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一減一等於零》2010/2/26



水滸傳故事的年代是北宋末年,宋徽宗的年代。那個年代,沒有現代社會的學校制度,所以沒有細胞學生。但是,在那個年代,有一個很有趣的行規,叫做「投名狀」。如果你想要入夥山寨,成為山寨裏的好漢,你就要立下「投名狀」。

「水滸傳的第十二回《梁山泊林沖落草,汴京城楊志賣刀》,就在說好漢豹子頭林沖走投無路,只好入夥上梁山。當時梁山的山寨大王,是白衣秀士王倫。林沖帶著介紹信請求入夥,王倫不依,要林沖先下山殺個人,才准入夥上山。這個殺人取得信任的動作,叫做立下『投名狀』。為什麼山寨大王,會要求入夥上山的人,先殺個人,立下投名狀,才准許入夥上山呢?」趙國寶說。

「換句話說,老鄉,山寨大王一定要你先幹件壞事,請你犯了案了,才准你入夥。這其中就有組織管理的道理!」趙國寶停了一下,似乎在等著他表示意見。

「當時林沖沒有辦法,只好下山,在山腳下等待機會。林沖想胡亂殺個倒霉的傢伙,立下投名狀交差。結果林沖遇到的是,另一個好漢青面獸楊志。林沖與楊志,就在梁山的山腳下,大戰一場。結果是兩個好漢是不打不相識,成了好朋友。」他對水滸傳很熟,講起來也頭頭是道。

「林沖是八十萬禁軍總教頭,是天雄星;楊志是北宋楊家將的後代,臉上有塊青色胎痣,所以叫做青面獸。我想施耐庵描寫人物,取名字暗藏玄機。楊志的臉上有塊痣,所以叫做楊志。楊志就是楊痣,臉上有塊痣嘛。呵呵。」

他說得挺高興,很有一種「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的樂趣。

「楊志是天暗星,也許就是因為林沖與楊志打得天昏地暗吧。」他說。忽然覺得有點不對,什麼不對呢?自己說了半天,其實是偏離了他們討論的主題。主題是什麼呢?他想了想,哦,還好,總算想起來了。他們談論的主題是《水滸傳好漢故事與細胞學生在組織管理上的關聯》。

忽然,他靈光乍現,有了領悟。

好漢入夥上梁山,要先下山殺個倒霉的傢伙,立下投名狀,才能得到山寨大王的信任;那麼,細胞學生是不是先要找個倒霉的同學,獻上黑名單,才能得到組織的信任?

哼嗯,這倒是個很有趣的類比。可是,為什麼要先害了個倒霉鬼,才能得到組織的信任呢?他想。

趙國寶回答了他的問題:

「嘿,老鄉,山寨大王要的是,每個人都要有把柄,落在每個人的手上。在這樣的組織結構之下,誰都不能跑、誰也都不敢跑。你不跑,大夥一起挺住,你還安全些;你敢脫離山寨組織,山寨要抓你,官府也要抓你,你就是死路一條!」

「這樣一來,組織就放心了。大家也可以同心協力,一起來幹活。反正是紮堆紮在一起了,誰都不清白,哈哈。」國寶作了個總結。

他忽然有了領悟。不錯,這就是組織管理。一方面要建立組織成員的同質性;一方面組織成員互相認同與監督。好像一攬子的大閘蟹,紮紮實實的抱在一起。

在臺灣有一個「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協會的秘書長胡博士就常常跟他說,在中國經營企業,一定要注意這個「紮堆管理」的問題。公司的員工,只要有機會,就會很自然的形成小組織,暗中抱團紮堆。不管是搞企宣的袁水壽,還是搞業務的蘇木火,都會紮堆紮在一起,互相立下投名狀,一起吃黑分紅。胡博士說,這種小組織很快就會形成一攬子大閘蟹了,打不開、扯不亂、養不熟、踢不散。好似梁山好漢的天上星宿轉世一般。

政府的貪官也差不多,都會相互立下投名狀,所以一抓就是一攬子的大閘蟹。

所以胡博士不斷叮囑,在大陸經營企業的教戰守則第一條,就是要嚴防員工抱團紮堆,形成一攬子大閘蟹。

據說,有一次,美國著名的管理大師,GE公司的傳奇性CEO,Jack Welch,到大陸參與高峰管理論壇,大談美國的管理理論與經驗。之後,中國的大企業家們,對於管理的理論與實務,也都紛紛發表感想。有趣的是,中國的大企業家們普遍認為,美國管理大師的那一套理論與做法,在中國是行不通的。

他想,組織管理就是處理人的問題。不同的文化、社會、國情、對於人的思想與行為,都會有不同的影響。美國組織管理的概念,與中國組織管理的概念,當然不一樣。

如果叫Jack Welch讀水滸傳,發表讀書心得,老Welch的心得,肯定不如我們趙國寶這般的融會貫通,習古而知今也。

老Welch雖然是美國管理大師,他如果到中國來經營企業,踫到老老小小無所不在的梁山好漢們,恐怕也討不了什麼便宜。他想。

前車可鑑。就像當年美國四星上將、駐華美軍司令史迪威將軍;甚至美國五星上將馬歇爾元帥,到了中國來幹活,最後不都是灰頭土臉,載興而至、敗興而歸?

這些大人物,在中國遭到鎩羽,回到了美國,都要下筆寫寫在中國經歷不凡的回憶錄,以維持身心的平衡。

這些人物,到中國來發展,忽略了一件事。就是他們除了要熟讀孫子兵法之外,還必須要熟讀水滸傳才行。孫子兵法講的是理論,水滸傳講的是實務。理論與實務必須兼顧,他想。

不過,就算讀了,有沒有讀通,還是有很大的差別。這就沒有辦法說了。他想。

名揚國際的Google公司也一樣,在國外是無往不利;在中國卻是左支右絀,險象環生。聽說最近要結束在中國的業務了。Google公司的國際部老總,可能會在美國,與哈佛大學合作,寫一個在中國經營企業的個案研究吧。他想。

個案研究中,會引述孫子兵法或是水滸傳的理論與實務嗎?應該不會吧,老美畢竟就是老美。他不禁搖了搖頭,

那一年,他在北京踫到了老朋友大衛.魏克斯先生。大衛是個老美,之前在臺灣留學,研究莊子。大衛當時是個俊俏型男,純黃金色的高貴頭髮、地中海般的浪漫藍眼睛,心地單純善良,確實是迷煞了很多臺北時髦女青年。後來大衛加入了一家美國公關公司。這家公司,因為要拓展公關業務,所以在北京成立了分公司。大衛因為熱愛中國文化,就自動請纓到北京工作,擔任第一任的北京分公司總經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