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一減一等於零》2010/2/12



趙國寶大學讀的是礦冶系,所謂的礦冶,包括了採礦與冶金。趙國寶談到礦冶系,說到很多讀礦冶的,所從事的工作,都是需要上山入地的。趙國寶跟他說:

「我們礦冶系的人幹活,就好比是封神榜故事裏的土行孫一樣,老要在深山老窖裏鑽進鑽出,幹得越久,就越純樸、越有鄉土氣。」

他看著趙國寶,老趙個子不高,兩眼漆漆有光。小腿結實有力。其實在隱隱約約之中,趙國寶還真有些陝西臨潼出土的,秦始皇兵馬俑裏的武士人物風貌;混雜了黃土地的純樸與扎實。土行孫,嗯,他覺得想像中的「土行孫」長得就應該是像趙國寶這個樣子。

他忽然有一種很奇特的衝動,就信口胡說:「你如果早生幾十年,就很適合在陝西加入共產黨。跑到深山老窖裏,當個土行孫,蹲點打遊擊,消滅國民黨的腐敗分子。哈哈。」

趙國寶突然左右張望一下,壓低了聲音跟他說:

「嘿,老鄉,這種話咱們倆私下說說沒關係。可是你看我們班上的葉蔭,老是喜歡注意聽我倆講話,沒事跑到我們寢室串門子,鬼頭鬼腦。我猜他就是國民黨的細胞學生,要負責打我們老鄉倆小報告的。我們在葉蔭面前,講話要特別注意,要謹慎。像你剛說的這種話,就千萬不能在他的面前說。」

經過趙國寶的提醒,他開始回想葉蔭的言行舉止。仔細想想,果然覺得葉蔭行跡可疑。有一次,葉蔭忽然很積極的到他們寢室,說要借抄他的上課筆記。那天,大家在寢室裏一陣瞎聊,談古論今、臧否人物、還有男同學與女同學們之間的小故事。那天,葉蔭似乎是興致出奇的高,就在他們寢室裏混了個通宵。可是,那晚之後,葉蔭又跟他們倆,保持了相當程度的疏離。

「要抄筆記,怎麼會來找我借筆記?我的筆記,我可有自知之明,在班上頂多只能算二流半水準。葉蔭要借抄我的筆記,顯然有問題。」他暗自佩服趙國寶表面上喜歡瞎嚷嚷,其實不但膽大,而且心細,是個人才。

葉蔭戴個眼鏡,瘦瘦小小,講起話來,常常眼神不定,左右掃描,觀察別人的反應。原來國民黨的細胞學生,長的是這個樣子。

他有點擔心,不禁努力回想,在葉蔭面前,他有沒有說過什麼話,是會被葉蔭這個小王八蛋,打入小報告的。

他讀研究所的那個年代,是七十年代白色恐怖的後期。學校裏面,據說每班都有國民黨的「細胞學生」,暗中監控同學們的言行,並且向上級打報告。「細胞學生」通常可以得到國民黨的特殊照顧與提拔,將來出國讀書、申請獎學金、從政做官、或是爭取提名,出馬競選民意代表,都大有便利之處。

細胞學生,基本上就是國民黨青年黨部的嫡系。國民黨的高官,很多早年都是幹細胞學生出身。像他與趙國寶這種思想自由,又喜歡隨便說話的人,一般都很快的成為國民黨細胞學生打小報告的對象。換句話說,就是成為細胞學生工作業績需求下的犧牲品。

這是國民黨的傳統,很早就要區分,誰是自己人,誰不是自己人。自己人跟不是自己人,當然是要有差別待遇的。當然,也有一些細胞學生,早年是為國民黨服務當打手,期望能夠以此為終南捷徑、扶搖直上;後來因為種種原因,轉了檯,就成為反對黨中的積極分子。當然,這些人在國民黨中學會的招數,就在反對黨中加以推廣執行,最後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也大有人在。

很多年後,他才真正了解,當時有一些青年人,很早就有生涯規劃。從學校的細胞學生幹起,不斷的在青年救國團、國民黨組織內積極參與各項工作,其實也是很「務實」的一條Career path。

政黨的最終目的,就是要以黨來執政。細胞學生,很早就已經充當黨的打手。黨齡深、在黨內的資歷好。一路跟著黨走下去,到了中年,就是黨內的骨幹分子與核心成員了。

如果國民黨持續執政,黨內的骨幹分子與核心成員,當然就可以享受到高官厚祿與榮華富貴。所以,從細胞學生幹起,是很務實的一條生涯之路。只要不犯政治錯誤,其實一生都很有保障。

「這些細胞學生的小頭頭,將來很可能就是臺灣的市長、部長、國會議員、甚至很有可能出總統呢,哈哈!」趙國寶語出驚人。

「很多集權國家的老闆,都是特務出身。老鄉也不用大驚小怪。」趙國寶看他有難以接受的神情,順便做了個補充說明。

「我看我們將來還是出國算了。」他想想,將來的當政者,如果都是這些細胞學生出身,實在是件很悲慘的事。

如果客觀評比從細胞學生幹起的仕途之路,與在企業界的殺進殺出,似乎從細胞學生幹起的生涯之路,反而是相對的風險低而回報高。在自由經濟的環境之下,沒有任何企業,可以給任何人長期的生活保障。在競爭激烈的企業界斬刈殺伐、不但是勞心勞力、而且經常會有失業的風險;搞得不好,也有可能最終是以過勞猝死,結束了職場生涯。所以從細胞學生幹起,跟著黨走,從功名利祿的角度來看,其實是一個相當「明智」的生涯選擇。

但是因為國民黨長期以來的形象太差,大多數崇尚自由、平等、博愛的有志青年,是不屑於去幹細胞學生這等事的。

他與趙國寶都十分憎惡這種細胞學生。覺得這些細胞學生亂打小報告,毫無理想與原則。遭受細胞學生暗算的學生,要不就是不太成熟的有志青年;要不就是缺乏心機、直言無礙的爽朗青年。這些細胞學生,憑藉手上一點莫名其妙的權力,就以整人為樂;以自己身邊的無辜同學作為墊背,夤緣攀附,實在是太可恨了。

「老鄉,注意,葉蔭『言語閃爍、態度曖昧、目光游移、行為鬼祟』,一定是國民黨的細胞分子!」


趙國寶再度要他提高警覺,免得傻傻的被人暗算;將來自己是如何被人整的慘兮兮的,自己都搞不清楚。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