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胡言(七)小婷失業了》2012/12/7

我不知道小婷算不算是個草莓族。從年齡上來說,小婷剛滿30歲,是歸屬於七年級生的草莓族。小婷其實一直很努力工作,只是不幸最近又被公司炒了魷魚。

嚴格來說,也不能算是公司炒了小婷的魷魚,是小婷眼看著公司的處境日益艱難,前無去路,後有追兵,前景十分的暗淡,小婷一時衝動,基於惻隱之心,就自己炒了自己的魷魚。

「我們公司的張老闆現在很慘,聽說已經欠了銀行一億多元的債務。張老闆經常皺著眉頭發呆,這一年來,張老闆看起來老了好多,實在是越看越不忍心。」小婷說。

「那一天,我看著張老闆愁眉不展的樣子,忽然一陣衝動,我就跟張老闆說,我還是辭職好了,可以減輕公司的負擔。」小婷說。

「你真是草莓族,一點壓力都承受不起。」我看著小婷,不禁嘆了口氣。

「其實以前公司賺錢的時候,張老闆對我們挺好的。」

「公司不行了,員工跑了,挺多沒有薪水。老闆扛了那麼多的負債,連跑都跑不了。」小婷說,很有同情心的樣子。

「公司虧本了,老闆看每個員工,就像是看到債主一樣,很害怕的。」我很有同感。

「我不想讓老闆為難,與其等他開口懇求,不如我主動辭職比較好,雙方都活得比較有尊嚴。」小婷說。

「你真是個好人。」我說,我感覺到,所謂的草莓族,似乎都是很懂得替人著想的。

「我現在失業了,開始思考一個問題。」小婷說。

「哦,什麼問題?」我問。

「報紙上說,臺灣的失業率是百分之四點四。可是很多像我這樣的失業人口,有被列入政府的失業率計算中嗎?」小婷說。

「嗯,妳問得很好。」我說。

「我認識很多家庭音樂老師、準備創業的研究生、等通告的臨時演員,還有做心靈輔導的,恐怕也都沒有被列入政府失業人口的計算中。」小婷說。

「我認識一些管理顧問、文字工作者,兼職教師教授、還有很多協會的理事與理事長等,恐怕也都沒有被列入政府失業人口的計算中。」我點了點頭說。

「我不禁懷疑,政府失業人口的統計數字,到底有多大的意義?」小婷說。

「如果一個人的每月薪資及勞務所得,只要是低於最低工資的二萬元,就算是失業,用這個標準來計算失業率,也許更能反映出真實情況。」

「如果這樣計算,臺灣的失業率,恐怕是百分之二十了。」

「真實情況,一定是比百分之四點四,要嚴重得多。」小婷笑了笑說。

「那妳現在有什麼打算?」我問。

「我爸爸說,我年齡到了,該結婚了。他可以給我新臺幣二百萬,先投資買個房子。」小婷說。

「加上我自己幾年存的錢,有五十萬吧,我手上有二百五十萬的現金可以動用。」

「我想,如果我投資買個一千多萬的房子,過個二年,房子若是能漲個一百萬,算算賬,還是比辛苦上班要划得來。」

「所以,我不急著找工作,我想好好看看房子,先買個好房子再說。」

「何況就算是努力找工作,也未必就能找到好工作。」小婷說。

「你說得很有道理。」我說,我覺得所謂的草莓族,其實都是很有見解的。

「我爸爸說,根據臺灣過去六十年的經驗,只要是努力工作、努力存錢,努力在臺北買房子,最後都是贏家。」小婷說。
 
小婷喜歡台大公館一帶的生活環境,因為小婷認為,那個地區是全臺灣的文化、教育、交友與小吃的中心;而且小商店林立,就近殺拼十分方便。

小婷興致勃勃的跑到台大附近去看房子,結果是嚇了一跳,很有感慨。

「台大附近的新房子,每坪要價在150萬。我的250萬現金,大概只夠買一個浴缸的空間。」

「怎麼辦呢?」小婷問我。

房價這麼高,我能怎麼辦?忽然,我想到了胡言。我想,帶小婷找胡言聊聊吧。胡言雖然在實務上,不能幫小婷解決買房子的問題;但是在理論上,也許可以給小婷一些答案。

什麼答案呢?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解說為什麼房價這麼高,也可能是預測將來房價會不會下修,也許是建議小婷到大園或是楊梅去買個房子。總之,每當我遇到疑難雜症,我就想去找胡言聊聊。

「胡言,這是我的朋友,草莓族的小婷。」我把小婷介紹給胡言。

「小婷,這是我的好朋友,胡言。胡說的胡,言論的言。」我也把胡言介紹給小婷。

「嗨!」小婷與胡言彼此都很客氣的打了招呼。

「草莓族的小婷想買個房子,發現台大附近的房價高得離譜,小婷感受到巨大的、難以負荷的壓力,所以我特地帶她來向你請教。」我開門見山的跟胡言說明來意。

「你知道的,草莓族對於壓力,都是很敏感的。」我意猶未竟,繼續做了補充。

「我剛好也在思考這個問題。」胡言笑容可掬的說。

這是胡言可愛的地方。每次我問胡言問題,不管我問的是什麼狗屁可笑的問題,胡言的第一句回答,一定是「我剛好也在思考這個問題」。胡言從來不會因為我問了一個狗屁可笑的問題,而讓我自己覺得,我真是問了一個大蠢蛋才會問的狗屁可笑的問題。

「真是巧,你怎麼會剛好就在思考這個問題。」小婷很天真的說,初次見面,小婷還沒有完全理解胡言的語言藝術。

「我已經想了很久了。」胡言說,露出了可愛而靦腆的笑容。

「真的假的?」我忍不住問胡言。

「真的。我講給你還有草莓族的小婷聽,這個問題很嚴重的。」

「是喔。」草莓族的小婷說,神情專注。

「政府為了刺激經濟,採取了寬鬆銀根的貨幣政策。簡單來說,就是降低利率,擴大貨幣供給量,鼓勵銀行放款。」

「寬鬆銀根的政策,希望能增加總體經濟的投資意願。如果整體性的產業投資大幅增加了,就會創造出新的就業機會,也會帶動未來的經濟成長。」

「換句話說,因為借錢容易,利率又低,企業家們就會多多借錢,有的成立新工廠、有的成立新公司,就業機會就變多了,經濟就繁榮了。」

「可是我不覺得就業機會有增加啊。」小婷說。

「因為寬鬆的貨幣沒有走向產業投資。大量的金錢,走向了炒地皮,炒房地產。」

「低利率的超額資金,都流向了房地產,房價當然暴漲。」

「財團貸款炒地皮,建商貸款炒建案,民眾貸款買房子,財團也貸款買大樓。利率低,銀根鬆,房價不停的漲。」

「問題是資金沒有走向產業投資,將來經濟就不會有成長。一方面房價猛飆,另一方面經濟停滯可以預期,你想想,將來會如何演變?」

「2008年美國的次級房貸風暴,就是這樣形成的。」我說。整個市場上,只要有百分之五的人還不出房貸,進入法怕,房市泡沫就會破裂的。

「房價這麼高,貧富懸殊這麼大,青年人沒有前途可言,我們怎麼辦呢?」草莓族的小婷憂心忡忡的說。

「高房價快速拉大了臺灣人的貧富差距。有錢人一個人有好多棟房子;年輕人靠自己,一輩子也買不起一棟房子。」我認同小婷的憂慮。

「理論上來說,政府只要做一件事,就可以壓低房價、縮小貧富差距,實現社會居住與賦稅正義、並且解決國庫收入問題。」胡言笑了笑說。

「有這種事喔?」草莓族的小婷說。

「就是政府依照實價徵收房產稅。」胡言說。

「徵收較高的房產稅,可以增加房屋的持有成本,降低炒房意願,壓抑房價。的確是有助於實現社會居住與賦稅正義。」我很快認同了胡言的理論。

「房子多的人,多多繳稅;沒房子的人,不用繳稅,聽起來好過癮喔。」小婷說。

「這是經濟學上的『休克療法』,下個重手,先讓重病患先進入休克狀態,好好治療。休克恢復之後,病也許就好了。」胡言說,對於自己的理論,不免有點洋洋自得。

「實價課稅,可以讓資金流向產業投資,不要流向炒房地產。這樣一來,寬鬆的融資與放款政策,才能發揮他的正面意義。」我說,受到了胡言的啟發,我仿佛已經看到了未來的光明前景。

「就好像大禹治水一樣,要把水引導到適當的渠道。」我很興奮的繼續說。

「我有棟市值一千多萬的房子,每年只繳二千多元的房屋稅。我有輛七年舊的Toyota普通汽車,每年反而要繳7千多元的牌照稅。你說,這兩者相比,是不是不成比例?」胡言說。

「你覺得政府會依實價課徵房產稅嗎?」我問。

「你認為財團,或是有錢人會支持政府這樣做嗎?」胡言笑了笑,反問我。

「不會吧。」我說,搖了搖頭。

「那你不就是已經知道答案了嗎?」胡言說。

我們三個人都沉默了片刻,胡言好像是想起了一件事。

「你記不記得80年代的美國總統雷根,當時美國正面臨了高失業率與高通貨膨脹率,雷根選上了總統,在他的就職演說中,說過一句廣為傳頌的名言?」胡言說。

「哦,請說。」我說。

「In this present crisis, government is not the solution to our problem; government is the problem.」

原文是英文,胡言用中文又說了一遍:「當前我們所面臨的危機,政府不是問題的解方,政府才是問題的根源。」

我看著胡言,胡言雙手一攤,掌心向上,臉上露出了我所熟悉的、童騃般的、純真的笑容。

草莓族的小婷,看著胡言童騃般的笑容,也跟著笑了。我猜想,小婷大概是覺得胡言的笑容,看起來傻傻的,傻的竟然有些令人發笑吧。

我感到一陣欣慰,因為我知道,我的看法畢竟是正確的。胡言雖然在實務上,不能幫草莓族的小婷解決買房子的問題;可是在理論上,胡言對於我們的問題,還是給了令我們滿意的答案。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