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小燕》2010/8/6



大為到了上海,很忙碌的開了幾天會。但是,一有空的時候,大為總是會想到,該如何與小燕聯絡的事。

每個人的心中常常有兩隊小兵,在互相交戰。大為似乎有這樣的感覺。

其中的一隊小兵會說:「算了,不用費心了吧,就算聯絡上了,你又能怎麼樣呢?」

另外的一隊小兵會說:「什麼事只要想做,就去做吧,而且是一番善意。又何必在意,一定要有什麼結果呢?」

後來大為發現,模模糊糊的、在他的心中,還有第三隊小兵,其實是扮演了一個更加關鍵性的角色。

第三隊小兵,會跟大為說:「還是先去忙別的事吧,這件事放一放,以後再說吧。反正也不急著現在處理。」

在上海的時候,每天早上,大為會一個人在酒店餐廳吃早餐。

大為在吃早餐的時候,總會保留些寬鬆的時間,喝杯咖啡,慢慢的發會兒呆。大為覺得,早上頭腦清晰,讓自己發會兒呆,就是讓自己心中的幾隊小兵,得以從容的互相交戰。

大為的咖啡還沒喝完,神思悠然之間,忽然想到了曉玲。曉玲是小燕的同事,也是大為與小燕共同的朋友。多年前,大為與曉玲有些業務上的關係。其實大為是先認識曉玲,再認識小燕的。

嗯,大為想,在他的手提電腦裏,有一個電話聯絡簿。這個電話聯絡簿裏,應該是有曉玲的手機號碼的。找個時間,打個電話給曉玲吧。

「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大為啜飲了一小口咖啡,不禁微微的笑了。

大為想,怪不得好多大人物,在面臨重大決策的時候,都要跑到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去沉思、或者去釣魚。基本上,這些大人物,就是要到一個不受干擾的地方去發呆。跟大為一個人在酒店,慢慢的喝咖啡發呆,其實是一樣的意思。

走出了酒店,大為覺得很高興,仿佛是卸下了心中的一塊石頭。

「到復興中路,靠嘉善路口。」大為上了出租車,跟出租車司機說。

上海的上班尖峰時間,路上堵得很,出租車開得很慢。司機開車堵在路上,忍不住要嘀嘀咕咕。

「我一聽你說,你要去復興中路與嘉善路口,我的心就咚隆一聲涼了半截。這條路現在是最堵的呀!」出租車司機說話,帶著濃濃的上海口音。

「對不起,對不起。」大為的心情很好,所以趕快跟司機道歉。

「可是我們開出租車的,要講道理。不能只想跑賺錢的路,那賠錢的路給誰跑啊?你說是不是呀?」司機繼續說。

「是啊。每個人都想賺錢,錢都從哪來啊?」大為漫不經心的回答。

「你說得很有道理。中國十三億人口,每個人如果想要多賺一百塊錢,全中國就要多發行一千三百億人民幣。你說,從哪來這麼多的人民幣啊?」出租車司機似乎對這個問題,有很大的研究興趣。

「是啊,你的分析很實在。」大為漫應者;心裏不禁在想,這麼多年了,不知道曉玲的手機號是不是換了。如果曉玲的手機號換了,又該怎麼辦呢?

「國家如果要多印這麼多的人民幣,不知道是依據什麼準則來印製人民幣,總不能說印鈔票就印鈔票吧?」司機繼續他的話題。

「中國人民銀行的領導小組,會參考各項經濟指標,決定是不是要加印鈔票吧。」大為隨意回應司機的問題;心裏不禁又想,曉玲跟小燕不知道還有沒有聯絡?他忽然打個電話給曉玲,會不會有些突兀呢?

「如果鈔票發行的太多了,就是物價上漲;錢就不值錢了。你說呢?」司機繼續說。

大為沒有再回答司機的問題。大為在想,所謂的business associates與friends的區分在那裏呢?

很多生意上的往來,生意結束了,所有的關係也就結束了。這一點,大為是很清楚的。朋友的關係,是可以長期維持的,跟賺錢不賺錢,沒有什麼瓜葛。

曉玲與他的關係,應該多多少少還有些朋友的關係吧,大為想。有幾次,大為與曉玲聊天,還聊得挺投緣的。大為的性格比較自由不拘,曉玲也有北方人爽朗的特質,包容性比較強些。

「到了,只有二十四塊錢。」司機打斷了大為的遐思。

「真對不起,謝謝你了。」大為付了錢,下了車。生意上的關係,就像是他與這個出租車司機的關係吧。下了車,彼此的關係就結束了,要再聯絡,反而很奇怪。

大為進了公司,忙了一天。晚上回到酒店,查到了曉玲的手機號碼,已經接近晚上十一點了。

「明天到北京再說吧,反正也不急。」大為仿佛聽到心中的第三隊小兵,跟他這樣的說。

大為到北京,是要進行一個公司的專題研討,專題是「企業領導人如何開創新局」。大為為了要準備這個研討案,看了些相關的書。在去北京的飛機上,大為似乎有些思緒混沌。大為一下子想到了研討會的專題,如何才可以把專題報告做得更好呢?大 為一下子又想到了小燕,想到了他倆一起向舊年告別時、漫天爆響的鞭炮聲;想到了他倆放的風箏,飄飄搖搖的飛上了天、手上的線團,變得好似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正在用力的拉拉拽拽。

在高空的飛機上,大為心中的三隊小兵,又開始互相交戰。到北京一定要去找小燕?算了,不必了?再說吧,反正也不急?三隊小兵在大為的心中不停的拉鋸著。

三隊小兵;還有公司的專題,「企業領導人如何開創新局」?大為在飛機上,忽然有了一個領悟。

企業領導人如何可以開創新局?其實問題的答案,就在於企業領導人,是如何睿智而勇敢的去面對,他心中三隊小兵的互相交戰吧。成功的企業領導人,都是成功的駕馭了,他心中三隊小兵的對抗與拉鋸。

到了北京,又喚起了大為一種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覺。在北京,開完了兩天的會,大為感到非常的疲倦。第二天,又必須回臺北了。難得半天的空檔,大為想,要打個電話給曉玲嗎?時間很匆促,當天晚上還另外有個約。所以就算是跟曉玲通上了話,也不可能跟小燕或是曉玲在北京見面了。

既然不可能在北京見,在北京打這個電話,跟回臺北再打這個電話,又有什麼不同呢?

大為支著頤發了會呆,忽然想到了以前讀過的一首唐詩:「嶺外音書絕,經冬復歷春。近鄉情更怯,不敢問來人。」

這首詩,據說是唐朝的宋之問寫的。宋之問因故被貶到了廣東,與洛陽的親人,很多很多年都斷絕了音訊。宋之問後來決定逃回洛陽。他在渡河過漢江的時候,心情十分的忐忑,寫下了這首「近鄉情更怯」的著名詩句。

也許是近鄉情怯吧,大為還是決定放鬆心情,到北京的公園走走。北京的公園,都有些中國特色,中國特色的呈現,就是公園裏會有拱橋流水;沿著水邊,總會有兩排垂楊柳。楊柳的枝條低垂,好像是想要牽著你的衣服跟你說話,不忍讓你離開。

終於,大為還是回到了臺北。在臺北,大為打了個電話給曉玲。

曉玲接到了大為來自於臺北的電話,似乎很驚喜。剛接電話的時候,曉玲的聲音聽來很慵懶;知道是大為打來的,曉玲的聲音就變得比較清脆有力了。

「哇,很高興接到你的電話。我在幾年前就換公司了。小燕好像還在原來的公司,我可以幫你問候她,她會怎麼反應呢,我就沒法說了。呵呵。」曉玲很熱心的說。

「謝謝你啦!不管小燕怎麼說,都沒有關係的!」大為說。

「下次你再來北京,我請你吃飯。」曉玲笑著說。「如果妳有機會來臺灣玩,我樂意專車接待妳。」大為說。

過了一會,曉玲回了電話給大為:「我找到小燕了,你可以跟她聯繫,沒有問題的。她換了手機號,我給你她新的手機號碼吧。」

「真是謝謝你了。」

大為慢慢的掛上了電話,心中覺得十分的舒坦。嗯,很好,總算是做了一件自己想去做、又有些猶豫不決的事。

大為緩緩地看著窗外的天空,仿佛是聽到了他心中的一隊小兵,在這樣的跟他說話:「下次去北京,約小燕出來敘敘舊吧。」

「嗯,很好。我會盡量把我與小燕之間的緣分,做的更圓滿一些。」大為微微的點了點頭,跟他心中的那隊小兵,輕聲的說。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