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一減一等於零》2010/2/19



他跟著複誦了一遍趙國寶對於葉蔭的形容,覺得很好玩:

「嘿,這小子是『言語閃爍、態度曖昧、目光游移、行為鬼祟!』說得太好了!」

「嗨,老鄉,輪到你來形容形容葉蔭啦!」趙國寶要他也來說說國民黨的細胞學生,有點在比賽作文的意思。

好,想了想,他接著說:「心機狡詐、神情詭異、思想扭曲、人格反常!」

說完了,他不禁暗自比較,趙國寶的說法與他的說法,到底哪個比較高明。想了想,他覺得還是趙國寶的形容詞,真實傳神、不卑不亢、而且琅琅上口、念上一次就忘不了;自己的形容詞不如趙國寶的綿裏藏針,應該還是趙國寶的比較高明。

「國寶兄,你可以到廣告業去發展,不出三年,必定可以成為廣告業的翹楚!」

他很由衷的稱讚趙國寶。

的確,他想,憑趙國寶的創意與實力,只要給了機會,必然有如出閘之虎,虎虎生風,那還得了。簡直就是倚天劍,屠龍刀,刀劍一出,銳氣逼人,難遇敵手。

趙國寶在企管研究所主修行銷學。畢業之後,是否真的會在廣告界展露鋒芒呢?

他抬頭看了看藍天,藍天是一片澄靜的淺藍,幾抹白雲,變幻多端、飄浮不定。他忽然想到了一個故事。這個故事,是他在多年前讀中學的時候,國文老師上課說的。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故事留給了他,極為深刻的印象,令他終生難忘。

「這是一個漢朝邊疆老軍尉的故事,故事發生在漢武帝的時代。大家都知道漢武帝劉徹雄才大略,征戰匈奴,開疆闢土。」國文老師章伯敏說。

「有一次,漢武帝巡視邊疆,遇到一位邊疆的老軍尉。武帝看這位老軍尉騎馬射箭,身手不凡。與老軍尉談論起用兵之道,更是娓娓道來,言之有物。不過,老軍尉的軍階不高,而且已是頭髮斑白,年歲大了。很明顯,老軍尉已經不太可能有機會效力疆場,成為一代名將,立功封侯了。」章伯敏老師說。

「老軍邊疆白髮夢,可嘆此生誤封侯!」章伯敏老師繼續說,果然是出口成章,文采飛揚。

其實,章伯敏老師並不是他們真正的任課老師。他們真正的任課老師。是章伯敏的妹妹章仲敏老師。因為章仲敏老師生病了,才請她的哥哥章伯敏幫忙代課的。

章伯敏老師是讀歷史的,當時是台大歷史研究所的高材生。雖然是來代國文課,卻喜歡在課堂上,大講歷史故事。他受了很大的啟發,原來國文與歷史是可以放在一起教的。而且把國文與歷史放在一起教,十分的好玩。

「武帝一方面動了惻隱之心,一方面也很疑惑,於是就問這位邊疆老軍尉,為什麼他的身手非凡,又好讀兵書,這麼多年下來,卻一直不能展露鋒芒,破繭而出呢?」

章老師一邊說故事,一邊會習慣性的揮動手臂,看來十分的瀟灑。章老師高大英姿,他坐在下面,聽的津津有味。他看著章老師,覺得臺上的章老師,仿佛就是威風凜凜的漢武帝,從天而降一樣。

「這位邊疆老軍尉沉吟了一下,說了三句話,回答了武帝的問題。這三句話很有意思!」

章老師停頓了一下,似乎在期望同學們給出答案。同學們有人在下面瞎猜。不過,沒有人能猜對。因為這三句話,對於他們這些十三四歲的孩子來說,實在是有些遙遠。

章老師慢慢的說:「邊疆老吏的回答是『高祖好武臣尚小,文景好文臣好武,陛下好武臣已老!』

「漢高祖劉邦打天下的時候,這位老軍尉還小,所以無緣參與戰事。漢高祖之後的漢文帝與漢景帝,都是偃兵息武,邊境不起戰端。雖然他知兵能戰,卻根本就沒有機會派上用場。現在的當朝皇帝漢武帝,要大舉開疆闢土了;可是他已經老啦、不行啦。」章老師做了白話文的解說。

「這個邊疆老軍尉的故事,就是說一個人如果生不逢時,就是沒有辦法。哼,命比人強啊。哈哈!」

章伯敏老師大手一揮,做了個總結,還很豁達的哈哈一笑。笑聲十分的開朗,繞樑蕩漾。仿佛是要班上的同學們了解,能夠早點認命,是件很讓人興奮的事。

他看著臺上的漢武帝章老師,忽然領悟了一個道理,「原來武藝好的,不見得會成為英雄」。矇矇矓矓之間,他覺得有些道理,讓他感到十分的迷糊。如果命比人強,那麼所謂的「人定勝天」啦、所謂的「有志者事竟成」啦、等等的說法,是不是都不太靠得住呢?

哦,他搖了搖頭。管他的,反正故事講完了,就該下課了。下課了,就可以跟同學周小猴,繼續到操場上去玩鬥劍。鬥劍,就是假裝手臂是寶劍,跟周小猴互相跳躍廝殺,看誰的手臂先砍殺到對方的身體,誰就贏了,輸的人就成了俘虜。周小猴臉頰紅咚咚的,跳躍移位,反應靈敏,是很厲害的鬥劍高手;要擊敗他,很不容易,一定要小心應戰。上課聽故事,下課玩鬥劍的那一年,他們才十三歲吧。

章老師是個好老師,因為章老師講的故事,他一直都會記得;周小猴是他的好朋友,因為周小猴跟他玩鬥劍,他一直都會記得。能夠有「機緣」,遇到章老師這樣的好老師、周小猴這樣的好朋友、也真不容易。

他想,是什麼樣的機緣,能讓他遇到章老師呢?

首先,章仲敏必須剛巧是他們的國文老師;然後,剛巧章老師病了,又剛巧章老師請了她的哥哥來代課;剛巧章老師的哥哥是讀歷史的;剛巧哥哥章伯敏覺得他們班孺子可教也,才有興趣講這個故事給他們聽。在這幾個「剛巧」中,如果有一個「剛巧」斷了線,他們就聽不到這個故事了。

世上的男男女女,婚姻與愛情的變幻,又何嘗不是如此?每個人的悲歡離合,都是一件事接著一件事,環環相扣的結果。

這些人生鏈條的鏈接,是基於偶然的隨機性,還是基於上帝的操控呢?他有些疑惑。

如果是上帝的操控,上帝又是依據什麼樣的規律,來進行祂的操控呢?牛頓說,他信仰上帝,他相信上帝是萬能的、上帝創造了世界。牛頓他自己,只不過是很偶然的、很幸運的、發現了上帝推動地球運轉的規律而已。但是,好像沒有人能夠說清楚,上帝是依據什麼樣的規律,來處理每個人生鏈條的鏈接呢?

「趙國寶將來能不能在廣告界揚名立萬,還是要看他的人生鏈條,是如何鏈接吧。」他想。

他陷於遐思之中,仿佛有種神秘的、正在穿越真空的感覺;又仿佛是悠悠然,不知要歸向何方的感覺。

「哼嗯,這些細胞學生,為了自己的功名利祿,盡在背後暗算人,實在是太惡劣了!」趙國寶忽然把他從神秘而美妙的、穿越真空的感覺;拉回到細胞學生實在太惡劣的這個議題。

「老鄉,嘿,有個水滸傳裏的故事,可以幫我們了解,這種細胞學生打小報告的行為,在組織管理上的重要意義。哈哈。」趙國寶興致勃勃的要發表高論。

趙國寶要說的是,「水滸傳好漢故事與細胞學生在組織管理上的關聯」。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