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水滸宋江的領袖特質與打江山的組織謀略 (6)》2012/4/6

10.宋江的領袖特質: 宋江見事有城府,工於心計

宋江在潯陽樓題詞,說自己是「恰如猛虎臥荒丘,潛伏爪牙忍受」。老虎在撲殺獵物之前,都會隱匿蹤跡,不要被獵物發現。一旦老虎決定採取行動,從隱身之處奔出,就會盡力一舉攫捕住獵物,咬住獵物的咽喉,讓獵物窒息而死。

宋江平常說話謹慎,行事內歛。宋江在潯陽樓題詞《西江月》,還有寫反詩,都是在三杯黃湯下肚之後,心中放蕩開來,所吐露的肺腑之言。

所以,宋江自詡「恰如猛虎臥荒丘,潛伏爪牙忍受」,是真實的自我評價。宋江見事有城府,工於心計。一旦宋江決定對事採取行動,就像老虎撲出,要有成效。

金聖嘆對宋江的評價極差,認為宋江虛假權詐,心術不正。金聖嘆評論水滸人物,把宋江評為一百零八人中的「下下」級人物,與偷雞摸狗的「地賊星」鼓上蚤時遷,評為同一個等級。

有趣的是,毛澤東對於宋江的評價很高。

不同的人,對人對事會有不同的觀點;各人不同的觀點,決定了各人不同的行事風格。各人的行事風格,又決定了各人的命運。

金聖嘆看不起宋江,最後金聖嘆的命運,是被皇帝砍了頭。毛澤東很欣賞宋江的長處,最後毛澤東的命運,是當了中國的皇帝爺。

毛澤東在四十年代初期,曾對身邊的同志說:
「水滸中的三打祝家莊,為什麼要打三次?我看宋江這人有頭腦,辦事謹慎,前兩次是試探,後一次才是真打。」

毛澤東對宋江做了總結性的評論:
「我們幹革命,就得學宋江,要謹慎。」

我們來欣賞水滸傳第六十回《公孫勝芒碭山降魔,晁天王曾頭市中箭》。這一回故事中,描述了宋江是如何的見事有城府,工於心計。

故事的內容敘述晁蓋攻打曾頭市,中了毒箭,退回梁山,一命嗚呼。大夥就擁戴宋江接任梁山寨主之位,宋江先是假意推託,最後在吳用與林沖的雙雙「攙扶」之下,才勉強同意「暫代」山寨之主。

以下是宋江「暫代」山寨之主之後的發言,以及金聖嘆的點評。金聖嘆的點評,以括號標示。

宋江便說道:<便字字法,言不須擬議也。>“小可今日權居此位,全賴眾兄弟扶助,回心合意,共為股肱,一同替天行道。<看他開口第一句,便買住眾心,妙絕。>

如今山寨人馬數多,非比往日,可請眾兄弟分做六寨駐紮。<此豈臨時猝辦之言?>

聚義廳今改為忠義堂。<此豈臨時猝辦之言?>

前後左右立四個旱寨。後山兩個小寨,前山三座關隘,山下一個水寨,兩灘兩個小寨,今日各請弟兄分投去管。 <先作一總,次複分說,有章法。> ”


所以,儘管宋江表面推託,心裏早就做好準備。宋江一開口,就用話穩住眾心,而且分派任務,有次序、有章法。

值得注意的是,宋江接位後第一件事,是輕描淡寫的把《聚義廳》改為《忠義堂》。這個更動,看似隨意,其實影響非常深遠。

《聚義廳》是好漢聚義,大家快活,皇帝與我無關。《忠義堂》是忠字至上,梁山的定位成為反對貪官,忠於皇帝。

簡而言之,宋江一掌權,就不動聲色的把梁山的發展路線做了根本的調整。梁山終將走上被朝廷招安之途。

以上這段描述,可以看出宋江的一項領袖特質,就是見事有城府,工於心計。

施耐庵的筆法,看似雲淡風清,其實是舉重若輕,句句深刻。


11.宋江的領袖特質: 假仁假義,心狠手辣

中國的領袖人物,通常都具備了「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的人格特質。唯有量大,才能兼容並蓄,成其大器;唯有心狠手辣,才能樹立領導權威,寶座不容覬覦。

有的時候,是目的至上。所謂的假仁假義,心狠手辣,都是為了要達到目的,不擇手段。

我們有一句俗語「逼上梁山」,好像上梁山的人,都是受盡迫害,無路可走,只好上了梁山。其實,真正被官府迫害到無路可走,被逼上梁山的,大概只有林沖一人。其他的梁山好漢,是各有各的緣由與際遇,不能說是受到絕對的冤屈。還有一些好漢,是被宋江所逼迫設計,無路可走,只好上了梁山。

我們來看看秦明、扈三娘、朱仝、與盧俊義上梁山的過程,就可以知道宋江是如何的假仁假義、心狠手辣。

霹靂火秦明是個勇將,奉命討伐梁山。宋江看上了秦明,想要「賺」他上山。於是宋江設計,叫人假扮秦明,殺了青州城外的幾百戶人家,然後把當地燒成一片瓦礫場。青州的慕容知府,中了宋江的計,認為秦明殘殺無辜百姓,就殺了秦明的一家妻小,做為懲處。

秦明成了青州的大罪人,家破人亡,無路可走,只好仰天長嘆,上了梁山。這是水滸第三十四回 《鎮三山大鬧青州道,霹靂火夜走瓦礫場》的故事。

宋江為了逼秦明上山,把青州城外「原來舊有數百人家,卻都被火燒做白地;一片瓦礫場上,橫七豎八,燒死的男子、婦人,不記其數。」手段極其惡毒。

高俅迫害林沖,雖然十分卑鄙,但是並沒有殺害大批無辜百姓。宋江的手段,比之於高俅,是毒辣得太多。

水滸用“「賺」他上山”的這個「賺」字,用得很有意思。宋江殺害了眾多無辜百姓,好像是在下本錢,為了要「賺」到好漢秦明上山。殺害百姓,不過是宋江會計科目上的一個成本項目而已。

至於扈三娘,是祝家莊聯盟集團扈家莊的千金小姐。扈三娘武藝高強,英姿颯爽。在梁山女將中排名第一。非常不幸的是,扈三娘在陣前遇到一流高手林沖,被林沖生擒。宋江後來消滅了祝家莊,殺了扈家全家。回到梁山之後,宋江逼使扈三娘,嫁給猥瑣齷齪的矮腳虎王英。

扈三娘配王英,是標準的一朵鮮花插到了牛糞上。

我認為,宋江做此安排,就是在顯示,女人做了我的俘虜,不管妳是多麼的優秀,我都可以任意糟蹋。誰敢跟我對抗,就要小心你們家的女人會被我任意羞辱。

宋江在把扈三娘賞給王英之前,還特意做了一個安排,就是要扈三娘拜宋江的父親為義父。宋江的假仁假義,令人噁心。

宋江先是讓李逵殺了扈三娘的父親,再假意要扈三娘拜宋江的父親做義父。扈三娘成了宋江的「義妹」之後,宋江又逼使扈三娘嫁給齷裏齷齪的王英。簡單來說,我認為宋江根本就是在用極其不堪的方式,羞辱玩弄扈三娘。

施耐庵形容扈三娘是「天然美貌海棠花」。在金聖嘆版本的水滸傳中,扈三娘從未開口說話,是個一言不發的美人兒。

我認為,施耐庵寫扈三娘是虛寫,施耐庵真正的用心,是借扈三娘來描寫宋江的虛偽惡毒。扈三娘完全不需要說話,我們只要仔細想想她的際遇,就可以認識到宋江的醜陋用心;以及宋江的假仁假義、心狠手辣。

施耐庵寫殺人不眨眼的李逵,也很有深意。我認為,施耐庵筆下的李逵,是在寫宋江的分身。

如果用弗洛伊德的理論來說明,李逵就是宋江本質性的本我(id.),宋江是李逵的超我(superego)。換句話說,李逵與宋江所代表的是一個人物的兩面性。李逵所說的與所做的,都是宋江心裏想說的與想做的;而宋江在表面上又要裝模作樣,故意不認同李逵的說法與做法。

弗洛伊的德所謂的本我(id.)指的是赤裸裸本質性與生物性的本我;所謂的 超我(superego),是「本我」受到道德、社會法規、與個人利害等現實條件制約之後,所形成的矯飾後的心理與行為狀態。

李逵殺了扈太公全家,是宋江心理的真正意念。所以宋江在事前不做禁止,事後也沒有懲罰李逵。李逵殺扈太公,是宋江的「本我」行為;宋江斥責李逵,是宋江「超我」的行為。宋江假意收三娘為義妹,是宋江「超我」的行為;宋江把扈三娘送給了王英糟蹋,是宋江的「本我」行為。

水滸傳中李逵與宋江的「本我」與「超我」互動關係的描述,其實不勝枚舉。舉例來說,在上述的第六十回《公孫勝芒碭山降魔,晁天王曾頭市中箭》中,晁蓋過世,大夥推舉宋江擔任山寨之主,宋江假意推託。在這個過程中,李逵與宋江有這樣的對話:

黑旋風李逵在側邊叫道:“哥哥休說做梁山泊主,便做個大宋皇帝你也肯!”

宋江大怒道:“這黑廝又來胡說!再若如此亂言,先割了你這廝舌頭!”

李逵道:“我又不教哥哥不做;說請哥哥做皇帝,倒要先割我舌頭!”

吳學究道:“這廝不識時務的人,眾人不到得和他一般見識。且請息怒,主張大事。”


以上這段對話,非常有意思。李逵與宋江其實是一體的兩面。李逵說出了宋江「本我」的想法;然後「超我」的宋江,就裝模作樣一番。「本我」的宋江,與「超我」的宋江,在以上這段對話中互相唱和,其實是自己的一個面向,在跟自己的另一個面向說話。

吳學究的話,點出了宋江必須要裝模作樣的理由。宋江如果直接說出「本我」心裏的話,就會有被人認為是「亂言」或是「不識時務」的風險。所以宋江要隱藏「本我」,先是假意推託,而後再怒罵李逵這個「黑廝」。

宋江的「本我」,與宋江的「超我」,在這段對話中,各自盡了各自分內的工作。經過這段對話,宋江坐上了梁山之主的寶座,才顯得其過程是完美無缺。

宋江是「黑三郎」,李逵是「黑廝」。這兩個黑仔,以我來看,根本就是一回事。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