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我與歌手《羽泉》(三)》2017/2/3

我與歌手陳羽凡,胡海泉簽約之後,接著就要幫他們做宣傳、做企劃,出專輯。首先要面對的一個問題,就是為他們這一組新人取個「藝名」。

臺灣因為60年代與70年代的經濟起飛,加上80年代的社會逐漸開放,所以在整個的經濟與社會條件帶動之下,臺灣的流行音樂,自70年代的校園民歌開始萌芽;80年代,臺灣唱片產業開始快速蓬勃發展。到了90年代,全世界華語流行音樂的重心,不在中國大陸,不在香港,不在美國,而是在臺北。

滾石中國的企宣員工,在與陳羽凡、胡海泉商議如何取「藝名」的時候,想到的都是臺灣的參考案例。臺灣比較有名的二人組歌手,有「動力火車」,「優客李林」與「無印良品」。陳羽凡與胡海泉當時的想法,都傾向於選取這一類的,感覺有些抽象,又有些現代感的藝名。

我召開了一次會議,討論這哥倆的藝名。有人提「北京動車」,有人提「東方雙俠」等等。

我認為,歌手的競爭力,主要還是來自於音樂創作的品質,藝名要以平實簡單為好。我不喜歡故意炫酷,而又沒有內涵的行事風格。

於是,在會議中,我跟他們說,不要搞什麼「北京動車」這一類花里胡哨的名稱。我認為,就直接從陳羽凡與胡海泉兩人的名字中,各撷取一個字,做為他們這個二人組的名稱就可以了。於是,《羽泉》這個藝名,就此拍板定案。

我跟他們說:「我覺得《羽泉》這個名字很好。第一,簡單明瞭,很容易記;第二,《羽泉》的含義清晰,就是你們兩位名字的總合簡稱;第三,這個名稱的感覺很好,有飛羽,有清泉。所以,就用這個名字吧。」

我意猶未盡,又接著說:「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詩人但丁,有句詩話《玫瑰啊玫瑰,不管妳叫她什麼名字,她依舊芬芳》。我認為不管名稱如何,最重要的,是要好好創作出好的音樂作品。」

「就像是開餐廳,不管餐廳叫做什麼名稱,最後,還是要能端出好吃的菜才行。」

《羽泉》這個名稱,在拍板定案之後,我們就要準備把《羽泉》推向市場,也就是所謂的「行銷」。

「行銷」的概念,從英文字來分析,就很清楚了。英文字的「行銷」是「Marketing」。Marketing 是Market 的動名詞,而Market 就是「市場」的意思。換句話說,Marketing 是把Market動起來的意思,而「行銷」就是「把市場動起來」的意思。

我們的策略,就是先要把北京市場,慢慢加溫帶動起來。我們要讓北京市場知道,滾石簽了一組新的大陸歌手,叫做《羽泉》。然後,在推出《羽泉》第一張新專輯的時候,我們再集中力量,做出強勢的宣傳。

在北京市場慢慢加溫的過程中,我們與北京星巴克咖啡,進行了好幾次的合作。那段時間,星巴克正在北京陸續開店。星巴克的形象清新,具有強烈的國際化色彩。星巴克從第一家位於國貿中心的咖啡店開始,到豐聯廣場、中糧大廈、盈科中心、麗都飯店等,星巴克很快成為了北京年輕時尚男女們,所偏愛的相約聚會的場所。

我與星巴克北京總經理孫大偉兄相識,此外,我還有一位老朋友周潔珍小姐,代表星巴克的美國董事股東,在北京負責協調星巴克的策劃與行銷業務。周潔珍小姐之前在美國迪斯尼公司工作。有段時間,周小姐在香港負責迪斯尼音樂產品在臺灣的授權業務。迪斯尼選擇了滾石公司,作為在臺灣的授權合作對象。因此,我在臺灣滾石總公司負責海外事業的期間,就與周小姐有了業務上的往來關係。

在豐聯廣場與中糧大廈,星巴克咖啡新店開張的時候,都與我們進行了合作,邀請《羽泉》作為咖啡店開幕的特別嘉賓演出誌慶。當然,星巴克也幫《羽泉》做了大力宣傳。對於像《羽泉》這樣默默無聞的新人來說,還沒出道,就能有形象清新,有強烈國際化色彩的星巴克來幫忙宣傳,是非常幸運的。

經過一段的加溫帶動時期,《羽泉》的第一張專輯《最美》,在1999年的11月10日發片上市。發行的任務,是由我一手組建的發行隊伍來執行。當時大陸的產業環境,國外公司是不允許直接執行發行業務,所以我們與北京的中新音像出版社合作,以中新音像出版社的名分,操作發行業務。

在中國經營唱片市場,必須在北京與上海進行攻堅戰。如果能夠在北京與上海取得勝利,其影響就會輻射到整個的華北與華中的市場,以至於整個大陸。

因此,我們在11月10日新專輯發行的第三天,於11月12日,就在北京的一家酒吧式餐廳,舉辦了一個盛大溫馨的媒體見面會,北京的媒體代表有一百多人參加。不久之後,滾石中國在上海的辦事處,也在上海的富豪環球東亞酒店舉辦了媒體見面會,也有媒體代表近百人參加。

同時,我們安排了《羽泉》在北京高校校園舉行多次演唱,並且廣寄樣帶請國內電臺播放《最美》專輯的第一主打歌《最美》,以及第二主打歌《感覺不到妳》。主打歌《最美》,很快就成為國內一百多家電臺排行榜的榜首。《最美》這張專輯,在大陸市場大賣,《羽泉》很快躥升為國內的一線歌手。

除了中國大陸之外,滾石總公司在臺灣,以及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的分公司,也都強力推出了《羽泉》的《最美》,形成了一片全面開花的榮景。

對於歌手《羽泉》,滾石動用了全方位的力量來力推,包含了宣傳、發行、滾石總公司與海外分公司的大力配合、以及滾石其他歌手,譬如周華健的跨刀相助等。《羽泉》的迅速躥紅,絕對是仰仗滾石發揮了總體資源的力量。

中央電視臺在2001年的除夕《春晚》節目,邀請了《羽泉》哥倆做為演出的嘉賓。國內流行音樂界的歌手,躥紅的速度如此之快,《羽泉》應是首例。

《羽泉》二人完全不懂得飲水思源,後來背信忘義,與公司纏訟達七八年之久。我認為,《羽泉》二人捫心自問,應該是很清楚的知道,他們自己是於理有虧的。但是他們依舊在法庭上狡辯胡扯到底,毫無羞慚之心。就這點而論,《羽泉》的表現,實在是令人喟嘆。

後來我與一個朋友聊天,談到了我在北京的訴訟經驗。

我說:「大陸的好人很多,可是混子騙子王八羔子,比比皆是,我在大陸生活七年,就接觸過不少。」

我又說:「做為一個境外人士,在大陸打官司很辛苦。最可惡的是,這些混子騙子王八羔子,明明知道自己理虧,還是一定會跟你胡攪蠻纏到底。」

「他們認定了我們境外人士,在內地打官司,有諸多不便。對我們來說,打官司確實是十分的折騰,勞民傷財。」

「好在最後我們還是打贏了官司。我的經驗是大陸的司法系統還是可以的,不像外傳的那麼需要靠關係走門路。」

我的在美國的朋友跟我說:「其實我們大家都知道,中國大陸的混子騙子王八羔子,到處皆是。司法系統必須要守住底線,否則這個國家就完了。就這點而論,共產黨統治中國的績效還是不錯的。」

「是啊,如果是國民黨或是民進黨治理中國,這些混子騙子王八羔子,還有人能制得住嗎?中國大陸早就社會分崩,天下大亂了。」我說,表示認同我的朋友的看法。

我的朋友說:「印度人在美國的成就,遠遠的超過在美國的中國人。可是印度做為一個國家的表現,又遠遠的不如中國。為什麼印度人在美國行,在印度不行?又為什麼中國人在美國不行,在中國行?」

我的朋友繼續說:「可見得是共產黨治國有方,把中國治理的好,中國才因而得以強大的。」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