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一減一等於零》2010/2/5



趙國寶跟他是臺灣政大企管研究所的同學。研究所新生上課的第一天,同學們自我介紹。趙國寶介紹他的祖籍是陝西藍田,他介紹他的祖籍是陝西西安。趙國寶跟他,是陝西老鄉。因為種種原因,陝西老鄉在臺灣很少。所以同班同學中,居然會遇到老鄉,真是非常難得。

自我介紹完畢,一下課,趙國寶就很熱情的來跟他相認老鄉關係。

「嗨,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啊。」趙國寶很熱情的跟他說。

其實,他跟老趙,都是在臺灣土生土長的。陝西,只是一個地理上遙遠的抽象名詞。這個遙遠的抽象名詞,說來也很有趣,竟然還真的可以發揮巨大的化學作用,很快的拉近了兩個人的距離。

「你是陝西藍田人啊?嘿,有句話『藍田日暖玉生煙』,你們藍田老家的玉,被太陽一照,就會冒煙啦?」他也很熱情的回應趙國寶的問候。

「是啊,我們陝西藍田專門出國寶。藍田的玉,還有我趙國寶,都是國寶,哈哈。」趙國寶很爽朗的跟他打哈哈。

「嘿,你父親是西安人?西安事變的時候,你父親有沒有參加學生示威運動啊?很精彩的哦。據說在兵諫的前夕,張學良都爬到吉普車上,懇求學生們不要再示威了,懇求學生們回去上課吧。」趙國寶對於中國現代史、尤其是口述歷史,有高度的興趣,不願放過任何聽人口述歷史故事的機會。

「老蔣要張學良對學生開槍,張學良下不了手。兩個人爭執得很兇,終於導致了西安事變。你爸爸有沒有參與當時的學生示威啊?」趙國寶繼續說。

「我爸爸不太說這些事。他只是常常提到,在西安與他一起讀書的同學們,有幾個跟他很好的,後來都投共了。他們當時把投共叫做『靠攏』。我老爸去了重慶,當時政府的臨時首都在重慶嘛。如果沒有去重慶,留在西安,可能也就跟著同學們一起靠攏了。當時的想法,反正都是抗日嘛。」他說。

「我老爸常常惦念著,不知道這幾位同學,現在大陸如何了。」他說。其實他爸爸還常說,要小心點,不要隨便亂講話。有幾位同學,都被國民黨給抓去槍斃了。

「我聽我爸說,因為西安事變的原因,國民黨老蔣對我們陝西一直懷恨在心。所以我們陝西老鄉們,在臺灣都吃不開。我們倆一定要團結。親不親,故鄉人啊!」趙國寶說。

「是啊,老蔣一直認為如果沒有西安事變,他就可以把共匪完全消滅了。其實我倒不這樣看。我認為,就算沒有西安事變,老蔣也消滅不了共產黨的。老蔣把責任都推給了我們陝西老鄉,實在沒有道理。」他看著趙國寶,忽然覺得他與趙國寶敵愾同讎、一拍即合;不但是好鄉親,也是好同志。

接著,趙國寶用不太純正的陝西土腔,正經八百而又稀里糊塗的說了兩句話。聽起來還真有學問。趙國寶說:「亡人無以為寶,仁親以為寶。」

「你說啥?俄聽不懂啊!」他也用不太純正的陝西土腔問。
「『亡人無以為寶,仁親以為寶』的意思就是說啊,我們陝西人流亡到臺灣,身上什麼都沒有。唯一能有的『寶物』,就是要以仁親之心,與人相處啦。」趙國寶很熱情的說。

於是,在分宿舍的時候,趙國寶就跟他住進同一間寢室。兩人經常同進同出,也有的同學,把他們倆叫做「哼哈二將」。
趙國寶很寶,很快的就掌握住,兩人之間的攻守同盟關係。
趙國寶跟他說:「嘿,老鄉,你長得又高又帥,不過你性格稍嫌拘謹,攻擊力不足。我長得不如老鄉體面;不過我敢衝,膽大不怕。這樣吧,我們合作。」

「你的分析很好。如何合作?」他問。跟這個膽大不怕的陝西闖將合作,似乎很好玩。

「我們一起泡妞。我打前鋒,衝上去;你再跟著上,穩住局面。然後我們倆相互搭配,圍而攻之,就可以成功了。哈哈!」趙國寶煞有介事的說。

「太好了,就這麼幹!」他很興奮,覺得好過癮。

政大在指南山的山腳下。沿著政大的校園後方,有一條溪水。這條溪水,有個很浪漫的名字,叫做「醉夢溪」。從政大學生活動中心出來,步下石階、穿越一片水泥地,再步上一排石階,就是醉夢溪的右岸堤防步道。順著步道,沿著醉夢溪畔下行,就會看到一座土橋。走過土橋,跨越了醉夢溪;再往左拐,沿著醉夢溪畔小徑上行,一路上比較幽靜。沿徑花草叢生,上方是一排矮樹,也是枝葉扶疏,偶爾還會有螢火蟲款款飛舞。
沿著這條溪畔小徑,往上行約一百公尺,就有一個墓。這個墓,叫做「杜母墓」。也不知道為什麼,很多政大的男女同學,都喜歡在夕陽西下的時候,沿著醉夢溪左岸的花草小徑上行,漫步到杜母墓,然後坐在杜母墓的墓墩上聊天。

他想,也許是因為,坐在杜母墓的墓墩上,看著對面學生活動中心的燈火闌珊,可以格外有天上人間,恍若隔世的感受吧。何況醉夢溪流水淙淙,「逝者如斯,不捨晝夜」,也在昭示莘莘學子們韶華易逝,青春如夢。所以,男女同學坐在杜母墓墩上,在有意無意之間,都會有所頓悟,領悟出彼此都要格外珍惜這份緣分與情誼吧。

總之,墓墩、校園、溪水、流螢、夕陽,加在一起,是當年政大校園的特殊浪漫風情。他想,杜母在她身後,能夠以她的慈暉墓園,加惠到這麼多的青春學子,真好。
那段時光,趙國寶與他,都成了指南山麓,醉夢溪畔杜母墓的常客;每天忙進忙出,生活的確是非常充實。

「你們為什麼對歷史有興趣?好像比我們歷史系的同學興趣還要高。」有一次,跟幾個大學部歷史系的小女生在一起,談到歷史,有個女生問。

「我們可以在歷史中,看到很多很有趣的經驗。我們如果不能在歷史中學到經驗,歷史的悲劇就一定會重演。」趙國寶先開場。

「就好像一個人,如果不知道檢討,就會呆呆的犯同樣的錯誤一樣。哈哈。」趙國寶繼續說,一付很有智慧的樣子。

「我覺得歷史就是好多本、好多本很好看的故事書,而且都有關連。很好玩的。」他說,一付讀書好似玩耍,舉重若輕的神氣樣子。

「哇,你們讀企管所的,講到歷史,比我們系上教授,說的還要簡單清楚。」小女生高淑貞流露出純真可愛,又略帶仰慕的神情說。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