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一減一等於零》2010/1/29



麗玲小的時候,很不幸的,她的母親就過世了。在麗玲十一歲的時候,她的父親再婚了。因為母親早逝,麗玲從小就要打理自己的生活。麗玲因而比較早熟,對於多事情,比較敏感。

後娘似乎是一個很難討好的角色。在很多的傳統故事中,後娘被塑造成了偏心邪惡的負面人物。麗玲在學校功課很好,也喜歡讀課外書。國內國外的兒童故事書,麗玲都讀了不少。不知不覺之間,課外讀物中的一些觀點,也影響到麗玲對事情的看法。

知道爸爸要再結婚了,麗玲很排斥。麗玲不喜歡讓一個陌生人,成為自己的新媽媽。學校陳老師講的中國二十四孝,麗玲記得很清楚。其中有一個孝子叫做是閔子騫,閔子騫的後娘對他好壞。在北方寒冷的冬天,這個後娘給自己親生的孩子穿的是棉衣,給閔子騫穿的卻是看起來厚厚的,其實完全不能禦寒的蘆花衣。

後娘給他穿蘆花衣,是不是存心要讓他凍死啊?麗玲想。而且,閔子騫的爸爸也不知道他一直受到虐待,還以為閔子騫穿得暖暖的,好舒服呢。爸爸真的會這麼遲鈍嗎?

「我要怎麼辦呢?後娘會不會把我凍死啊?」還在讀小學的小麗玲,想到這裡,心中就覺得沒有安全感。

書上還說,孔子稱讚閔子騫:「我的學生閔子騫,是個好孝子。」

連孔子都在稱讚這個閔子騫,是不是代表閔子騫的委屈受得太多,連孔子都知道了?由此可見,這個閔子騫的後娘有多兇啊。如果後娘真的這麼兇,又要被迫當孝子,那有多可憐啊?受了這麼多的委屈,得到的只是幾句不關痛癢的稱讚,又有什麼意義呢?麗玲想。

「不要,我不要當後娘的孝子。我也不需要別人來稱讚我。我就是不要後娘!」麗玲這樣想。在她幼小的心靈中,她真是覺得是十分的茫然無助。

美國的故事書也一樣。灰姑娘仙杜瑞拉好可憐啊,每天被後娘虐待做苦工,搞得滿身都是灰。後來這個灰姑娘參加舞會,認識了王子,成就了《仙履奇緣》。可是,很明顯的,故事的前段,仙杜瑞拉受虐待的部分是真的;後來仙女出現了,把老鼠變成馬伕,把南瓜變成馬車,還變出一雙神奇玻璃鞋的部分,一看就是假的。是有同情心的人,故意寫來安慰這些可憐人的。

麗玲比較聰明早熟,已經有了自己的意見,會自我認定什麼事是真實的,什麼是編織出來的。

有一次,小小的麗玲看到一篇文章,又增強了她的不安全感。這是一篇很普通的文章。文章裏寫的是:「我穿著很樸素的衣服,走進這家高級服裝店瀏覽。服裝店的小姐,看了看我樸素的衣服,現出一付冷冰冰的『晚娘面孔』。我看著她的晚娘面孔,就很識相的離開了這家著名的高級服裝店。」

麗玲問她的班導陳老師:「陳老師,晚娘面孔是什麼意思?」
陳老師說:「晚娘就是後媽的意思。有的後媽對原先的子女不好。晚娘面孔這個成語,就是形容後媽對原先子女的不友善態度。」

麗玲繼續問:「後媽是不是都是晚娘面孔?」

陳老師忽然感覺到這個問題有點敏感,就溫柔的跟麗玲說:「有的後媽對於原先的子女也是很好的。」
麗玲有點堅持的陳問老師:「成語不是都有他的道理嗎?所以晚娘面孔這個成語,一定是有他的道理的。」

陳老師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回到老師們的辦公室,陳老師跟鄰桌的李老師談了麗玲的事。李老師推了推眼鏡說:「唉,聰明敏感的女孩子,有時候沒有憨憨傻傻的男孩子好帶啊。」
陳老師很同意,想了想,接了句話說:「可不是嗎?蘇東坡有了兒子,還寫了首詩給他的兒子說,《惟願孩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人嘛,有時候要糊塗點才好。」

從第一眼見到爸爸的這個女朋友淑芳,麗玲就很排斥她。不過,爸爸一直不在意麗玲的排斥。爸爸認為,時間久了,大家熟了,一切就好了。船到橋頭自然直嘛。

其實,麗玲的爸爸忽略了一個非常基本的女人心理問題。就是當一個女人對另外一個女人,已經有了先入為主成見的時候,要想改變這個成見,是非常非常困難的。再小的女人也一樣。
因為爸爸不在意,不表示關心,麗玲也不願意主動找爸爸談。麗玲的心底,經常覺得自己很孤立無援。

淑芳其實蠻單純的。她成長於動蕩不安的年代,對於生活,只是在追求一個安定。剛好因為工作上的原因,淑芳認識了麗玲的父親。麗玲的父親是個公務員,工作穩定,沒有不良嗜好,可以一起安定的過生活。淑芳覺得嫁給這樣的人也很好。當然,淑芳會問到麗玲,關心麗玲的情形。麗玲的父親說,麗玲在學校功課好、從小就懂事、不用大人操心。淑芳每次在麗玲家,看到麗玲,都是在努力做功課、要不就在看書,很少說話。淑芳注意到麗玲長的清清秀秀,寫功課的字跡很工整。

「麗玲是個乖孩子哦。」淑芳會試探性的問問麗玲的爸爸。
「麗玲很懂事的。她的作文很好,在班上常常考第一名。」麗玲的爸爸,很驕傲的跟淑芳說。

但是,淑芳跟麗玲的爸爸結婚之後,才慢慢發現,麗玲什麼都不跟她說。雙方的距離,一直無法拉近。後來,淑芳有了自己的孩子,她可以感覺得到,麗玲對自己的兒子,一直隱隱約約的存在著敵意。

「這後娘,也真的很難做啊。我怎麼幫她,她好像都不怎麼領情。」淑芳難免會跟麗玲的爸爸抱怨。

「麗玲,你已經都這麼大了、懂事了。怎麼就不能對淑芳都孝順一點?淑芳每天要做飯給你們吃,她操持家務很辛苦的。」每次淑芳跟麗玲爸爸抱怨,爸爸就會跟麗玲說。通常麗玲也沒有什麼正面回應。爸爸看著麗玲不說話,就忍不住會翻來覆去的多說幾遍。

「好了,你不要再說了。既然你們全家都站在她這一邊,以後我就及早離開家好了。」麗玲最後都會賭氣這樣說。

這些話說久了,麗玲也很清楚的做了決定,她一定要儘早離開這個與她很有距離的家。

果然,高中一畢業,麗玲雖然成績不錯,可以進臺北的大學,但是她還是選擇了一個外地的大學,住校讀書。一個很主要的原因,就是麗玲不想住在家裏。大學畢業以後,麗玲出國念書。從此之後,就再沒有與他的父親與淑芳生活在一個屋簷下。
麗玲在美國讀書的時候,他認識了麗玲。他覺得麗玲跟一般的女生不同,麗玲很獨立,遇事很有主見。

麗玲常常會說:「什麼事啊,說到底,最後還是要靠自己。其他的任何人,到最後都是靠不住的。就算是父母兄弟姐妹,也都是靠不住的。」

他只要是想到了麗玲、想到了麗玲的童年經歷,他就會想到一個人。這個人,是他研究所的同學趙國寶。趙國寶,是個奇葩。趙國寶寫起文章,常有神來之筆;老趙發表看法,也常有驚人之論。當年他與老趙住在同一間寢室,老趙的神來之筆與驚人之論,都令他印象深刻。多年之後,事情的發展與變化,也都被趙國寶一一言中了。

趙國寶這個傢伙,雖然經常喜歡口不擇言的講髒話,倒還真是個先知,他想。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