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論「爭回抗戰話語權」(下)》2015/7/10

三、一一垂丹青

抗日戰爭中,壯烈為國犧牲的高階將領,著名的如張自忠、趙登禹、佟麟閤等,都原屬於馮玉祥的西北軍系統;塞北抗日名將傅作義,原屬於閻錫山的山西晉軍系統。著名的台兒莊大捷,是以李宗仁、白崇禧的桂系軍隊為主力,所做出的軍事計劃與投入戰鬥。

此外,地處偏遠地區,遠離日軍戰火的四川川軍,雲南滇軍,也都是主動開赴前線,與日寇進行浴血戰鬥。四川的劉湘,雲南的龍雲,都是所謂的地方獨立「軍閥」,各有多次反蔣紀錄。但是在國難當頭的時候,劉湘、龍雲都捐棄成見,相忍為國,攜手抗日。

劉湘的川軍寫下了一頁悲壯的抗戰史。抗戰爆發,劉湘主動請纓,率領川軍徒步出川,赴江浙前線討伐日寇。劉湘說的好:「過去打了多年內戰,臉面上不甚光彩,今天為國效命,如何可以在後方苟安?」

蔣介石可是毫不含糊,趁劉湘川軍出川之便,因勢利導,把川軍做了支解,分屬於不同的戰區。實質上,就是奪了劉湘的軍權,剪除了一個日後可能「反蔣」的「軍閥」隱患。

之後,劉湘在漢口去世。劉湘去世前留下遺囑,激勵川軍將士說:「抗戰到底,始終不渝。即敵軍一日不退出國境,川軍則一日誓不還鄉!」

抗戰期間,龍雲的滇軍,出兵四十餘萬支援抗日前線,傷亡人數逾十餘萬。到了1946年國共內戰時期,蔣介石調派滇軍遠赴東北與共軍作戰。這一次,滇軍就不再服從中央政府蔣介石的領導了。派往東北的滇軍將領,潘朔端、曾澤生,都選擇陣前「起義」,投向了共產黨。

川軍對於抗戰,做出了巨大的犧牲與貢獻。據統計,在抗戰中傷亡的326萬國民革命軍將士中,川軍將士佔有64萬。在抗戰中陣亡的十二位國軍上將中,有三位是川軍上將,分別是李家鈺上將、王銘章上將、饒國華上將。在整個抗日戰爭期間,四川向全國提供了20%的兵源,以及50%的錢糧。

劉湘與龍雲都是國民黨員。劉湘在抗戰初期逝世。1949年,滇軍的主要領袖龍雲、盧漢;川軍的主要領袖劉文輝、鄧錫侯等,都選擇投向了中共。這些國民黨地方派系人物,都曾積極參與了抗日戰爭。但是因為他們的「反蔣」與投共紀錄,都成了國民黨黃埔嫡系,口誅筆伐的反派「軍閥」角色。

更早的1932年「一二八戰役」,又是一個案例。1932年,防守上海的第十九路軍指揮官蔣光鼐、蔡廷鍇,面對日寇的無理蠻橫侵略,不顧蔣介石、何應欽撤守上海的訓令,悍然奮起,與日寇作浴血戰鬥。蔣光鼐,蔡廷鍇的英勇戰績,贏得舉世注目。但是在「一二八戰役」結束之後,蔣介石把蔣光鼐、蔡廷鍇的第十九路軍,調到福建去剿共。最終導致了福建軍系的「閩變」,以及蔣光鼐、蔡廷鍇後來投向了中國共產黨。

當然,蔣介石的黃埔嫡系中央軍,在抗日戰爭中做出了巨大的犧牲與貢獻。尤其是1937年的「八一三淞滬會戰」,國民黨黃埔系精銳盡出,粉碎了日寇三個月內滅亡中國的幻想,也堅定了全國上下聯合一致,全面抗日的信心。

我們也不能否認共產黨在華北地區的一些抗戰績效,尤其是共產黨在淪陷區的敵後工作,做得很出色。共產黨的強項,在於組織群眾工作,發展游擊戰勢力。共產黨在東北、華北地區發展出的游擊戰勢力,相當程度的牽制了日軍的侵略力量。抗戰勝利之後,國民黨無法順利接收東北與華北地區,就是因為共產黨的力量,在廣大的中國北方,已經深入群眾。

1944年,日本發動了「豫湘桂會戰」(日本稱為「一號作戰」),目的是要打通從東北到越南的陸上交通大動脈。蔣介石的嫡系大將,人稱「河南之患」的湯恩伯,在河南面對日軍,一觸即潰,在37天之內,失守了38城。

同樣的1944年,遠在滇緬邊區的中國遠征軍,在「中緬印戰區總參謀長」史迪威的大力支持之下,以全副美式裝備,幾路挺進,分別在緬甸境內的密支那、孟拱、腊戌;以及在中國雲南的騰沖、松山等地區,以硬碰硬的攻堅戰,擊潰日軍。中國遠征軍在滇緬邊區的戰績,贏得舉世的矚目。

松山戰役尤其慘烈,日本防守松山的113聯隊,被中國遠征軍全殲。日本公刊戰史上,稱松山戰役為「玉碎戰」,就是全部戰死,沒有留下一個活口,可見狀況之慘烈。

中國遠征軍中,與史迪威相熟,並且最受史迪威器重的中國將領,是北京清華以及美國維吉尼亞軍校畢業的孫立人將軍(請參閱我寫的《緬甸街》)。孫立人與蔣介石的黃埔軍系格格不入,在國境之外,孫立人可以帶領遠征軍,發揮所長,建立戰功;一旦與黃埔軍系共事,孫立人就抱負難伸了。孫立人將軍功高震主,與美國軍方關係太好,後來在台灣被蔣介石整肅,軟禁了33年,在兩蔣相繼亡故之後,才重獲自由。

在1944年的「豫湘桂會戰」中,日軍調動了原來部署在中國東北與華北的軍隊,大舉南犯。因此減弱了日軍在東北、華北、以及蘇皖地區的控制力。共產黨趁此機會,擴大了他們的「敵後解放區」的地盤,增強了在廣大敵後地區的群眾動員力量。

在蔣介石國民黨黃埔嫡系軍隊中,蔣介石有三大嫡系愛將,手握大集團軍區的軍權,擁有豐沛的軍事與行政資源。這三位都是蔣介石的浙江鄉親、國家的陸軍上將。他們分別是陳誠、胡宗南、與湯恩伯。很可惜,陳、胡、湯這三位上將,似乎都不具備與其所擁有的軍權相匹配的軍事才幹。這三位上將的抗戰功勳,都乏善可陳。

國民政府的監察院,曾經彈劾過湯恩伯「作戰不力,貪污擾民」;也曾經彈劾過胡宗南「措置乖方、貽誤軍機」。陳誠兢兢業業、恪盡職守,但是在戰場上的績效也不是特別的服眾。在1947與1948年間,陳誠擔任東北行轅主任,主持東北軍政,進行國共內戰。結果是損兵折將,丟了東北。東北大勢已去,國民黨內乃有「殺陳誠以謝天下」的呼聲。最後,在蔣介石的庇護之下,這些彈劾與指控,都以不了了之做了收場。

簡而言之,所謂國民黨中央蔣介石領導抗日,是盡心盡力而又無私的努力,是偉大的功勳,是贏得了全民的愛戴等的說法,不是那麼令人口服心服。蘇聯史達林面對德國納粹入侵的衛國戰爭,贏得舉世敬佩,就比國民黨的抗日,要光彩的多。

基於以上對中國近代歷史的回顧,我想要表述的重點是,中國的抗戰,是一個「地不分東南西北,人不分男女老幼」的全面性抗日戰爭。當時的中國,是一個「版塊分治」的國家。各個版塊,因為愛國心、民族大義、不願意做亡國奴,而結合在共主蔣介石的領導名義之下。很多戰鬥,是各個板塊在各自拼命奮戰,與國民黨中央領導的關係,是相對獨立的,彼此之間,未必有什麼緊密而直接的連結。

這些版塊,包括了蔣介石黃埔軍嫡系、共產黨軍隊系統、西北軍系統、山西晉軍系統、廣西桂系、東北軍、陝西軍、川軍、滇軍、粵軍、滇緬遠征軍等等,不一而足。

抗戰勝利之後的國共內戰,很多板塊領袖,就不再積極配合蔣介石國民黨中央政府的領導。原因很簡單,對於這些版塊領袖而言,他們看不出來,在貪污腐敗、私心自用的國民黨中央領導之下,去打國共內戰,與愛國心、與民族大義、與做不做亡國奴,有任何的關聯。

總結來說,抗日戰爭,是中華民族面對日寇滅亡中國的威脅,共同的愛國心、民族大義、以及不願意做亡國奴的心願,領導了全國的抗日行動與決心,把各個版塊結實而有力的凝聚在一起。

四、台灣當局要「爭回抗戰話語權」?

中國八年抗戰的核心價值,在於愛國心、民族大義、以及矢志不願意做亡國奴的心願。如果台灣當局沒有足夠的愛國心,沒有民族大義,沒有不願意做亡國奴的心願,台灣憑什麼「爭回抗戰話語權」?

台灣當局,在今天面對日本一再侵犯釣魚台的主權,悶不吭聲,憑什麼「爭回抗戰話語權」?

台灣當局,在1947年自行制定的南海U形線海疆,面臨美日越菲的挑釁,裝聾作啞,憑什麼「爭回抗戰話語權」?

台灣當局,對於「日據」與「日治」之爭,都沒有堅定的立場,憑什麼「爭回抗戰話語權」?

台灣當局,對於教科書課綱明顯的「去中」與「親日」傾向,都無法把握民族大義的立場,憑什麼「爭回抗戰話語權」?

台灣自李登輝以降,很多人有濃厚的皇民化思想。以曾經身為日本皇民、台灣曾受日本殖民為榮。如此想法,憑什麼「爭回抗戰話語權」?

台灣當局沒有自己應有的國家主權立場,沒有民族大義,只是忿忿不平的聲稱要「爭回抗戰話語權」。以我來看,就像是一隻迷途的羔羊,咩咩咩咩的吵著叫著要回家,卻同時又希里糊塗、執迷不悟的走向了背離自己家園的方向。

(完)

P.S.我有意把我的作品整理成集出書,如果有興趣合作,請與我連絡。
電郵ctshueh@gmail.com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