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一減一等於零》2010/4/23

十五

塞翁失馬的故事,是說一個邊塞的老翁,有一天丟失了一隻馬,家人都很不高興。塞翁說,不要不高興,馬丟了,也許是件好事。沒幾天,這隻丟失的馬,自己跑回來了。不但自己回來了,還帶了另一隻馬。大家覺得賺到了一隻馬,都很高興。塞翁說,賺了隻馬,也不要太高興,什麼事都是禍福難料、很難說的。

果不其然,有一天,塞翁的兒子跑去騎這隻賺來的馬。這隻馬野性難馴,把塞翁的兒子從馬背上摔了下來,摔斷了腿。好多人都跑來安慰塞翁。塞翁還是說,沒關係,禍福難料啊。沒幾年,發生了戰爭,政府大徵兵,塞翁村莊裏的年輕人,上了戰場,都是有去無回。塞翁的兒子,因為腿受了傷,沒有被送上戰場,反而保全了性命。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故事,就是說看事情,可以有幾個不同的面向。很多事,乍看之下,讓人十分的不愉快;換個面向去思考,也就可以發現它的光明面了。

多看看人生的光明面,就會發現,自己其實是很幸福的。

「大康,恭喜你。我真的覺得你是個有福氣的人。」他很誠懇的跟大康說。

「哦,還有光明面?那天東芝電視的代理新禾公司來估價,光是換面板就要二萬五。其他的損失,也要幾萬元。小芳這個女人,誰跟她在一起,誰就倒了霉!」大康說到小芳,還是有些忿忿然。

「所以我說恭喜你。大康,你想想,你是有福氣的人。第一,還好你當時不在家。如果你在家,現在豈不是躺在加護病房打點滴?」他安慰大康。

「嗯哼。」大康吭了一聲,沒說話。想到了那幾根斷裂的高爾夫球桿,大康不自覺的摸了摸自己的頭。

「第二,如果你考慮跟小芳分手,現在也許是個好時候。」他說。

「分手的時候,你覺得是別人對不起你,總比你覺得對不起別人要好。」他很誠懇的說。

「嗯哼。」大康又吭了一聲,還是沒說話。

他很想逗逗大康說話。要逗一個人說話,就要切入這個人有興趣侃侃而談的話題。畢竟是老朋友了,他很清楚,什麼樣的話題,可以「激活」大康的發言興致。

「嘿,大康,你剛不是說,你要分析水滸傳山大王宋江的婚姻問題給我聽聽嗎?」

「宋江的老婆閻婆惜,壞就壞在不知道見好就收。閻婆惜跟宋江攤牌的時候,閻婆惜的手上,其實拿的是一手好牌。」大康說。

「閻婆惜追求愛情,跟宋江的朋友張三郎劈腿,宋江認了;閻婆惜要跟張三郎走,宋江也認了;閻婆惜要帶走,所有宋江買給她的珠寶、還有名牌服飾,宋江全都認了。閻婆惜如果就此收手,其實已經是人財兩得、大獲全勝。」大康是侃侃而談,很快的進入了興奮狀態。

「問題就是這個女人閻婆惜,不知道見好就收。閻婆惜堅持宋江要再給她一百兩金子。不單如此,閻婆惜威脅宋江,如果不給金子,就要去官府告發宋江私通梁山。」大康說。

「問題是宋江手上根本沒有這一百兩金子。」 他也跟著附和。

「宋江還能怎麼辦?乾脆翻了臉。宋江這一翻臉,就殺了閻婆惜;好比是魚死網破。可憐的閻婆惜,就此魂歸離恨天,什麼沒都沒有了。」大康搖了搖頭,繼續說:

「嗨,老兄啊,客觀評價閻婆惜,其實也很讓人同情。閻婆惜頗有姿色,父親死了,無錢下葬,母親也無人養老。閻婆惜根本就不喜歡宋江。她之所以嫁給宋江,純粹是因為家庭經濟的考量。閻婆惜也算是個為家庭而犧牲的孝女了。」

「閻婆惜的最大問題,就是談判的分寸拿捏的不好。談判嘛,總要給對方一條活路,否則豈不是在逼對方翻臉?」大康對閻婆惜的誤判局勢,十分的感到惋惜。

「唉,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閻婆惜真是可憐。」他又跟著附和,也是在鼓舞大康,繼續發表高論。

大康很高興,話鋒一轉,就把閻婆惜的故事,用到了今天的現實生活上。借古喻今,是大康的長處之一,大康繼續說:

「你置身處地的來想想,說得不好聽,如果你的女朋友,跟你的朋友劈腿,你認了;你買給她的珠寶服飾、手機電腦、沒事帶她出國玩、你也認了;現在她不但要跟別人跑,還要跟你要一百兩黃金,你能接受嗎?」

「你又沒有這筆錢。你若是不給錢,她就要去法院,告你私通黑道,你能怎麼辦?」大康神情凝重的問他。大康在學校帶過個案教學,對於如何使用個案來啟發思考,有些經驗。

他奶奶的,踫到這種胡攪亂纏的女人,我還能怎麼辦?他想。

閻婆惜如果聰明些,見好就收,其實很可以跟著情人張三郎,過著幸福而快樂的日子。張三郎在衙門當押司,也不至於養不閻婆惜。從管理經濟學的角度來看,這一百兩金子的邊際效益,其實沒有那麼高;它的邊際成本,可真是有點嚴重。

「明明是一盤閻婆惜穩贏的好棋,竟然被這個女人給下輸了。」他說,也跟著大康搖了搖頭。

這個個案教學的啟示是,閻婆惜這個有勇無謀的女人一陣瞎攪和,結果是三輸。閻婆惜輸了,張三郎輸了,宋江也輸了。怪不得閻婆惜叫做閻婆惜,實在真是太可惜了。

「所以啊,要找女朋友,就要找個會解決問題的女人,不要找個只會製造問題的女人。」大康嘆了口氣,做了個總結。

「說的也是。」他也跟著大康嘆了口氣,做了個總結。

回到現實問題,大康該怎麼辦呢?他忽然有個想法,可以跟大康好好分享。

「我們以前在部隊服役的時候,部隊裏如火如荼的搞了個《毋忘在莒》運動,你記得吧。」他問大康。

「當然記得啊。」大康說。

「在部隊裏,每個星期四是莒光日。下午要開榮團會。榮團會,每個人都要發言,主題是要效忠領袖、消滅共匪。發言絕對不可以悖離主題。開完榮團會,晚上吃麵,吃的麵就叫做莒光麵。」他說,不禁回想起在部隊裏《毋忘在莒》的日子。

那是一段胡說八道的日子。他很清楚的記得,軍官團裏的口號奇才胡大K。胡大K平常看起來還算正常,可是每次喊起口號來,都是聲嘶力竭,有如神靈附體,樣子十分的怪誕奇特。胡大K喊口號時的努力表現,很快的得到了部隊裏國民黨政治部主任的賞識。

政治部主任戴個眼鏡,一副很嚴肅的神情。每次跟人講話,都是瞇者眼睛,哼哼唧唧的,十分莫測高深。據傳聞,這位政治部主任的後臺,就是當年炙手可熱的國軍總政戰主任王上將。

這一天,政治部主任把胡大K叫到講臺上,要胡大K好好的做示範,喊口號給大家聽。胡大K卯足了勁、喊起口號來,果然是聲色俱厲。尤其是喊到了「服從最高領袖,消滅萬惡共匪」的時候,所使用的腔調,更是七迴八轉、令人動容。最後喊到了「蔣總統萬歲、萬歲、萬萬歲」,口號的收尾聲,尤其是高亢激昂而又顯得悲壯沙啞。

大家都受到了極大的精神鼓舞,也都很誇張的、學著胡大K的腔調一陣子大呼小叫。整個操場上,口號聲浪一波接著一波,搞得個個人心亢奮、難以收場。大家都有所領悟,口號的中場要喊得七迴八轉;口號的結尾,要高亢激昂而又顯得悲壯沙啞。

帶著眼鏡的政治部主任,對胡大K十分的滿意。主任瞇著眼睛,雙手交叉抱在胸前,頻頻頷首。口號就應該要這樣喊,主任想。黨應該要好好的提拔胡大K,為黨國舉才、義不容辭。政治主任又很嚴肅的點了點頭。

胡大K很快的,就成為國民黨重點栽培的對象。胡大K因為喊口號一鳴驚人,在當時的知名度很高,大康也知道胡大K這個人。

「胡大K是個厲害角色,老兄千萬不要低估他的智商。」大康跟他說。

「真想不到,你對喊口號起家的大K,還會有這麼高的評價。」他想,口號喊得這麼肉麻的胡大K,在大康的心目中,竟然是個人才?

「嗨,老兄啊,要記住我的一句話。美國的政治人物,看起來比實際上要聰明;中國的政治人物,實際上比看起來要聰明!」大康語重心長的說。

「嗯哼,美國的政治人物,看著聰明實際傻;中國的政治人物,實際聰明看著傻。」他想,嗯,真是這樣的嗎?

大康也許是對的。喊口號要喊出像胡大K這樣的水準,的確是需要相當高的智商,胡大K確實是不簡單,他想。

偶爾,他也會懷念那段服役的日子。服役的時候,每天晚上打直了胳臂,慷慨激昂的喊完了口號,就又結束了「飽食終日,無所用其心」的一天,可以氣定神閑的等著去夢見周公了。

口號奇才胡大K,是個天生的黨政人才。人才是不會被埋沒的。據說今年的這次選舉,國民黨又要徵召胡大K,代表國民黨到一個甲級戰區,去參加競選了。

胡大K現在喊口號的技巧,比以前在部隊裏,要細膩多了。胡大K現在喊口號,已經不是聲嘶力竭、悲壯沙啞;而是政治築夢。

胡大K現在最常說的一句話是,「築夢最美,我願相隨」;有的時候,胡大K也會推陳出新,換個說法,譬如「為民築夢,捨我其誰」、或是「有夢最美,鞠躬盡瘁」等等。總之,時代變了,胡大K喊口號的形式也變了。以前是喊口號給長官聽,現在是喊口號給選民聽。不過他總覺得,雖然口號的形式不同,喊口號的基本精神,其實沒有什麼不同。

胡大K厲害就是厲害。真正厲害的人,是永遠不會被時代所淘汰的,他想。有一天,他在電視上看到了胡大K在講話,他發現,胡大K現在說話的時候,也是瞇著眼睛,一副莫測高深的神情。完全繼承了當年政治部主任、甚至是王上將的一貫風采。

無給職國策顧問王大康與胡大K,也有些直接與間接的私交。所以,大康偶爾也會跟他說說,有關於胡大K的內幕參考消息。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