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胡言(十)朱立倫的最佳策略》2015/5/1

台灣在2016年即將進行總統大選。坦白說,我在台灣看總統大選的感覺,有點像是在看野台戲。

野台戲,就應該是一片鬧哄哄,越是鬧哄哄,就越成功。野臺戲,有人搭台,有人敲鑼打鼓,有人旁白,有人跑龍套,當然還有人彩繪盛裝,粉墨登場。登場的有主角,有配角。不管是主角配角,都需要伸胳膊踢腿,奮力演出,目的就在討好觀眾。有經驗的戲班子,會在台下觀眾中,布置些負責喊好的喊手,在適當的時機,喊手就會大聲的鼓譟喊好,帶動野臺戲的氣氛。野台戲最好是能搞得觀眾如癡如醉,不知身在何處。

野臺戲結束之後,一切恢復平靜。演員們卸了妝,脫下了高蹬蹬的大靴子,躋身於人群中,也就成了個不怎麼起眼的普通人了。

2016年的總統大選即將來臨,可是這次大選的氣氛,少了些精彩熱鬧的味道。穿綠袍演員們,已經選好了主角,準備到城下搦戰;穿藍袍的演員們,還在你望著我,我望著你,不知道推出誰來當主角應戰。

有兩個穿藍袍的,在身上紮上了短靠,插好了軍旗,準備上陣擔綱演出。可是其他一老票穿藍袍的,有的一大夥,在忙著交頭接耳;有的一大夥,在喃喃自語;有的一大夥,在站著發呆。整體來說,穿藍袍的,精神渙散,不如穿綠袍的。

有的觀眾,已經露出了不耐,甚至是淡漠的神情。

“這場野台戲好像不太好看,我不想看了。”有的觀眾這樣的說。

“王金平上!王金平上!”有一小撮穿著藍綠混雜色袍子的人,在大聲的吆喝,有一些穿綠袍子的,也跟著吆喝喊好。

王金平已經74歲了,頭頂微禿,精神很好,是大家所公認的在密室裡搓政治麻將的一流高手。王金平在麻將桌上,藍綠通吃,已經當了麻將桌上十六年的大莊家,一直不下莊。王金平的命很好,福祿雙全,是眾所仰望的人生成功楷模。

早幾年,在鮭魚返鄉的頂新企業還沒有出事的時候,台灣就流行了一句俗語:

“從商要學魏應充,從政當如王金平。”

後來,頂新魏應充的流年不利,被揪出了多起販賣有毒食品的弊端,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王金平仍是一枝獨秀,高居人氣之王,就連一向不太好惹的李敖大師,對王金平都是讚譽有加。

王金平,是台灣實行民主政治一甲子以來,最傑出的政壇典範型人物。

王金平站了起來,跟這些大聲勸進的人一一握手。王金平面帶微笑,對於是否要上台擔當男主角,總是顧左右而言他。王金平回答問題,說了半天,也聽不懂答案到底是「要」,還是「不要」,據說,厲害的政治人物,都是如此。說話說了半天,還是沒有人聽得懂,他的真正意向,到底是什麼。

“朱立倫上!朱立倫上!”有另外一批搬著板凳,準備看戲的觀眾,不斷在台下聲嘶力竭的鼓噪。

朱立倫瘦瘦高高,看起來頗有書卷氣。朱立倫的年紀,比王金平小了二十歲。不過,朱立倫的頭髮,似乎也沒比王金平多多少。台灣的政治人物很辛苦,每天憂國憂民,既憂國民黨,又憂民進黨。所以,國民黨的天王人物都是頭髮稀薄,是「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

朱立倫站了起來,對著這些哄抬他擔綱演出的人,拱手致謝。然後,朱立倫連聲辭讓,婉謝擔綱演出,態度懇切。不過,朱立倫越是辭讓,底下勸進的聲浪就越是宏亮。朱立倫一再的辭讓,底下勸進的聲浪,一波強過一波。

當然,還有些其他的人選為人所屬意。有的人喊吳敦義,有的人喊宋楚瑜,甚至還有人陰陽怪氣的喊著習近平。

我在場邊看了半天,也看不出甚麼名堂。我想到了一句老話,“外行人看熱鬧,內行人看門道”。我是個外行人,只看熱鬧,其實意義不大。於是,我想到了胡言兄。

於是,我約了胡言在星巴克咖啡店暢談天下大勢。

“胡言,現在天下滔滔,群雄並起。有識之士,各奔其主。毛澤東曾說,天下形勢越亂,革命機會越好。”我跟胡言說。

“老薛,你想要說什麼,就直接說吧。”胡言說,直接切入問題核心。

“不瞞你說,我覺得天下即將大亂,君若不出,其奈天下蒼生何?我勸你出馬,明年競選總統。我一定會投你一票的。”我說。

“呵呵,你不是第一個這樣說的。上周宜蘭佛學院的王大成王校長,也跑來勸我出來競選總統。”胡言說,不自覺的挑動了下眉毛,有點掩飾不住的得意。

“我與王校長英雄所見略同。”我說。

“這樣吧,我先說個故事給你聽聽。”胡言說,笑了笑。

“請說。”我說。

“東漢末年漢獻帝建安二十四年,東吳孫權旗下的大將呂蒙擒殺了關羽,孫權顧慮劉備會興兵伐吳報仇,就上書給曹操,請曹操稱帝,孫權自己稱臣。孫權的目的就是要轉移劉備的注意力。”胡言說。

“曹操把孫權的信給周邊的人看,然後說,孫權是要讓我蹲躺在火爐上被燒烤。”胡言繼續說。

“哦。”我說。

“中國有句俗話,《槍打出頭鳥》,冒出頭來的鳥兒,吃子彈的機會總是大些。”胡言說。

“胡言,你不願意出山,實在可惜。”我說。

“我出來選總統,沒有任何意義。我也沒錢選。”胡言說,態度誠懇。

“朱立倫呢?很多人說他應該出來選。他目前是藍營裡,民調最高的人選。”我終於找到機會,切入了我的正題。

“朱立倫的最佳策略,就是設法讓王金平出來選,自己不要選。”胡言說。

“為什麼?”我很好奇的問。

”一個人做事情,要知所進退,順勢而為,不要逆勢而為。”胡言說。

”自去年年底九合一選舉之後,整個的運勢在綠營。”

“王金平明年75歲,總該在他的有生之年,讓他追尋一次人生大位之夢。但是,王金平競選必敗,原因也就不必多說了。”胡言繼續說。

“我同意。”我點了點頭。王金平的強項,在於經營上層關係,以及在密室裡搓政治麻將。一般手握選票的藍營小老百姓,很難感受到王金平的政治人格魅力。

“王金平敗了之後,就年齡與氣勢而論,必然是該退出政壇了。拱王金平出來選總統,等於是藉蔡英文之手,替國民黨消除了一個大山頭。”

“了解,那蔡英文就要當上總統了。”我說。

“我夜觀星象,剛好看到北斗星的星杓,與我家後院裏種的空心菜連成一線。我就知道,蔡英文當選總統,是台灣的運勢,無話可說。”胡言說,無可奈何的笑了笑。

“可是根據民調,如果朱立倫出馬,與蔡英文有機會一搏。”我說。

"沒有意義。就算朱立倫選上了總統,在當前的運勢之下,只會動輒得咎,每天挨罵,啥事也幹不了,就像是近幾年來的馬英九一樣。”

“所以朱立倫就算是幹了總統,也是白幹,不如不幹為妙。”胡言繼續說。

“你認為現在的運勢在綠營,運勢會轉嗎?”我問。

“運勢很快會轉的。現在綠營的運勢,是建構在一個海市蜃樓式的虛無幻想之上。綠營一上台,就會是一個泡沫接著一個泡沫的破滅。”胡言說。

“為什麼?”我問。

“你要相信我。”胡言說,語氣很肯定。

我沒說話,想了想,也實在是想不出來蔡英文到底有什麼具體的、正面的、有明確可行性的政治、經濟、或是外交政策。蔡英文過去幾十年的資歷,似乎也不曾有過任何實際的政績,來證明她有治國的能力。

看來台灣的政治、經濟與國際外交,在未來的四年,會不斷的走下坡。兩岸關係必然是顛簸不平。台灣的前途,實在令人擔憂。

“唉。”我不禁嘆了口氣。

“不用嘆氣。當泡沫一個一個的破滅,綠營的運勢不斷走背,藍營的運勢自然就會不斷上揚。朱立倫如果好好經營自己,四年之後,在黨內的地位將無人可以挑戰。”

“四年之後,朱立倫58歲,正值盛年。”我說。

“在那個時候,兩岸關係跌入谷底,朱立倫再出馬,運勢移轉,不管幹什麼事,都很容易就有所建樹。”胡言說。

“綠營把兩岸關係搞砸了,朱立倫出來修補關係,他所能迴旋的空間,就比在2016年接馬英九的攤子,要寬廣自由的多。”胡言繼續做了補充。

“你說的很有意思,我沒有聽人提出過,像你這樣的說法。"我再度的點了點頭。

“簡單來說,運勢不在朱立倫這一邊的時候,就該放手,不要強求。同時,要好好估算一下,運勢何時會回頭。”胡言說。

“運勢不對,做什麼都難,終將是白忙一場,一事無成。”我說。

“時來運轉了,再出馬一搏,就好比是順流而下,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胡言說。

“朱立倫會不會想到這個道理呢?”我想了想,看著胡言說。

“我不知道。不過,你可以告訴他。”胡言說。

“我不認識他,怎麼告訴他?”我說。

“你就寫篇文章放在《好讀》上告訴他吧。”胡言說。

“好。”我說。

“還有什麼要跟他說的呢?”我想了想,又問。

“有。”胡言想了想,點了點頭說。

“你可以告訴他說,會有很多人,勸他出來選總統。這些勸進的人,都是各懷鬼胎,有的是閒著無聊沒事找事幹;有的是想看他出洋相;有的是想爭取機會辦競選活動,再好好的賺些錢。不要把這些人的意見當真。”胡言看著我,臉上的笑容,有點不懷好意。

我想到了不久之前,我還勸胡言出來選總統。顯然,胡言對我的勸進動機,有他自己的解讀。當然,還有那個宜蘭佛學院的王大成校長。

“是嗎?”我說,假裝沒有聽懂胡言的弦外之音。

“你告訴他說,不要聽信別人的胡言,一定要自己拿定主意。”胡言說,雙手一攤,又露出了我多年來所熟悉的、那個童騃般的、略帶傻氣的笑容。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