君也是大陸來的小姐。吳元喜歡湘君,不想正面回應美姍的看法,就換了個說法來逗美姍。

「臺灣的客人,應該比較照顧臺灣小姐吧?」吳元說,

「我早就看清楚了,男人都是愛色不愛國的。」美姍說。

「我的一個長期經營的客戶,昨天也跑了單。他把單子,簽給了一個新來的大陸小姐。這個大陸妹,年輕,身材好,嘴巴又甜,我怎麼競爭得過她?」美珊說,很憂心的樣子。

「哦,她的歌唱得怎麼樣?」吳元繼續逗著美姍。

「她是重慶來的小姐,叫做嘉陵。嘉陵唱歌的國語發音,很像是四川鄉下出來,沒有受過教育的老太婆。」美姍說。

「嘉陵的國語有重慶口音。每次唱鄧麗君的『小城故事多』,都唱成了『小城故事都』。」美姍繼續說。

「很好玩哦,還有呢?」吳元看著美姍,繼續逗著美姍批評她的競爭對手。

吳元發現,女人批評女人,具有很有高級的趣味性。不像男人批評男人,所使用的語言,比較粗俗,缺乏柔性,也不夠幽默。

「還有啊,嘉陵每次都把『充滿喜和樂』,唱成了『充滿喜火落』。」

「是嗎?很有意思哦。聽你這樣說,我都想下次約嘉陵出來,聽她唱鄧麗君的『小城故事都,充滿喜火落』,哈哈。」吳元忽然覺得,聽重慶口音唱鄧麗君的歌,一定很有趣的。

「不要吧,吳大哥,西門町又沒有失火,聽什麼『充滿喜火落』?聽這樣的歌,不是很吉利的喔。」美姍坐直了身體,表情有些認真。

吳元看著美姍略顯認真嚴肅的表情,隱隱約約之間,有了些領悟。吳元領悟到,紅包場的小姐們之間,為了搶客戶、爭業績,表面上是客客氣氣,私底下卻是暗潮洶湧。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