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胡言(十二)蔡英文的最佳策略》2017/5/19

光陰荏苒,韶華易逝,蔡英文任總統,已經一年了。這兩天,北京正在轟轟烈烈的舉辦「一帶一路高峰論壇」;臺灣也不遑多讓,正在熱熱鬧鬧的哀悼俚俗電視藝人豬哥亮的辭世。

政治這玩意兒對我來說,給予太多的關切十分無聊,毫不關切也不對勁。孔子也說過「過猶不及」的道理,所以關心政治要合乎中庸之道,過多的與太少的都不好。

與老朋友見面也要合乎中庸之道,太頻繁與太不頻繁都不好。太頻繁了,就老在重複老話題,了無新意;太不頻繁了,就會讓自己變得有些孤陋而寡聞。

我與胡言兄好久沒見了。前幾天,胡言跑到新疆烏魯木齊參加了一個有關一代一路的座談會,我想,又到了我該與胡言交換意見的時候了。

「這次去大陸,有何心得?」我問。

「我之前去參加會議,建議在一帶一路的發展規劃上,要多注重一代一路沿線的多元種族與多元文化的認識與研究。我這次去,發現他們成立了好些多元種族與多元文化的學術研究單位。」胡言說。

我知道胡言對於中亞與中東的種族與文化問題,一直很有研究。

「北京成立了一個中亞中東文化研究中心,邀請我去做特約講座。我以後會常跑北京。他們幫我在北京平谷地區安排了住宿,一住會有一個月。」

「你在這一方面的研究,臺灣有沒有學校請你演講過?」我問。

「臺灣與中亞與中東,都沒有關係,也沒有興趣。臺灣沒有學校請我演講過。」

「還好大陸在搞一帶一路,不然我就完全失業沒事幹了。」胡言笑了笑,補充著說。

「你對蔡英文主政一年,有什麼看法?」胡言問我。

「記得我在一年前寫的《小英三劍》吧,這一年的發展,都在我的估算之中。」我說。

「是啊,記得兩年前我們也討論過《朱立倫的最佳策略》,可惜朱立倫不聽我們的話,提前結束了他的政治生命。」胡言說。

「唉,沒辦法就是沒辦法。」我不禁嘆了口氣。

「let bygones be bygones,過去的不管了,我們談談現在與未來吧。」

「兩年前,你給了朱立倫很好的建議,朱立倫不聽,以至於大敗。今天你要不要給蔡英文一些建議?」我說。

「你認為,蔡英文的最佳策略是什麼?」我繼續說。

「我可以說,但是她一定不會聽的。你說的,沒辦法就是沒辦法。」胡言笑了笑說。

「不管她,也許有人有興趣聽。」我說,也笑了笑。

「蔡英文的最佳策略,就是效法當年美國尼克森,或是埃及沙達特,來個兩岸政策大轉彎,接受九二共識,與大陸進行和平談判,以及全面經濟合作。」

「臺灣人知道豬哥亮,恐怕不知道誰是尼克森,誰是沙達特。」我說。

「尼克森是1970年代初的美國總統,原先堅決反共,後來成為第一位訪問北京的美國總統,他在1972年2月的中國大陸一周之行,號稱是『改變世界的一周』(The week that changed the world.)」

「他的中國大陸之行,重塑中美兩國的關係。他的國務卿基辛格,後來還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胡言說,帶我重回歷史記憶。

「埃及沙達特呢?」我問。

「在60與70年代,埃及與以色列進行多次戰爭,形同世仇。埃及總統沙達特在1977年11月親赴耶路撒冷,與以色列總理比金當面進行會談。之後,埃及與以色列簽署了和平合約,結束了兩國歷時三十年之久的戰爭狀態,埃及的國際地位因而大幅提高。沙達特與比金在1978年,同時獲得諾貝爾和平獎。」胡言說。

「這兩位領袖人物的格局,都很開闊。」我說。

「領袖人物是領導民眾的,而不是被民眾所領導的。A leader is a person who takes the lead.」胡言說,笑了笑。

「是啊,習近平如果要每天下鄉long stay,傾聽十三億人口的聲音,我看什麼事都別幹了。」

「百分之九十九的民眾,都會跟他談菜價、薪水、與房價的問題,不會幫他想到如何把一帶一路的概念,發展成為國家政策。」

「但是,一帶一路是國家發展的願景,影響深遠。由此可見,領導者必需要有領導民眾的遠見與勇氣,來開創新的格局。」我說。

「蔡英文的最佳策略,就是效法尼克森,或是沙達特,來個兩岸政策大轉彎。蔡英文如果做此選擇,或可步上基辛格與沙達特後塵,贏得諾貝爾和平獎。」胡言說,表情頗為嚴肅。

「是啊,反正蔡英文老在當髮夾彎,再當一次大號的髮夾彎,也無所謂。」我說。

「尼克森訪問中國之後,再選總統,以壓倒性的票數勝選。同樣的,蔡英文如果採取我的建議,2020年大選,她必將大勝。國民黨完全沒有力量,與她相抗衡。」

「有道理。」我想了想說。

國民黨想做,又做不到的,蔡英文做到了。果其如此,國民黨面對蔡英文,還能有什麼發言權可言?

「這是蔡英文的一生機遇,她將會歷史留名,光輝燦爛,永垂不朽。若不把握,這個總統的位置形同困獸,毫無出路。」胡言侃侃而談。

「如果她不做此選擇,就不如乾脆辭職,回家當個富家婆,過著追求小確幸的生活。對蔡英文來說,這也算是個不錯的、退而求其次的人生選擇。」

「還有呢?」我再問。

「蔡英文的最差選擇,就是在目前的軌道上,繼續混下去,對自己對臺灣,都沒有任何好處。」

「是啊,我覺得她已經不勝負荷,走起路來,彎腰弓背的情況,比一年前明顯嚴重的多了。」

「在錯誤的路上執迷不悔,越走越累,看不到前景,又是騎虎難下。沒家沒小的,這樣的人生,沒什麼意思。」胡言嘆了口氣說。

「你覺得蔡英文會聽你的建議嗎?」我問。

「我看很難吧,她已經被她身邊的一些人所綁架了,自主的空間不大。」胡言說,搖了搖頭。

「什麼意思?」

「你知道嗎,一個人加入了一個幫派,在幫派中混了很多年,被拱到到了一定的位置,有一天他想退出幫派,哪有那麼簡單?至少幫派中的一些大佬,就不會讓他過關。」

「那怎麼辦?」我依舊無法參悟其中玄機。

「至少要等幫派的開幫大佬歸天吧。」胡言說。

我看著胡言,隱約之間,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

「開創新格局的路,總是需要很大的勇氣與膽略。才能走的出來。」我說。

「容易走的路,往往是條沒有前途的路。」

「那我們就看著她繼續混下去吧。」

「可惜啊,又一次的歷史機遇,會被錯失掉了。」胡言又嘆了口氣。

「管他的,我還是先把文章放到《好讀》上再說吧。」我想了想說。

我看著胡言,兩人不禁相視一笑。我們都明白,我們聊我們的天,她幹她的活,這是兩條沒有交集的雙曲線。明天將一切如常,太陽依舊從東方升起,照耀彼此共享的大地。也許要等開幫大佬歸天了,這盤棋才有機會出現新格局。

不過,大佬之外應該還有大佬,真正的大佬之外的大佬,也許遠在東瀛,也許也在更遠的世界的另一端。事情也許是比我們所能想象的複雜的多。

不過,西方有一個「戈耳狄俄斯之結」(Gordius knot)的故事。據說,這是一個無人能解的複雜繩結,誰能解得開這個繩結,誰就能成為小亞細亞之王。亞歷山大大帝來到這個地方,看到了這個複雜而無人能解的繩結,拿出佩劍,一劍就把這個複雜難解的繩結劈為兩段。當夜下起了雷雨,是天神宙斯對此感到喜悅,並賜予亞歷山大戰場上的勝利。

也許面對複雜的繩結的最佳解結之道,就是管他三七二十一,拿出佩劍劈了這個繩結。

不久之前,菲律賓的杜特蒂在就任總統之後,似乎就在馬尼拉拿出了佩劍,劈下了一個複雜的繩結。

總之,很多事情,我們的所知實在有限;我們能夠參與的能力,也實在有限。所以我們的最佳對策,也只能是偶爾關心一下,發揮想像力,隨性寫寫文章。其他的,由他去吧。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