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憶建中老師(四)》2013/1/25

我們高一英文老師是陳君樸先生。陳老師教我們英文的時候,已經是頭髮花白的長者。我們第一天上他的課,是新生開學的第一天,大家對建中的感覺非常生疏。陳老師穿著棕色帶點小花紋的西裝,打個花色的領結,看起來很有英國紳士的味道。

陳老師第一節一下課,就跟全班同學宣佈說,「放學之後,還想要補習英文的,請來跟我登記。」

說實話,我當時感到很訝異。我想,如果有的同學在放學後,另外找陳君樸老師補習英文,豈不是同班同學中,有的「吃大鍋飯」,有的「開小灶」?難道老師白天上課,會留一手;晚上去補習的同學,才有機會學到更專精的英文?

據說不久之後,就有幾位同學報名,要在放學後去陳老師家補習英文。課後補習的同學,一般來說,家裏的經濟條件比較好,也許還有不願意「輸在起跑點」的心理考慮。我覺得白天在學校學的東西,都已無法完全消化,晚上還補什麼習?而且家裏也不會同意,我再多花補習費的。

當時的升學競爭,十分激烈。也許有的同學,放學後找老師補習,學科成績容易拿高分。如果科科都補習,科科都拿高分,就有機會保送好的大學吧。

美國詩人朗法羅有一句有名的詩話:

「人生是一個奮鬥的戰場,到處充滿了血滴與火花。…….在戰鬥中要精神煥發,要步伐昂揚。」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競爭條件;每個人都會選擇,最適合他走的競爭道路。

我當時不太認同陳老師「開小灶」的做法。現在多了些社會磨練,也很能欣賞陳老師的務實作風。社會上有很多人,表面上故作神聖,私底下黑手亂伸。與這些人相比,陳老師大大方方在課堂招生、十分的欽崎磊落。

我們高二的英文老師許志琴,我的印象很深。許老師是新加坡華僑,也不知道為什麼,許老師給我的印象,總像是瓊瑤小說中的女主角。許老師講話的聲音很輕柔,有時候,同學們調皮搗蛋,許老師被惹惱了,就會用很輕柔的聲音,脫口而出的罵同學「死鬼」、「討厭」。

有一次,許老師發英文考卷。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那次考試,我考得很好。許老師點了我的名,我就從教室的最後一排,走到前面講臺領考卷。許老師一邊等我,一邊就說:

「你考得很好啊,看起來就是一臉很聰明的樣子!!」

說實話,我小學時代功課很好,當時是乖乖牌,還頗能得到老師的喜愛。進了中學之後,我性格中的叛逆成分,越來越突顯。而且,因為我讀的都是資優班,我的成績,在班上已經不再拔尖。所以,以學生的分類學來說,我已不再歸類於老師們所最偏愛的那一類學生。

老師所最偏愛的學生,通常是長相清秀,成績拔尖的乖乖牌。我進了中學之後,既不拔尖,更不乖乖,北方人的長相,也談不上清秀。老師們關愛的眼神,自然是不會流連在我的身上的。

總之,小學畢業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被老師,當眾稱讚過。

現在,許老師竟然當面稱讚我「看起來就是一臉很聰明的樣子」,對我來說,真是杏林春暖,師恩浩蕩。

為了不辜負許老師對我的評價,我上許老師的課,從此就比較專心。諸葛亮《出師表》,有這樣的一段話《受命以來,夙夜憂勤,恐付託不效,以傷先帝之明》。我想到了許志琴老師對我的讚揚,也很能體會諸葛亮遇到劉備的心情,我是《自受稱讚以來,夙夜憂勤,恐努力不夠,以傷許老師知人之明》。

古人有所謂的「君以國士待我,我以國士報之」。我覺得許志琴老師對我不錯,我也很懷念她。

我們高三的英文老師王濟沅,喜歡用科學分析的方法教英文。對於一些複雜的句子,王老師會把句子做拆解,告訴我們什麼是主要的句子,什麼是從屬的句子。王老師會先把附屬子句拿開,讓我們看清楚基本的句型之後,再把附屬子句放回去。經過王老師的科學分析,再複雜的句子,也都難不倒我們了。

王濟沅老師是個好老師,對於提升我們的英文閱讀能力,幫助很大。

我們高一的數學老師,叫做曹玉田。曹老師理個平頭,體型粗壯,皮膚不好,臉上的痘子很多。曹老師教我們三角函數。曹老師雖然人很粗壯,在黑板上寫的字,卻是非常細小。我坐在最後一排,根本看不清楚曹老師在黑板上寫的字。經過幾番努力無效之後,我也就放棄看黑板了。於是,曹老師講他的課,我在後面幹我的事。

那時候,我參加了建中樂隊,每天要排練軍樂進行曲。有一天,曹老師在上面講他的三角函數,我就在下面專心背誦我的《雷神進行曲》。曹老師大概發現我的神態昂揚古怪,就把我叫了起來,問我他上課在講些什麼。

我也不能說老師的字寫得太小,讓他覺得尷尬。於是,我只好硬著頭皮,誠懇而善意的說:

「老師說的我沒有聽懂。老師如果再給我二天時閒,我回家想辦法搞懂了,再跟老師作報告。」

曹老師對我的誠懇而善意的回答,十分不滿,就開始訓斥我。曹老師訓斥人,很有經驗。簡單來說,喜歡訓斥人的老師,訓起人來,都有二個特色。一是沒完沒了;一是不知所云。總之,我記得曹老師訓了我大半堂課,訓得我腦門一片空白,他依舊是聲若洪鐘,鬥志昂揚。

就在這個時候,發生了一件令我終生難忘的事。我的好朋友李基豪兄,忽然舉手發言:

「老師,我們課本的例題第三題,可不可以請老師再解說一下?」

基豪兄圍魏救趙的後果,不難想像。曹玉田老師當場砲口轉向,左右開弓。這一次,曹老師的戰鬥力更加旺盛,因為是同時罵兩個人,曹老師罵人的音量,似乎也是加倍洪亮。基豪兄與我一直站著,到了下課鈴聲響起,曹老師悠悠然的離開了教室,我倆的罪愆,才暫時得到赦免。

英文有句成語,“Saved by Bell”,意思是說「鈴聲救了我們」。其實中外的狀況很一致。很多時候,救苦救難的不是觀世音菩薩,而是下課的鈴聲。

患難見真情,我對基豪兄一直存有感恩之心,迄今未有機會充分報答。每次見到基豪兄,我總會想到建中高一的那一堂數學課,基豪兄挺身而出,因我而受難的悲壯場景。

我的高一三角函數課,就在曹老師看我不順眼,我也懶得聽他上課的情況下,樣稀里糊塗的混過去了。到了高三,為了要拼聯考,我才回頭用心猛解三角習題。對於三角函數,才重新有了認識。考完大學,沒再用過三角函數,到今天,對於這門課,我記得的,就是老友挺身相救的那一幕,別的都忘得光光了。

高二的數學老師,叫做張乃東。張乃東老師說話有浙江口音。他常常喜歡說的二句話,我還記得。

一句話是「越基本的越重要」;還有一句話是「答案放在口袋裏囉。」

「越基本的越重要」的意思,是讀數學,一定要充分理解數學理論的基本觀念,與基本的解題技巧。越基本的,才是越重要的。

「答案放在口袋裏囉。」的意思,是要多做習題、多解考古題。要把很多問題的關鍵解題技巧,與問題的答案「放在口袋裏」,以便隨時可以從口袋裏,把答案掏出來使用。

有一次,張乃東老師出了一個代學題,寫在黑板上。這個題目的技巧性比較強,抓不到那個技巧,就解不了這個題目。這一天,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忽然看出了其中的竅門。於是,我就很快的舉手,說我已經解出了答案。

張老師當場對我的評語是:「你把答案放在口袋裏囉,對不對?」

張老師認為,我之前看過類似考古題,所以才能很快的從口袋裏掏出答案,解了這個問題。

我沒有與張老師爭辯。我覺得他在說「你把答案放在口袋裏囉」的時候,是在讚揚我做了很多的課外習題,很肯定我的努力。雖然實際狀況並非如此。

總之,我覺得張老師是個好老師。他教導我們,數學要考高分,就是二招。一招是要充分理解基本面,是「越基本的越重要」;另一招是要多做習題,是「要把答案放在口袋裏囉」。

高三的數學老師,是趙閣銘老師,趙老師教我們解析幾何,我們叫他「趙革命」。趙革命老師是個很負責任的老師,解析幾何教得很清楚。我現在想想,解解析幾何的難題,就像是在吃麻辣火鍋一樣。有的人看到麻辣火鍋,會望而卻步;有的人看到麻辣火鍋,是越麻越辣就越過癮。我們在「趙革命」的教導之下,都很能享受到解析幾何的解題樂趣,確實是題目越難,就越麻辣、也就解得越過癮。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