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水滸宋江的領袖特質與打江山的組織謀略 (4)》2012/3/21

8.宋江的領袖特質:識才、愛才、吸引人才

前面所說的宋江領袖特質,不論是寫反詩、傳民謠、挖石碣、搞天命,都是形而上者的特質,是天上部隊。除了這些特質之外,領袖人物還需要一些形而下者的特質,就是地面部隊。所謂的地面部隊,指的是很實際的、很具體的、與人互動、處理日常事務的特質。

宋江具有識才、愛才的領袖特質,以及善於吸引人才的領袖魅力。

我們來看看施耐庵描述宋江與武松第一次見面的情況。這是在水滸傳的第二十三回《橫海郡柴進留賓,景陽岡武松打虎》。

那一日,宋江來到滄州橫海郡柴進的莊上。小旋風柴進是後周皇帝周世宗柴榮的嫡系子孫。宋朝的開國皇帝朝趙匡胤,原來是柴榮的侍衛長,身受栽培之恩。柴榮是個英雄人物,不幸英年早逝,留下了孤兒寡婦。趙匡胤就鬼頭鬼腦搞了個陳橋兵變、黃袍加身,篡奪了柴家的皇位。

不過,趙匡胤還算有良心,自覺對不起柴家,所以對於柴家的嫡系子孫,給了些特殊優惠。

總之,柴進是帝王世冑,家境富裕。柴進精通武藝,喜好結交天下好漢。如果江湖好漢落魄潦倒,就可以到滄州橫海郡去投靠柴進。柴進慷慨好客,在江湖上很有名望。

宋江到了柴進莊上,柴進對宋江熱情招待。柴進宋江等一夥好漢把盞歡飲,不覺天色昏暗。宋江帶著八分酒意要去淨手,腳步踉蹌,轉過東廊,不小心踢到一把火鍁柄上。

廊下有一個大漢,正以火鍁柄裝了一把炭火取暖。宋江一腳,把那炭火都鍁在這個大漢臉上。這個大漢,就是武松。武松在柴進的莊上,得了瘧疾,天氣寒冷,就在廊下烤火。宋江這一腳,掀翻了炭火,讓武松吃了一驚,驚出一身汗來,病也就差不多好了。

這就是宋江與武松相遇的情景。柴進跟著過來,介紹兩人認識。宋江與武松互道仰慕之情,一見如故。

施耐庵描寫宋江見到武松的筆法,十分簡潔深刻:

宋江在燈下看了武松這表人物,心中歡喜。

金聖嘆做了這樣的點評:
《燈下看美人,千秋絕調語。此卻換作燈下看好漢,又是千秋絕調語也。燈下看好漢,加一倍凜凜。所以寫劍俠者,都在燈下。》

一般的男人,都喜歡在燈下看美女。施耐庵形容宋江愛才,卻是「在燈下看了武松這表人物,心中歡喜」。這段文字顯示宋江看到好漢,比看到美女還要興奮,因為看好漢比看美女,還多了份威風凜凜的味道。這就是金聖嘆「燈下看好漢,加一倍凜凜。千秋絕調語也。」的意思。

宋朝的著名詞人辛棄疾有一首詞《破陣子》,描寫他燈下看劍,夢回沙場。這首詞如下:

辛棄疾《破陣子》
醉裏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可憐白髮生。

辛棄疾曾經做過帶兵官,出入沙場,立過戰功。後來,辛棄疾隨同宋室南渡,但是一直志在恢復中原。辛棄疾的這首詞,說他自己「醉裏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最後是感嘆自己「可憐白髮生」,年華已老去,壯志猶未酬,此生終矣乎?

辛棄疾燈下看劍,有滄桑感,是時不我予的心情;宋江燈下看武松,有企圖心,想要攜同天下好漢,開創一番事業。

我總覺得施耐庵在寫宋江「燈下看武松」的時候,自己在心中反覆沉吟低唱的,就是辛棄疾的名句「醉裏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畢竟施耐庵在寫水滸傳故事的時候,已經離開了張士誠的軍帳,也長了年歲。施耐庵當時的心情,應該是更接近辛棄疾的「可憐白髮生」。

施耐庵在水滸傳中,繼續寫道,宋江與武松相識之後,飲酒敘事,直至三更。接
著宋江與武松在同房安歇。

當夜飲至三更。酒罷,宋江就留武松在西軒下做一處安歇。

金聖嘆對以上這句文字,做了畫龍點睛的點評:《真好宋江,令人心死》。也就是說,宋江與武松,一旦相識,即成莫逆,宋江具有吸引人才的魅力。

武松在相識宋江之前,在柴進的莊上做客一年。武松的性格耿直,吃醉了酒,與莊客常有衝撞,人緣不是很好。柴進聽了些對武松不利的閒話,雖然沒有趕走武松,但是對武松已是冷淡。

武松是水滸重點人物。武松自與宋江莊上分手之後,就是一連串驚心動魄的故事。武松在景陽崗打虎、獅子橋鬧市殺了西門慶、快活林醉打蔣門神;接著是大鬧飛雲浦、血澗鴛鴦樓、夜走蜈蚣嶺。最後武松投向二龍山,與花和尚魯智深、青面獸楊志匯流合夥,成了山大王。

在水滸傳的前七十回中,其中有十回,都是在說武松故事。可見武松故事,在施耐庵心目中分量之重。

金聖嘆對武松的評論很高,說武松「真神人也」,是水滸人物中的「上上人物」。

我對於水滸武松故事的意義,做出解讀,寫過一篇文章,在臺灣的《歷史月刊》上發表。這篇文章,在兩岸網路上也廣為傳載。請參閱《好讀》《水滸傳武松故事的社會意義》

總而言之,宋江與武松乍一見面,宋江就能識才愛才。武松也能被宋江吸引,兩人在一夕之間,就建立了濃濃的「革命感情」。

武松住在柴進莊上,有一年之久。也就是說,柴進供養武松一年,可是柴進沒有辦法與武松建立很好的感情。宋江與武松只交往了一個晚上,兩人就情同手足。

柴進是帝王世冑,氣宇軒昂。水滸描寫他是「龍眉鳳目,皓齒朱唇,武藝高強」。
可是參考武松故事,就可以看出,柴進「識才愛才吸引人才」的領袖特質,實在是遠遠不如宋江。

這是為什麼柴進在江湖上聲名遠播,最後在梁山排名,只能排到第十,而宋江排名第一。帝王世冑出身的帥哥柴進的排名,遠落於鄆城小吏出身的夯漢宋江。

金聖嘆點評「柴進無他長,只有好客一節」,認為柴進除了好客之外,沒有什麼其他長處。最後柴進在梁山的職務是「掌管錢糧頭領」,等於是梁山的後勤部經理。

以我來看,柴進淪落梁山之後的日子,遠不如他在滄州橫海郡,當他的「柴大官人」來得逍遙快活。柴進倒了霉的最根本原因,就是交了宋江這些壞朋友。最後身不由己,受到拖累。

總之,做為一個打江山的人物,必需具備識才與愛才的領袖特質;又必需具備足以吸引人才的領袖魅力。

宋江與武松結交,也是一個伏筆。後來的第五十八回《三山聚義打青州,眾虎同心歸水泊》,梁山兼併了二龍山。魯智深、武松、楊志,孫二娘,張青等一夥全都上了梁山,梁山的聲勢因而大為壯大,武松在其中發揮了相當程度的影響力。

中國歷史上打江山的領袖人物,都具備了這種與人才良性互動的領袖特質。劉邦能用韓信,韓信也樂於為劉邦所用;劉備能用諸葛亮,諸葛亮也樂於為劉備所用。這都是眾所周知的故事。

在現實社會上能識才、愛才;又能得到人才認同的人物,其實是非常的稀少。宋江顯然具備了這種領袖特質。如果欠缺這種特質,宋江也坐不了梁山的第一把金交椅。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