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水滸宋江的領袖特質與打江山的組織謀略 (完)》2012/4/13

11.宋江的領袖特質:假仁假義,心狠手辣(續)

朱仝的故事,是在水滸第五十回《插翅虎枷打白秀英,美髯公誤失小衙內》。

朱仝曾經是鄆城的馬兵督頭,是宋江的同事,也是宋江的好友。宋江在鄆城殺了閻婆惜,朱仝在私下放了宋江,對宋江曾經有過恩情。

後來朱仝因案發配在滄州。雖然是發配,朱仝卻是受到滄州知府的愛護。知府信任朱仝,讓朱仝經常帶著知府四歲的小公子出去玩耍。小公子長得聰慧可愛,與朱仝相處得很好。

宋江為了要「賺」朱仝上梁山,趁著朱仝帶小公子出來玩耍的時候,設下調虎離山之計,讓雷橫調開了朱仝,然後李逵劈死了小公子。朱仝無法再回去面對知府,只好被逼上了梁山。

朱仝根本就沒有上梁山的意願。宋江為了要讓朱仝上梁山,殺了聰慧可愛的四歲小公子。宋江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他的心狠手辣,由這件事此也可以看得清楚。

至於玉麒麟盧俊義是大名府的著名士紳。盧俊義家財萬貫。儀表堂堂,兼有一身好武藝。盧俊義的槍棒拳三項功夫,號稱是河北三絕。

盧俊義具備了所有宋江所欠缺的條件,所以宋江想賺盧俊義上梁山,放在自己的身邊,替自己增長威風。當然盧俊義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優點,就是盧俊義的背景很單純,與其他的梁山好漢,都沒有淵源。宋江把盧俊義放在身邊當二號頭目,不至於會威脅到宋江的山寨主權位。

自從宋江看上盧俊義之後,盧俊義就開始經歷一連串的噩夢。因為受到梁山的牽累,盧俊義甚至蹲進了黑牢。最後,宋江打入大名府,如願以償,把盧俊義弄上了梁山。

盧俊義原來在北京大名府逍遙自在,當他的「盧大員外」,快活得很。宋江把他搞得家破人亡,成了匪類,盧俊義被逼上了梁山,當起宋江的副手,為宋江充門面。宋江要搞招安,盧俊義也就成了宋江爭取招安的一個籌碼。

對於盧俊義來說,招安根本就是一場荒謬的鬧劇。就算是被招安了,盧俊義已經沾了一身腥臭,再也回不到上梁山之前,「盧大員外」的那份逍遙自在,與尊榮富貴的社會地位了。

盧俊義遇到了宋江,根本就是「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宋江是個整人的一流高手,把個名重一方的玉麒麟盧俊義,整成了個甕中之鼈。

宋江鋒芒不外露,乍看是事事為弟兄著想,滿口仁義,謙沖自牧。實際上,梁山的諸多好漢,都是被宋江拿來戲耍玩弄的棋子。宋江表面上假仁假義,實際上心狠手辣!

12.宋江的領袖特質:總結

正如金聖嘆所評說的,水滸傳是中國的一部大才子書。一個能寫出這樣一本巨著的作者,必需具備三個主要的先決條件。第一要有豐富的閱歷,第二要有精闢的見解,第三要有傑出的文采。

施耐庵身處亂世,直接參與了逐鹿天下的軍中幕府工作。他的經驗閱歷,讓他有機會觀察與體驗到元朝末年打江山人物的領袖特質。這些打江山的人物,包含了韓山童、陳友諒、張士誠、還有陰狠毒辣的朱元璋。

施耐庵憑藉這些觀察與體驗,形成了他對於中國領袖特質的精闢見解。水滸傳之前也叫做《江湖豪客傳》。施耐庵以他的妙筆,很精巧的刻劃出了宋江之所以成為《江湖豪客》領袖人物的原因。我認為,施耐庵筆下宋江的領袖特質,其實是綜合了韓山童、陳友諒、張士誠、朱元璋的領袖藝術。

宋江出身卑微,其貌不揚,武藝生疏,乍看是個社會上不入流的角色。可是宋江確實是具備了中國打江山人物的領袖特質。宋江的領袖特質,可以總結於下:

。會寫反詩
。會編民謠,挖石碣,搞天命
。能識才,愛才,吸引人才
。會抓機會,會搞宣傳,會收攏人心
。會搞兼併,會消滅山頭,會克服山頭主義
。會搞暗中奪權
。見事有城府,工於心計
。假仁假義,心狠手辣

總而言之,宋江能夠成為梁山眾好漢的大頭領,全憑他的領袖才幹,毫無僥倖。其他所有的梁山好漢,談到領袖才幹,沒有一個可以與宋江競爭。

就此而論,毛澤東與宋江有異曲同工之妙。

固然我們可以說,宋江是得到九天玄女娘娘傳受三卷天書,才得以替天行道;其實毛澤東也不遑多讓。毛澤東得到了馬克斯《資本論》的天書指引,以及共產國際的諸多奧援,也算是現代版的奉天承運了。

施耐庵對於中國領袖人物的刻劃,精微細緻,機鋒暗藏,要能看懂其中奧妙,也不是那麼的簡單。施耐庵確實是當之無愧的,中國數百年來難得一見的大才子。

後記

本文引用了不少金聖嘆的評註。金聖嘆是明末清初的人物,是中國最著名的書評家。他的《金評版水滸傳》,風行了三百年。換句話說,從清朝到民國初年,水滸傳與金聖嘆的點評是合而為一的。金聖嘆的點評,就是水滸傳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當年的古書中沒有標點符號,金聖嘆的點評,也扮演了標點符號的功能。

民國時代,新文學運動的領袖人物胡適,很不喜歡《金評版水滸傳》。胡適說得非常嚴重:

「金聖歎用了當時“選家”評文的眼光來逐句批評《水滸》,遂把一部《水滸》淩遲碎砍,成了一部“十七世紀眉批夾註的白話文範”!」

胡適的朋友,也是胡適的安徽績溪小老鄉汪原放先生,以新式標點重新出版了《水滸傳》,並且把金聖嘆的點評完全刪除。胡適為汪原放的新版水滸傳寫了序言,胡適在序言中,是這樣批判金聖嘆的點評:

「讀了不但沒有益處,並且養成一種八股式的文學觀念,是很有害的。」

總之,親美派的胡適,以他當時巨大的社會影響力,以「整理國故」為名,把怪才金聖嘆的《水滸》文學評論,都給刪除掉了。整個的風氣所及,金聖嘆在其他古典名著中的點評,也全都黯然下架。

金聖嘆的命運坎坷,在滿清王朝時代,他被滿清皇帝砍了頭,但是滿清好歹留下了他的文學評論與文學影響力。到了民國時代,親美派的胡適,揮舞著新文學運動的大旗,砍掉了金聖嘆「不亦快哉」的文學評論與文學影響力。

到了今天,我們也許偶爾會聽到金聖嘆的名字,但是他的文學評論的貢獻,已經很少有人能夠說得清楚了。

著名的國學大師錢穆先生,對於《水滸傳》的版本變遷,做了以下的感嘆:

“聖歎批已成死去,最近在坊間要覓一部聖歎批的《水滸》,已如滄海撈珠,渺不易得。”

“三百年來一部暢行書,則終是在默默中廢了。時風眾勢,可畏可畏。”

我是一個知識分子,是《水滸》的文學欣賞者。以我讀水滸的心得而言,我是很不認同胡適危言聳聽的說法:「金聖嘆的點評,讀了不但沒有益處,…是很有害的」。

我認為胡適言過其實,不足為訓。

當然,我不會完全同意金聖嘆的評論。不同意的部分,大可不必在意。但是金聖嘆的點評,確實可以幫助我,讀懂很多水滸的細微精妙之處。金聖嘆的點評,很有價值,使我獲益良多。

我比較認同錢穆先生的說法,「這些中國文化真生命之淵泉的涓滴,幾乎乾涸在那段特殊的歲月中」。很明顯,錢穆先生是不認同胡適的一些論點的。

本文的題目是「水滸宋江的領袖特質與打江山的組織謀略」。但是本文的重點,比較偏重在宋江的領袖特質。對於「宋江打江山的組織謀略」,本文有所觸及,但是並沒有深度著墨。

「宋江打江山的組織謀略」這個題目,還是可以繼續做更深入的分析與探討。

其實有很多與宋江有關的有趣議題,都可以拿來做進一步的分析與探討。譬如說,我們可以探討以下的議題:

- 宋江是如何從晁蓋的手中步步奪權?
- 宋江為什麼要選擇招安?
- 宋江故事所反映的當時社會問題。

研究水滸,其實不只是限於研究文學或是小說的領域。水滸研究可以延伸到政治學、組織管理、策略管理、社會學、與心理學的範疇。

《紅樓夢》的作者曹雪芹有一首著名的詩:

「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云作者癡,誰解其中味。」

施耐庵嘔心瀝血寫水滸的一片苦心孤詣,我想,最終還是要由有心人自己來品味吧。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