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一減一等於零》2010/3/5



大衛研究莊子很認真。在臺北的時候,大衛跟他說,莊子的《逍遙遊》寫的真好,氣魄恢宏,讀起來可以令人神清氣爽。西方的古典文學裏,還找不到這種東西。大衛還字正腔圓的念《逍遙遊》給他聽: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

大衛為了表示自己對莊子逍遙遊的認同,就給自己取了個中文名字,叫做「魏大鯤」。他通常就叫大衛大鯤。

那一天,魏大鯤從莊子中,又得到了啟發。這一次的啟發,是來自於莊子的《秋水篇》。魏大鯤說,秋水篇寫得真好。文字的表達精準優美、文字的對仗工整平穩、文字的含義又很philosophical。莊子的秋水,真是結合了文學、藝術、與哲學。

魏大鯤又字正腔圓的把莊子《秋水篇》念給他聽:

「井蛙不可以語於海者,拘於虛也;夏蟲不可以語於冰者,篤於時也;曲士不可以語於道者,束於教也。」

「嘿,夏蟲不可以語於冰者,篤於時也;曲士不可以語於道者,束於教也。」他跟著魏大鯤念了一篇,覺得的確很有道理。

這段話是什麼意思呢?有一種夏蟲,生命很短暫,只能活過一個夏天。所以你如果跟夏蟲談冬天的冰雪,夏蟲是無法理解的。有的人想法很執拗,實在是難以溝通;主要原因,還是受了本身教育局限的影響。

他看著大鯤地中海蔚藍海岸般浪漫的藍眼睛,聽著魏大鯤用字正腔圓的國語,講莊子的《逍遙遊》與《秋水篇》,忽然很有感悟。大鯤長得帥氣,又好學、有智慧、而且家境富裕。有這麼多時髦女青年會愛上魏大鯤,果然是有道理。

愛情的基礎是什麼呢?為什麼大鯤這麼有女人緣呢?他想。

愛情的一個很重要基礎,就是「仰慕」吧。一個女人仰慕一個男人,這個男人再甜言蜜語說說動聽的話,愛情的基礎就穩固了。仰慕是鋼筋,甜言蜜語是水泥,鋼筋加水泥,基業永固矣,他想。

如果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毫無仰慕之情,無論這個男人說什麼,這個女人都嗤之以鼻的唱反調,這兩人之間,還會有愛情嗎?顯然不會吧,他想。

女人對男人有仰慕心理,做起愛來,是很舒服的,而且是越做越愛。這是正面的循環。如果女人對男人毫無仰慕之情,做起愛來,恐怕會有受屈辱的感覺吧。於是,能逃就逃。這就成了負面循環。

做愛的英文是make love,這個動詞make用得很有意思。不去make愛,愛當然就沒了;換句話說,不做愛了,愛就沒了。呵呵。

一個女人如果太優秀了,可能會有些麻煩。因為太優秀的女人很難找到,讓她誠心仰慕的男人。所以,一個普通優秀的女人,比一個特別優秀的女人,容易找到她的真命天子吧。

曹雪芹的《紅樓夢》中提到,有次林黛玉寫了一首詩,詩名叫做「問菊」。其中有這樣的兩句話,很有意思:

「孤標傲世偕誰隱,一樣開花為底遲。」

菊花,在秋天開花,是中國人心 目中孤傲的隱士花。晉朝的時候,有一位酷愛菊花的詩人陶淵明,寫下了「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名句。陶淵明也就是那位受不了官場陋習,決定「不為五斗米折腰」,憤而辭官歸隱、回家種田的奇人。菊花與孤傲的隱士,因為陶淵明的關係,就被賦予了相同的精神境界。

黛玉的「問菊」,似乎是在問自己,孤標傲世,最後又能偕誰而隱呢?一樣開花,菊花為什麼偏偏開得比別的花都晚呢?

很多太優秀的女人,也許一輩子都開不了花的。他想。

他看了看大鯤,大鯤很優秀。也許,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大鯤可以解決某一位優秀女人「孤標傲世偕誰隱」的問題吧。

新加坡政府,在政策面就做了很多的努力,企圖吸引優秀的外籍男士,加入新加坡國籍。這個國家政策的目的,在於解決新加坡優秀女人「孤標傲世偕誰隱」的問題。新加坡政府真好、真體貼。臺灣政府也應該學學新加坡。不然臺灣這麼多可愛又優秀的女人怎麼辦呢?據說臺灣近年來的生育率,是全世界最低的。大概就是因為臺灣優秀的女人太多,優秀的男人不夠用吧。

一個國家要提升競爭力,就必須提升國民素質,這是邁可波特的理論。國家能夠留住優秀的男女,就會有更多優秀男女願意來了。這是孔子所謂的「近者悅,遠者來」。現在的新名詞叫做「群聚效應」。要用新名詞,而且要說說英文,clustering effect,才顯得很有學問。

所以,要顯得自己很有學問,就要不斷的使用新名詞,然後加兩句英文翻譯。老的東西,不停的換上新包裝,再貼上一個國外的標簽,就變成是不停的在推出新東西了。他想,不禁笑了。

他忽然動了童心,想給魏大鯤一個建議。

「大鯤,我給你一個建議好不好?」

「你說說看?」大鯤說。

「很多中國人,成年之後,除了原來的名之外,會給自己再取一個字。譬如說,關公姓關名羽字雲長;張飛姓張名飛字翼德。雲長與翼德,都是他們的字。」他繼續說,覺得很好玩。

「現代的大人物也有字的。譬如毛澤東字潤之、連戰字永平。一個人 的名與字,還要有互補的關聯。」

「好啊,那就請你幫我取個字吧。我的字,要與大鯤有關才行。」大鯤說,看的出來,大鯤有些興奮。有了個字,聽來很像大人物。

「我建議你姓魏名大鯤,字篤時。篤時就是莊子秋水篇裏的『篤於時也』。篤於時也的意思就是,timing is very important。呵呵。」他說。

「太好了,我的中文的名字是魏大鯤,字篤時。你們也可以叫我篤時先生,很有意思的名字。」大鯤說。

於是,大衛印了名片。名片的一面是英文名字David Weeks;翻過來的另一面是中文名字,印的是魏大鯤,字篤時。

好玩的是,幾乎所有的時髦女青年,都會很好奇的問魏大鯤,他的中文名字到底是什麼意思。

「哎喲,你的名字好有學問喔!」聽完了魏大鯤的解說,每個時髦女青年,都會眼睛發亮,對大鯤更加有了仰慕之情。

有一些學者,不認識大鯤。只是聽說有一位篤時先生魏大鯤在研究莊子,就會以為大鯤是名重士林的學界大老。有些學者,就會很想結識大鯤。一見了面,發現篤時先生魏大鯤,竟然是個帥氣俊俏的年輕老美,都會十分的意外。各人對此意外的反應不一,有的很失望,覺得浪費了時間;有的很驚喜,覺得大鯤兼具了一些難得的特質。感到驚喜的,以女性居多。

有一天,大鯤跟他說,大鯤的下一步,是想到中國去發展。

「我覺得我應該到中國去發展。」大鯤說。

「了解,了解。」他知道,莊子說,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臺灣對於大鯤來說,實在是小了點。

於是,大鯤決定到北京去工作。正如逍遙遊所說的,「鯤之大,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大鯤去北京,也可以說是「篤於時也」,潮流所趨,要順勢而行。

「我祝你鵬程萬里。在北京要繼續用你的中文名字,是我幫你取的。」他很誠懇的祝大鯤翱翔萬里。

「我在臺灣的這一年,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一段時間。」大鯤笑著說。這句話大鯤說得漫不經意,他當時聽聽,也不覺得有什麼特別。可是多年之後,他覺得這句話,十分值得玩味。

很多人遊歷了很多的地方。那個地方會帶給你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時光呢?

同樣的,一個男人一生中,可能交往過好幾個女朋友。那一個女朋友,會帶給你人生中最快樂的一段時光呢?

也許,也許應該跟一個讓你快樂的女人,生活在一個讓你快樂的地方吧。

他忽然想起了海燕,海燕的性格很好,笑起來的時候,很像美國的芭比娃娃。海燕對他很好,他想想,覺得自己有有些對不起她。他發了會呆,一陣神遊,不知道海燕現在如何了,他想到了芭比娃娃的燦爛笑容,不禁又繼續發了會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