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論法家儒家思想與企業管理(四)》2013/3/15

我們可在此欣賞一下,《韓非子》中的一些言論:

。 利之所至,趨之若鶩;害之所加,則避之唯恐不及。
。 刑過不避大臣,賞善不遺匹夫。
。 事在四方,要在中央,聖人執要,四方來效。
。 法與時轉則治,治與時宜則有功。

以上四句話中的第一句話,說的是法家所認知的「人性」,是趨利避害;第二句話,說的是執法要「公平」;第三句話,說的是治國要以「中央」為重;第四句話,說的是法治要配合實際情況,「法與時轉,治與時宜」。

《韓非子》的理論系統,相當完整。

秦始皇愛才,看了韓非的著作,大為欣賞。在司馬遷的《史記》中,有這樣的記載:「秦王見《孤憤》《五蠹》之書,曰:“嗟乎,寡人得見此人與之游,死不恨矣!”」

也就是說,秦始皇看了韓非的著作,很感嘆的說「我若能有機會與韓非同遊,死而無憾了!」

後來,秦始皇不惜以戰爭為手段,逼迫韓國把韓非交給了秦國。

韓非是秦始皇時代的人。中國有所謂的「諸子百家」,「子」代表的是有學派、有專書著作的思想家。韓非是「諸子百家」中的最後一位「子」。韓非之後,中國統一了,諸子百家百花盛開的榮景不再。韓非為中國「諸子百家」盛況,劃下一個精彩的句點。

秦始皇統一天下之後,對於國家的政治制度,進行了討論。當時的丞相是「崇古」的王綰,王綰主張秦國應該實行周朝的封建制度。法家的廷尉(司法部長)李斯,則建議實行商鞅治秦,所大力推行的「郡縣制度」。秦始皇採納了李斯的建議,將全國分為三十六個郡,一千多個縣。所有的郡縣長官,都由中央政府委派。一個與周朝完全不同的,大一統的中國政府,在中國法家思想的指引之下,於焉成型。

這個郡縣制度的治國理念,以及三十六個郡的規格,自從西元前221年秦始皇的基礎定型,一直延續到今天的中國大陸,大體上依然一致。中國歷史中,政治體制的延續性,在全世界,沒有任何國家可以相與比擬。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締造者毛澤東,熟讀中國歷史,也有豐富的治國經驗。毛澤東晚年的一首詩《讀封建論.呈郭老》中,有二句話,清楚說明他對於法家與儒家的評價:

儒家:“孔學名高實秕糠”
法家:“百代多行秦政法”
請參閱好讀:《從毛澤東的詩詞看他的風格與領導》

毛澤東認為,法家的理論與經驗,才是中國幾千年來,真正的立國基礎。

5.法家與儒家的殊途合流

強大的秦國,有能力吞併各國,統一天下。但是,秦國卻沒有能力長期自保。在秦始皇統一中國之後的短短十五年,秦國就結束了。

為什麼如此強大的秦國,國祚卻是如此之短?很多人對這個問題,做出了探討。漢文帝時期的少年才子賈誼,寫了一篇文章《過秦論》,探討秦國所犯的錯誤。這篇文章寫得非常之好,可謂是文采飛揚,擲地有聲。在文章的結尾,賈誼對於秦國滅亡如此之速,做了個簡潔有力的總結:

「一夫作難而七廟隳,身死人手,為天下笑者,何也?仁義不施,而攻守之勢異也」。

賈誼認為,秦國剛剛統一天下,六國新附,根基尚未穩固,就太過於役使民力。秦國「仁義不施」,沒有讓百姓休養生息,終至於人心盡失,「攻守之勢異也」。

漢朝從秦國的覆亡中,學到了教訓。因此,在漢朝初年的漢文帝、漢景帝時期,實行黃老道家之治,就是讓國家充分休養生息。景帝之後,野心勃勃的漢武帝,採取了學者董仲舒的建議「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法家與儒家的思想終於合流,並為帝王所用。

我們甚至可以說,到了漢朝,是法家、道家、與儒家的三家合流。

法家所提供的是治國的法治基礎。儒家提供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行為規範,這樣的行為規範,有助於維持中央帝制政權的穩定。在法家與儒家合流的情況之下,皇帝就可以安然的「坐朝問道,垂拱平章」,無為而天下治了。

道家《老子.道德經》中所說的「治大國,如烹小鮮」,也就成了治國格言。其實,我認為之所以能「治大國,如烹小鮮」,還是因為「法儒合流」奠定了堅實的治國基礎。

在中國政治史上,秦始皇與漢武帝都是里程碑性質的人物。秦始皇代表了中國法家的極致,漢武帝則是在秦國的法家基礎上,成功的加入了儒家「思想教化」的元素。中國的帝制體系,到了漢武帝,基本上已經趨於完備。

有些在深宮中成長的君王,就無法領悟「法儒合流」的精微奧妙之處。一個著名的案例,是西漢的元帝。

漢元帝是漢宣帝的兒子。元帝為太子的時候,深受儒家思想的影響,認為要多施仁政。史書形容他「柔仁好儒」,有次看到宣帝任用酷吏殺了幾個大臣,就跟宣帝說:「陛下持刑太深,宜用儒生」。

漢宣帝的反應,非常的值得玩味。在《漢書.元帝紀》中,是這樣記載的:

宣帝作色曰:「漢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雜之,奈何純任德教,用周政乎!且俗儒不達時宜,好是古非今,使人眩於名實,不知所守,何足委任?」乃歎曰:「亂我家者,太子也!」

漢宣帝說,漢家天子治國之道「本以霸王道雜之」,也就是法家的刑法,與儒家的教化,必需同時並用。漢宣帝認為,這些儒生們,好做夸夸之談,完全不能委以重任,「俗儒不達時宜,好是古非今……何足委任?」

最後,漢宣帝不禁感嘆:「亂我家者,太子也!」

漢宣帝曾因此考慮更換太子。不過,因為元帝生母許皇后的因素,宣帝畢竟沒有採取行動。

漢元帝繼位之後,崇尚儒術,法紀鬆弛,國力日衰。漢家皇帝的權勢,不斷的減弱。漢元帝過世四十年之後,王莽篡漢,盛極一時的西漢王朝,就此宣告結束了。

中國的歷史演變,有他明晰的規律性。歷代開國君主,李世民、趙匡胤、朱元璋、以及多爾袞等,都不是儒家信徒。其中的道理也很簡單,打天下的人,都必需具有開創性、反叛性、以及通權達變的人格特質。這種人格特質,與儒家信徒的精神明顯相悖。開國的君主,大都實行法家之道。因為法家之道,對於整軍經武,開創新局,有立竿見影之效。

在政權成立之後,各朝各代,就會推動儒家思想。因為儒家思想,為人民建立了一套思想與行為的規範。這套規範,要大家規規矩矩的效忠帝王、安安份份的服從統治,十分有助於鞏固中央帝制政權的統治,

南北朝時期,前秦符堅的丞相,著名的政治家王猛就曾說「宰寧國以禮,治亂邦以法」。在不同的時期、就要採取不同的治國之道。亂世要以「法」為重,治世以「禮」為重。

中國帝王「法儒合流」的治國之道,成為幾千年來的治國典範。儘管朝代更替,其實本質不變。不過,因為儒家濃厚的「崇古」思想,加上宋明理學、與滿清文字獄的重重禁錮,到了明清以後,中國的文化思想逐漸走入死胡同,無法再有開創性的進步。

到了十九世紀,東西文化交鋒,雙方發生了強烈的衝撞,中國才發現自己的整體力量,已經完全無法與西方抗爭。這個巨大的衝擊,迫使中國警覺到,自己必需向西方大舉取經。

6.法家儒家思想與企業管理

企業的經營管理,尤其是未上市的民營家族企業,其經營形態,與中央集權的政權統治十分相似。企業的大老闆,就類似中央集權的君主,企業政策的決定與執行,都是由上而下,予以貫徹。

在臺灣上一代企業家中,有一位廣受尊敬的著名企業家,人稱「經營之神」。我有一位朋友曾替這位「經營之神」工作多年。有一次,我請這位朋友,用一句話,來概括說明「經營之神」的經營原則。

我的朋友沉思了片刻說:

「這位企業家的企業經營原則,可以用四個字來形容,就是假定“人性本惡”。」

我的朋友繼續說:「他非常注意流程的控管與制度的建立,不要給任何一個人營私舞弊的機會。而且他永遠是大權在握,決不鬆手。」

簡單來說,這位出身寒微,白手起家的「經營之神」,雖然也會包大紅包給有貢獻的公司幹部,但是在本質上,「經營之神」是以法家思想與精神來經營企業。他是眾所公認的,經營績效最為傑出的上一代企業家。

臺灣有另一位知名的前輩企業家,是位洵旬儒雅的君子。這位企業家,是世家子弟出身,為人寬厚慈愛,廣為人所愛戴。他的公司一般員工,對他的口碑都很好。但是他的企業集團,給人的印象,有些管理鬆散,缺乏強悍的戰鬥意志與攻擊力量。他的企業版圖,多年以來,不斷的在萎縮,似乎也不具備國際競爭力。

簡單來說,這位企業家是以「仁政」來管理企業。不過,實行「仁政」的結果,並沒有為這個企業集團,帶來良好的管理績效,與充沛的戰鬥力。

我在大陸經營企業,有很實際的經驗。我認為,所謂的「仁政」,只是個美麗精緻的帳篷,如果沒有堅強的法制鋼架把他撐起,這個美麗精緻的帳篷,只能軟軟的趴在地上,沒有張力、站不起來,更成不了局面。

德國的皇帝威廉二世,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戰敗。戰敗後,有一次讀到了中國的《孫子兵法》,不禁歎息說:「真是可惜,我在戰前沒有看到這本書。」

我有很類似的感慨。我從大陸結束企業經營,回到了臺灣,近年來讀了些中國的法家學說,我也不禁嘆息說:「真是可惜,我之前在大陸經營企業,不曾先好好理解過法家學說。」

總結而論,企業管理,還是要以法家學說為本。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