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胡言(二)》2010/12/17

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胡言的詩《狂想擎天崗》在學校裏,忽然廣為流傳了。

據說長期做特務出身的訓導長洪同,看到胡言寫的詩,十分的生氣。在訓導會議中,義正詞嚴的做出了指示:

「我們的教育,就是要灌輸給學生們正確的觀念;我們對學生有期望,就是要他們好好讀書。這個學生不好好讀書,一派胡言,是什麼居心?對別的同學,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洪同說話的時候,表情凝重。他繼續說:

「如果學校每個同學,都像胡言這樣批評學校,在宿舍門口放鞭炮,我們學校還要不要辦?如果臺灣每一個大學生,都像他這樣,我們國家的教育還要不要辦?」

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訓導長十分的激動,抓到了胡言寫的《狂想擎天崗》詩,等於是破獲了一個企圖顛覆國家教育體制的重大案件。洪同激動的忍不住脫下了金絲邊的眼睛,哈了兩口氣,又帶了上去。金絲邊的眼鏡,多多少少遮掩住了他眼神中的殺氣。

眾教官都在點頭。大家都很清楚,洪同是正義的代表,胡言是壞蛋的化身。而且很重要的是,眾教官們的考績,也都掌握在洪同的手裏。

「訓導長想的很深很遠,我們實在很敬佩。如果臺灣的每一個人,都像胡言一樣亂寫詩,亂放鞭炮,我們的國家這麼辦?」石教官坐的筆直,抓緊時機發言,呼應了洪同的說法。

記得有一次,石教官還跟同學們說: 「孔子說,坐在板凳上,要打直腰桿子。從一個人腰桿子筆直的程度,就可以看出他對黨國效忠的程度!」

因為石教官很懂得引用孔子說的話,所以石教官的考績,每年都很好。

孔子到底有沒有說過這句話?這個不用管他。沒有人會認認真真的去查這件事的,都是訓導處的人嘛。

「很好,石教官說得很對!」洪同說,淩厲的眼光,掃過了每一個人的臉上,仿佛是在確定每一個人,都不可以有異議。

眾教官們,每一個人,都點了點頭。反正在這樣的場合中,不點頭,也沒有別的正經事可以幹。

於是,訓導處決議,胡言的操行成績不能過關。大學畢了業服兵役,別的同學都當了軍官,只有胡言當了個上等兵。

「胡言啊,你對這件事,有什麼看法?」有一天,我問胡言。

「如果發生了戰爭,我一定就是被調上前線、端槍衝鋒快跑,做了第一批壯烈犧牲的無名戰士!」胡言說,露出了靦腆的笑容。

「哼嗯。」我看著胡言,一下子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洪同這個傢伙,真不是個好東西。」我想了一下,忍不住說。

「不然怎麼能當訓導長?還當的蠻久呢。」胡言笑著說。

胡言的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呢?其實我也不太懂。

不過,什麼事都很難說。胡言在當上等兵服役的時候,認識了王開國。王開國,對於胡言的影響很大。胡言第一次聽到王開國的名字,就覺得這個人,終非池中之物。

其實王開國不是什麼開國英雄。相反的,王開國這個人十分的有趣。王開國最喜歡講的一句話,就是:

「我好想念你啊!」

每隔一陣子,王開國看到了胡言,就算是頭戴鋼盔、滿身臭汗,沒等胡言開口,王開國也會露出燦爛的笑容,跟胡言說:

「胡言啊,幾天不見了,我好想念你啊!」

一開始,胡言也不太習慣。為什麼王開國每天都在想念我呢?沒有毛病吧?胡言想。

有一天,王開國跟胡言去了軍營附近的冰果店,胡言才發現王開國的厲害。

這個軍營附近的冰果店,有個冰果西施叫做阿美。阿美的腿很修長,眼睛又大又有神,面頰紅潤而秀麗;阿美的胸部堅挺,幾乎要奪門而出,是軍營裏阿兵哥的夢中偶像。要命的是,阿美非常的不苟言笑。其實阿美不愛笑的道理也很簡單,阿兵哥這麼多,阿美完全不要笑,每天在店裏吃冰的人,就已經多得不得了。阿美如果一笑,店裏的人都擠過了街頭,豈不是自找麻煩?

所以大家都知道,阿美的笑靨,要保留給她真正喜歡的人。

阿兵哥們都喜歡打賭,誰能逗得阿美露出美麗的笑靨,誰就可以贏錢。

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這天軍營放了個小假,王開國忽然跑來找胡言:

「胡言啊,如果沒事,就跟我一起去看阿美去!」王開國說。

「走!」胡言很高興。其實胡言對王開國還蠻有興趣,胡言常常在想,如果他是企業的的大老闆,一定會聘請王開國做自己的貼身助理,甚至會重用王開國吧。

「我的助理是王開國!」胡言想,企業大老闆,在這樣的跟別人介紹自己助理的時候,一定會感覺自己的事業,前景無限。

說真的,以前蔣介石重用的人,就有黎玉璽、蔣聖愛、王多年。蔣介石的膝下還有經國與緯國。蔣介石環顧四周,玉璽、聖愛、多年都在身邊;經國、緯國承歡膝下。所以,胡言想,蔣介石的晚年,其實過得很幸福。所有他所想要的、所在意的、他都是觸手可及、隨時可以摸得到。

胡言想到這裡,忽然很有領悟。真的,姓名學很重要。

「我的助理是胡言?」胡言想,大老闆如果找他做助理,恐怕會覺得不太妙吧。想到這裡,胡言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王開國沒有注意到,他的名字給竟然帶給胡言這麼多的感慨。王開國的興致高昂,跟胡言說:

「我們要去看阿美,就要先去買一大束鮮花!」

於是,王開國跟胡言先去了鮮花店。花店小姐幫王開國搭配的一大束鮮花。王開國抱著一大束鮮花,喜氣洋洋。快到冰果店的時候,王開國還輕聲的喊著小口令:

「齊步走,一、二、一、二、一 !」

兩個人抬頭挺胸的進了冰果店,王開國看到了冰果西施阿美,當場就行了一個軍禮,獻上那一大束鮮花,然後沒等阿美開口,王開國就很自然的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跟阿美說:

「阿美啊,幾天不見了,我好想念你啊!」

神奇的是,胡言居然第一次,看到了阿美笑靨如花,阿美甜甜的跟王開國說:

「那你怎麼現在才來?你到底是在說真的,還是說假的?」

「我當然跟你說真的,我每天都好想念你啊。」王開國說。

王開國說話的口氣,胡言聽的好熟悉。就好像是在操場上出操的時候,王開國在跟胡言說話一樣。

王開國跟阿美說了半天的俏皮話。阿美還去後房抱了個花瓶出來,把王開國帶來的鮮花,仔仔細細的放進了花瓶。這段時間,阿美笑容滿面,看起來可愛極了。王開國吃完了兩份四果冰,又跟阿美約好了下次再見的時間。混了好大一會兒,王開國與胡言才離開了冰果店。

走出冰果店,胡言看著王開國,對他敬佩的程度,已經很快的超越了,對學校裏領獎學金的好學生敬佩程度。

「哇,你真厲害,我服了你。」胡言說,想到阿美的笑靨,十分的興奮。

「還有一點要注意。」王開國笑著跟胡言說。

「哦?請說。」胡言說。

「每次來吃四果冰,要留一塊錢小費。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不留小費,你只要留一塊錢小小的小費,你就領先了其它百分之九十九的阿兵哥。哈哈。」王開國很爽朗的說。

「哇賽!」胡言說。

「不要跟女人說一些她不喜歡聽的,有意義的話;要跟女人多說一些,她喜歡聽的、沒意義的話!」王開國繼續說。

「開國啊,還有什麼有意思的話,再說、再說!」胡言看著王開國,真是覺得這個王開國充滿了智慧。在學校裏上課,教授們就沒說過這麼有智慧的話。

王開國想了一下,然後說:

「胡言啊,我跟你說件事,你聽了別生氣。」

「沒問題,你說。」胡言說。

「臺北街頭的處女很少。很多你以為還是處女的,其實早就不是處女了。」王開國說。

「那你怎麼會知道?」胡言問。

「呵呵,不告訴你。」王開國說。

自從胡言在冰果店,看到了冰果西施阿美對王開國笑靨如花,胡言確實受到了極大的啟發。從此之後,胡言每次看到王開國,還沒等王開國開口,胡言就會說:

「開國啊,幾天不見了,我好想念你啊!」

「迷兔、迷兔!」王開國總會笑眯眯的回答。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